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联盟之上单魔王〕〔漫威天使降临〕〔谋入相思〕〔和离之后再高嫁〕〔英雄联盟女魔王〕〔论自带外挂的好处〕〔第一神丹师〕〔我的美利坚〕〔景男神的尾巴殿下〕〔向晚意不识〕〔宋辞霍慕沉〕〔公诉先锋〕〔神灵之珠〕〔绝望大魔王〕〔穿越之夫荣妻华〕〔宠婚撩人,总裁的〕〔唐姝〕〔这个和尚很暴力〕〔穿成赘婿文男主的〕〔我家武将有数据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南朝争霸 第六章 人不风流枉少年
    其实一般情况下,姬芜神根本不可能因为这个女子生什么气。

    但是她原本就是为了调查小世界天道的事情过来的,所以对于身边每一个气运十分好的人都抱着怀疑的状态。

    毕竟神州域的人已经将人安插进入了小世界之中。

    这女子虽然有些无理,若是寻常时候,姬芜神最多将她赶走,也不会这么报复。

    只是她之前刚好处于冲击筑基期的重要时刻,没想到就因为她突然攻击禁制,让她分了心,竟然筑基失败了。

    虽然她若是想要筑基的话,随时都可以,可是她做了上位者那么多年,还从未有人敢在她修炼的时候打扰。所以心里难免会有些窝火,又因为现在她不能回到繁天大陆,也就意味着她就无法见到姬重了。若是到时候姬重失败了,这份因果恐怕也会落在自己的身上。

    “我只是让你认清楚,自己的身份,这是修真界。”姬芜神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之后,又探查了一番整座山峰。

    祁则尊者并不在山上,山下设下了困阵。这女修的修为连筑基都没有,能够上来,看来气运也是不错的。想到这里,姬芜神眯了眯眼,对于气运极好的人,她心里多多少少都有了一点芥蒂,所以对她也持有一种怀疑的状态。

    但是此时的她还想要再看看,因此即便让她尊严践踏在自己的脚下,其实也并未想要她的性命。

    “那又如何,我是掌门的弟子,你算什么东西?”她气的眼睛都红了起来,偏偏还挣脱不掉。

    “是你祖宗。”姬芜神不咸不淡的说道。

    实际上她这么说并没有错,即便是掌门都要唤她一声师叔,更别说掌门的弟子了。

    她以前在繁天大陆的玉虚宗里面,地位就不低,后来成为了仙界之主之后,因为修炼了太上忘情录,整个人的性子也偏向冷清居多了。

    所以在她说出这句清淡的话之后,她自己到并没有什么成就感。毕竟这种事情对她来说太寻常不过了,所以并没有其他格外的意思。

    但是听到了她的耳中,就好比是一道惊雷,炸的她胸口不断的起伏,有心想要反驳一句,但自己被对方死死的压制,说些什么似乎都没有用处了。

    “你叫什么名字?”姬芜神想要利用对方的名字来推测一番,即便不算特别的准确,也能够让她的心里有一个底。

    她因为姬芜神这般对她,当下硬气的就是不说话。

    “你若是不说,我或许可以去找找我那师侄。”她口中的师侄,指的便是掌门。

    她反应了好一会才突然想起来这个事情,猛地对上姬芜神的双眼,眼中带着一丝怨恨和森然。

    “马瑶。”说完之后,似乎怕姬芜神没有理解,继续说道:“我叫马瑶。”

    听到她的名字之后,姬芜神慢慢的站起身,轻蔑的瞥了她一眼之后,便不再理会,转身就朝着洞府走了过去,一边走一边说道:

    “你可以滚了。”

    “你……”马瑶感觉到身上的压力骤然一轻,怨恨的盯着姬芜神的背影,脑子里面顿时一片空白。

    一股杀气淡淡的萦绕在她的脑海里面。

    杀了她!

    这股念头顿时充斥了马瑶的整个识海,下一秒或许这个念头真的说服了她,所以的手中快速的出现了一把长剑,猛地朝着姬芜神的后背上射去。

    这一次她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并不怕姬芜神会躲过。

    然而就在长剑靠近姬芜神的最后一瞬间,一道淡绿色的屏障顿时将长剑死死的挡住了,无论她如何的用力都没有办法突破这道屏障,反而让姬芜神突然转过身来。

    眼中的嘲讽越加的明显。

    “看来你是嫌自己活得太长了。”姬芜神说完这句话,眼中已经没有任何的温度。

    但不是实际上她并不像将马瑶杀了,她只是想要验证看看,这个马瑶的气运是不是挺好。虽然仅凭对方能够走出困阵也不足以证明这一件事情,但是也不过只是人让她多活几天罢了。

    不过现在不杀她,不代表姬芜神就真的可以轻易地放过了她。

    手中猛地出现一把白色的长鞭,这还是祁则给她准备的极品攻击灵器,微微朝里面找注入一丝灵力,原本软软的长鞭顿时如同有了生命的白蛇一样,在她的手中不断的扭动。

    泛着微微的白晕,隐约还能听到嘶嘶的声音。

    姬芜神瞥了一眼,这长鞭不会就是白蛇炼制的吧?

    ‘啪’姬芜神虽然并没有动用灵力去抽她,但极品灵器之中原本便有了一缕自我意思,况且武器的品阶就在这里,一鞭下去,马瑶的脸上顿时多了一条鞭痕。

    “啊……”一道惨叫顿时响彻了整座山峰。

    而在百里之外的地方,有一个人突然转头朝着后山的地方看去。

    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头,而又毫不犹豫的朝着后山而去。短短百里的距离不过几息之间便已经略过了。

    就在姬芜神要抽第二鞭子的时候,一道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乖徒儿,你今天终于出来了?”

    祁则尊者惊讶的喊道。

    要知道他这段时间可是寻了不少的人问了一下有没有可以让自己徒弟不要那么努力修炼的办法,然而每一个老朋友听完了他说的话,都是一副‘你有病’的表情看着他。虽然他也知道自己这样想不对,可是这孩子省心得让他觉得有些过头了。才七八岁的孩子啊,竟然就这么努力修炼了,哪里还有孩子该有的朝气?

    如今先且不管她为何会出来,光是能够站出来祁则尊者就觉得很不错了。

    姬芜神见他来了,也没有兴趣在抽人了,将白鞭收了起来,直接转身就朝着洞府里面走去。

    “诶,别走,为师有话要跟你说。”

    结果他还没有靠近,一个人顿时将他的腿抱住。

    “老祖救命啊,老祖,小师祖要杀我。”马瑶虽然从未见过这个老祖,心里对于大乘期修士也十分的恐惧,但是比起姬芜神打在自己身上的那一鞭,如今在她的眼中,祁则尊者的出现就是她唯一的救星了。

    他就不信了,姬芜神打了自己,祁则尊者还会维护她。

    然而让她想不到的是,祁则尊者此时正皱起了眉头,小徒弟进入了洞府,又将禁制打开了。特喵的才见到没有几秒钟,竟然又闭关了。

    他原本还想说带小徒弟出去逛逛街神马的,小孩子都喜欢热闹,说不定带她去大城里面逛逛,还能唤醒一些她孩子气的一面。

    所以现在,面对罪魁祸首,祁则尊者也是冷冰冰的模样。

    “你是何人,竟然胆敢擅闯后山?”祁则尊者向来不喜欢有弟子进入后山,所以此时微微眯着眼睛的时候,已经再给掌门传讯兴师问罪了。

    掌门听到传讯,整个人呆若木鸡。

    竟然有人胆敢擅闯后山禁地。

    我次奥,是谁啊?

    不要命啦?

    想到这里,掌门根本坐不住了,飞快的朝着后山而去。半秒钟都不敢停留,毕竟老祖可是多年不发脾气了,若是发脾气一走了之,或许几百年不回来的话,他就是门派的罪人了。

    然而,这还不是最打击人的,最打击人的是,当他好不容易来到了后山山上的时候,看到一个熟悉的人竟然跪在老祖的面前。

    “瑶瑶,你怎么在这里?”这么说的时候,正好看到马瑶红这一双眼睛,一脸委屈的看向了她。

    当然,这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死,她的脸上有一条鞭痕,正好在一张脸的中间。从下巴到鼻子再到额头,几乎将一张脸直接分成了两半。

    这样的杰作,他总觉得应该不是老祖干的,毕竟若是老祖真的生气,不过一个眼神就能让人魂飞魄散,哪里还会费尽心思给她一鞭。

    不过他也没有想到会是祁则尊者新收的那个弟子。

    毕竟她才修练多久?满打满算几个月罢了,连半年都不到,怎么可能会打得过马瑶,还带她现在也是炼气期后期的修为了。

    “你的脸怎么回事?”他问了之后,真好就听到了一句冷哼。

    他微微一顿,脸上顿时堆着笑,对着祁则尊者行了一道礼,说道:

    “师祖,这孩子可是哪里惹到你了吗?”

    “她擅闯后山,是你门下的人?”祁则尊者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一双眼睛好像两把利刃,‘嗖嗖嗖’的朝着他的脸上无情的拍打了过来。

    特喵的,掌门心想,自己竟然忘了,马瑶在这里,自然是她擅闯了后山来着。刚刚看到马瑶的一瞬间,他竟然只关注到对方脸上的鞭痕。

    “是,是弟子门下的。”掌门此时的额头都快要冒出汗珠了。

    此时也不好呵斥马瑶什么,她委屈的跪在地上,不时的用眼神哀求师傅,但是她的掌门师傅此时压根没有注意到她。

    “自己带回去吧,若是在有下次,便不用来领人了。”

    说完,祁则尊者那双危险的双眼还在马瑶的身上瞟了瞟。

    马瑶顿时缩了缩身子,掌门连连点头保证。

    不过却未马上离开,而是问道:

    “师祖可知瑶瑶脸上的伤是何人所为?”毕竟自己弟子被人打了,他怎么着也不能咽的下这口气吧。

    当然,庆幸的是师祖竟然会没有追究,要知道上一次有一个弟子不小心靠近,都被他重罚了,虽然没有被逐出门派,但是也荒废了好长时间没有办法修炼。

    祁则尊者一听就知道掌门的意图,不过他却并没有打算隐瞒,而是咧开嘴角,脸上的表情突然一下子阴转晴,这个转变让掌门脑门一个大大的懵逼。

    “我的亲传弟子干的。”说道‘亲传弟子’四个字的时候,语气甚至有一种迷之得意。

    掌门听了之后,还没有反应过来。过了好一会,才突然反应过来,师祖之前收了一个弟子,据说资质好的竟然让测灵珠都爆炸了。

    可是他明显对这句话抱有怀疑的态度,毕竟收的弟子在如何逆天,也不可能在不到半年的时间就可以打败修炼好几年的马瑶。

    “师祖开、开什么玩笑啊!”掌门说完之后,还看向了自己的弟子。

    没想到真好看到自己的徒弟一脸的不甘心,还有一股隐约的恨意。这一下子,他哪里还不明白什么。

    只是心下很诧异,真的有这样的天才存在吗?

    不到短短半年的时间,竟然会将马瑶都给揍了。

    好吧,这个仇看来自己是没有办法帮徒弟出了。以后若是马瑶有出息的话,就看她自己能不能找回场子了。不过看向在这个状况,有点玄。

    人家修炼半年就能将她压制成这样,以后还不知道如何。

    但是未来的事情谁也不一定,毕竟还有一句话叫天妒英才,越是这样的人,说不得老天就越是嫉妒,以后若是渡劫的话,也会越加的声势浩大。

    所以他也只能想着之后该怎么好好教育一下这个徒弟了,让她手下心,好好修炼。这一次说不得也是一个好的契机呢。

    等到他们两人离开后,祁则尊者的表情才恢复之前的苦恼。

    然而苦恼没有半刻钟,脸色突然一变,整个人立马愣在原地。

    下一秒就出现在了姬芜神的洞府外面。

    一脸目瞪口呆的祁则尊者好半响都没有办法合上嘴。

    这是……筑基了?

    可是她没有服用筑基丹,更重要的是,她修炼不过四个月。

    竟然就筑基了。

    这恐怕是整个元盟大陆第一个才修炼四个月就筑基的天才了吧?

    惊讶之下,祁则尊者心里也不得不开始沉思一个问题了。自己收的这个徒弟来历恐怕不简单吧,这般好的资质,竟然会成为自己的弟子。虽然有一种被惊喜砸到的感觉,但是更多的是疑惑。

    这世上,当真是有这样的天才存在吗?

    这个问题没有人可以回答他,不过担忧之下祁则尊者也不敢掉以轻心,毕竟筑基是每个修士毕竟的过程。度得过,才能有未来,度不过的话,一辈子或许也就只有在炼气期徘徊了。

    修炼,若是连筑基都没有办法达到的话。对于修真者来说是一种十分悲哀的事情,想到这里,祁则尊者也不再多想其他的,直接将整个后山的灵气全部朝着此处引导。筑基需要大量的灵气,若是灵气不充裕很有可能会失败。

    一旦失败,下一次筑基的契机也不知道会是什么时候,并且大部分人还会在心里留下一丝阴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巨星从创造营开始〕〔山沟里的制造帝国〕〔悲喜鉴定师〕〔真君大道〕〔我真不想当海贼啊〕〔只想吸引你〕〔诸天一页〕〔诸天最强大BOSS〕〔头牌经纪人:你老〕〔开局富可敌国〕〔我,活了万年〕〔豪门的修真继承人〕〔凤族有女之凤耀九〕〔总裁爹地请温柔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