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总裁宠妻进行时〕〔戴面具的爱情〕〔沐暖暖慕霆枭〕〔总裁蜜宠替嫁妻沐〕〔面具下的爱情〕〔顶级宠婚:闷骚老公〕〔宠妻总裁坏透了〕〔这个世界太危险〕〔宋星辰慕霆潇〕〔惟吾逍遥〕〔我老婆是国民女神〕〔军门第一闪婚〕〔幸孕婚宠:妈咪带〕〔桃运天王〕〔余生两两不念你〕〔帝霸天下〕〔我真不想继承豪门〕〔木叶之凡人的智慧〕〔我的绝色女老板〕〔一寸青天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嫡女之药妃天下 第一百九十三章:季夫人来了
    “你,你去季家,请季夫人来!”

    “请,请季夫人来干嘛?”

    方嬷嬷因为萧燕,也是心急火燎的,她一时半会想不出来,萧燕这时候找季夫人前来的意图,但将季夫人这样一个外人牵扯进来,方嬷嬷直觉得的不妥,有种极其不好的预感,说话都是结巴的。

    萧燕看方嬷嬷皱着眉,一脸戒备警惕的样,就差没开口劝她,说这样不好了,心头怒意翻腾。

    “让你叫就叫,哪来那么多事?”

    萧燕的口气极其不快,因方嬷嬷这态度,看她的眼神染上了几分不信任,警告道:“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你是我的嬷嬷,不是楣儿的,你要拖拖拉拉,阳奉阴违的,让我恺儿出了什么事,我要你的命!”

    萧燕那喑哑的声音,配上杀意,有种说不出的阴狠,“还不快滚!”

    方嬷嬷见萧燕如此,心里也气,她劝,是为了萧燕好,她半点也不领情,还拿她的性命威胁,方嬷嬷也不想管了,咬牙道是,上了前来萧府的马车,前往季家。

    萧燕见方嬷嬷乘坐马车离开,从地上站了起来,又不死心的去敲门,但依旧没人开,萧燕拍了几下大腿,面对着越来越多围观的人,一脸委屈,像个泼妇似的大声道:“诸位乡亲,你们给评评理,我府里的大小姐,要回她母亲的嫁妆,将我还有我老爷我的一双儿女值钱的东西全部都搜刮走了。这些年,那些东西,大半都被我送到萧家,我一心为娘家,我这是什么嫂子啊,明知我家大小姐的手段,一样东西都不送回去,这也就算了,我儿子出了事,亟需银子,我现在是山穷水尽,走投无路了,被逼无奈回来求她,她忘恩负义见死不救啊她!”

    “就因为不想将东西交出来,将我赶了出来,你们看看,你们看看我这脸,就是被她打的!她好狠的心啊,我哥这还在呢,就这样对我!还不让我娘三登门,她这是要将我们都逼死啊!”

    萧燕声音嘶哑的,就算扯着嗓子,在这样人来人往的街道,也几乎听不清她说什么,萧燕下了萧家的门,将自己受伤的脸给围观的人看,有好奇好事的还会问自己,萧燕几乎是有问必答。

    萧燕心里怨恨深重,逢人就说,嘴巴不停,也不觉得渴。

    苏倾楣赶到的时候,就见萧府门前人山人海,她的马车根本就过不去,她站在马车的车头看了眼,就见萧燕站在一群百姓中间,不管男的女的,将脸往上凑,时不时的说几句话,那嘴脸,苏倾楣都形容不来。

    苏倾楣的手握成拳,还是发抖,整个人的情绪,都是崩溃的,想哭哭不出来的感觉。

    李嬷嬷在心里叹了口气,小声道:“老奴先去探听探听情况。”

    因为萧燕的声音嘶哑,隔着这样的距离,根本就听不到她在说些什么。

    李嬷嬷话落,进了人群,在人堆里绕了一圈的萧燕再次回到萧府门前,坐在地上,拍着大腿,继续控诉萧夫人的无情。

    围观的群众,看热闹八卦的是不亦乐乎,都在相互谈论,李嬷嬷都不需要问,很快就从他们的口中得知了情况。

    预料中的,预料外的,现实的情况,比她们所能承受的极限似乎还要糟糕许多。

    李嬷嬷前脚离开,苏倾楣后脚就进了马车,萧燕那样子,苏倾楣多看一眼都觉得崩溃,而且她也担心害怕有人将她认出来。

    苏倾楣看着李嬷嬷比离开时还要凝重紧绷的神色,欲言又止,心中的不安加深,许是已经无以复加,到了极致,苏倾楣竟有种破罐子破摔自暴自弃的淡然,“说吧,她到底做了什么?”

    李嬷嬷迟疑了片刻,也不斟酌什么用词了,直接道:“夫人和舅夫人已经见面了,两人应该是大吵了一架,舅夫人对夫人动了手,将她赶出了萧家,夫人不甘心,就在门前大闹,大骂舅夫人,要求拿回之前送来萧家的东西,说是要救大少爷。”

    李嬷嬷话不多说,点到为止,苏倾楣的呼吸,却还是急了几分。

    萧燕这态度,等同于告诉其他人,苏泽恺就是她的亲生儿子,虽然这已经是众人心照不宣的秘密。

    萧燕此举,这对苏克明和她本人来说,都是耻辱,萧燕现在满心都是苏泽恺,肯定不会考虑到这些,就算心知肚明,她估计也在所不惜,不会在意,但苏倾楣在意啊,萧燕这是让她又多了被人议论的笑柄谈资。

    另则,萧燕对萧夫人的控诉,等同于是说在萧夫人这侯爷夫人目光短浅,爱财如命,绝情刻薄,虽然萧夫人确实是这样的人,但谁不是要脸好面的,想必很长一段时间,萧夫人和萧家,都会和苏家一样,被人笑话。

    萧夫人之前就对萧燕动了手,可见两人关系已经僵了,萧燕又在门前这样大闹,这就半点回旋的余地都没有了,饶是苏倾楣打算破罐子破摔,还是忍不住心乱如麻,当真是欲哭无泪。

    “舅夫人最近一直在为两位表少爷的婚事奔走呢。”

    如此,萧燕这时候做的这些,就更加不能被原谅,不单单是萧夫人,估计萧镇海还有萧有望萧凭望心里也会有意见。

    苏倾楣咬住嘴唇,越发后悔自己没在得知苏泽恺事件的第一时间就去找萧燕,她真想将萧燕的嘴巴缝起来。

    李嬷嬷看着也是少有的泱泱,没什么精神,她现在完全赞同苏倾楣说的,萧燕这样平日里帮不上什么帮忙,关键时刻却会严重拖后腿的母亲,真的是有还不如没有。

    “我们从侧门进府。”

    苏倾楣眉心打结,眼神流露出的是已经有主意的坚毅。

    另外一边,萧家,萧夫人所在院子的屋子,地上都是碎片,满屋子的下人,垂首站着,大气都不敢出。

    “疯子,真是疯子,她是疯了吗?还是忘记自己姓什么了?居然在萧府门前大闹!我就不应该打她的脸,我应该把她的嘴巴都给缝起来!”

    萧燕就在萧府门前大闹,她的一举一动,自然很快就有人会向萧夫人通报,悉数传到了萧夫人的耳中,萧夫人是大发雷霆,要不是身边的人拦着,都要冲出去,就在萧家的门前,和萧燕打一场了。

    “姑奶奶这是急坏了,完全没理智,不顾后果了,夫人还是先让人进来,面对面的解决!”

    春桃嬷嬷小声劝道。

    萧夫人这会也气昏头了,冷着声道:“她闹,让她闹的,她再怎么闹,我也不给她开门,看她能怎么样?”

    “她不知道我最近在给她的两个侄子物色儿媳吗?这样下我的脸,她不管我儿子的未来,我凭什么管她儿子的死活,还全给?我一样都不会给的,就让她给她的儿子收尸,看她到时候还怎么闹!”

    春桃嬷嬷听萧夫人这话,知道她也是气急了,唯恐她再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来,上前劝道:“夫人,您想想老爷!”

    萧夫人内心也是惧怕萧镇海的,但萧镇海不在家,有道是山高皇帝远,萧夫人平时还有所忌惮,但现在却不管了,这一点,萧意珍可以说是十成十的随她。

    萧夫人没再说那些难听的话,重回到自己的位置坐下,命令道:“不许开门,谁都不许开门,我看她能闹到几时,等苏泽恺真出了什么事,有她后悔的!”

    萧夫人坐回原来的位置没多久,又有下人跑了进来,萧夫人以为又是萧燕的事,不以为然,听到下人道:“夫人,表小姐来了!”

    苏倾楣下了马车,几乎是一路跑着,直奔萧夫人处。

    下人的话刚落,苏倾楣就出现在了院门口,身后跟着李嬷嬷,还有她随身的丫鬟抱琴,很快就出现在了萧夫人面前。

    “舅母。”

    苏倾楣走至萧夫人的面前,服了服身,声音微喘,也不知道是急的还是跑的太久。

    萧夫人正在气头上,再加上她因为萧镇海对苏倾楣,比自己的几个孩子都还要看重,心里也一直都很不舒服,自然没好脸色。

    “舅母?我可不敢当?你来做什么?要东西吗?我还是第一次听说,送出去那么久的东西,还有要回去的!”

    萧夫人极度不满的口气,带着嘲讽和不屑。

    她坚决不同意将东西还给萧燕,除了舍不得,还有另外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她没脸像萧燕那样,回娘家将送出去的东西要回来。

    苏倾楣听出萧夫人的冷嘲热讽,她见萧夫人迟迟不叫她起来,还有要将对萧燕的不满发泄在她身上的架势,自己站了起来,有些急切的劝道:“舅母,现在不是说这些事情的时候,先将门打开,让人将我母亲接进来!”

    萧夫人刚刚才下达坚决不开门的命令,自然不会因苏倾楣的三言两语就改变决定,让人放萧燕进来。

    她见苏倾楣一副比她还着急上火的态度,心里反而平衡舒坦了了许多。

    “你说打开就打开,你以为你是谁?我是不是说过,你舅舅没回来前,让你不要进萧家的门?你是不是和你母亲一样,将我的话都当成耳旁风了?”

    “急了?觉得丢人了?你母亲都不觉得丢人,你觉得丢人了?也是,你可是七皇子未来的侧妃,有这样的母亲,将来嫁到皇室,也会被人笑话,还如何抬得起头?你母亲不是喜欢闹吗?让她闹的,她以为她闹我就会妥协了?”

    “楣儿,你母亲平日里说如何如何对你心疼,你看,关键时刻,她根本就不管你!你也不用担心将来嫁到皇室会被人笑话,你母亲再闹,不但救不了你兄长,你的这门好亲事,也要被她给毁了!”

    萧夫人挑拨离间,还不忘在苏倾楣的伤口撒盐。

    苏倾楣现在对萧燕,就算萧夫人不挑拨离间,她心里也已经是怨恨到了极致,不过苏倾楣还要树立自己孝顺的形象,自然不会表露的太过明显。

    而且,她是对萧燕不满不假,但现在这关头,却在这说风凉话的萧夫人,她也喜欢不到哪里去。

    “不是我违逆舅妈的意思,而是现在的情况紧急,舅妈想看我和我母亲丢脸,那也得顾虑着自己和萧家的颜面,舅母自己也是做母亲的人,母亲为了孩子,谁也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在闹出更大的事情前,先让我母亲进来。”

    “更大的事情?就你母亲,还能闹出什么更大的事情来!”

    她想象不出来,萧燕除了像个泼妇似的在萧家门前闹,还能做出什么更过分的事情来,她要有办法,就不会在那胡闹了,在萧夫人看来,那就已经是极致了。

    苏倾楣见萧夫人这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态度,仿佛这已经就是最糟糕的局面了,苏倾楣心里越发着急,“我母亲来萧家要回东西,这主意是我大姐姐给她出的,舅妈不担心我母亲闹出什么事来,那我大姐姐呢?她为了要回先夫人的嫁妆,和我父亲都撕破脸皮了,她觉得她可能让你霸着那些东西吗?我大哥并非好赌之人,为什么这次在季家赌坊欠了那么多的赌债,这件事,从头到尾说不定都是个陷阱。”

    萧夫人听苏倾楣搬出苏梁浅来,心里生出了几分忌惮。

    “舅母不在意我和我母亲还有我们的颜面,那舅舅呢?舅舅之所以将这个家一直交给舅母打理,是因为舅母持家有道,多年来,并未出什么纰漏,若是舅舅回来,知道今天的事情,必然会大发雷霆,再加上我上次大姐姐来萧家,表姐闹的那一出,舅母觉得自己能讨好?舅母一而再再而三的犯错,就不担心舅舅找个人来,分你的权!”

    萧夫人啪的一下拍在桌子上,站了起来,横眉怒目,手指着苏倾楣,“凭你也威胁我?我还就不吃这一套,你现在就给我滚,将你的母亲带回苏府,不然的话,别怪我不客气!”

    萧夫人心中本就有气,见苏倾楣对她不若以往那般恭敬,还威胁上了,才稍稍舒缓的心,火气一下烧的更旺。

    “舅母,我没那个意思!”

    苏倾楣确实没那个意思,她就是实事求是的给萧夫人分析,想让她改变主意,尽快开门放萧燕进来,省得继续丢人现眼,但因为心里太过着急,心里对萧夫人也有几分怨气,说话的口气,不自觉的就冲了些。

    萧夫人却不愿听她解释,摆了摆手,很快就有屋子里呆着的下人,将苏倾楣赶了出去。

    被赶出院子的苏倾楣又气又急直跺脚,李嬷嬷也叹息,小声道:“老奴以前觉得舅夫人是个聪明的,比夫人更顾全大局,现在看来,不过如此!”

    苏倾楣懊恼的很,声音都是发颤的,恼火道:“她哪里是蠢笨,她就是太过精明小气了,视财如命,舍不得那些东西,这些年,我舅舅和二表哥得的赏赐还少吗?小门户出来的,就是目光短浅!”

    李嬷嬷听苏倾楣嫌恶的口气,忍不住在心里叹了口气,何止萧夫人,萧燕乃至苏倾楣,不都是如此,若她们目光放长远些,主动将先夫人的嫁妆还回去,何至于会有这些事。

    现在,真的是后悔也来不及了。

    “小姐,现在怎么办?”

    “去找大表哥,让他来劝舅母。”

    现在这种情况,除了找萧有望,苏倾楣还真想不出其他的办法,她有些后悔,自己没在进府的第一时间就让人去找萧有望。

    “夫人那边呢?”

    “随她,要不然呢,我出面劝她进来吗?我丢不起这样的人!”

    苏倾楣单想到那些低贱的百姓嘲弄似的眼神,心里就烧得慌,说话的口气,就和着火似的,冲的很。

    李嬷嬷道了声好,她本来是准备亲自去找萧有望的,但放苏倾楣一个人在这里,她不放心,还是让抱琴去做这件事。

    萧有望没来,门房那边,有人急忙忙的冲了进来,苏倾楣想拦住他询问发生了什么事,没能拦住,跟在他的身后,一起进了萧夫人的院子,听到从房间里面传来的着急忙慌的声音,“夫人,季家公爷夫人来了,还有沈家的大夫人一起,领着姑奶奶,说要见您,说是要给姑奶奶主持公道!”

    ------题外话------

    ps:明天四点半前更新,尽量多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荒唐皇帝有属〕〔猎魔奇异志〕〔重生八零:媳妇有〕〔抱定大佬不放松〕〔安素东沐灵烟〕〔寻梧记〕〔养只宠物是大佬〕〔楼主大人求放过〕〔上门龙婿〕〔宋辞霍慕沉小说免〕〔快穿:反派女配,〕〔他是病娇灰姑娘〕〔高冷慕少狂宠妻〕〔穿越农妇的古代日〕〔江水碧如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