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叶辰萧初然最新章〕〔倾城温暖只给你〕〔唐晓晓韶华庭〕〔冷酷爹地娶一赠二〕〔绝世兵王之贴身保〕〔甜妻在上:总裁追〕〔豪门霸宠100招〕〔战神之王〕〔忍界傀儡大师〕〔总裁老公太凶猛〕〔神级小刁民(王小〕〔天降帝少〕〔总裁爹地请温柔〕〔婚后忽然得宠〕〔替身鲜妻,宠爆了〕〔神都传奇〕〔极品赘胥免费全文〕〔至尊〕〔主角叶辰萧初然的〕〔氪金女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嫡女之药妃天下 第一百七十一章:你身上这衣裳,是用什么料子做的?
    “哦,还有一件事,窈窕淑女是君子好逑,但是吧,我虽然读书少也知道,有些窈窕淑女,是想都不能想的,更不能强求的!”

    季无羡这话,是既解释了自己和苏梁浅间的关系清清白白,又讥讽了太子,就差没说太子好色的没有三纲五常,自己的弟妹也不放过。

    季无羡说这话,并没有刻意放低声音,在场的人基本都可以听到。

    苏倾楣看着那些再次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咬着嘴唇,低垂着眼睑,内心生出的屈辱感,让她几乎将嘴皮都要咬破了。

    该死的季无羡,每次都帮着苏梁浅,还有季家的其他人,总有一天,她要让季家的所有人都好看。

    之前呵斥太子的皇后听了这话不乐意了,凤威十足,逼死季无羡,“小公爷!”

    “臭小子,我就走了个神,你怎么就闯祸了?说,你又闯什么祸了!”

    季夫人在皇后呵斥后的第一时间冲了上来,手在季无羡的背后连着拍了下。

    季无羡以前小的时候就经常和王承辉干架,这刚回来没多久,两人就已经交了好几次手了,每次王承辉都是他的手下败将,被打的鼻青脸肿的,王夫人心疼儿子,看不下去,为此上了好几次季家的门。

    王家和季家的关系,在外人看来,实在算不得好。

    王承辉和季无羡这两大魔王,要说就是冤家。

    皇后当然知道,同时也见识过,季夫人的护短。

    苏梁浅抿着嘴唇在那看热闹,她自然是不相信,季夫人走神能走走这么久,这不过就是托词,她问季无羡闯了什么祸,其实就是觉得她儿子没做错在那包庇呢。

    季无羡护未来的少夫人,季夫人可不觉得自己儿子没错咋的?

    皇后在气头上,倒是没领悟到这一点,只隐着气,沉着脸警告提醒道:“这不是在外面,小公爷谨言慎行。”

    季夫人没再追问什么事,而是道是,然后反问季无羡道:“听到皇后娘娘说的了没有,谨言慎行!”

    季夫人这方训斥完季无羡,又面对着皇后娘娘道:“娘娘,我家羡儿呢这些年一直都在外面,所以呢,对京城还有皇宫的规矩都不是很懂,我们季家吧又是几代单传,我家老爷子,就这么一个孙子,心疼的紧,惯的厉害,谁说一句,他都不乐意,说了他就骂我们,所以他要有什么做错的说错的,还请皇后娘娘多担待着呢,别和他一个小孩子计较,我家老爷子年纪大了,经不住刺激啊。”

    季夫人这话,就和说错了就错了,他惹你不乐意,你也得给我受着没什么区别。

    皇后听了,真的是有吐血的冲动。

    当然,这话,估计全京城,也就季夫人敢说。

    除了季家的实力,和季夫人的性子也有关系,季夫人本身就是个很敢说的人。

    当然,她在季家可以说是说一不二的地位,更是让其他夫人羡慕的眼红,再加上季家的一夫一妻制,京城的夫人,是铆足了劲的想要将自己的爱女嫁进去。

    “季家是北齐的功臣,季家唯一的血脉,我们皇室自然会善待的,而且季小公爷也没做错什么,哀家许久未见季老公爷了,老公爷近来可好?”

    “一切都好,就是羡儿最近太忙,公爹总念叨,以前不在京城便就算了,现在回来了,成天也见不到人。”

    太后和季夫人寒暄了几句,季夫人拖拽着季无羡要走,季无羡挣扎着道:“母亲,我还有话没对郡主说呢,你不让我说,我会憋出病来的,我要病了,皇上交给我的重任,我就不能完成了,还有祖父,他肯定也会着急担心坏了。”

    季无羡解释了一大堆,季夫人一听他有话要对叶安阳说,就没准备拘着,只是季无羡后面说的这老长一串,让她能有很好的借口松开,但还是装模作样的警告道:“不许乱说知道吗?不然回去,我然你父亲抽你。”

    被季夫人松开了手的季无羡走到了长公主和叶安阳身前,安阳郡主看着对她鞠了一躬的季无羡,一头雾水,长公主心里头却生出了极其不好的预感。

    “若非郡主,我们今日也不能看到如此精彩的表演,郡主牺牲一人,成全了大家,实乃大义,在下佩服佩服。”

    叶安阳坐直了身子,简直想将口中混着血水的口水,吐到季无羡脸上。

    长公主的脚蠢蠢欲动,眼前的这要不是季无羡,而是其他人,她真的,她真的一脚踹过去。

    要说叶安阳今日最后悔的事情是什么,那就是非得和苏梁浅同台,结果自己出了大洋相,像个小丑似的,成为了苏梁浅的陪衬,面子里面全部都丢尽了。

    不,岂止是今天,这简直是她这辈子做的最后悔的决定。

    这已经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而是搬起大石头,把自己的脚砸烂了,腿都要断了折了的那种。

    季无羡这话,那就是在叶安阳鲜血淋漓的伤口撒盐巴。

    季夫人在旁等了会,见季夫人这话后就没说辞了,上前拽着他的胳膊,“你是将皇后的话当耳旁风了是不是?给我回去好好坐着!”

    皇后看季无羡这无端的样子,忍不住想到自己那同样德行的侄子,又担心王承辉给自己整出事来,她这心,实在经受不住任何刺激了,特着身边的嬷嬷去叮嘱了一番,嬷嬷回来了,她还是不放心,又让嬷嬷去找王夫人,让王夫人亲自去说。

    轮到王承辉的时候,王承辉正在王夫人面前,听她训话。

    “记住我和你说的,不许胡来。”

    王承辉点头,接过太监递过来的三支箭,走到了背着箭篓的太监身后。

    第一支箭,他给了苏梁浅,这又是一阵轰动,皇后和王夫人的眉头都打结了要,脸更是黑沉沉的。

    第二支箭,他投给了娄嫣然,皇后的脸色稍缓。

    第三支箭,他投给了叶安阳。

    这次的才艺展示,叶安阳是有节目的,所以自然是有她的箭篓的,而且,因为她身份的缘故,还不止王承辉投给她的这一支。

    本来,若今日苏梁浅不来,叶安阳没有蓄意挑衅,正常发展的话,叶安阳是很有可能成为魁首的。

    皇后见王承辉将第三支箭投给叶安阳的时候,往她和长公主的方向看了眼,见两人似乎还挺满意的样子,拿着帕子的手,抚着胸口,似乎是稍松了口气。

    “辉儿投出的这三支箭,可有缘由?”

    皇后这样问,更多的是给王承辉机会,给众人一个将箭投给苏梁浅的冠冕堂皇的理由,不让那些人想歪了。

    毕竟,苏梁浅若是名义上的太子妃,王承辉按理,也该叫她一声嫂子。

    再就是,对叶安阳和长公主趁机说些好听的话,拉拢人心,让她们投入太子的阵营。

    王承辉闻言,转身面对着皇后。

    他一身锦衣,嘴角上扬,眉梢轻挑,有种说不出的风流邪肆。

    太子长得像皇后,也因此,王承辉和他,容貌上也有几分相似,两人给人的感觉,更都是一样的风流,但王承辉却不会给人那种猥琐下流的感觉。

    “苏大小姐和太子表兄是有婚约的,我这第一箭,是替太子表兄补上的,至于第二箭,那自然是我觉得娄小姐才情出众,长得好漂亮,琴音也甚得我心。”

    王承辉冠冕堂皇的在那信口胡诌,娄嫣然却羞红了脸。

    风流嘴甜,家世一流,长得还好看,这样的男子,纵是好色,那也是风流,女人总是不会嫌的。

    “那第三箭呢?”

    皇后见王承辉之前的回答,还算令人满意,微笑着继续追问。

    “我觉得季小公爷之前的做法不对。”

    一贯还算顺风顺水的长公主,今日却是第一次听见有人替她和叶安阳说话,几乎没有任何迟疑,问王承辉道:“哪里不对?”

    王承辉和季无羡不对付,两人几乎一见面就打架的事情,这在皇室,几乎就是个公开的秘密。

    长公主正是对季无羡一肚子气的时候呢,有人愿意站出来替她出头,她自然是要推波助澜的。

    她盯着王承辉,那跃跃欲试的眼神,甚至有些迫不及待。

    “谢法不对啊!”

    王承辉一个利落潇洒的旋身,转身面对长公主和叶安阳,“季无羡既然要谢郡主,这个时候,自然是应该给郡主投一票,多谢郡主的奉献精神,这一票,我觉得,您值得拥有。我刚刚在底下斟酌了许久,觉得如果不给您的话,我心理一定会过意不去,我就是在那想,都觉得,看美人都提不起劲来,所以我觉得无论如何,我都应该给她这一票。”

    长公主瞪大着眼,看着王承辉那张少有的正经的脸,一板一眼的振振有词,气的脸都绿了,说不出话来。

    叶安阳中场休息没多久的眼泪,再次飙了出来。

    皇后抬手,未免自己就要晕过去,就要掐人中,后悔死自己的多此一问,懊悔的想要给自己的嘴巴两巴掌了都。

    她闭着眼睛,呼吸急促,一副自己不能透过气要晕过去的样子。

    “哈哈!”

    “哈哈!”

    已经回到原来位置坐好的季无羡,拍着桌子在那大笑,五皇子也捧着腹,其他人也是忍俊不禁,憋着笑。

    “老五。”

    惠妃往五皇子的方向斜睨了一眼,轻柔好听的声音,带着警告,五皇子捂住自己因为大笑而张开的嘴巴,但还是时不时发出笑声。

    忍的好辛苦。

    “王承辉!”

    叶安阳躲在长公主的怀里哭,那委屈的模样,从未有过的可怜,崩溃坏了。

    长公主轻拍着她的背,扭头看着王承辉。

    “不是公主让我说的吗?”

    皇后靠在凤椅上,脑子嗡嗡嗡的晕的厉害极了。

    太子将季家得罪了,王承辉更是将长公主得罪了透,皇后那心,拔凉拔凉的,只觉得天仿佛都要塌下来了,说话的力气都要没了。

    最开始,她就不该听王承辉的话,答应他由男子投票的馊主意,不然的话,哪有这些事。

    如今这处境,皇后心里简直怨透了王承辉。

    “对对对,王承辉,你说的对,纠正的对,我谢法确实不对!”

    王夫人看着笑容依旧邪肆的王承辉,半点没意识到错误,吓得腿都软了,她抬手擦了擦苍白脸上渗出的汗,跑着走到了太后等人面前,拽着王承辉要让他跪下,王承辉不跪。

    王夫人也是个溺爱孩子的,她是舍不得像季夫人那样打王承辉的,自己跪下,向太后皇后还有长公主等人请罪。

    王承辉对这么多年来,王夫人始终没能长进的免疫力表示无语。

    他就是个纨绔,彻头彻尾的纨绔,皇帝都怼,比太子还混,就说这几句话,算得了什么。

    “姑姑,祖母的身子骨,比季老公爷差多了,虽然我不是什么几代单传,但您知道的,祖母最疼我了,这上了年纪的人,可经不住刺激。”

    王承辉借着季夫人先前的那番说辞,直接就搬出来用。

    本来打定主意要给王承辉一顿好果子吃的长公主,听了这话,决心减半。

    王老夫人在皇帝心目当中的地位,在她看来,不是她能撼动的。

    太后给身边的嬷嬷递了个眼色,嬷嬷上前,将王夫人扶了起来。

    太后看着仿佛受了巨大惊吓的王夫人,和颜悦色的,“不过是小孩子间的玩闹,你不要太紧张了,不过承辉这样子可不行,你不是最怜香惜玉的人嘛,怎么能对一个女孩子说这样话,向安阳道歉!”

    太后说最后一句话时,加重了口气。

    王夫人唯恐自己的儿子又作妖,一个劲的向他使眼色,王承辉又是无语,他很有眼力劲的好吗?太后这口气,他哪里敢违逆她的意思?

    叶安阳毕竟是太后的亲外孙女,太后看她这样子,分明就是心疼了,她给自己递这样的梯子下来,王承辉自然不可能不顺着往下走。

    王承辉道了声是,恭恭敬敬的走到了叶安阳面前,叶安阳还在哭。

    “郡主!”

    王承辉似乎是怕叶安阳听不见,声音还挺大。

    “我不该对你说那样的话,抱歉。”

    王承辉说完,还鞠了个躬,有模有样的,但那道歉的口气,实在没有半分诚意。

    长公主看向王承辉,眼睛瞟向的却是王承辉斜对面的太后,稍松了口气,就听到太后道:“好了,安阳,承辉他已经向你道歉了,他就是这样的性子,你也不要与他计较了,不要再哭了。”

    太后的口气,是带了几分安慰疼爱和怜惜的,长公主长吐了口气,悬着的心暂放,也跟着安慰叶安阳。

    不管是先前的季无羡,还是现在的王承辉,长公主确实都有怨,但她和叶安阳都没准备找这两人算账,而是将这所有的责任,都归咎到了苏梁浅的头上。

    当然,就长公主和叶安阳的实力,她们也就只能找现在比较软的柿子苏梁浅捏了,而季无羡和王承辉,不管是谁,她们想对付,也是有心无力啊。

    “承辉也老大不小了,可以找个好姑娘,帮他收收心了。”

    王夫人自然也是有这样的打算的,她这次来就是相看的,不过她现在紧张又害怕,也没多言,只道了声是。

    王承辉摩挲着自己的下巴,“如我这般英俊帅气的男子,若是成婚,不知有多少女子,会芳心碎了一地,太后,您忍心啊。”

    太后笑,王夫人的一颗心却还是悬着的,她看着王承辉这无端的样子,扯了扯他的衣服,皇后也听不下去,“我下次回去就和母亲说,让她尽快筹办你的婚事。”

    王承辉咧着嘴角笑:“姑姑,我最近帮正事呢。”

    经他这么一提醒,皇后这才想起来,自己这侄子最近和季无羡还有五皇子三个人,正在办皇上交代的事情,似乎进展的还不错,皇上对三个人都大加赞赏。

    这么多年来,王承辉好不容易办了件让皇帝赞赏的正事,皇后一直盼着自己的侄子能立业,也就歇了那样的心思。

    太后笑道:“成婚是一辈子的大事,是要慎重的,可以先让你母亲相看着,等事情忙完了,就可以直接筹办了,你祖母最疼你,对你也是寄予了厚望的,你可不能让她失望。”

    太后见王夫人一副紧张的样子,也没再多说些什么,摆手让他们离开。

    王夫人带着王承辉退下。

    好半天,王夫人都是脸上苍白,心有余悸。

    和季夫人相反,王夫人性子偏柔弱,是个有些胆小的女人,尤其是在王承辉的事情上。

    王夫人本就忌惮季无羡,她唯恐王承辉和他在一起,两人再生出什么事端来,也不敢放儿子回去了,就让他在自己身边坐着,然后凑到他耳边小声道:“你看看有没有中意的姑娘,回去告诉我,娄家的姑娘怎么样?”

    “再说吧,我最近办正事呢,好不容易父亲都不催我了。”

    投票的先后是根据身份排的,京城胆敢如此放肆的,就只有一个季无羡,还有一个王承辉,之后可没人再敢像他们那样,在长公主和安阳郡主身上火上浇油,头上拔毛,除郑明成弃权,其他人都是正常投票。

    因为有季无羡和王承辉闹的那一出,那些准备将票投给安阳郡主的人,也都改投了她人。

    因为没人再生事,一切风平浪静,进展顺利,投票很快结束。

    为了顾及诸位小姐的心情和颜面,投票只会公布前三甲的票数,由皇后身边的太监公布。

    “第一名,魁首,户部侍郎苏克明长女,苏梁浅,三十二票!”

    当太监报出户部侍郎苏克明的前缀时,苏倾楣神色紧绷,一口气提着,仿佛要透不过气来,紧张激动又满怀希望,苏梁浅三个字出来,她整个人就像被戳破了球,无力颓丧的差点坐在地上。

    “第二名,户部侍郎苏克明次女,苏倾楣,二十七票!”

    对名门闺秀云集的朝春宴来说,这对苏倾楣而言,其实算是个极好的名次。

    苏倾楣表演前,畅想过自己一鸣惊人,能够夺得魁首,风光无限,但她有自知之明,她知道,就自己的身份,这根本就不可能。

    她能够接受这个名次,但她不能接受,排在她前面,死死压住她的那个人是苏梁浅。

    苏倾楣心中愤恨难当,往苏梁浅的方向看了眼,见她和太后坐在一起,正吃着东西,那般理所当然的姿态,就好像是皇室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公主。

    苏倾楣不禁想,当年沈家未出事前风光无限时,苏梁浅是不是就是这个样子的,所以她现在,这样的从容。

    敏锐如苏梁浅,察觉到苏倾楣的目光,抬眼朝她看去,嘴角微扬,唇瓣勾起了好看的弧度,那淡然的笑,似带着高高在上的俯视。

    苏梁浅将手中的吃食递给了一旁的嬷嬷,不需要任何的言语,她就能猜到苏倾楣在想什么,还有她心中的不甘。

    如果不是太后今天这样帮她撑腰,就她对安阳郡主和长公主的得罪,这种非匿名投票的形式,根本就没几个人敢将箭投给她。

    当然,就安阳郡主这样的表现,她若是得了魁首,那真的是贻笑大方。

    其实,苏梁浅和苏倾楣分别能得第一第二名,实力自然是有的,其中运气也占了很大的成分。

    朝堂上,太子四皇子分庭抗礼,泾渭分明,太子和四皇子一派的人,都不太可能将箭投给敌对阵营的女儿。

    这些年,苏克明碌碌无为,苏梁浅回来后,更可谓是漏洞百出,言行举止为人不齿,所以目前并没有人拉拢,而和他有姻亲关系的新秀萧家,目前还未站阵营,作为表现出众的中间派,两边反而都愿意投票,这也是苏梁浅和苏倾楣能胜出的很大的一个因素。

    苏倾楣见苏梁浅也看向她,愤愤着将目光移开,她藏在袖间握拳的手,那修长的指甲,将她白嫩的手心都要划破了。

    如果季无羡按照正常常规的程序走,只给苏梁浅一票,七皇子萧有望萧凭望都不将票投给苏梁浅的话,苏梁浅就会少五票,她们的票数就可以持平。

    今日的事情若传出去,两人的票数一样,外人定会觉得她是凭实力取胜,而苏梁浅,则是因为沾了太后的光,论起来,她就还胜了苏梁浅一筹。

    这样的念头,自脑海冒出后,苏倾楣心中的火烧的更旺,越想就越觉得不甘心。

    苏倾楣不甘心,就坐在苏梁浅身侧的叶安阳和长公主,看着苏梁浅惬意得意的样,更是恨不得将她的笑脸揭下来,狠狠的扔在地上踩。

    长公主怕叶安阳冲动,一直都抱着她,将她死死的摁在怀里,叶安阳气的身体僵硬,浑身都在发抖。

    “第三名,内阁大学士娄文尚孙女娄嫣然,二十二票。”

    今日,明眼人都能看出,苏梁浅和苏倾楣的表现最为出众,对自己能得第三名,娄嫣然还是很高兴激动的,笑着朝太后皇后等人的方向服了服身。

    很快,就有皇后身边的女官前来,将还在舞台上的苏倾楣和娄嫣然领到了太后等人那去,而其他的小姐,则各自回到台下自己原来的位置,脸上虽还有带着笑的,但情绪都不怎么高。

    短短时间,苏倾楣根本就收不住内心翻涌着的不甘和妒恨,她跟在女官的身后,低垂着脑袋,不停的吸气吐气,调整情绪。

    萧有望的告诫,她一直都记在心上,她不能让人瞧出端倪来,尤其是在太后面前。

    女官引苏倾楣娄嫣然到太后皇后面前的身后,苏梁浅已经从太后的身侧站起来了,她看着端庄秀雅的苏倾楣,心中感叹她的进步。

    苏倾楣娄嫣然站好后,苏梁浅走到了两人的中间位置,三人齐齐向太后皇后等人请安。

    太后笑着问了她们些问题,她面上带笑,面容和蔼,声音也温柔慈爱的很,就像家中的长辈,并不会让人生出紧张。

    一问一答间,气氛极是融洽。

    一圈下来,太后将目光落在了苏倾楣的身上,确切的说,是落在了她身着的衣裳上,“你这衣裳,是什么料子做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荒唐皇帝有属〕〔猎魔奇异志〕〔抱定大佬不放松〕〔安素东沐灵烟〕〔重生八零:媳妇有〕〔养只宠物是大佬〕〔楼主大人求放过〕〔寻梧记〕〔宋辞霍慕沉小说免〕〔穿越农妇的古代日〕〔江水碧如南〕〔快穿:反派女配,〕〔穿越农家之妃惹王〕〔上门龙婿〕〔超级狂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