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叶辰萧初然最新章〕〔倾城温暖只给你〕〔唐晓晓韶华庭〕〔冷酷爹地娶一赠二〕〔绝世兵王之贴身保〕〔甜妻在上:总裁追〕〔豪门霸宠100招〕〔战神之王〕〔忍界傀儡大师〕〔总裁老公太凶猛〕〔神级小刁民(王小〕〔天降帝少〕〔总裁爹地请温柔〕〔婚后忽然得宠〕〔替身鲜妻,宠爆了〕〔神都传奇〕〔极品赘胥免费全文〕〔至尊〕〔主角叶辰萧初然的〕〔氪金女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嫡女之药妃天下 第一百八十二章:不还?那我就抢!
    沈季两家随行的随从前面开道,一众人费了些劲才进了苏府。

    苏管事和秋灵,候在门口,将一行人请到了苏府会客的大厅。

    苏府并不小,应该说,相比于同级官员赏赐的府邸来说,苏克明的这座府邸还是很大的,当初庆帝是照着正二品的级别让人物色然后打赏的,会客的院子更是,宽敞明亮,又透着精致。

    可这样宽敞的院子,要装下随沈大夫人和季夫人前来的人,却有些困难,两人在到正院入口的时候,让小厮候在了外面,只带了算账师父等人进去,但也有大几十号人,他们站在院中。

    已近四月,京城的天气极好,阳光明媚,微风和煦,温度也恰到好处,不冷不热的,最是适合算账要账。

    沈家的二夫人五夫人跟着沈家的大夫人还有季夫人,一同进了大厅,一起的还有王承辉,季无羡和五皇子。

    苏克明和苏老夫人坐在正中的主座,苏府除了苏泽恺外的几个小姐姨娘都到了,就连大着肚子的六姨娘都到了,萧燕自然不会缺场。

    萧燕的神色蜡黄憔悴,整个人都透着股畏怯,显然对今日的事,她是十分害怕的,相比于几天前来说,都瘦了一圈,身上完全没了苏梁浅刚回来时高人一等的戾气和傲然。

    苏倾楣看着二世祖似的五皇子王承辉季无羡他们,心情更加烦躁不快。

    这几个,全都是向着苏梁浅的。

    苏倾楣看着他们,不由想到太子夜向禹和七皇子夜傅铭,一个口口声声中意,一个是她未来的夫君,她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没一个来给她撑腰的。

    苏倾楣这真是冤枉色胆包天的太子了,太子倒是记挂她想来,但有心无力啊。

    朝春宴当晚,他被庆帝叫去,狠狠的训斥了一番后,被罚闭门思过一个月,皇后怕他再犯错惹皇帝不快,日夜让人看守。

    至于夜傅铭,夜傅铭是个有野心的聪明人,有野心的聪明人,自然不会公然违抗太后的懿旨,尤其苏梁浅从来不给他这个皇子身份半点面子,他来了,改变不了什么,还会自取其辱,颜面扫地,他自然不会将自己搅进这样的浑水里面。

    苏克明见沈家大夫人等人进来,和苏老夫人等都站了起来,苏克明还让人搀扶住自己。

    “苏大人,我看你这有气无力的,不会是得了什么不治之症吧?”

    苏克明不但有气无力,而且面色铁青,精神大大的不好,就和生病的人似的。

    谁碰上他这样糟心的事,估计都不会好,但季无羡这样的话,还是让苏克明心里很不爽,但因为对象是季无羡,所以苏克明就算不爽,也是在心里不爽,不会有什么表现。

    苏克明人难受是真的,但一副需要人搀扶着才能站稳的虚弱模样,却是装的。

    季无羡看不惯,自然要损他几句。

    沈大夫人走至苏克明的身边,冷着脸,无情道:“我今天来,不是看苏大人演戏的,清妹的嫁妆呢?”

    苏克明咳嗽了两声,“我这几日身体确实不适,能不能再宽限几天,等我身体好了再说?”

    苏倾楣听苏克明这话的态度,依旧是不交东西,脸色还算好看。

    季夫人笑,“苏大人不用担心,高御医已经在路上了,马上就到。”

    说曹操曹操就到,季夫人话落,背着医药箱的高平就跑了进来,“我来了我来了!”

    高平气喘吁吁,相比于沈府季府和苏府相隔的距离来说,他更远些,更倒霉的是,他出门的时候,马车还坏了,紧赶慢赶,总算还及时。

    苏克明现在看到高平,就觉得身上针扎似的疼,浑身打了个颤,眼皮都不自觉的跳了起来,脸色又白了几分。

    “苏大人病倒了,苏府的其他人呢,也都生病了吗?苏大人有心,吩咐一声,自然有人去执行,我看苏大人根本就不想还。”

    开口的是沈五夫人。

    当年,沈清成婚,她看着下人将一担担的箱子往外抬,嫉妒的眼睛发红。

    都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她事后向夫君抱怨公婆偏心,肥水流外人田,还被训斥了一顿,她每次回娘家,娘家人总议论说这些事,说沈家人偏心,而且还傻。

    后来沈家出了事,真的如她所言,那些东西,全都便宜了外人,她这些年单想想都觉得憋屈的慌,气的睡不着觉。

    那是多少东西啊,全都落到了苏克明那个忘恩负义的小人手上,她一样都没捞着,现在可好了,苏梁浅这次要回来,她多少能得点好处。

    “连嬷嬷。”

    苏老夫人见双方对峙,狠狠的瞪了自己儿子一眼,叫了声连嬷嬷。

    连嬷嬷躬身离开,没一会就回来了,身后跟着几个小厮丫鬟,手上抬着箱子。

    箱子有四台,前面的两个是大箱子,三四个小厮抬着,小心翼翼的,后面两个箱子更小些,由几个看起来力气还挺大的嬷嬷抬着,经过院子,进了厅然后放下。

    “这些东西,是我从青州到京城后,明儿和他夫人陆陆续续孝敬的,恺儿楣儿也给了不少,你们看看,哪些是浅丫头母亲的嫁妆,都挑出来吧,剩下的,就当是我这个做祖母的,替她父亲弥补给她的。”

    苏老夫人说这话时,红着的眼睛含泪,带着哀求和希冀,看向苏梁浅。

    苏梁浅在她目光投过来的一瞬移开,对同样看向她的沈大夫人她们,微点了点头。

    “将箱子打开,清点!”

    沈大夫人的声音洪亮,点字刚落,就有近二十个人小跑着走了进来。

    走在前面的七八个人,清一色穿的都是浅灰色的布衫,年纪普遍不大,一只手托着一本厚厚的册子,另外一只手拿着笔。

    他们身后跟着的,则是沈季两家的随行小厮。

    沈大夫人看了眼地上的几口箱子,对进来的人道:“各留一半的人。”

    就苏老夫人让人抬进来的这几口箱子,显然不需要这么多的人。

    箱子已经被打开,那些将箱子抬进来的人,依次退下。

    苏老夫人让人拿来的这些东西,有精致昂贵的摆件,绸缎布匹,甚至是茶具补品药材,更多的还是金器。

    那七八个身着灰色布衫的,他们手上拿着的厚厚册子是誊写的嫁妆清单。

    这些个人,个个都是经过精挑细选的,记性极好,几乎是过目不忘,这几日,他们几乎将沈清嫁妆清单里面的东西都背下了,什么东西在哪一页哪一行都记了下来。

    他们以超乎众人想象的速度,将苏老夫人送来的这些东西里面属于沈清的嫁妆,都挑拣了出来。

    萧燕并不喜欢苏老夫人,甚至因为她是从青州那小地方来的心生轻视,她觉得苏老夫人就是个没见过世面的,苏老夫人本身也是个俗人,就喜欢金器,这对萧燕来说好糊弄的很。

    除了苏老夫人刚来京城时,萧燕为了讨好她让她在苏克明面前美言,从沈清的嫁妆里面挑选了不少东西,后面送的都有些敷衍,所以将家当都搬出来的苏老夫人,并没有很多是沈清的嫁妆。

    多是摆件,也是大件。

    不过,就萧燕敷衍她送的那些东西,多是用沈清的嫁妆所得给她买的。

    而且,苏老夫人惜命,苏克明苏泽恺送了不少的补品药材,不少都是沈清的嫁妆里面的,那些,都已经进了苏老夫人的肚子。

    所以,苏梁浅纵然要收,也是理直气壮,并无不可。

    沈府的下人,依着沈大夫人的命令,将属于沈清的东西,全部装到了两个大箱子里面。

    “孙女就在此多谢祖母了。”

    苏梁浅上前,朝着苏老夫人服了服身,随后吩咐道:“将东西都抬到我的院子。”

    苏老夫人此举,苏克明并不反对,他希冀着苏梁浅能念及和苏老夫人的情分,看在她的面上,将这件事大事化小,小事化到最后如他所愿,苏梁浅这样的表现,明显是让他极其不满的。

    他以为苏梁浅会因为这些是给苏老夫人的东西而拒绝,但是没有,非但没有,她竟然还将她其他东西也收了,给苏克明的感觉就是,沈清的嫁妆里面,他拿不出来的东西,苏梁浅真的会让他用别的东西去抵。

    苏克明想到那个窟窿,如果真是那样,他就会倾家荡产。

    而且,苏梁浅收这东西,完全就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架势,没有半点的松软和感恩。

    这几天一直都处于压抑克制状态的苏克明,一下就控制不住了,“苏梁浅,你还有没有良心,你祖母是怎么对你的?她为了你,连我这个儿子都不要了,你居然连她的东西都要,拿回你母亲嫁妆的还不够,不属于你的东西也要拿?小小年纪,谁教你这样贪得无厌了!”

    季无羡啧啧了几声,“苏大人,你不是病入膏肓了吗?这也不像啊。”

    苏梁浅越过所有人走到苏克明面前,“不属于我的东西?要没有我母亲的嫁妆,哪来的这些东西?我的东西,要送也应该是我来送,凭什么让不相干的人做顺手人情?祖母这些,只是九牛一毛,其他的呢?父亲,您今日,是给还是不给?”

    苏梁浅抬着下巴,直接自己和苏克明杠上了。

    沈大夫人走到她的身后,拽了拽她。

    这种可能会担上不孝罪名的事,沈大夫人并不准备让苏梁浅出面,这也是沈老夫人在她来前再三叮嘱的。

    苏梁浅没动,就苏克明这样的,他强势,你就要比他更强势,他不要脸,你得比他更不在意名声。

    沈大夫人顾忌多多,苏克明要真耍赖,她显然未必会是对手。

    苏梁浅比苏克明还不不在乎那些虚名,从她重生踏上京城那一刻,她早就将这些东西看淡了。

    活的,还真是舒坦痛快极了,比上辈子不知道恣意多少。

    名声是虚的,她在乎,才能众口铄金,她不在乎,那就是个屁,她母亲留下的嫁妆却不一样,那是实实在在的东西。

    苏克明看着苏梁浅扬着的脸,真想一巴掌扇过去,他忍了忍,又做出一副虚弱的姿态,声音小了小,“我现在身子不适,你是要将我逼死吗?不管怎么说,我生了你,是你的父亲,让你为我做点事就这么难吗?”

    苏克明委婉的表达自己生了苏梁浅,苏梁浅应该回报,甚至有隐隐用沈清的嫁妆来回馈的意思。

    “这次是用我生母给我留下的东西报答您的生育之恩,下次呢?听父亲这意思,是不准备还了是吧?”

    都做出这样不要脸的事情了,还委婉,苏梁浅直接帮他将话给挑明了。

    苏梁浅太了解苏克明了,他这种人,你让他一寸,他半点不会感恩,还会得寸进尺。

    苏老夫人看苏梁浅那样,听她说话的口气,那是胆战心惊,她锤了锤苏克明,呵斥道:“明儿!”

    苏老夫人呵斥完苏克明,转而又用那双猩红的眼睛看向苏梁浅,“浅儿,就不能缓缓吗?就当祖母求您!”

    苏梁浅抿着嘴唇,表情未变,“祖母应该知道您儿子是什么样的人。”

    拖了一次,就会一直拖。

    苏倾楣走上前来,扶住苏克明,看向苏梁浅,带了几分呵斥,“父亲什么时候说不还了?他只是想要缓缓,祖母都这样求你了,姐姐是要她向你下跪吗?父女一场的情分,姐姐连父亲这样小的请求都不能答应吗?”

    “不可以!”

    苏梁浅直接拒绝。

    她觉得自己还是低估了苏克明的无耻,还有她母亲这笔丰厚嫁妆的诱惑,“我已经请求太后,多给了五天时间,现在看来,我这宽限是错了,既然父亲如此,那我就只能用下下策了。”

    “浅儿,你们是父女,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你不要这个样子。”

    苏老夫人看着沉着脸,眸色坚毅的苏梁浅,一副遇神杀神,遇魔杀魔的样子,都要哭出来了。

    “你想怎么样?逼死我吗?逼死我你就满意了,你苏梁浅就天下闻名了!”

    沈大夫人看苏克明龇牙欲裂的样子,都担心他出什么事,损坏苏梁浅的名声,心里毛毛的。

    “苏克明,你别太过分了,不然我在父皇面前,参你一本!”

    五皇子看不下去,手指着苏克明,大声道。

    “女儿若是想要逼死父亲,怎么会请御医给您看病呢?女儿可是盼着您长命百岁呢,所以今日还特意请了高御医上门。女儿不想怎么样,女儿只想要回属于自己的东西!”

    苏梁浅的声音又轻又淡,甚至听着柔柔的,却让人的心尖都在发颤。

    那声音里,夹杂着的是一种怎样悲凉痛恨的情绪,许是因为到了极致,又仿佛如止水一般,没有情绪。

    “五皇子,季无羡,王承辉,今日你们都来了,这热闹就不要白凑了。五皇子,你带人去我父亲的院子,将里面是我母亲嫁妆里面的东西,给我拿来,清点后,送到琉浅苑,王承辉,你去我大哥的院子,季无羡,你多带些人,去苏府的府库,将里面的东西,都给我搬来,至于夫人和几个姨娘小姐的——”

    在场众人,听了苏梁浅下达的命令,都吓傻眼了。

    沈大夫人咬着嘴唇,想劝,但又觉得,如果不这样做的话,就苏克明这态度,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将东西拿回来。

    季夫人先是发怔,随后看向苏梁浅的眼神,简直能用膜拜来形容。

    这魄力,不愧是公子相中的少夫人。

    而苏府众人,震惊过后,更多的则是慌乱,尤其是苏克明萧燕苏倾楣他们。

    自太后下了懿旨允苏梁浅拿回嫁妆后,萧燕就被苏梁浅的人监视了,她的许多东西根本就不能转移。

    苏倾楣心里也清楚,她精致奢华的倾荣院,里面的东西,基本都是从沈清的嫁妆里面挑选的,要被搬走了,那就空了,她今后在之前的圈子里,也没了炫耀的资本。

    而且,看苏梁浅这态度,如果和沈清的嫁妆不相符的,估计到最后也会被她搜刮一空,到时候用来填补窟窿,那她什么都没有了啊。

    她怎么这么大胆?不,这已经不是大胆了,苏倾楣觉得,苏梁浅简直就是疯了。

    而她这种不惜一切代价,就算是赔上自己的名声,也要拿回嫁妆的决然态度,粉碎了苏倾楣心里所有的希冀期盼,让她的心,不停的下沉下沉,然后坠落谷底。

    苏克明完全没想到,他也不能接受,苏梁浅这样的命令。

    当着这样多人的面,她这是完全不将他放在眼里。

    苏克明觉得,自己的脸面,简直被苏梁浅扯下来扔在地上踩了,倍感屈辱的他内心更加恼火。

    “反了反了,苏梁浅,你这是造反吗?你是要造反是不是?你这是抢!你是强盗吗?你说,你是不是一早就打那些东西的主意了,不许动府库的东西,我院子里的东西,你也不许让人动!”

    苏克明气急败坏命令道:“你要敢那样做,我就在皇上面前参你一本,我要告诉全天下的人,让他们知道,你苏梁浅忤逆不孝!”

    苏梁浅低笑了声,又冰又冷,一副无所谓的态度,扯着讥诮的嘴角,“强盗?强抢别人东西的才叫强盗,什么时候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也成强盗所为了?不过,父亲是长辈,您说是抢就是抢吧,我今日就要将属于我的东西抢回来!”

    “父亲见我这样踩着大妹妹,心里不痛快,想在皇上面前参我一本许久了吧?我若不做点什么,将事情坐实,父亲没有证据,岂不可惜?”

    大概是知道苏克明的为人,五皇子几个人看苏梁浅那样子,非但不觉得不孝讨厌,反而觉得帅呆了酷毙了,让人冒膜拜的小星星。

    苏梁浅回头,看着那几个对她冒小星星的人,“今日的事情,你们是看在和我相交一场的份上帮忙,他日我自会感谢,不过若将来需要承受骂名,或者有什么罪责,我会一力承担。”

    季无羡那个心血澎湃的,简直想跪下来抱住苏梁浅的大腿表衷肠,五皇子也差不多,满心想的是,这要是我嫂子就好了,他要让他四哥娶她为妃,他想要这样的亲嫂子。

    相比于他们来说,王承辉相对还算克制,但那专注的落在苏梁浅身上的眼神,也是放光的,闪闪的亮。

    苏梁浅此举如此惊世骇俗,苏倾楣原以为她是会遭唾弃和指责的,但看沈大夫人那边,没有一个人站出来说她,而季无羡他们那一脸崇拜而非嫌弃的表情,更让她气恼嫉妒的想要哭。

    她觉得这些个,都是和苏梁浅一样的神经病,不是正常人。

    和绝大多数世俗的人比起来,五皇子季无羡还有王承辉,他们确实就很不一样,而且他们对苏梁浅,本来就是带着主观感情的,在这件事上,他们最初就是站在苏梁浅这一边的。

    当然,他们几个,也都是不肯吃亏的性子。

    自己的东西要回来,天经地义,理所当然。

    要苏克明耍赖,苏梁浅表现的束手无策,他们才会憋屈呢。

    苏梁浅这样做,他们只觉得大快人心,恨不得拍手叫好,而苏梁浅表现出的男子都没有的手段,他们没在任何一个女子身上看到过的胆量魄力,更让他们折服。

    而且,苏梁浅虽然让他们帮忙,却还想着不要拖累他们,这种只有信任的男人间的义气,他们哪里还能生出半分恶感?

    他们在苏梁浅身上看到的,不单单是胆量魄力,义气,还有担当,这些品质,在同一个人身上,是很容易让人生出臣服感的,更何况,因为上辈子的经历,苏梁浅本就是个很有将帅领袖风的人。

    这些,对对苏梁浅存着很大意见的苏倾楣而言,自然是看不到的。

    她羡慕的同时,再回想起苏克明前几日对她说的那些话,竟觉得很有道理,如果她身边也有几个这样拥护她的权贵——

    “苏妹妹,你说这话就太见外了。”

    季无羡往苏梁浅的方向走了两步道。

    五皇子跟在季无羡的身后,拍着胸脯信誓旦旦,一副义薄云天的样子,保证道:“苏妹妹,等回去后,我就如实将情况告诉父皇,苏大人违抗皇祖母的懿旨意图耍赖在先,你是被他逼得才会如此的,他要上折子的话,我也会替你在父皇面前美言的!”

    苏克明手扶着额头,向后跄踉了几步,气的差点没将老血喷出来,手指着苏梁浅道:“你,你本事了。”

    苏克明觉得,五皇子几个人,就是苏梁浅找来,帮着她一起气自己的。

    苏倾楣扶着苏克明,她自己气的也是头晕脑胀,站都站不稳了,看向季无羡几个人道:“我知道你们几个义气,但我父亲真出了什么事,对你们还有你们的家族来说,都没什么好处!”

    季无羡翻了个白眼,指着秋灵道:“走,给爷带路!”

    还对他对家族没好处?对他来说,能帮上苏梁浅的忙,对他还有季家来说,就是最大的好处。

    季无羡觉得,自己今日真是来对了,没白来,回去不会因为摸鱼被训了。

    “多带些人!”

    季夫人看着自家儿子的背影,火上浇油,吩咐了句,用行动告诉季家家族的态度。

    五皇子听苏倾楣说起家族二字,本来还是有些迟疑的,他自己倒是无所谓,他主要是担心自己这事没做好对夜枭然有什么不好的影响,但见季无羡那义薄云天的样子,就连季夫人都表态了,盼着苏梁浅给他做嫂子的他自然是不甘落后的,也带了一拨人去苏克明的院子。

    “我是去苏泽恺的院子没错吧?”

    王承辉托着腮,依旧是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样子。

    他正清点人的时候,苏梁浅和沈大夫人同来的另外两个舅妈站了出来,主动请缨道:“浅儿,有没有什么需要舅妈做的?”

    她们一副愿意效劳的样子,脸上却没有沈大夫人在看向苏梁浅时那样的忧虑。

    对有女儿的她们来说,因为沈老夫人和已故沈老爷子还有苏梁浅几个舅舅对她的态度,她们对苏梁浅,一直都是存着很大的敌意和不满的,尤其是女儿只比苏梁浅大几岁的沈家五夫人。

    苏梁浅幼时住在沈家,和沈家二老同吃同住,她就看不惯,气的晚上都睡不着,在沈老夫人面前说话都是酸酸的刻薄,好不容易苏梁浅走了,她原以为自己女儿的好日子到了,沈家跟着就出了事。

    苏梁浅回来后,沈老夫人一如既往的偏心她,这次沈善和苏梁浅一同进宫参加朝春宴,苏梁浅大出风头,还得了太后的喜欢青睐,沈善依旧是默默无闻的。

    苏梁浅身上的光彩,将沈善衬的是黯然失色。

    沈五夫人对苏梁浅态度好,一是沈善不听她这个母亲的话,却能听得进去苏梁浅的,而且,她对季家很中意,想苏梁浅从中撮合,但沈五夫人觉得苏梁浅根本就没尽心尽力,她甚至觉得苏梁浅根本就不想沈善好,甚至怕沈善将来过的比她好,她甚至觉得,沈善至今没能有门好的婚事,都是苏梁浅的错。

    总之,一系列的事情下来,沈家五夫人对苏梁浅是存着很大的意见的。

    她才不会管她的名声如何呢,她巴不得苏梁浅的名声臭了才好,那样的话,别人就能看到她的善儿了,苏老夫人对善儿也会更用心。

    再有一点就是,就像她娘家人说的,这样泼天的财富,她若是能从中分得九牛一毛,也是好的啊,那也是不少的银子。

    相比于沈家五夫人来说,沈家二夫人倒是没那么多坏心眼,她虽然眼红苏梁浅,但对救了自己女儿的她还是感激的,她来,纯粹就是为了得点好处,多给自己的外孙留点东西。

    沈五夫人的心思,就差没写在脸上了,那般的明显,苏梁浅又怎么会看不出来?她熟视无睹,故作不知,只道:“那就麻烦两位舅妈,你们去我几位姨娘和庶妹那儿看看。”

    沈二夫人和沈五夫人一听是姨娘和庶妹,脸上的笑,顿时就沉了沉,尤其是沈五夫人,直接就僵住了。

    沈清的那些嫁妆,基本是萧燕在管,姨娘和庶女会有什么好东西。

    苏梁浅自是不会理会她们这样的心思的,看向沈大夫人和季夫人,“大舅妈,季夫人,你们去夫人的院子。”

    苏梁浅这话落下,沈二夫人和沈五夫人的不快,直接表露在了脸上。

    沈大夫人看出她们的不满,“你们跟着来是做什么的?你们只是帮忙,搜出来的东西,都还是浅儿的,和你们无关。”

    她们那态度,就好像搜出来的东西是她们似的,少了还不乐意,沈大夫人本就不喜欢自己的这两个妯娌,这会见她们对苏梁浅的东西起了这样明显的觊觎之心,直接将话挑明。

    沈五夫人张着嘴要说什么,被二夫人拽住。

    不说沈家,是沈大夫人说了算拿主意,现在沈家恢复了荣宠,沈大夫人也和宫里重新有了走动,沈大夫人的身份,根本就不是她们能比,她也不是她们能得罪的,二夫人还是敬重大夫人的。

    “我们这就带人过去。”

    苏涵月一听要搜她的院子,当场就不干了,指着苏梁浅哭着道:“大姐姐,你不要太过分了,我和我姨娘院子里的那些东西,都是你们山珍海味,我们省吃俭用攒下的,你这是要将我们也逼死吗?”

    苏涵月是个特别为将来考虑的人,她这些年在苏家,除了府里给每个小姐都做的,她几乎没给自己做过新衣裳,吃的也不算好,就是为了将来出嫁的时候,能多点嫁妆,在婆家有底气些。

    苏梁浅转身,往苏涵月等人的方向扫了一眼,三姨娘吓了一跳,当即就将女儿护在身后,用压抑着情绪眼泪的声音道:“三——三小姐,您别——”

    五姨娘还算淡定,大着肚子的六姨娘一只手抚着肚子,另外一只手也在擦眼泪,脸色也不好看。

    许是因为自己死的时候,刚好怀着身孕,而她也做过母亲,苏梁浅对孕妇和小孩,心总是会柔软些,尤其是这种确定了没什么攻击力的。

    而且,这些人上辈子作为萧燕的棋子和要对付的人,都没落得什么好下场。

    “我呢,也不是那么不讲情面的人,你们随我两个舅妈一起回院子,将属于我母亲嫁妆单子上的东西交出来,至于其他的,那就算了。”

    其实,如果可以选择,她们一样也不想交出来,但那是不可能的,相比于被搜刮干净来说,苏梁浅这样的法外开恩,对她们来说,已经是意外之喜了,众人不再是一副如丧考妣的样子。

    苏梁浅看着停止了哭泣的苏涵月,补充道:“苏涵月和三姨娘的除外!”

    苏涵月一听,这样的好事没有自己,一下更不乐意了,质问苏梁浅,“为什么?”

    “我这个人,爱憎恩怨分明。”

    为什么?自然是因为苏涵月上辈子没少针对她,这辈子,她是被自己制服了,怂的不敢。

    苏克明气的胸腔剧烈起伏,上气不接下气,眼看着最早离开的季无羡已经到了院门口,清点着人,就要去府库了,大声道:“来人,将他们拦住!”

    “我看谁敢拦!谁要是敢拦,我事后一一去禀告太后!”

    沈大夫人跟着怒喝了声发声,沈家的府卫和下人听了,一下就怂了。

    四天的时间,沈大夫人和季夫人准备的相当准备,人手也很足,众人陆续离开,整个大厅都空荡了下来。

    萧燕见沈大夫人季夫人要去搜她的院子,拦在她们的身前,季夫人轻笑了声,有些轻蔑,“苏夫人当自己是萧侯爷呢,萧侯爷也未必拦得住我呢?苏夫人不放心,就一起吧。”

    萧燕被人架着,跟在了沈大夫人和季夫人的身后。

    苏梁浅看着面无人色的苏倾楣,脸上却是惶恐,一副仿佛在经历天塌地陷的事故的样子,勾了勾唇,邀请道:“倾荣院,就由我亲自去,大妹妹,可要与我一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荒唐皇帝有属〕〔猎魔奇异志〕〔抱定大佬不放松〕〔安素东沐灵烟〕〔重生八零:媳妇有〕〔养只宠物是大佬〕〔楼主大人求放过〕〔寻梧记〕〔宋辞霍慕沉小说免〕〔穿越农妇的古代日〕〔江水碧如南〕〔快穿:反派女配,〕〔穿越农家之妃惹王〕〔上门龙婿〕〔超级狂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