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擎天仙路〕〔重启修仙纪元〕〔我在月亮湾〕〔总裁的贴身邪医〕〔五零之穿成极品他〕〔悠悠笛声沁沐阳〕〔进化之超越星辰〕〔地球最后一条龙〕〔农家小福妃〕〔江少你的戏精上线〕〔一世兵王〕〔这爱妃有毒〕〔快穿之反派改造计〕〔我的萌妃是大佬〕〔启晗〕〔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道术话语〕〔穿越农女不缺田〕〔茵魂不散〕〔重生之先声夺人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南朝争霸 第五章 武举大会有内含
    祁则尊者最近很郁闷。

    弟子太努力肿么办?

    从那日她自外门回来之后,就又闭关修炼了。这一次修炼竟然比上一次还要久,竟然快三个月的时间都没有出来了。

    并且这一次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学会了禁制,设下的这一道禁制虽然不算什么,以他的修为想要探查也是可以的。但是他探查进去的时候才发现这小家伙一直沉浸在修炼之中,看那样子一时半会恐怕是不准备出关的。

    他也知道修炼的时候,身体不断地被灵气滋养,也不会觉得饿。

    可是她好歹是一个小孩子吧,小孩子难道不应该喜玩吗?

    祁则尊者一开始的打算其实也有想过怎么教育自己的弟子,之前收的那些徒弟,入他座下的时候,几乎一个个都已经是大人了,所以他根本没有费多少的心思。

    当时决定收姬芜神为徒,也是因为这孩子的资质太好了,好的让他迫不及待的就想要收下,深怕被人抢了一样。

    甚至带她回山谷的时候就想过了之后应该怎么教导这个小徒弟,一开始应该是学认字,之后在慢慢的教她引气入体。

    好吧,这弟子不仅已经引气入体了,甚至自己也认字。

    这让祁则尊者刚开始还觉得十分的喜悦,觉得自己收下的这个弟子果然是十分的贴心。

    然而仅仅过了一个月,祁则尊者就觉得有点不太对劲了。

    为毛收了个徒弟,送出了一点东西之后,这个徒弟就跟死了一样没动静了呢?

    不是在修炼,就是在闭关,就没有别的动态了。

    虽然这样也确是很省心,可是到底在祁则尊者看来年纪小,所以心里也担心她会不会理解错误,亦或者走了弯路。反而更加的担忧,以至于这两日他都没有静下心来修炼。

    为此,他许久不出山,还专门去了一趟主殿,咨询了一下该如何授徒。

    原本他上一次出山,就已经惊动了宗门,只不过当时他离开的太快,这些门下的弟子也不好上千打扰。

    如今他出来,自然是尽心尽力的将自己平身如何授徒的方式精简并且声情并茂的告诉了祁则尊者。虽然不期待可以得到祁则尊者的夸奖亦或者肯定,但是能够帮到宗门修为最高的人也是一种荣誉。

    但是他万万没想到,祁则尊者原本就是这么想的啊。

    甚至他想过授徒的方式还更加的详细。

    然而如今面对一个十分认真,没有任何错处可以挑出来的弟子,让他的心里没来由的觉得有些受伤。自己收了一个弟子,却被这个亲传弟子冷落了是个什么鬼?

    “敢问师祖,既然师叔如此刻苦,师祖又为何这般苦恼。”掌门一脸认真相。

    讲真,他巴不得有一个省心省力的弟子好么?

    他一天忙的跟狗似得,一个时辰恨不得分成三个时辰来用,修炼时间根本不够,若不是暂时下一任忙海宗掌门还没有培养出来,他都想撂挑子不干了。

    毕竟他们茫海宗地里位置比较的巧妙,方圆几千里都没有什么宗门和势力存在。也就不存在和什么门派有什么勾心斗角的战乱了,整个元盟大陆相对于来说这些年也比较的安宁。

    所以他每天几乎都是在瞎忙。

    “太刻苦了,太认真了……”祁则尊者皱起眉头,也知道在这里恐怕也得不到什么回答了。

    毕竟这世上不是每一个师傅都能够向他这般认真,这般为着弟子着想。谁都想自己的徒弟天资好,悟性高,不用麻烦别人,自己就可以修炼的那种。

    这样的弟子估计说出来,人人都会抢着收下吧。

    听着祁则尊者不断的重复着这两句话,掌门的脸都快要绿了。因为他想起这段时间自己的小弟子不断的央求他想要外出历练,可是凭借她的修为,恐怕都走不出茫海宗的势力范围。

    茫海宗一面紧靠森林,另一面紧靠大海。森林里面妖兽不少,大海之中海妖也不少。

    虽然靠近浅海的地方几乎也没有什么海妖,但到底还是有一些小妖。她连筑基都没有,如何能够放她放心的离开。

    不过资质倒是好,若是认真努力刻苦的修炼……

    好吧,又回到了两人说话的圆点了。

    “师祖,师叔认真修炼是好事情,以后师祖便是后继有人了。”掌门现在也不想和这个宗门的祥瑞多聊一些什么了,只想赶紧送走,不然自己看着有点辣脸。

    “你懂个屁。”祁则尊者不屑的嗤笑了一句,而后冷哼了一声,也不想再理会他了,一甩袖子就消失不见了。

    掌门倒是松了口气,不过在此之前,他只觉得自己的内心收到了一万点的伤害。

    若非对方修为高,他一定会扯着对方领子大喊:

    “本尊受过的弟子零头都比你的多,比你懂比你懂。”

    然而他不敢。

    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走了。

    “师傅,你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难看。我今天没有气你啊。”祁则尊者刚走,变进来了一个大概十五六岁的小姑娘,见掌门的脸色不好,原本笑嘻嘻的表情也收敛了不少,神色也变得有些忐忑。

    “你来做什么?不回去好好修炼?”刚刚还想着这个弟子不省心,现在竟然她就出现了。

    “师傅,我就只是去宗门附近不足十里的拿出坊市,很快就回来了。”她也知道自己不能离开太远,也只能舍远求近的去附近的坊市转悠一下也好啊。

    “整天就想出去,你可知后山那位收的弟子,从进入后山之后,便一直在修炼,从未停歇过。你资质如此好,何时才能将心思放在修炼之上。”一提到这个事情,掌门就觉得十分的苦逼。

    这个弟子他确实是十分的在意,若非之前就已经定好了掌门的人选,这个弟子刚好就合适,只是现在到底年轻,性子还有些浮躁。有些静不下心来修炼,资质和悟性都是极好,就是坐不住。

    若是寻常弟子,他早就不予理会了,甚至根本不会管,可是这个弟子不仅仅是他的小弟子,也是故人之子,一直都当做女儿一般疼爱,还真的有些不好说重口。

    “就是前几日外门传的沸沸扬扬的那个小孩吗?”她睁大了眼睛,好奇的问道。

    “你该叫小师祖。”掌门虽然这么说,不过表情却并没有责怪的意思。

    “她修为还没有我高,我才叫不出口。”她不屑的瘪了瘪嘴,她一直都知道宗门有一个大乘期的修士,一向不爱出来。没想到一出来就收了一个弟子,还是亲传弟子,这让她这种天之骄子心里多少还是有些不舒服,比身份比不上,光是人家人的师傅就高大上许多。

    掌门也清楚自己这个弟子的心气也高,此时也不想过多的说后山那两位的事情,想着她也不过是到坊市去看看,也就干脆同意了。

    叮嘱她一定要早日归来。

    不过听到了后山的那个消息之后,她反而没有一开始那么热烈的想要出去了。反而想要去后山看看,可是后山那个地方,别说她了,就连她师傅归为茫海宗的掌门都不能随意的进入,必须要得到允许才可以。

    所以她离开主殿的时候,虽然还在思考该如何才能进去,但是身体已经不由自主的朝着后山飞去了。

    后山距离主殿不算特别远,但是常年被云雾遮挡,并且还被设下了一到阵法,寻常人还真是轻易找不到门路。

    她七拐八拐之下,很快就迷路在了这云雾之中,周围全是各种树木,如今被迷雾一修饰,顿时幻化出了各种各样可怕的东西。看的她心里越来越有些怕怕的感觉。

    好在这不过是个困阵,并不是一个杀阵,所以她也就是被吓一吓,并没有别的什么。

    在里面饶了将近两三日的样子,她不仅没有降下想要见一见那位大乘期修士的想法,反而越加的热切了起来。

    只可惜这个困阵她怎么都走不出去,气恼之下干脆对着一颗绿松树猛地攻击了过去。

    然而就在她攻击了两下之后,突然周围的迷雾似乎一下子就消失了。

    她一瞬间就看到了某条笔直的路,只不过她只看到那个地方有许多的书,也没有看清楚那边有路。很快迷雾就在一次聚集了起来,那个地方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她很清楚,自己恐怕是无意间触碰到了一些什么,所以凭着之前的记忆便朝着那条路过去,快要撞到一个树上的时候,变闭上眼睛,果然并没有装上,而是毫无阻拦的就穿过了那棵树。

    不得不说她的运气还算不错,这两日祁则尊者一直寻思该怎么让小弟子出去溜溜,所以并没有激活山下的一些其他的阵法,所以她竟然有惊无险的就走上山了。

    走到半山腰处的时候,就已经走出了迷雾了。

    她兴冲冲的朝着山上而去,一路上更是一个人都没有遇到。果然这后山如同传闻中一样,没有任何伺候的人呢。到了山上也只看到两处洞府,一处看上去似乎还挺新,周围的灵植花草似乎都是刚刚移植过来没过多久,这处地方想来便是那位新收的弟子了。

    另外一边的洞府外面就简单了许多,不过洞口有一道蓝色的屏障,她知道自己多半也进不去,所以悄悄的朝着姬芜神的洞府走了过去。

    只不过走到洞口的时候却发现居然设下了一道禁制。

    她轻笑了一声,一个刚修炼没多久的小孩子,设下的禁制能有多厉害。

    一抬手便想要撤销,不过之后她却惊讶的发现,这倒禁制以她的修为竟然没有办法破开。这边有些耐人寻味了,难道是祁则尊者给设下的?

    可是若是祁则尊者设下的话,她一触碰只怕就会被发现了吧。

    不过另外一个洞府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动静,莫非祁则尊者并不在后山之中吗?

    这么想着她试探性的穿了一道音进去,果然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复。她的胆子顿时变得大了起来,她觉得自己打不开这道禁制或许是因为她太过于温柔了。

    所以她往后退了两步,取出一件武器,想要直接攻破这道禁制。

    只可惜两道在她看来十分有威力的攻击,竟然半点没有奈何。

    “我倒不信了。”被这道禁制给气到了的她,连带着对于里面的人也没有好感了起来。

    实际上,她一开始就没有好感,不然也不会明知道对方在修炼的情况下便想要进来打扰。她其实很清楚修炼途中被打扰的后果,轻则收点内伤,重则很有可能走火入魔。

    但是这根本就没有被她放在心上,她就是想要看看是何方神圣,竟然会引起祁则尊者都忍不住收为亲传弟子,一入门身份便一人之下,临架在所有弟子的上头。

    就在她再次准备攻击的时候,洞府的禁制突然一下子就消失了。

    她脸上一喜,正想要上前,却突然看到一道人影出现在了洞府口。

    一个小小的身影站在洞府口,冷冰冰的看着她,那一双眼睛里面没有丝毫的感情,看她的时候就仿佛是在看一具尸体一样。

    “喂,你这小孩,什么眼神啊?”她被姬芜神看的有些发毛,顿时气急败坏的大声喊道。

    她身份在宗门也不低,无论在外门还是内门,大家都会顺着她。

    如今被姬芜神这般看着,直接就触及到了她一向自认为的威严。

    “好玩吗?”姬芜神并没有回答,反而淡淡的问道,语气波澜不惊。

    “听不懂你在说什么,这么死气沉沉的样子,也不知道老祖究竟看上了你哪一点。”她被姬芜神气到了,此时也顾不得姬芜神的身份比她要高一些,况且不过一个小孩子罢了,就算是修炼了一段时间,能有多厉害。

    “想知道吗?”姬芜神歪着头,突然笑了起来。

    她顿了顿,没明白姬芜神这句话究竟什么意思,不过心里顿时有一种发毛的感觉,这个小孩好像有些怪异呢。

    “你既然诚心诚意的问了,那我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姬芜神一步一步的朝着她走了过来,一字一句的说道。

    当走到她面前的时候,她仰起头,突然扬起一抹笑容,说道:

    “我这人生平最讨厌有人俯视我。”

    说完,她还没明白姬芜神是什么意思的时候,只觉得身体突然一下子被一道巨大的压力猛地砸到了身上。

    ‘噗通’一下,直接就趴在了姬芜神的面前。

    姬芜神这次慢悠悠的蹲下身,拍了拍她的脸,感觉到脸上有些黏糊糊的,还在她的衣服上面擦了擦。

    “这样才乖。”

    “你……找死。”她彻底的怒了,猛地就想要站起身。

    但是那股压制在自己身上的压力就跟随时悬在她后背之上的,根本无法挣脱。

    “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她并不觉得姬芜神有这么高的实力可以压制住她,所以她手上多半是又祁则尊者给的宝物。一想到有这样的宝物,而自己的师傅都没有给自己准备,心里就忍不住嫉妒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超强吸妖器〕〔给我一张复活卡〕〔奕王〕〔极品赘婿苏允〕〔云安安霍司擎〕〔最强斗音〕〔穿越种田,山野汉〕〔隔墙追到时先生〕〔穹平纪事〕〔三千铭契目录〕〔捉诡天师〕〔重生做神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