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嫡女之药妃天下 第一百四十七章:来信
    苏老夫人听苏梁浅提起沈清,神色越发的凝重起来,甚至都是虚的。

    “浅儿啊。”

    她叹息着,叫了声苏梁浅的名字,但触及苏梁浅那双冰冷的眼眸,又一下词穷,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我母亲过世的时候,祖母尚且还在青州没来京城,不管她的事如何,和祖母定然是没关系的,我没有怪您的意思,只是看二姨娘这样,不由想到她,心中忍不住替她难受罢了。若当年沈家没有那样的变故,她定然不会死,就像二姨娘,如果姚家还在,她也不至于万念俱灰,落的这般下场。”

    当年沈家刚出事,沈清就生病了,没几个月,就过世了。

    苏老夫人是在沈清死后,萧燕被扶正才来京城的,当年的事情如何,她虽没在现场,但这么多年,她也不至于是一无所知。

    苏老夫人听苏梁浅说的这些话,再看她此刻冰冷的脸,再想到她往日的乖顺暖心,心当真就像被刀割了似的,又痛又乱。

    苏梁浅这话,虽然半个字也没有提及苏克明,但是桩桩件件,都是指控他的绝情,还有对苏克明这个父亲的不满。

    苏梁浅和苏倾楣不一样,她不是那种会为了顾及名声和人言,而让自己曲意逢迎,委曲求全的人。

    苏老夫人站了起来,走到苏梁浅身前,“你母亲的事,你父亲确实对不起她,这些年,他心里也是愧疚的,他之所以迟迟没将你接回来,就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还有沈家那边,他也是觉得没脸登门。”

    苏梁浅看着几乎没有太久的迟疑,就帮着苏克明讲好话的苏老夫人,心头说不上失望,也没有难过,只盯着她,挑着略带了讥诮的唇,“是吗?”

    简单的二字反问,显然是不相信苏老夫人对苏克明这番维护的说辞

    苏老夫人避开苏梁浅的目光,想要点头,听到苏梁浅又继续问了声,“真的是这样吗?”

    苏老夫人的头,点不下来了,就算厚着脸皮,也做不到再帮苏克明说话。

    实在是这儿子,太混账啊。

    苏克明在心里暗骂苏克明,甚至气的都不想再管他了。

    一旁的五姨娘见气氛实在是冷凝尴尬,走到了苏老夫人和苏梁浅的身前,看着苏梁浅打破气氛:“大小姐一天都没吃什么东西吧,不是饿了吗?过去吃点东西。”

    苏梁浅敛起身上的冷,看着仿佛一身疲惫的苏老夫人,声音态度,一下温和了许多,道:“我去吃点东西,祖母要不要再吃点?”

    苏老夫人摇头。

    她一颗心,都要被担忧盈满了,哪里还有胃口。

    五姨娘见苏梁浅走到桌旁用餐,找了个借口,向苏老夫人和苏梁浅请辞离开。

    这两人谈话的内容,她实在不适合留着听。

    五姨娘离开后,苏老夫人在原地杵了好一会,苏梁浅吃了几口,就放下了筷子,苏老夫人再次缓缓走向她,关切又担忧的问道:“不是饿一天了吗?怎么才吃几口就不吃了?是不是饭菜不合胃口?想吃什么,我吩咐连嬷嬷,让小厨房再做。”

    苏老夫人恢复了一贯让人温暖的慈爱,一双因上了年纪耷拉着的眼睛,却是红红的。

    苏梁浅拒绝,脸上也尽量扯出以往面对苏老夫人乖顺的笑,“饿过头了,就不怎么吃得下了,而且,这个时辰,吃太饱也不好。”

    秋灵替苏梁浅道:“才不是呢,小姐她是心情不好,估计也被吓到了,二姨娘当时,就是挣脱她的手,冲进火里的,她一心求死,谁都拦不住。”

    秋灵这么一提,苏老夫人很快想到二姨娘,乍看到那样活生生的一个人烧死在自己面前,愣是谁都会有些吃不消,更不要说苏梁浅才这么半大点的孩子,她都没亲眼看到,单这样想想,都觉得头皮发麻呢。

    苏老夫人怜惜的看向苏梁浅,轻握住她的手,自责着安慰道:“也怪祖母,思虑不周,她没想到她会这般的决绝,让你受了惊吓,别怕,害她的人不是你,你一直都在帮她,这对她来说,也是解脱。”

    苏梁浅略带着几分恍然的点点头,替二姨娘解释道:“她是怕黄泉路上,三小姐一个人孤单害怕,所以才去陪她保护她的,她在大火里,一直紧紧的抱着三小姐,祖母,我母亲当年送我离开,定然不是不要我了,觉得我是负累,她是担心我留在这里,会遭遇不测,才坚决送我离开的。”

    苏梁浅说的肯定,苏老夫人一听她提起沈清,就忍不住心慌,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让她不要说。

    “祖母,父亲他,绝情的让人心寒。”

    微红着眼圈的苏老夫人,在听到这句话时,几乎要落泪,她一把将面色冰冷的苏梁浅搂在怀里,心肝心肝儿的叫着,眼泪流了出来,心疼极了。

    “你父亲,是个混账,是祖母没将他教好。”

    苏克明是苏家往上几辈混的最好最有出息的,苏梁浅尚未回来前,苏老夫人看苏克明,哪哪都是好的,不容许别人说一个不字,就连自己另外的儿子女儿,都不让说,若真有什么极不合她心意的,苏老夫人也都觉得,苏克明定有自己的苦衷。

    但现在,苏老夫人觉得自己这儿子,是真绝情,也是真的让人寒心失望。

    苏梁浅任由苏老夫人抱着,没将她推开,但安慰的话,同时也说不出口,苏克明的事情上,她做不到退让。

    这样沉默着的苏梁浅,让苏老夫人的一颗心,沉甸甸的。

    好一会儿,苏老夫人才停止了落泪,她抬手擦了擦眼睛,“二姨娘三丫头,都已经走了,这次的事,就这样尘埃落定,你父亲那边,我一定好好好好的说说他,让他今后不要再去找你的麻烦。”

    苏老夫人轻轻的推开苏梁浅,手抚着她的脸,“浅儿,祖母知道,你父亲对不起你,先前可能也对不起你母亲,你回来时,祖母对你也不好。祖母会努力护着你补偿你的,但他毕竟也是我儿子,祖母就只求你一件事,不管将来发生什么事,你别要他的性命,实在不行,就让他和我一起回青州老家。”

    苏老夫人直直的盯着苏梁浅,目光里,含着祈求。

    苏梁浅还没回答,苏老夫人就哭出了声,“不管怎么说,他也是你的父亲啊。”

    苏梁浅今年虽只有十四岁,但她却是做过母亲的人,完全能明白为人母的心情,就算孩子犯了天大的错,哪怕是十恶不赦,不要说觉得他好,但心里肯定是希望他能好好的,至少在自己有生之前,好好的活着,而不是白发人送黑发人。

    站在一个母亲的角度,这样的请求,绝对就是最低的要求了,苏老夫人算是站在她的角度,很为她着想,努力不让她为难了。

    苏梁浅没有太久的迟疑,伸手帮忙苏老夫人一起擦眼泪,“祖母说什么呢,就像您说的,他再怎么样也是我父亲,在您眼里,我是那种会做出弑父这种事情来的人吗?但是,有些事,您确实得好好劝劝父亲,不该掺和的事情,不要掺和,不然非但对自己没好处,还会给自己和整个家族都带来祸端。”

    苏老夫人之所以说出这样的话,实则是她觉得,苏克明近来是越来越作死,她担心啊。

    苏老夫人郑重点头,心却依旧还是悬着的,苏克明现在根本就不听她的话,她纵是将嘴皮子磨破了,也没什么用。

    但现实虽然如此,苏老夫人却不会就这样放弃希望的。

    两人又说了些别的事情,将沉重的话题转移,但似乎再怎么努力,气氛也回不到以往最和谐融洽的时候,仿佛中间,总有什么东西,横亘在那里。

    “你这几日有空吗?”

    苏梁浅想了想,笑道:“若是祖母要我陪,我自然是有空的。”

    “我打算这两日去萧加一趟,想你陪我一起。”

    苏老夫人话落,继续道:“我一个乡下来的老婆子,不懂京中的规矩,萧夫人又是个精明厉害的,祖母老了,反应也慢,怕应付不了,思来想去,还是得你陪着我一起。”

    苏梁浅将此事应了下来。

    两人又商量了会去萧府的事情,苏梁浅这才离开。

    苏梁浅一离开,苏老夫人就将连嬷嬷叫到了自己的面前,她板着的脸,神色极是凝重,问道:“你是这府里的老人,我来之前你就在了,浅儿母亲的事,你可知道?”

    苏老夫人今日听苏梁浅屡屡提起沈清,总觉得不安的很,虽说苏梁浅看二姨娘如此,联想到沈清,也算是顺理成章水到渠成,但苏老夫人还是心神不宁。

    连嬷嬷没想到苏老夫人问这事,迟疑着,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你好好想想,浅儿的母亲,真的是病死的吗?还是有蹊跷的?”

    苏老夫人在问这话的时候,心里隐隐已经有了答案。

    她在苏府多年,尤其最近事多,更觉得没那么多连在一起的蹊跷。

    连嬷嬷一副认真回想的样子,刚刚苏老夫人和苏梁浅说话的时候,她并不是一直都呆在屋子里服侍的,两人的对话,她断断续续就听了几句,其中就有关于沈清的。

    连嬷嬷思忖着苏梁浅说这话时的口气,盘算着回道:“我也没在先夫人的身边伺候过,具体如何,老奴也不清楚啊。老奴只记得,沈家出事后,先夫人就病倒了,没几个月,就过世了,之后的事,老夫人您就都知道了,先夫人病逝后,当时的萧姨娘,扶成了夫人。”

    苏老夫人心里其实已经有了答案,但因为那个答案,并不是她想要的,她心里忍不住存着微弱的希望,可听了连嬷嬷这番话,她心里那微弱的希望,更就好像风中的火烛,仿佛随时都要熄灭了般。

    苏老夫人又问道:“你是在明儿身边伺候的,沈氏病倒后,明儿的态度如何?就和最近对二姨娘一样吗?”

    连嬷嬷是既拧眉又咬唇,比之前更为难了,“老夫人您是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苏老夫人的声音重了重,“自然是真话。”

    连嬷嬷嗫嚅着唇,似乎是在思量措辞,半晌开口道:“老爷很怕自己会被牵连。”

    连嬷嬷尽量委婉,但苏老夫人又不是傻子,二姨娘的例子就摆在眼前,这是她看到的,苏老夫人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那二姨娘呢?二姨娘和先夫人的关系如何?先夫人生病卧床的时候,她去探望过她吗?”

    连嬷嬷想了想,苦着脸道:“这个,老奴也不知道啊,不过当时先夫人那种境况,她就算去看,估计也就探望一两回,全了情分,并不会忤逆老爷。”

    关于这一点,苏老夫人也能猜得到。

    当时二姨娘的母亲,早已被扶正,她那时也称得上嫡女的,沈清一倒下,她是有资格和萧燕竞争的。

    她为什么会被接来京城,就是因为两人争夺苏府夫人这个位置,萧燕为了讨好苏克明,将她从青州接了出来。

    她一来,还是姨娘的萧燕就给她送了不少的好东西,她当时也帮着她说了不少好话的,哪想到,萧燕得偿所愿,很快就翻脸不认人,露出了狐狸尾巴,处处和她较劲作对,完全不将她这个做婆婆的放在眼里,倒是二姨娘,伺候的还算小心。

    连嬷嬷话落,看向苏老夫人,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整个人有些走神,脸色也苍白,连嬷嬷没敢出声,半晌,苏老夫人才清醒过来,看向连嬷嬷,用一种介于猜测和笃定的中间口气问道:“你说,是不是二姨娘突然和浅儿说了什么?”

    连嬷嬷怔住,在她看来,这个问题,比之前几个,都更难回答。

    苏老夫人似也没想从她的口中听到什么答案,说出自己的猜测后,很快就开始列举这种猜测的种种佐证,“锦儿出事后,二姨娘身边的丫鬟,去求了几次,想让浅儿去见她一面,但浅儿的态度,一直都是无动于衷,好好的,她怎么又去见她了呢?还帮着二姨娘办这么多事,这其中,肯定有原因。”

    苏老夫人说完这话后,内心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连嬷嬷没接这话,心里的想法,却是和苏老夫人一样。

    比起苏老夫人,她更清楚苏梁浅的为人,她不是那种心慈手软,会无缘无故去帮助别人的好人。

    ***

    “小姐。”

    苏梁浅一出福寿院,就看到从角落方向,已经离开好一会的五姨娘走了出来,她走至苏梁浅,恭敬的向她服了服身。

    这个季节,虽不似冬日里那般的冷,但夜里不似白日,湿冷的风吹在脸上,也冷的很。

    苏梁浅微点了点头,心中了然,五姨娘是在这里专门等自己的。

    苏梁浅并没有停留太久,五姨娘见她转身回去,紧身跟在了她身后。

    “老夫人让妾身,和老爷生个孩子。”

    苏梁浅听了这话,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嗯了声,缓缓道:“她这也是为你考虑着想。”

    苏老夫人现在看重喜欢五姨娘,苏克明对她也远胜从前,而且苏老夫人现在是发自内心的想要让苏克明休了萧燕,苏老夫人的内心,应该是想扶五姨娘为正妻的。

    偏五姨娘这么多年,一直无所出,子凭母贵,母亦如此,若五姨娘肚子争气,能生下个儿子,这是大有希望,但如果始终一子半女都没有,那纵是苏老夫人和苏克明再喜欢,和这个位置,也只能擦肩而过。

    五姨娘轻嗤了声,“当年二姨娘也曾深得老爷宠爱,风光无限,这世间的事,瞬息万变,谁也不知道,我生下孩子后,是母凭子贵,还是我和我的孩子,一起步二姨娘三小姐的后尘。而且,如果孩子可以选择,应该都不会想要老爷的那样的父亲。”

    五姨娘这话,苏梁浅每个字都赞同。

    不过她们虽是同盟,关于生不生孩子这事,这样重大的决定,苏梁浅觉得,这也是五姨娘自己的选择。

    不过从五姨娘在提起苏克明时那不屑轻视的口气,苏梁浅明白,这个孩子,五姨娘暂时并没有生的打算。

    比起二姨娘来说,在感情上,五姨娘要聪明许多,也要幸运许多,这大概和她进府的目的有关,从一开始,她就没将自己的情感寄托在苏克明身上。

    “小姐想我生吗?”

    苏梁浅没答,听到五姨娘很快道:“小姐已经十四了,再过几年,肯定是要嫁的,女人成婚,若是有娘家兄弟做靠山,在婆家,总能更有几分底气,尤其小姐嫁的还不是寻常百姓家,我至今,还没为小姐做过一件拿得出手的事呢。”

    苏梁浅闻言皱眉,停了下来,“对五姨娘来说,孩子是什么?工具吗?还是礼物玩具?如果你不是也没有发自内心的想要一个孩子,也没想好怎么对他负责,而是为了我,为了巩固我们的关系,完全没那个必要。”

    苏梁浅的口气,正经严肃的让五姨娘都有些发懵。

    五姨娘其实并不明白,苏梁浅一个半大的孩子,怎么好像做过母亲的人似的,对孩子的事,格外的认真执着。

    “就像你刚说的,孩子不能选择,但你既然选择了将完全无辜的他带来这个世界,就要对他负责,他要出了什么事,痛不欲生的那个人一定是你,而且五姨娘怎么能保证,你要生的话,一定是男孩儿?我最好的靠山,就是我自己,就算需要靠山,他也不会是苏家的人。”

    她的靠山,是沈家,是马上就要回来的沈卓白,还有谢云弈,要五姨娘真生了个孩子,就算是男孩儿,其结果也不是他是她的靠山,而是她扶持他,做他的后盾。

    五姨娘怔怔的看向苏梁浅,半晌点头道:“妾身明白了,是妾身的错,还望小姐不要怪罪。”

    苏梁浅嗯了声,五姨娘继续道:“老夫人终究是老爷的母亲,心里是有苏家的,小姐她立场不同,会闹翻吗?若是小姐和老夫人生出矛盾,妾身到时候还像从前一样侍奉老夫人吗?”

    当初苏梁浅救苏老夫人那一出,参与其中的五姨娘很清楚,那是苏梁浅的算计,之后苏梁浅对苏老夫人的种种,在她看来,都是为了利益,并没有几分真心。

    苏梁浅往前走了几步,行至阴影处,再次停了下来,看着五姨娘,用和之前一样正经严肃的口气道:“不管我和祖母生出什么样的矛盾,你心里又是怎么想的,明面上,尤其是在祖母面前,你要让她觉得,你是站在她那一边,无条件向着她的。她心情不好,你要安慰,你不但要像之前那样侍奉,还要更加上心,不要让她觉得,苏府上下,没一个人真正在意顾虑她的感受,还有,如果她实在难受,提出要回青州,你不要劝着让她留下。”

    苏梁浅叮嘱完,深深看了五姨娘一眼,“时间不早了,五姨娘若是没有其他的事,就回去吧,今后若是没什么事,我们也少见面。”

    五姨娘没再张口,苏梁浅转身离开。

    五姨娘看着苏梁浅的背影,渐渐消失在漆黑的夜色中,越发觉得她异于同龄人,高深莫测,难以猜透。

    苏梁浅回到琉浅苑时,时间已经很晚了。

    院子一排的屋檐下,点着灯,月光如河,光线倒不至于漆黑太过昏暗。

    院子里,静悄悄的。

    苏梁浅直接回了自己的房间,秋灵陪着她进屋后,转身就吩咐下人准备热水,要伺候苏梁浅沐浴更衣休息。

    苏梁浅看着秋灵忙进忙去,等她再进来的时候,对她和影桐道:“你们跟着陪我奔波一整日了,也早点洗漱休息吧。”

    秋灵本想说自己不累,但看苏梁浅那样子,还是将留下来这样的话吞进了肚子,道了声是,转身离开。

    下人们有序的将一桶桶水提进来后,倒进了苏梁浅沐浴的大木桶里,苏梁浅将所有的下人都屏退,独自一人,趁着沐浴的时辰,理清思绪,整理情绪。

    一夜都是噩梦。

    夜傅铭,苏倾楣,沈卓白,还有她两个惨死的孩儿,似梦非梦,恍然如现实的情境,再怎么告诉自己,那是上辈子发生的事情,她这辈子不会再重蹈覆辙了,还是不受控制的害怕。

    睡梦中,脖子就好像被人扼住,掐的她几乎窒息,模模糊糊的,警醒的她似听到了扑通的声响,想醒却醒不过来。

    睁开眼睛,外面的天,已经蒙蒙亮。

    苏梁浅一身冷汗,整个人浑浑噩噩的,但是那份恐惧,却在心尖残留,经久不散,让她的心都是揪着的,整个人都被不安的情绪萦绕。

    苏梁浅口干舌燥。

    秋灵影桐都没在,苏梁浅撑着虚软的身子,起身走到桌旁。

    只放着茶几茶具的小方桌上,倒水的时候,才发现桌上突然多了一精致的信笺,没有署名,也没有说给谁。

    苏梁浅喝了水,水有些凉,灌进肚子里面,也是冰冰冷冷的,整个人都清醒了许多。

    苏梁浅将信笺拆开,里面是一根根管状的花木成簇,还有几个分支,根茎直立,基生叶和茎下叶部有柄,呈狭窄的披针形,上面的蓝色花冠已经干了,但还是能看出原来的好看的蓝色,还有平滑的暗褐色小坚果,富有光泽,除此之外,还有一把的红豆。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还有这花这草的提示,苏梁浅顿时就想到了送这东西的主人,略有些苍白的脸,不由浮出了笑,寒凉入骨的心,也渐渐生出了暖意来。

    还有一个人,如此惦念她。

    且,他每次出现的时间,都如此的恰到好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战神之巅峰奶爸〕〔精灵之新兴时代〕〔羡慕嫉妒系统〕〔龙玄传奇〕〔医路芳华〕〔武道人间〕〔乡路有花香〕〔祭司大人:别撩我〕〔全民武修〕〔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穿成年代文里的霸〕〔鬼命阴倌〕〔我的少女城主与无〕〔一切从成为提督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