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民国盗墓往事〕〔神级狂兵〕〔超品小神农〕〔基本剑术〕〔盛夏婉歌〕〔洪荒世界之九龙金〕〔玄门遗孤〕〔万神星河〕〔一念吞天〕〔诸天神帝〕〔无限挑战游戏〕〔末世全能黑科技系〕〔诸天执道〕〔第一豪婿〕〔疯狂炼妖系统〕〔重生80医世学霸女〕〔宠妻入骨:四爷请〕〔洪荒之圣道煌煌〕〔五行御天〕〔溺宠神医狂后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嫡女之药妃天下 第一百六十七章:以退为进,扮猪吃叶安阳
    “苏家二小姐今日的表现最是出彩,苏大小姐作为姐姐,听闻手段层出不穷,相信才艺方面也定然不遑多让,不知道能不能让我等开开眼界?”

    叶安阳话落,那些挡在她和苏梁浅中间的人,纷纷让开,原本是站在人后,位置也很不显眼的苏梁浅,一下变的瞩目起来。

    苏梁浅虽然回来没多久,但因为上次萧家的事,实在有些轰动,更让人印象深刻,今日前来的也有不少人一眼就认出了她来。

    京城说大大,但其实也不大,哪家有个什么事,很快都会传出去,而苏梁浅又是和皇室的人,扯上了关系的身份,所以皇宫里的不少人,也都知道她的事情。

    一时间,所有的目光,都落在了她身上。

    那些还没将事情和人对上号的,一下就对上了,而有些参加了萧家晚宴那日的人,已经给那些没去的身边好友科普,说的是绘声绘色,直让那些先前已经听说了此事的人愈发后悔自己没在事发的那日去萧家。

    像这样的场合,苏倾楣素来是不希望自己被苏梁浅抢了风头的,但现在,苏梁浅全场瞩目,她心里却一点也不生气吃醋。

    她正愁不知如何让苏梁浅出丑呢,叶安阳主动挑衅,她自然乐见其成。

    文慧长公主看了太后和太后身侧坐着的沈安氏,眉头皱了皱,不仅仅是因为叶安阳挑衅苏梁浅,还有叶安阳在提起苏倾楣时的那一句,最最出彩,将其他表演的小姐都得罪了。

    “苏妹妹。”

    周诗语就站在苏梁浅身边,见这么多人都看过来,有些紧张。

    她看着苏梁浅,面露担忧关切,声音都略带了几分轻颤。

    苏梁浅对她笑笑,往太后等人的方向走了两步,在队伍的最前面,盈盈服了服身,脸上的笑也是恰到好处,“臣女苏梁浅,见过太后,皇后,诸位娘娘,娘娘们万福金安。”

    苏梁浅从别人让开的窄小通道经过,她不紧不慢,不急不缓,仪态从容,行礼的动作,也极其规范,是那种不但挑不出错处,同时还十分自然,半点也不刻意做作的从容。

    她的声音软软的,大大的杏眼有神,也让人觉得软萌乖巧,那些没亲眼见识过苏梁浅手段,只从别人的口中得知她的事情的人,都大感诧异。

    她们很难将以前这个乖顺的女孩儿,和别人口中手段行事凌厉的少女联系在一起,皇后却是亲身经历过的,皱了皱眉。

    太子虽然知道,和自己定了娃娃亲的太子妃今日也来了,但他心里却没想过娶她,他想的是,如果庆帝一定要让他娶,他就娶回来,当个摆件。

    夜向禹曾在皇后抱怨苏梁浅时,问过她的长相,皇后只说了难以入眼四个字,所以太子连在人群中找苏梁浅看她一眼这样的想法都没有。

    这会见她走出来,目光才落至她的身上。

    苏梁浅长得白白净净,自然是不丑的,她此刻低垂着眼睑,看着还挺乖的,但身上的衣裳,让她在一干精心打扮的贵女中,实在有些黯然,尤其现在夜向禹满心想的还是苏倾楣那杨柳小蛮腰,再加上依旧存在的抵触心理,觉得带这样的人出去丢脸,太子看苏梁浅便觉得是清汤寡水,激不起半点波澜。

    不,简直就是寒碜的给他丢份!

    太后的目光,落在苏梁浅身上良久,就和长辈看自己家中的孩子似的,越发的慈爱,“多年未见,当年的小丫头,长成大姑娘了。”

    她说话间,将苏梁浅从头到尾打量了眼,锐利的凤眼眼尾却扫向了苏倾楣,眉心微拧,掩着不满。

    太后同样慈爱的口气,带着追忆,更有种说不出的亲昵,让那些因受皇后态度的影响人,不由在心里重新判断苏梁浅。

    叶安阳听了这话,再看太后怜爱的神情,不由想到小的时候,太后对苏梁浅种种的好,还总要她让着她,就好像苏梁浅才是她的亲外孙女,而对她这唯一的亲外孙女,反而一直都比较冷淡,叶安阳心中的妒火,烧的更旺。

    “苏梁浅,本郡主问你话呢,你可有什么才艺?不要告诉我,你一个要做太子妃的人,什么都不会,那真的是笑掉大牙了!”

    叶安阳走至苏梁浅的身侧,这一番肆无忌惮的质问,是目中无人的猖狂。

    太后没有张口,往文慧长公主的方向看了眼,文慧长公主别过头去,当没看到,没有出声制止。

    太子妃?才艺?

    对于做太子妃这件事来说,比起所谓的才艺,会投胎,才是最最紧要的。

    不过苏梁浅心里这样想,自然是不可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大喇喇的将这无脑话说出来,无谓的得罪一批人。

    皇后不是个大气量的人,到现在都还未苏梁浅威胁她一事堵心,她心里已经有了更加合适的太子妃人选,一心想要尽早解除太子和苏梁浅的婚事,对苏梁浅当众出丑一事,她是乐见其成,非但没有劝阻,反而推波助澜道:“这次的才艺展示,浅儿你怎么不报?”

    皇后这话,更让叶安阳心中认定苏梁浅是个什么都不会的人。

    “琴棋书画,女红舞技,臣女都不擅长。”苏梁浅扯了扯嘴角,坦然的仿佛这完全不是件什么丢人的事。

    “你就说你会什么吧?”

    叶安阳抢在皇后面前,问苏梁浅,一副鄙夷的口吻。

    苏梁浅抿着唇,微歪着脑袋,似乎是在很认真的思考。

    所有人看着苏梁浅认真思考的模样,心都是提着的,在等她的答案。

    半晌,苏梁浅认真又慎重道:“我幼时跟着外祖父,学了些功夫。”

    叶安阳听了这话,眼睛亮了亮,“我也是跟着我母亲,学了些功夫,我们切磋一番,如何?”

    苏梁浅没有拒绝,而是问叶安阳道:“郡主想怎么切磋?”

    ***

    “你说,她这又是在憋着什么坏主意呢?安阳郡主得罪她了?”

    另外一边,男子三人组,已经跃跃欲试,一副我已经做好了看戏的准备。

    开口说话的是王承辉,他看苏梁浅和叶安阳,两人好像十分不对付,从叶安阳一开口,苏梁浅那轻扯的嘴角,王承辉就有一种叶安阳会掉进她坑里的感觉。

    因为是三个人两张桌子,几个人又大个,凑在一起,便略微有些拥挤,几个脑袋几乎是凑在一起的。

    季无羡托着下巴,并不想让太多人知道苏梁浅身上的优点,一本正经道:“她可能真的什么都不会。”

    王承辉往季无羡的方向扫了一眼,一副根本就不相信的样子,“乱说,你家老爷子不经常找她下棋?”

    季无羡理直气壮的掩饰自己的谎言,“我家老爷子的技术,你最近不是见识过了吗?”

    王承辉以前和季家最多的来往就是和季无羡打架,但最近几人因为季家赚的银子太多为民办事的项目凑在一起,王承辉和五皇子都去了季家几次,也见识了季老公爷的棋技,真的是要够烂,才能势均力敌。

    “哪里是苏妹妹挑衅叶安阳,根本就是安阳郡主故意找她的茬,皇室这么多人,我最看不惯的就是叶安阳了,不就是个郡主,排面搞的比公主还大,目中无人,嚣张的很,长公主姑姑也不管管,将来有机会,我早晚收拾她。”

    五皇子想教训叶安阳不是一天两天了,但叶安阳是长公主的爱女,长公主是能在皇帝面前说的上话的人,他是四皇子的亲弟弟,他若是对叶安阳有半分的针对,会让长公主觉得这是慧贵妃和四皇子的态度,从而倒向太子。

    所以,想是一回事,再怎么想,也只能在心里想想,并不能付出实践。

    王承辉拍了拍五皇子的肩,“不用早晚,估计很快就有人收拾她了。”

    王承辉对苏梁浅好像很有自信,话落,看向季无羡,问道:“你说,她最擅长什么?”

    五皇子却有些担心,看向两人,“叶安阳的功夫,是长公主姑姑亲自指导的,还请了很多名师,苏妹妹别吃亏了。”

    季无羡翻白眼,“我怎么知道?”

    要说苏梁浅最擅长的,绝对就是算计人,还有——杀人,反正安阳主动招惹,若是比试切磋,季无羡一点也不担心苏梁浅会吃亏。

    她这分明是以退为进,扮猪吃叶安阳。

    季无羡这样想着的时候,不由朝自己的老母亲看了一眼,她那样子,也是一点也不担心,季无羡认真想了下,他母亲应该没见过苏梁浅动手吧,这大概就是他父亲和祖父常说的,对主子的盲目相信。

    ***

    叶安阳见苏梁浅似应下的态度,脸上都带了笑,继续建议道:“若是在平地上比划,就太没意思了,今天这样的场合,就该有点新意,你已故的母亲,当年在梅花桩上一曲惊鸿,闻名天下,我想你必然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不如我们就在梅花桩上比试?”

    苏梁浅想了想,点头,再次应了下来,“可以。”

    “胡闹!”

    太后呵斥,“太危险了,不行!”

    苏梁浅都已经同意了,叶安阳哪里会在这时候退让,看着太后,“外祖母,我们会点到为止的!”

    太后依旧没有同意,“你们各自在梅花桩上表演,不许比试!”

    太后态度坚决,她越是如此,叶安阳的逆反心理就越重,但叶安阳也知道,太后作为在场的身份最尊贵的人,她若是不同意的话,她再坚持也是白搭。

    叶安阳眼睛咕噜噜的转动,心里有了另外的主意。

    “听外祖母的!”

    她将事情应了下来,“那我还表演剑舞,苏大小姐,你呢?你要不要也拿着剑在上面比划比划?你拿过剑吗?会舞剑吗?若是不会的话,就还是不要了,免得伤了自己!”

    苏梁浅和叶安阳接触了那么多次,深知其劣根性,她眼珠子一转,她就知道她在想什么。

    而且这话,无一不是在说她是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

    “我不会舞剑,但我很会模仿,郡主怎么做,我就怎么做。”

    苏梁浅一脸真诚。

    叶安阳拿了剑,她不拿剑的话,不太吃亏了嘛。

    叶安阳这次上报的节目就是剑舞,且是在梅花桩上表演剑舞,所以梅花桩是一早就准备好了的。

    不同于一个个打在地上的桩子,叶安阳这梅花桩是连在一起的,底部用一块很大的板子固定住。

    叶安阳是属于那极少数参加这种宴会有特权的人,她的梅花桩,并不是在上报节目的时候,皇宫准备的,而是自己一早就备好的。

    叶安阳和长公主谁也不知道,在朝春宴上,会有这一出,这梅花桩,原本是公主府为叶安阳专门准备的,不像钉在地上的庄子,有些会松动,这桩子,很是牢固,而且很大,就比表演的台子小些,也因此很重。

    它不是由太监抬上去的,而是由十几个身高壮硕的士兵,抬着到了台上,放在地上的时候,就算已经极是小心,还是发出了很大的声响,整个水榭仿佛都震了一下,这种强烈的震感,坐着的太后等人都感觉到了。

    因为是供安阳郡主表演的,这木桩不但牢固实用,同时还兼具了美感。

    每一根桩子都上了漆,上面有雕镂出来的花纹,有些则是画的,并不是所有的柱子都一样高,而是高低错落有致的那种。

    放在地上的那一瞬间,引起地面震动的同时,还有上等木料独有的香气飘散了出来,比花香更高雅醉人,是紫檀木。

    皇后手扶着椅子,往长公主的方向看了一眼,“长公主这木桩子,费了不少功夫吧。”

    皇后面上带笑,仿佛只是随口一说,太后的脸上反而没了笑。

    费了不少功夫,那是委婉的说辞,其实就是在说长公主劳民伤财,奢靡浪费,而太后一向主张节俭,她本人也是深居简出。

    长公主这般作风,太后自然是不喜的。

    长公主双手扶着椅子两边的扶手,向后,背抵在椅子的靠背上,似未觉得有任何不妥,“我的女儿,用的自然得是最好的。”

    皇后脸上的笑僵了僵,看向太后,太后并没有看她,一个字也没有,皇后脸上流露出不快的情绪,嫂子和小姑子,对付的太少。

    已经有公主府的下人给安阳郡主送了剑,宝剑在渐渐西斜的日头下,折射出蹭亮的光,银亮如雪,看着就很锋利。

    叶安阳拿在手上挥了挥,故意往苏梁浅的方向一刺,苏梁浅正从另外一个士兵那里接过剑,叶安阳对准的正是她的胳膊,距离极近,让看的人,心都提了起来,有些旁观的少女,都轻呼出声。

    苏梁浅就那样站着,不躲不闪,盯着逼近的叶安阳,只微微眯了眯眼,眉都没皱一下,一直到叶安阳的剑在距离她咫尺的位置停下,苏梁浅一只手拿着自己的剑,稍稍侧身,上前两步,将叶安阳的剑柄挡开,“郡主,刀剑无眼,小心伤了自己。”

    叶安阳本来是想吓吓苏梁浅的,她觉得苏梁浅肯定会吓得连连后退,狼狈的摔在地上,没想到苏梁浅的脸上却无半分惧怕之色,这完全出乎她预料之外的结果,让叶安阳心里头更加不爽。

    苏梁浅拿着剑,转身看向太后等人,“太后娘娘,我能和安阳郡主换把剑吗?我觉得她的更好看!”

    叶安阳的剑,虽然是为剑舞做准备的,但却是上等的宝剑,锋利的很,自然不是宫中侍卫佩戴的剑能比的,若是两者相碰,苏梁浅觉得自己手上的剑,会被叶安阳的砍成两段,这要到时候真动起手来,对她来说,可是大大的不利。

    吃亏的事,苏梁浅可不乐意干。

    苏梁浅口气娇憨,仿佛只是单纯的喜欢叶安阳的剑,并不会让人生疑,太后看了沈安氏一眼,就要应下,长公主道:“母后,也给阳儿和苏大小姐一样的剑吧。”

    太后没有反对,让人给叶安阳换了剑,又警告告诫了她一番。

    苏梁浅看着太后等人又道:“虽然公主为郡主准备的这个木桩很大,但我和郡主在上面,谁也不知道会出什么事——”

    苏梁浅皱着眉头,一副忧心苦恼的样子,话都还没说完,就被叶安阳有些急切的打断,“苏梁浅,你是要临阵做缩头乌龟吗?”

    皇后皱眉,太子对苏梁浅更是嫌弃讨厌的不行。

    “不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

    苏梁浅摇头,略带着几分的慌乱,和她以往给了解她几分的人感觉全然不同。

    “能和郡主同台,是我的福气,我又怎么敢拒绝?但刀剑无眼,我怕自己不小心或者一个不慎没站稳,会伤到郡主,所以希望太后娘娘公主能给臣女一个安心,若是我不小心——”

    叶安阳笑出了声,藐视的将苏梁浅上下打量了一眼,“只要你有那个本事,你若真有那个本事,我绝不怪罪你!”

    长公主看向苏梁浅,目光带了审视和警惕,若是苏梁浅回来后,没发生这许多事,长公主必定会觉得她这是在胆怯不安,但想到这个少女这段时间造成的轰动,她心里反而生出不安,担心起叶安阳了。

    苏梁浅咬着嘴唇摇头,坚持道:“太后和长公主说了才算。”

    长公主眯着眼,此刻坚持的苏梁浅,给人一种固执的感觉,实诚的仿佛死心眼。

    苏梁浅发育的比较晚,个子不高,更是有些瘦瘦的,给人的感觉是娇小玲珑,而叶安阳和苏倾楣一样,都是发育比较好的,从曲线上来说,叶安阳比苏倾楣差点,但她个头比苏倾楣还高。

    苏梁浅和叶安阳站在一起,矮了个小半个头,她那个样子,实在不具备什么威胁。

    “母亲!”

    叶安阳转身,面对着长公主,撒娇着重重叫了声,长公主道:“本宫的女儿,你若是有本事伤了,恕你无罪!”

    长公主说完,往太后的方向侧了侧,斜着身道:“母后若是不放心,就让人在旁边站着,发现不妥,及时制止便是。”

    太后横了长公主一眼,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长公主的态度。

    苏梁浅和叶安阳同时上了台,叶安阳单手拿剑,另外一只手撑着木制的台阶,一个纵身,就跳上了木桩,稳稳的落在其中一个木桩上,动作漂亮,且干净利落。

    人群中,有人给叶安阳喝彩,有男有女,长公主眉目舒朗,有骄傲之色。

    叶安阳站在上面,看着站在台上,却在木桩下的苏梁浅,下巴微抬,仿佛是在俯视,满是挑衅。

    苏梁浅仰着头看她,“郡主,您过去点,别挡着位置,不然我上不去。”

    舞台和叶安阳站着的木桩,中间隔开了腿长的高度,放了几个台阶,叶安阳刚好就堵在了台阶正对着的位置。

    苏梁浅说这话的时候,手往右边,也就是靠水一侧的方向划了划,原先替叶安阳喝彩的那群人和其他人哄然大笑,给苏梁浅喝倒彩。

    “苏妹妹她行不行啊?”

    五皇子替苏梁浅捏了把汗,心都提了起来,“不行,我得随时做好准备冲过去,算了,季无羡,还是你来,话说她那个身手极好的丫鬟呢,今天怎么没跟着来?”

    五皇子撸着袖子,一副要冲上去帮苏梁浅的架势,被季无羡按住。

    王承辉顶着不正经的笑脸,正看向郑明成,见郑明成那张万年没有表情的冰山脸一副紧张道不行的模样,他全部的注意力都在苏梁浅那边,根本就没往他的方向看,笑的更不正经了。

    五皇子说的话,王承辉是听到的,刚收回视线,就见季无羡将五皇子摁住,王承辉就用那老不正经的笑,看着季无羡,手指着他道:“你说,关于苏家大小姐,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季无羡毫不留情的将他指着自己的手打掉,“你觉得她会让自己吃亏?”

    关于苏梁浅,还什么事瞒着,他瞒着的事太多了,说都说不完。

    对苏梁浅,了解的越深,对她做事,担心就会越少,尤其是打架方面,他觉得叶安阳简直找死。

    季无羡手劲不小,王承辉手都被打痛了,他哎呦了声,洞悉着季无羡眼底的兴奋之色,“肯定有事。”

    季无羡懒得搭理他,王承辉也不再纠缠,另外一只手按住五皇子的肩膀,“看季无羡这样,你就把心放回肚子吧,我们先想想,等会安阳郡主要吃了亏,怎么让苏梁浅不受罚。”

    这回,季无羡赞同的点了点头,刚好看到了萧有望那边。

    金铃儿的事,苏梁浅没和季无羡提,但秋灵私下告诉了他,季无羡本来就看萧有望不顺眼,现在更是反感戒备。

    季无羡的视线,藏着的情绪太过强烈,敏感如萧有望,朝他的方向看了过来,见季无羡龇着牙,端起面前的酒杯,勾着嘴角,对着他举了举。

    “你和萧有望什么时候结仇了?”

    季无羡将王承辉凑近的脑袋推开,“看他不顺眼。”

    王承辉看他那样子,听他这口气,明显不是无缘无故看不顺眼那么简单,不过他也没问,手指着隔着一众皇子,在最前端坐着的太子,“你看看,我表兄的脸,黑的就和被烧的锅底似的,他现在肯定觉得很丢脸。”

    王承辉幸灾乐祸的,声音还不小,倍感丢人的太子,本就四处扫射,见王承辉手指着他,气的更厉害了,瞪他的眼神,警告意味十足。

    季无羡轻嗤了声,但没回。

    还黑脸,就他那个德行,他以为人很愿意当太子妃。

    叶安阳看着苏梁浅,下意识的就往她挥手的一侧方向移,等意识到自己居然按她的意思做了的时候,心中又生出了恼意,想到她刚说的话,更是不屑的嗤之以鼻,“苏梁浅,你到底行不行?”

    苏梁浅已经提着裙摆,踩着台阶走上木桩了,见叶安阳如此,半点也不肯退让,“我现在转身,郡主没意见?”

    好不容易太后也松了口,走到这一步,叶安阳自然是不肯到此结束的,苏梁浅咧着嘴笑,“我一个乡下长大的乡巴佬,最是怕事不经激,郡主要不想我现在调头走人,就不要刺激我!”

    叶安阳看着苏梁浅无辜的样子,仿佛她再刺激她真的会那么做,紧抿住了嘴唇,心里的火却烧的更厉害了,用眼瞪苏梁浅。

    苏梁浅在走到和梅花桩持平的台阶时,跳上了梅花桩,两只脚在上面跳了跳。

    长公主这精心给叶安阳打造的梅花桩,就只有成人的拳头粗,若是单脚站着,没有一定的基础,长久的平衡并不容易做到,不过苏梁浅相信,叶安阳既然选择这个做表演节目,那定然是可以的,当然,这对苏梁浅来说,也并不难。

    长公主不但花费了巨资给安阳郡主准备了订制的木桩,叶安阳独舞时,还有人在下面击鼓,所有人的表演,这是安阳郡主的独一份,向众人昭示着她的荣宠。

    叶安阳看着台下已经就位的击鼓师,将剑放下,然后重新回到原来的位置站好。

    她点了点头,击鼓声起。

    苏梁浅看着在木桩下站着的击鼓师,讥诮更深,剑舞舞的是气势,剑挥动时发出的浑厚有规律的声音,就是最好的气势,再结合优美的舞姿,这是苏梁浅对剑舞的理解。

    这鼓声,足以将其他所有的声音掩盖。

    当然,也有端庄,悠然的表演,主要给人以美的享受,同时让人怡然平静,但叶安阳这样子,显然不是那块料子。

    苏梁浅心里觉得叶安阳不伦不类,不过舞这东西,千人千类。

    叶安阳先是跳了一段序舞。

    叶安阳在同龄人里面,个子是偏高的,和萧意珍的壮不同,她抽条的十分好看,她舞姿轻盈,身段也极是优美,她眼含秋波,极是动人,苏梁浅朝着她频频张望的方向望去,看到了郑明成。

    太阳西斜,清澈的碧水折射出微光,苏梁浅和他隔开的距离也有些远,并不能看到郑明成的神色,但从叶安阳气恼的神色,苏梁浅想,郑明成应该是无动于衷的。

    若只是无动于衷还好,毕竟他一直如此,叶安阳已经习惯,但他现在却是一副任谁都能看出紧张担心的模样,为了谁?叶安阳想到郑明成那一眼,对苏梁浅的恨意更深。

    叶安阳缓缓弯腰,右手拾起地上的剑,身如灵蛇,再次缓缓站起,然后挥剑起舞。

    她挥着剑,前后弯腰飞速转动着身体,红色的裙摆蹁跹,灵活如燕,如履平地,但因为不是在平地,而是在高低交错的木桩上,不但增添了美感,还有难度,让人欣赏的同时,心也跟着提了起来。

    有想要叶安阳完美展现的为她紧张,也有期盼着跋扈嚣张的叶安阳出丑的,让这个节目,比之之前,有了莫名的刺激感。

    苏梁浅看着已经跟着起舞的叶安阳,站在原地思绪纷飞,这落在别人眼里,便是苏梁浅不会,场下不少人,指着苏梁浅,议论轻笑,笑她说大话,也有催促着她模仿的,叶安阳鄙夷挑衅的眼神,也看了过来,轻笑了声开口道:“你还不开始。”

    “表妹,你看看,你看看她那个怂样,居然还说大话,她怎么还有脸站在那里,要我都得打个地洞钻进去!哈哈——”

    萧意珍扯着苏倾楣的手,幸灾乐祸,话说到最后,大笑出声。

    苏倾楣听着耳边那些关于苏梁浅的议论,只觉得这段时间堵在胸口的郁气都疏散了开来,要多痛快便有多痛快,今天于她而言,真是个极好的日子,她觉得自己这辈子都忘不了。

    虽然苏倾楣极想和萧意珍那样,开心大笑,然后添油加醋,肆意的嘲讽苏梁浅,但她自然是不可能那样做的。

    她面上流露出的也不是笑意,而是紧张和担忧,小声道:“姐姐第一次参加这样的场面,可能是太紧张了。”

    萧意珍嗤之以鼻,“你不也是第一次,怎么不像她那样,她就是嘴皮子厉害。”

    萧意珍话刚落,台上的苏梁浅,已经侧过身,学着萧意珍挥剑。

    她神色认真,看的认真,模仿的也很认真,并不怎么熟练的动作,在那些想看她笑话的人眼里,更是滑稽,当然,也有人觉得倍感可爱。

    叶安阳见苏梁浅已经模仿上了,勾唇轻视一笑,脚尖轻踩,弯腰几个旋身,一步步加大了难度,苏梁浅跟着,每样都做的很好,哪怕叶安阳用上了自己最难的动作,苏梁浅也是应对自如,一番下来,底下那些唏嘘声都没了,甚至有人看出了不对劲。

    叶安阳觉得自己被戏耍了,所有人看她的眼神,都像是个笑话,气的眼睛都红了。

    正这个时候,有花瓣,纷纷落落而下。

    这是叶安阳和文慧长公主原定计划好的,在表演高氵朝快结束的时候,让人撒下花瓣,在花瓣雨中结束,叶安阳试过,站在花瓣雨中的人,会有说不出的美感。

    可叶安阳这会看到那些五颜六色飘扬着带着香气的花瓣,还有在那些花瓣中,苏梁浅那张仰着的白净无辜的脸,纯澈的眼神,只觉得想要毁掉。

    叶安阳之前见苏梁浅就站在梅花桩上,笨拙的像个笑话,碍于太后,本来是不准备怎么样的,可苏梁浅,完全将她的计划大乱了,她这般,已经不是丢脸了,而是盖过了她的风头。

    本来,按着她和长公主的计划,她是要大放异彩了,现在这些,都被苏梁浅破坏了。

    她做这么多,可不是为了给苏梁浅做嫁衣的。

    叶安阳气苏梁浅,对她满心怨怪,也不去想,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她自己挑衅,咎由自取。

    叶安阳举着剑,眼神怨毒,直接就朝着在花瓣雨中发呆的苏梁浅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荒唐皇帝有属〕〔猎魔奇异志〕〔抱定大佬不放松〕〔安素东沐灵烟〕〔重生八零:媳妇有〕〔养只宠物是大佬〕〔楼主大人求放过〕〔寻梧记〕〔宋辞霍慕沉小说免〕〔穿越农妇的古代日〕〔江水碧如南〕〔快穿:反派女配,〕〔穿越农家之妃惹王〕〔上门龙婿〕〔超级狂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