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史上最强炼气期〕〔妙手回春〕〔我有一尊炼妖壶〕〔农女有田有点闲〕〔婚不可挡:顾先生〕〔宫少你老婆又上头〕〔人生交换游戏〕〔绝品透视仙医〕〔医道仁心〕〔恐怖复苏〕〔沧元图〕〔宅在随身世界〕〔九州山河赋〕〔当个能进化的蚂蚁〕〔神盗之徒〕〔我的人生从花钱开〕〔科技世界里的术士〕〔最强无敌宗门〕〔尘隙〕〔异世界的物种图鉴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嫡女之药妃天下 第一百六十章:漏洞百出,静等时机
    良久,萧燕都沉浸在极度惊惶的情绪中,眼神流泻出的也尽是慌乱的情绪,嘴唇哆嗦着,那惶恐的样子,就好像天都要塌陷下来似的。

    对嗜财的萧燕来说,将那占为己有多年的泼天财富,还给苏梁浅,可不就是天塌陷下来似的,和要了她的命,没什么区别。

    萧燕从来没想过将那些东西归还给苏梁浅,如果苏梁浅回来的时候,她就知道她是这样的德行,处处和她作对,苏泽恺先前送的那些她都不会给,每每被苏梁浅得罪的时候,她都会因为这个决定更加气恼,恨不得将那些东西要回来。

    “反正你最近没什么事,去清点一下,重列一份单子给我。”

    从萧家回来,刚好苏倾楣也有这样的要求,萧燕已经着手清点了。

    但苏倾楣是苏倾楣,苏克明是苏克明,萧燕答应了苏倾楣,同样的要求,苏克明的她却不想答应。

    以前她大权在握,和苏克明好的时候,她就防着他,现在两人这个样子,萧燕更不想让他知道,她手里握着的那点东西。

    是的,在萧燕看来,沈清那些她管理打理了多年的嫁妆,就是她的了。

    再就是,沈清过世后她的嫁妆,苏克明是过目了的,这些年,除了苏克明用的,她更多的是拿给娘家了,这事她是偷偷瞒着的,这数目太大,苏克明又是个精明的,肯定能有所察觉,他要知道的话,必然会勃然大怒,萧燕不想再挨揍。

    苏克明这时候提出这个要求的意图,更让萧燕担心。

    “老爷是打算还给小姐?”

    苏克明绷着脸,从鼻孔重重的冷哼了声。

    他没说话,一脸不情愿的样子,萧燕哪能看得懂他这是什么意思?以为他是被苏梁浅威胁住了,一颗心更是高高的悬起。

    “家里的开支大,处处都需要银两,老爷这些年为了打通关系,也用了不少。”

    苏克明这会耐心极差,冷冷的打断萧燕的话,“家里的开支我心里都有数,她那些铺面的租金都用不完,还有其他进项,根本就花不完,你不用在我面前哭穷。”

    苏克明话落,见萧燕眼神躲闪,似是心虚,当即就生出了警惕,看着萧燕冷声问道:“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萧燕打了个激灵,反应过来,哪敢在这时候告诉苏克明实情,忙摇头否认道:“我能有什么事瞒着老爷?”

    苏克明显然不相信萧燕,盯着她看,萧燕不敢直视苏克明,直接低垂下了脑袋,苏克明带了几分威胁的口吻,强势道:“最好没有,你按我说的,将东西清点盘查,我要亲自检查。”

    苏克明这话,让萧燕的心,又不由的沉了沉。

    她张着嘴巴,就想说,以往苏克明只是过问,这次怎么还要亲自检查,但这样会惹得苏克明更加怀疑的话,萧燕很快就吞回了肚子。

    萧燕惶恐不安,不过这还不是最让她害怕的。

    “老爷这是打算将东西归还给大小姐?”

    萧燕又问了遍,她期盼的看向苏克明,随后道:“大小姐刚来找老爷,是不是因为老爷今后不在给她银子花一事?她怎么也不想想,老爷为什么会这样做?别府的小姐,哪个不是以家族为重?妾身在京城这么多年,就没见过大小姐这样目无尊长,肆意妄为的,老爷这样做,只是希望她有所收敛,免得将来得罪了不该得罪的贵人,将来惹祸上身,她怎么就不能明白老爷的一番苦心呢?”

    萧燕又是将苏梁浅一顿数落,提起苏梁浅,她都是气恼的。

    她口中的话,苏克明深明大义,俨然就成了为子女考虑的父亲,错的就只有苏梁浅。

    苏克明闻言,呼吸急了几分,呼哧呼哧的,被萧燕的三言两语挑唆的对苏梁浅更气。

    萧燕见状,往苏克明的方向上前两步,斟酌着小心道:“老爷,我们府里现在这种情况,若是将东西都还给大小姐,您交际应酬用什么?还有楣儿,我们的楣儿,这么优秀,因为那件事,做侧妃就已经够委屈的了,若是再寒碜,岂不被人笑话?若是将来嫁到七皇子的府上,抠抠搜搜的,那丢的不是自己的脸,而是老爷您和苏府的脸面啊!”

    除了楣儿,苏泽恺娶妻,没银子更是不行。

    但苏克明现在,对苏泽恺还有怨,搬出他来,根本就没什么用,不但没用,说不定还会适得其反,对苏倾楣,他却在意的很。

    萧燕看的出来,苏克明是将自己未来的希望,寄托在苏倾楣身上了。

    “而且,您看大小姐,她哪里将您当成父亲看待了?有哪个做女儿的,一有丁点的不顺心,就对父亲出言不逊的?她现在就已经如此狂妄了,若是再有那么多财物,那岂不是要上天?她肯定更会骑到老爷头上,完全不将您放在眼里的!老爷需要,她也不会将东西拿出来的,老爷岂非处处都要被她限制了啊!老爷,她和一心为您的楣儿可不同!”

    屋子里,就只有苏克明和萧燕,苏管事还在门口原先的位置站着。

    苏克明和萧燕的情绪,都有些激动,尤其是萧燕,说话的声音,不但没刻意放小,还比平时更大更尖锐了些,苏管事自然都听到了。

    他嗤之以鼻。

    就像苏梁浅说的,父不父,子不子,这两个人,只想着苏梁浅所为,不像女儿,却不想想,作为父母,他们做的有多过分,不要说疼爱,还想霸占着属于苏梁浅的财产。

    如果他们一早就将属于他们的东西还了,井水不犯河水,苏管事觉得,双方的局面,绝对不会是这样。

    都说拿人手软,吃人嘴短,他们这真的是,吃人家的,用人家的,拿人家的,还算计人家,这嘴脸,旁观者都觉得难堪受不了,更不要说是被他们针对的那个人了。

    苏管事听苏克明让萧燕清点,似有归还之意,心里觉得苏克明对苏梁浅,终于做了件人干的事,可接下来苏克明所言,再次让苏管事大跌眼镜。

    “谁说我要将东西归还她了?她现在这么小,正是最容易受骗的时候,万一被骗的话,岂不是便宜了别人!而且,她说要,一闹就给,我的颜面往哪放?”

    苏克明轻拍了拍自己的脸,鼻孔的热气仿佛成风。

    紧张兮兮的萧燕闻言,顿时松了口气。

    如果还给苏梁浅,她真的会气死。

    她脸上笑开了花儿,附和着苏克明的话道:“老爷说的极是,一闹就给,势必会更加助长大小姐的嚣张气焰,大小姐不会感激,说不定还会觉得老爷无用,生出轻视。”

    “大小姐她就是这个样子了,不管老爷做说什么,对她好也好,不好也罢,她都不会和老爷亲,更没有苏家,花在她身上的银子,那就是助纣为虐,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

    萧燕一脸愤慨,她这话,完全是说到苏克明的心坎上了,苏克明都想和萧燕一起骂苏梁浅。

    他也是这样想的,多花一分银子在苏梁浅身上,都觉得浪费,所以才会让五姨娘传达那话,没想到却激的苏梁浅问起嫁妆的事。

    苏克明对苏梁浅,心里头是更气了,但也更怕了。

    “老爷不但不应该归还嫁妆,还应该实施之前对大小姐的制裁,这样,大小姐才能也会知道老爷您的厉害,您也才能在大小姐跟前,树立起父亲的威信威严!”

    萧燕盯着苏克明,口气很重,极具蛊惑力。

    其实,这事根本就不用萧燕蛊惑,苏克明自己比谁都想,但苏梁浅的威胁,他实在不能不忌惮。

    苏克明抿着嘴唇,眉头也是锁着的,低垂着脑袋,整个人又怒又不安。

    门外的苏管事,抬头偷摸看了眼里边,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老爷是不是担心大小姐将事情闹大?”

    萧燕跟了苏克明这么多年,不是白跟了,话说到这份上,一看他这样子,就知道他在想什么。

    苏克明并没有要归还东西给苏梁浅的打算,并且和她想的一样,站着的也是和她的同一阵营,这事情就要好处理许多了。

    萧燕心头得意,这份得意,在她面上也掩饰不住。

    苏克明看萧燕这样,便知道她是心里头有了主意,看她的眼神,不由有了期盼,并且露出了苏泽恺出事来最最和善的笑,“你有主意?”

    萧燕腰杆都挺直了,拉着苏克明的手,让他在书桌前的椅子坐下,随后在他的身侧坐下,笑道:“先夫人过世多年,她的嫁妆,早就和我们苏府的财产混在一起了,谁也不知道,哪些是先夫人的嫁妆,哪些又是老爷您的东西,大小姐不是想要回嫁妆吗?老爷您先让她拿出嫁妆清单来!”

    萧燕笑的自信自得。

    霸着东西不还,不合情理,但要求拿出嫁妆清单,合情合理,若是拿不出,她大可以以整理为借口,只是多久时间,还不是她了算的。

    而且,苏克明不想将东西归还给苏梁浅,又没有计策,如果她能帮上忙的话——

    萧燕对苏克明的心,是凉的差不多了,她倒是没有再得宠这样的念头,但苏克明的态度,对她和苏泽恺在苏府的处境,却是有直接影响的,她贴补萧家一事,也能功过相抵。

    萧燕的如意算盘,打的是噼里啪啦的响。

    “嫁妆清单?”

    萧燕点点头,“嫁妆清单,一般是有两份,先夫人的那份,当年她过世的时候,大小姐根本就不在苏府,她身边亲近的人,我也看的死死牢牢的,不可能出的去,而沈府留存的那份,当年那场大火,早就烧没了。”

    “你确定?”萧燕的样子,是很笃定的,苏克明心里还是没底,甚是不安。

    “老爷若是不信,那妾身就只有将剩下的所有东西都整理出来,还给大小姐了。”

    苏克明又是一声重哼,“那些东西,是我要留给楣儿将来办大事的!”

    远慧的话,对苏克明影响极大,他认定将来北齐的江山是要落到夜傅铭的手上的,再加上苏梁浅这个样子,苏克明将自己的国丈梦,全部倾注在了和夜傅铭有关的苏倾楣身上。

    苏梁浅和苏倾楣又极其的不对付,将这笔巨资给苏梁浅,于苏梁浅而言,是如虎添翼,但对苏倾楣来说,苏克明很清楚苏家的家底,还有银子的重要性,苏倾楣有朝一日嫁给七皇子,没有这些东西,绝对就是事倍功半。

    苏梁浅不是要回嫁妆,而是直接扼住他的喉咙,要他的半条命,他是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的。

    人下意识选择的,都是自己更愿意接受的,苏克明现在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萧燕听苏克明如此重视苏倾楣,脸上的笑,深了深。

    退一万步来说,就算苏梁浅手上真的有什么东西,除非她将事情捅破天,彻底闹大,如果那样的话,苏梁浅势必也会背上爱财不孝的恶名。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萧燕是绝对不会将东西还回去了。

    除了苏倾楣,她还指着这些东西,能给苏泽恺求来一门好婚事呢。

    夫妻两又合计商量了一番,苏克明这才将苏管事叫了进来,吩咐他道:“你告诉大小姐,他母亲的嫁妆,和苏府的家产,这么多年,已经混了分不清了,她要将东西拿回去,先将嫁妆清单拿出来校对。”

    苏管事看着苏克明得意的样,心里对他越发的轻视,他忍着翻白眼的冲动,道了声是,因为不想和他多说话,劝都懒得劝。

    当然,就苏克明似被鬼迷的心窍,劝也没用,尤其萧燕还在场。

    苏克明看着苏管事离去的背影,想到了什么,又将他叫住,贪婪的眼眸,满是精明的算计,补充道:“还有,从今往后,她和她院子里的人,公中一分银子都不会给,她不是厉害本事吗?自己养活自己!”

    苏管事听了这话,心都是寒凉的,再看苏克明那副气势凛然的样子,还有萧燕掩饰不住笑意的嘴脸,忍不住在心里叹气。

    这一刻,苏管事不觉得苏梁浅对苏克明的态度,有任何不对,所有的一切,都是苏克明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

    出了门的苏管事,表情纠结,他没有苏克明的不要脸,就算只是转达,他都觉得那样的话,难以出口,苏管事招来了人,都准备让别人去了,张了张口,还是摆手让他下去,自己亲自跑这一趟。

    苏管事到琉浅苑的时候,苏梁浅刚好睡了一觉起来。

    她是在临近用午膳的点去找苏克明的,从苏克明那里回来后,她吃了点东西后,便睡下了,一切和平时一样,完全没受影响。

    只是,因为从苏克明那里回来的时间有些晚,用膳和醒来的时间也有些晚了。

    苏梁浅听下人说苏管事来了,浅笑微冷,流露出的是那种不带半点温情的不屑,让人将苏管事请了进来。

    因为刚刚才睡醒,苏梁浅的精神看着泱泱的,并不是很好,落在苏管事眼里,便觉得她是黯然神伤,对她越发同情怜悯了几分,而苏克明让他传递的话,他更觉得不知道如何启齿才好。

    苏梁浅看苏管事杵在原地,一副纠结的不知道说什么怎么说的样子,轻笑着道:“父亲让苏管事前来所为何事,苏管事直说无妨,你奉命行事,不必纠结。”

    苏管事看着含笑的苏梁浅,低垂下脑袋道:“老爷说,这么多年,夫人的嫁妆,已经和苏家混在一起了,小姐若是想要拿回去,需得拿出嫁妆清单,一件件挑。”

    苏梁浅闻言倒是没有意外,她回到自己院子,用午膳的时候,得到消息的秋灵就告诉她,苏克明将萧燕叫到了她的院子,她这一听说苏管事来了,就知道,肯定没好事。

    苏梁浅看苏管事说完,还低垂着脑袋,而且低垂着的脑袋,都能看到他的眉头还拧着,再问:“还有呢?”

    苏管事抬头,又很快垂下,继续道:“小姐和小姐院里的人,公中一分银子也不会给,小姐今后需得自己养活自己。”

    苏管事话说完,抬头看苏梁浅的手指。

    苏梁浅在窗台的小榻坐着,苏管事发现,苏梁浅似乎特别喜欢在那坐着,他几次过来有事找她,她都是在那坐着。

    她的右手,随意扶在上面,手指在上面敲击,速度极快,发出咚咚的略带了几分急促的声响,让苏管事不由想到了别人描述的和战场上的号角一样的声音,一颗心都是悬着的。

    苏梁浅很快就停了手,声音也戛然而止,她看着提心吊胆,还带了几分紧张关切看向她的苏管事,失声而笑,她这一笑,原先微沉着的脸,也有了笑意,是那种明媚灿烂的笑,没有半分阴郁的沉沉。

    “这么快又改变主意了?还真是朝令夕改,反反复复,没有一点原则!”

    低垂着脑袋的苏管事只觉得脸上臊得慌,没替苏克明辩解。

    就苏克明这样的,能有威信才怪。

    苏管事跟了苏克明这么多年,知道他是有不少的小毛病,但没那么糟糕,但苏梁浅这一回来,苏克明原形毕露,苏管事这才知道,自己跟的是个什么样的人。

    “我知道了。苏管事回去告诉父亲,让他将来不要后悔。”

    苏梁浅口气平淡,不像是威胁,仿佛只是在很平静的陈述着一个事实。

    苏管事想到这位大小姐的手段,隐隐生出将来有一天苏克明会为自己今天的决定后悔不已,萧燕会倒大霉的预感。

    苏梁浅停住敲击的手,扶住自己的额,随意的揉捏了几下,微仰着头,歪着脑袋看苏管事,笑意更深,道:“苏管事回去告诉父亲,他这理由实在有欠妥当,若只是单纯的保管,没有占为己有的心思,东西是不会混在一起的,你让他编个更合理的借口。”

    苏管事看着苏梁浅的眼神一震,她脸上的笑未减,浓浓的,很是灿烂,漂亮的眼眸,在临近傍晚的阳光下,也仿佛是在发光,模样乖顺,仿佛只是很善意的提醒。

    苏管事却觉得,无比可笑。

    不是苏梁浅,而是苏克明,可笑无比。

    苏管事一走,秋灵就忍不住了,狂吐槽苏克明。

    回来这几个月发生的事情,苏梁浅对苏克明那种心怀希望的情绪都生不出来了,听秋灵在那里骂苏克明,内心一片平静,仿佛那个人,不是她的父亲,而是个无关紧要的陌生人。

    “小姐,二姨娘不是将那东西给您了吗?您拿出来,我们将东西要回来。”

    秋灵骂了半天,给自己狠狠的灌了口水,凑到苏梁浅面前,扶膝看着她,大大的眼睛忽闪忽闪,一副只要苏梁浅点个头,她撸起袖子就能开干的架势。

    苏梁浅抬手轻捏了捏她挺翘的鼻,“这时候将那东西拿出来,那些属于我的东西,就拿不回来了。”

    秋灵眨着的大眼,满是疑惑。

    苏梁浅解释道:“你以为他为什么又改变主意,不再管我和我院子里下人的死活了,他就是想,他都做的这样绝情了,我若是有什么能将我母亲嫁妆拿回来的东西,肯定会拿回来,他到时候肯定会想尽办法消灭证据,毁尸灭迹。”

    苏梁浅以他替代苏克明,根本就不愿称呼父亲。

    他当其他人都和他一样,一激就理智全无,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自己做什么都不知道了?还真是自以为是!

    秋灵没想到苏克明还设了这样的坑,磨着牙,“真是太无耻了,小姐,你怎么会有这样的父亲,你就不生气吗?”

    “你看我对他的态度,像是女儿吗?不要将他当成父亲不就好了,生什么气!”

    生气?那种情绪,只有对自己还心存希冀的人才会有。

    她对苏克明,本就不敢心存那样的期盼,而他这段时间的种种表现,更是绝了她的那种奢望。

    没有希望,就不会失望,又有什么气可生的!

    “难道小姐准备将就这样算了吗?”

    秋灵撅着嘴,那小表情不乐意极了。

    秋灵并非爱财的人,对她而言,那些东西还不如吃的,但如果是便宜了苏克明苏倾楣他们,秋灵觉得还不如毁了呢。

    “自然不是,便宜了谁也不能便宜了他们!放心吧,我已经有主意了,就等时机成熟。”

    以苏克明和萧燕的厚颜无耻,如果不是被逼到那个一定要拿出来的份上,哪怕只是有丁点周旋的余地,或者说是可以拖延,她都很难让母亲留给她的那些东西物归原处。

    要么,她就什么都不做,一旦出手,她定然就要快很准的夺回所有的一切,让他们没丁点耍赖喘息的机会。

    那个时机,很快就到了。

    “这事你暂时不要让桂嬷嬷知道。”

    因为苏泽恺闹的那一出,除了降香外,保护桂嬷嬷的那个叫秋葵的丫鬟,是伤的最重的,到现在还没好,苏梁浅体谅桂嬷嬷的心情,就没让桂嬷嬷伺候,桂嬷嬷最近一直在照顾秋葵。

    沈清嫁妆的事,桂嬷嬷是知道的,她要知道这许多事,肯定会很生气。

    苏梁浅心里已经有了主意,不准备再节外生枝。

    秋灵闻言,咬着嘴唇,似是为难,“这事估计要不了多久,就会传开。”她这里能瞒着,另外的地方,却是瞒不住的。

    苏梁浅手托着下巴,看着院子里的下人,已经有几个三三两两聚在一起窃窃私语了。

    现在琉浅苑的下人,大半都是新的,桂嬷嬷又要照顾秋葵,茯苓也几乎是寸步不离的照顾降香,她的身边,秋灵便离不开,这新来的丫鬟,都没怎么教导。

    苏梁浅没有回头,缓缓开口道:“你去将院子里的下人都召集起来,我有话要说。”

    ------题外话------

    ps:又过了一个月,11月,大家好,小仙女们在这个月,剁手的时候悠着点,谨防吃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荒唐皇帝有属〕〔猎魔奇异志〕〔抱定大佬不放松〕〔安素东沐灵烟〕〔寻梧记〕〔重生八零:媳妇有〕〔养只宠物是大佬〕〔楼主大人求放过〕〔上门龙婿〕〔宋辞霍慕沉小说免〕〔快穿:反派女配,〕〔他是病娇灰姑娘〕〔高冷慕少狂宠妻〕〔穿越农妇的古代日〕〔江水碧如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