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校园重生之王牌少〕〔钢骨之王〕〔孤儿大帝〕〔傲游仙凡间〕〔修真狂少〕〔重回八零小辣妻〕〔皇叔宠妃悠着点〕〔都市全能医皇〕〔龙魂特工〕〔史上最强血脉〕〔王者时刻〕〔神级选择系统〕〔超凡世界的神级偶〕〔王国血脉〕〔六渡之逆斩苍穹〕〔猎仙迷域〕〔精灵之天王训练家〕〔英雄联盟之最后王〕〔魔本为尊〕〔八云镇魔塔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嫡女之药妃天下 第一百五十二章:秋灵动手,再见萧有望
    “啊!”

    萧意珍痛的惨叫,原本就被震的发麻的手,更是脱了力似的松了,鞭尾正中她的脑门后,向后要掉在地上的鞭子,整个重量,都落在了她身上。

    萧意珍的鞭子,都是有钉子的,而且分量不轻,刚好砸在她的头顶,萧意珍有种自己的脑袋,被仿佛不知道什么东西刺了的感觉,又是一声惨叫,她原本准备摸脸的手,落到了脑袋上,再拿下来时,掌心有了血。

    萧意珍看着掌心不多的血迹,脸上是麻麻的刺刺的痛,头更是晕乎乎的,眼睛和之前一样,再次有了星星,只是这星星却不同。

    先前是少女陷入恋慕的心,而这会,则是痛花的。

    “小姐!”

    “表姐!”

    亭子里,萧夫人遣来的嬷嬷,还有萧意珍身边伺候的嬷嬷丫鬟,以及苏倾楣,在反应过来后,都以最快的速度,关切的涌了上去。

    而苏梁浅,则依旧老神在在的坐着,身后秋灵,还有刚护住她的影桐,一左一右站着,像是她的两个护法。

    苏倾楣在所有人前最先开口道:“姐姐,你的丫鬟怎么打人?”

    苏梁浅双手环胸,这样的动作,由女子做来,是极不端庄的,可苏梁浅给人的感觉,却是不将其他人放在眼里的上位者,让人觉得有种说不出的威压。

    她笑了声,轻轻的,低低的,“什么叫我的丫鬟打人,我只看到,她忠心护主。”

    秋灵跟着附和道:“是萧大小姐动手在先,她这是自作自受!怎么,就许你们打人,我家小姐还得配合着坐在这里让你们打不成!”

    秋灵牙尖嘴利,声音也更大,清亮的嗓,让人觉得气势很足。

    她随后也是一声嗤笑,带着轻蔑,“我家小姐已经很配合你们坐在这里不动了,是你们没那个本事,自己技不如人,还要怪别人,羞不羞?”

    秋灵点了点自己的脸,做了个羞羞的动作,眼睛明亮。

    虽然接触的时间很短,但她看萧意珍真的很不顺眼,她是个不嫌事大的人,不怕她不动手,就怕她老实。

    她老老实实的,她们哪来的机会动手?

    萧意珍被苏倾楣还有自己的奶妈搀着,她到现在都是晕的,又痛又晕的那种,那种猝不及防被打了一下的不适感,还让她想吐,但又吐不出来,总之就是难受极了。

    “二小姐,刚刚萧小姐动手打我家小姐,你一个字都没有,还一脸兴奋的,恨不得我家小姐的脸都被毁了,萧家小姐一受了伤,你就指责我家小姐,你这针对,也太明显了吧?”

    苏倾楣心里气的,她觉得就没有比秋灵更可恶让人讨厌的丫鬟了,完全不像个下人。

    苏倾楣气是气,脸涨得通红,但这事,她却是绝对不能承认的,不待她反驳,萧意珍胖乎乎的奶娘就已经发话了,“谁说是我家小姐对你家小姐动手了?谁看到了?”

    她扬着声,问这话的时候,扫了眼亭子里的人,显然是准备要颠倒是非黑白了。

    萧意珍闭着眼,晕了半天,终于稍稍缓过来了些,这一缓过来,她觉得脸上的伤更痛了,头上也是,身上明明没有受伤也难受。

    她抬头恶狠狠的盯着苏梁浅,那小眼神,可谓是火光冲天,仿佛随时都能冲上去,找苏梁浅拼命。

    她脑子还在转,刚好听到自家乳母的话,用阴森冷沉,仿佛要吃人的声音道:“苏梁浅,我热情款待,就差没端茶倒水了,你故意拿难听的话刺我,还让丫鬟对我动手,将我弄成这个样子,你简直太过分了!”

    秋灵闻言,小脸气呼呼的,担忧的看向苏梁浅。

    对这样的栽赃诬陷,苏梁浅没有半分畏惧担忧,反而噗嗤笑出了声。

    她看着花脸的萧意珍,萧意珍额头偏中间的位置,有一道长长的还挺深的红印子,可不就花脸似的,此刻的她,神色狰狞,像是一只失控的母老虎,还是不怎么好看的那种。

    不过萧意珍还算幸运,扫到她脸的鞭子尾部,并没有钉子,再加上她及时松开了手,所以那张脸,并没有被毁。

    痛肯定是痛的,但伤的,并不算很严重,至少脸是这样。

    不过就时下北齐人的审美,她那张脸,毁了没毁,差别都不是很大。

    “好啊,那你就出去告诉别人,说我来你家做客,你萧意珍以礼相待,但我苏梁浅不识好歹,不但给你脸色看,还纵容丫鬟对你动手,用的还是鞭子,你觉得会有人相信吗?”

    苏梁浅这话,是含笑说的,一双眼睛明亮。

    萧意珍上次用的鞭子,已经被她给毁了,萧镇海肯定是明令禁止她再碰这东西的,萧镇海在家,萧意珍估计也不敢碰,但他一离开,萧意珍就随身带着这东西,可见萧夫人对她的纵容。

    有这样的母亲,还有苏倾楣这个搅屎棍在,萧意珍不被养歪才怪。

    苏倾楣皱了皱眉,萧夫人身边的丫鬟,脸色也不好看。

    这要换做几个月前,萧府的众人统一口径,估计还会有人相信,但上次萧家设宴闹的那一出,萧意珍的事闹的那般大,现在京城上下,还有谁不知道她是什么德行的,这事要传出去,不管萧家的人怎么说,最后,绝对都会是萧意珍的错,苏梁浅反而会变成让人同情的受害者。

    当然,事实上也是她招惹苏梁浅在前,只是,这苏梁浅,哪里是会让自己吃亏的主?

    嬷嬷郁闷,上次的事情,都没发生多久呢,别人都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她家小姐倒好,伤疤都没好,记性就没了。

    萧意珍听了这话,再看苏梁浅那样子,只觉得她不但幸灾乐祸,自己还被轻视了,萧意珍龇着牙,冷冷的笑着,那眼神,像极了生活在暗处的毒蛇,“你们还愣着做什么,给我按住她,苏梁浅,我今天要不打的你求饶,我萧姓倒过来写!”

    萧意珍拿定了主意,既然不管她怎么做,外面的人,都会觉得是她的错,那她就更不能放过苏梁浅了,本来,自大如萧意珍,她也不在乎外面那群‘贱民’的看法。

    她想着,苏梁浅身边的丫鬟再厉害,也就只有三个人,萧意珍下定决心,今天一定要让苏梁浅好看。

    萧意珍下命令的功夫,心里已经有了千百种折磨苏梁浅的手段。

    苏梁浅垂着眼睑,“我好怕怕哦。”

    她说怕,脸上也露出了害怕的神色,但这样的怕,却是挑衅的意味居多。

    萧意珍却没那眼力劲,见苏梁浅如此,得意的哼了声,“知道怕了?晚了,向我改变主意可以,跪下来,然后和我说十遍对不起!”

    秋灵没忍住,无语的翻了个白眼,看萧意珍的眼神,就好像是在看隔壁的二傻子。

    她难道看不出来,她家小姐其实一点也不怕吗?还有,让她家小姐跪下来和她对不起,秋灵觉得,萧意珍有问题的不是脚,而是脑子。

    她脑子不是不灵光,而是根本就有问题。

    秋灵心里这样想着,眼睛里面却泛光,这些个人,尤其是那些嬷嬷,看着五大三粗厉害的很,都不用影桐动手,她就能解决。

    就这种货色,居然敢不自量力的觊觎公子,和她小姐抢男人,不打难消心头之恨。

    苏梁浅觉得自己简直就是鸡同鸭讲,好心提醒道:“萧意珍,我可是皇上封的县主,是有品级的,你让下人对我动手,是不将皇上也放在眼里了吗?”

    萧意珍听苏梁浅这话,更觉得她是心里害怕了,拿皇上压她,笑的越发得意,“拿皇上压我?你当你是谁?皇上日理万机,可没空管你欺负没被欺负的事,而且是你先得罪的我!”

    萧意珍这话,若是严重些,是可以治个不敬皇上的罪名的。

    萧夫人身边的嬷嬷,听的是心惊胆战,苏倾楣的眼皮也跳动的厉害,萧夫人身边的嬷嬷快一步,走到萧意珍身前,和上一次一样,不待开口,就被萧意珍一把用力推开。

    萧意珍回头,看着被自己推倒在地上的嬷嬷,不耐烦道:“你烦不烦,我的事情,轮不着你管!”

    “嬷嬷她也是为你好,表姐,你不要太冲动了!”

    苏倾楣劝了句,随后走到嬷嬷身边,关切的问了几句后,将嬷嬷扶了起来。

    那嬷嬷看向苏倾楣,眼角扫向跋扈的萧意珍,满是遗憾惋惜。

    她家小姐,若是有表小姐的一半,她们都不知道能省多少心。

    萧意珍哼哼了几声,昂着头,面对苏梁浅,下巴倨傲的抬起,“你要害怕的话,就跪下来,向我认错,我就既往不咎!”

    被苏倾楣搀扶起的嬷嬷已经转身,估计是见这么的形势不对劲,不受控制,要去找萧夫人。

    “你做梦!”

    苏梁浅冷冷的吐出三个字,洞悉了苏梁浅态度的秋灵,手指着萧意珍,一脸不屑道:“动手就动手,哪来那么多废话?看我不将你打趴在地上,让你冲我喊奶奶!”

    萧意珍本就气苏梁浅,见苏梁浅的丫鬟,也这样不将她放在眼里,更是不能咽下这口气,大声呵斥道:“还愣着做什么?你们都是死的吗!”

    那些个丫鬟嬷嬷相互对视了一眼,迟疑着并没有马上上前。

    “要不想死,就都给我上,伤苏梁浅那贱人一下,赏五两银子!”

    也不知是害怕萧意珍事后处罚,真要了她们的命,还是银子的魅力太大,亭子里的人,开始朝着苏梁浅蜂拥而上。

    苏梁浅看着那嬷嬷消失的方向,给秋灵使了个眼色,秋灵一副明白的样子,灵活的避开上前的人群,朝着目标而去。

    苏梁浅看着嬷嬷加丫鬟一起的七八个人往她的跟前冲,端起刚刚被推开的杯盏,向后坐在自己刚刚坐了的位置上,边喝茶边看打群架,更确切的说,是看一群人想打她的人被影桐一个人完虐。

    是的,完虐。

    不管是五大三粗的婆子,还是身量娇小的丫鬟,影桐一下就是一个,对小丫鬟,影桐还会手下留个情,而那些眼神凶狠的婆子,她直接就上脚了,尤其是刚刚想嫁祸苏梁浅的萧意珍乳母,影桐一脚,直接将她肥硕的身体,踢飞到了朱红柱子上。

    她撞倒在柱子上,然后又摔倒在地上,喷了口老血,因为重量,整个亭子都震了震。

    影桐还没出剑呢,不是没出剑,她一只手一直抱剑,用一只手,两条腿,动作快很准,利落又潇洒,身形更是敏捷,快如闪电,很快就将人打趴在了地上,不要说打苏梁浅了,连她的衣角都没摸到,她的衣角都是整整齐齐的。

    秋灵和提小鸡仔似的,单手拎着要前往通风报信的嬷嬷,往回跑的飞快,见人都被影桐收拾的差不多了,着急到:“影桐姐姐,你给我留一个!”

    秋灵话落,随手将手里的嬷嬷一扔,真的是很随手,就像扔不要的抹布似的,原先骂骂咧咧的嬷嬷以狗啃屎的姿势,摔在了地上,吃了一嘴的土。

    她尖叫了声,没了骂声。

    “我来了!”

    萧意珍愣在原地,她原先的打算是,那些人围攻苏梁浅,她觉得苏梁浅那两个丫鬟再厉害,但双拳难敌四腿,肯定会有不能防备的时候,到时候只要苏梁浅被攻击,或者说被一个人制住,她就上去将苏梁浅摁在地上打,但现实和她想的,完全就不一样。

    萧意珍看着自己的人,被一个个打趴在了地上,捂着这里那里呻吟哀嚎,因为时间太过短促,她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萧意珍盯着影桐,目瞪口呆时,听到身后有人叫着朝自己跑来的脚步声,正是苏梁浅身边那个最可恶的丫鬟。

    等萧意珍反应过来,意识到自己要避开的时候,已经被扑着摔倒在地上。

    秋灵跑的极快,惯性也大,萧意珍摔地上时,还拖着往前挪了挪,那一瞬,萧意珍有种自己是驮着一座山趴在地上蠕动的感觉,五脏六腑,更觉得仿佛都被压的挪位变形了。

    萧意珍整张脸都是皱着的,剧烈的咳嗽了几声,和她的乳娘一样,有血咳了出来。

    她觉得,自己这血,是被压出来的。

    那么小的丫鬟,哪来这么大的力气?萧意珍的脑海,有这样的念头闪过,但被压的大脑都缺氧的她,已经不能思考了。

    她觉得自己简直要被压死了。

    苏倾楣就站在一旁,冷眼看着这一切发生,紧张的捂着嘴,脸色也白了白。

    她看向影桐,轻松解决完这些人的她,已经再次回到苏梁浅身后的位置站着,完全是一副保护者的姿态。

    苏倾楣惊讶的同时,又羡又妒。

    她一直都知道,影桐的身手不错,但没想到,这般的利落。

    萧意珍身边伺候的这些丫鬟嬷嬷,有一半,是有些功夫的,但是影桐轻轻松松,片刻间,就将她们都解决了,全程还只用了一只手。

    苏倾楣自己是不会功夫,但她跟在萧镇海身边多年,会看的啊,她觉得,就算将这些婆子丫鬟,换成萧府的护卫,她们也依旧不会让苏梁浅吃亏。

    难怪,苏梁浅会那般笃定,她根本就是有恃无恐。

    苏倾楣也越发肯定,苏梁浅这两个丫鬟,是沈家专门为她准备的,要不然的话,怎么会如此放肆?

    苏梁浅缓缓站了起来,制止住秋灵要打萧意珍的动作,让秋灵起身。

    秋灵下手没个轻重的,这真要把人打坏了,会很棘手,苏梁浅只准备教训人,当场出出气,可不想给自己惹麻烦。

    秋灵那一压,苏梁浅在一旁看着,都觉得疼。

    秋灵放下自己已经握紧挥到半空中的拳头,嘀咕着道便宜你了,不甘心的站了起来。

    她是站起来了,但萧意珍因为伤的太重,却根本起不来,她现在痛的连拳头都轻握不起来,不过依旧存在的意识,还在不停的咒骂苏梁浅,然后想要报仇一雪前耻的念头更强烈了。

    “秋灵,你怎么回事?走路也不小心些,看将萧小姐压的!”

    自己被一个丫鬟压得半死,苏梁浅却轻描淡写,说是走路不小心,萧意珍根本就不能接受这番说词,气的半死,再次咳嗽起来,不过这次倒是没咳血,但五脏六腑仿佛都要咳出来了,比咳血还难受。

    而她之前咳出的血,嘴角还有血迹。

    苏梁浅蹲下,拍着萧意珍的背,动作看似很轻,似乎是在给她顺气,但萧意珍却觉得,自己要被苏梁浅打死了。

    “咳咳!”

    她想说话,让苏梁浅停手,一张口,就变成了更加剧烈的咳嗽。

    上次被苏梁浅设计,她是丢人,失了名声,但不至于开口说话都难,萧意珍只觉得自己从未有过的狼狈,而这一切,都是苏梁浅造成的,更过分的是,她现在居然还那么用力的拍她打她,这和在她的伤口撒盐有什么不同。

    萧意珍这一气,咳嗽了的更厉害了,她死了自己开口骂苏梁浅的心思,眼睛上翻,那眼恨恨的瞪苏梁浅。

    苏梁浅打的差不多了,扣住了萧意珍的下巴。

    她扣的用力,再加上萧意珍还在咳嗽,整张脸都变形了,如果眼神,可以说话,那萧意珍现在一定是在咒骂苏梁浅,恶毒至极的那种。

    “想杀了我?”

    萧意珍那恶狠狠的眼神,流露出的是不甘还有恶狠狠的杀意。

    “萧意珍,你还记得自己说要嫁给谢公子时,季夫人说的话吗?这段时间,你是没照镜子吗?”

    萧意珍也不知哪来的力气,手扶着地,头往苏梁浅的身上撞,嘴巴咿咿呀呀的发出声音,脸上也依旧是凶狠的表情。

    显然,她听出了苏梁浅话中的深意,且,她对苏梁浅认为她配不上谢云弈的这个观点,非常不满。

    “你这个样子,就像条发疯的——恶犬!”

    苏梁浅说这话时,几乎凑到了萧意珍的耳边,听到的也就只有她,和距离苏梁浅最近的秋灵,脸上的冷笑,轻蔑又充满讥诮,让萧意珍觉得,自己就是条可怜又遭人嫌弃的恶狗。

    “不是说要让我跪地求饶的吗?还真是一无既往的没用!”

    萧意珍抗拒的更厉害了,除了咿咿呀呀的声音,咳嗽还是没停,苏梁浅重重的甩开她的下巴,有些嫌弃的样子,缓缓站了起来,居高临下,明亮清澈的眼眸,有种说不出的凌然。

    萧意珍伤痕累累的身体不能承受情绪上的气怒,一张脸青白红交加,她猛地剧烈咳嗽了好几声,一口血吐出口,直接晕了过去。

    “小姐!”

    “表姐!”

    那些伤的不怎么重的,还有苏倾楣见状,都吓了一跳,急忙冲了过去。

    现在萧家是萧夫人当家,萧意珍是萧夫人的心尖宠,萧意珍要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她们也别想活了。

    苏倾楣也是发自内心的急切,脸色青白,咬唇死死的盯着苏梁浅,“大姐姐,就算你是皇上钦封的县主,也不能这样过分,完全不将别人的性命自尊放在心上!”

    秋灵没有迟疑,毫不犹豫站出来维护苏梁浅道:“人是我走的太快,不小心撞到的,和我家小姐没关系,你别有什么事,就往我家小姐身上赖!”

    苏梁浅微微的笑着,看着蹲在地上面露着急之色的苏倾楣,讥诮的意味,更浓了几分,“大妹妹,我就佩服你,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能在我身上安个罪名的能力,这么久了,没一次成功还不死心坚持的毅力。”

    苏梁浅的话,对苏倾楣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苏倾楣也想不通了,苏梁浅小小年纪,怎么不管发生什么事,她都能够临危不乱,不管情况多危急对她多不利,她不慌不忙,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似的,还有那份从容淡然,仿佛曾经经历了重重的磨难,不会再有情绪波动了一般,同时几乎所有女人都看重的名声什么的,就没有苏梁浅在意的。

    苏倾楣觉得自己琢磨不透,这更让她不知道如何去攻击。

    苏梁浅看着那些个吓得已经不知如何是好的下人,冷冷的提醒道:“愣着做什么,还不扶你家小姐回去,找个大夫瞧瞧!”

    作为丫鬟同时也闯了大祸的秋灵,一点没觉得怕,跟着苏梁浅的话道:“一个个和号丧似的,人没事都要被你们弄出事来了!”

    那些慌乱的不知如何是好的人,听了秋灵的话,心里又是一通气,不过她们也没心思发作了,几个人忍着自己身上的痛,将萧意珍抬了起来,还有被吩咐去找大夫的。

    蹲在地上的苏倾楣也跟着起身,她身旁就是萧夫人身边的嬷嬷,苏倾楣看着她道:“嬷嬷,表姐这里有我,你去通知舅母。”

    那嬷嬷被秋灵扔的,也是一身的痛,心里简直恨透了,听了苏倾楣的话,点了点头,心想着自己一定要好好告苏梁浅一状。

    原本拥挤热闹的亭子,因为这些人的离开,一下安静了许多。

    秋灵目送着她们离开,拍了拍身上,一副终于将这些讨厌鬼送走的轻松样子,长舒了口气道:“终于走了,耳根都清静了,小姐你说是不是?”

    苏梁浅点头,正准备开口让秋灵想办法打听一下萧凭望是不是在家,若是在家的话,就将他引到这里来。

    “就那种货色,居然觊觎我家公子,要不是——”

    苏梁浅皱着眉,竖耳,似乎是在很认真的倾听分辨着些什么,对秋灵做了个禁声的动作,而影桐,则望向了隔壁木楼的方向。

    秋灵闭了嘴,顺着两人的方向看向亭子旁的木楼,没一会,就有脚步声从里面传了出来。

    “里面有人?”

    秋灵觉得不可思议,看向影桐。

    若是有人,那应该就是在她们来之前,就在里面的,影桐的感官,是最敏锐的,她居然没发现。

    苏梁浅倒是不觉得奇怪,她也没发现。

    影桐怕萧意珍和萧意珍身边的人会伤害到她,注意力应该都在她们上面,并没有顾及其他,若是那人没有释放出想要对他们不利的情绪,她们也都没想到隔壁会有人,这种略有些嘈杂的环境下,是很难有所察觉的。

    秋灵刚问完,就有说话声传了出来,“在我们萧家的地盘,打我们萧家的人,苏梁浅,你未免也太不将我们萧家的人放在眼里了吧?”

    话落,萧有望出现在几人的视线。

    他依旧是一身华衣,有种说不出的风流倜傥,还有邪肆恣意。

    苏梁浅的目光淡淡,落在他的那张脸上,萧意珍如果长这样,萧夫人也不至于为她的婚姻大事,如此伤身。

    毕竟,美色当前,能让很多人,忘记她的错。

    “一次算计陷害不成,还不自量力的要报仇,得寸进尺的让我下跪道歉,目中无人的到底是谁?”

    见惯了美色的苏梁浅,对这种迷惑,无动于衷。

    “你既那么在意,怎么刚刚不站出来护住自己的宝贝妹妹?”

    秋灵将萧有望上下打量了一眼,拦在了苏梁浅的身前,警惕看他。

    苏梁浅抿着嘴唇,似笑非笑,似讥非讥。

    萧有望倒是没受苏梁浅这样的神色影响,继续往里走了几步,自顾找了个位置坐下,“她既不服家里人的管教,那就只能让别人管了,小孩子不懂事,又不自知,多吃点教训和苦头,没什么不好。”

    萧有望轻描淡写,苏梁浅却不以为然。

    据她所知,萧意珍不怕萧夫人,对自己这长兄,心里却畏惧的很,和萧镇海差不多,只是,萧有望不怎么管她就是。

    苏梁浅和萧有望的接触不多,不过她知道,这是个比萧凭望更聪明更有手段同时也更有心机的男人,苏梁浅不相信她看不透苏倾楣的那些把戏,但这个人,却任由自己的亲妹妹,被耍的团团转。

    所以,他还是个冷情的人。

    苏梁浅得出这样的结论。

    当然,仅仅是结论,而这样的结论,并不会让她觉得萧有望就特别不好之类的,毕竟,她自己就是这样的人。

    重活一世,苏梁浅最深的感触之一就是,不要对别人的处事态度,妄加评论,因为谁也不知道,她的经历。

    “你不去看看?万一出什么事——”

    萧有望不以为意,“苏小姐都不害怕,我担心什么,苏小姐不是没有分寸的人,肯定是闹不出人命来的。”

    萧有望口气笃定,指了指对面的位置,问苏梁浅道:“苏小姐接手马场后,一切可还顺利?”

    苏梁浅听萧有望说起马场的事,在他指着的位置坐下。

    “托萧大公子的福,一切都有条不紊。”

    苏梁浅面带的微笑,倒还算真诚。

    萧有望的管理,并不存在问题,至少在她看来是很成功的,只要按着他之前的做,萧家不从中作梗的话,就不会出什么事。

    当然,就算管理,苏梁浅觉得自己也能应对,背后有靠山的苏梁浅,底气很足。

    萧有望见苏梁浅对马场这个话题并不排斥,便和她继续深聊,相谈还算愉快。

    苏梁浅看的出来,萧有望在那里投注了很大的心血,同时,也倾注了很多感情。

    “看样子,我是夺了萧公子所好,不过就算如此,我也不会还回去的。”

    萧有望盯着正经的苏梁浅,半晌,忽然大笑出声。

    萧有望笑声止住,看到自己院里的管事,匆匆忙忙的,面带几分急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荒唐皇帝有属〕〔猎魔奇异志〕〔抱定大佬不放松〕〔安素东沐灵烟〕〔寻梧记〕〔重生八零:媳妇有〕〔养只宠物是大佬〕〔楼主大人求放过〕〔上门龙婿〕〔宋辞霍慕沉小说免〕〔快穿:反派女配,〕〔他是病娇灰姑娘〕〔高冷慕少狂宠妻〕〔穿越农妇的古代日〕〔江水碧如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