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终极学生高手〕〔契约宠婚,温总请〕〔烟锁相思殇红尘〕〔上仙我只喜欢你的〕〔竹马草莓味〕〔反派今天也很乖〕〔穿越之庶女的逆袭〕〔梅琳传奇〕〔全球示爱慕太太〕〔巷子深深春风暖〕〔重生农女去种田〕〔重生后正派大佬盯〕〔快穿反派总贪恋我〕〔快穿之反派今天死〕〔重生六零农媳有空〕〔重生之残疾世子丑〕〔拐个野人来种田〕〔无限剑神系统〕〔我家王妃超A的〕〔丈六金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南朝争霸 第十二章 义隆老兄要驾崩
    “没毛病啊!”祁则尊者将手放在姬芜神的额头上,疑惑的说道。

    其实有关于天道,大多数人都是带着敬畏之心的,无论是祁则尊者还是其他的人都是一样的。也因此即便所有人对于天道都有所好奇,却不会像姬芜神这么平静。

    是的,她说要直面天道那句话的时候,脸色和眼神都十分的平静,就天道在她的眼中根本不算什么似得。

    不过有一想到她几次面对劫云的时候,都是一个字就打发了对方。貌似对方也根本没有做出任何的回应,也可以看出这个徒弟的来历非凡了。

    只不过姬芜神不愿意讲,祁则尊者自然也不会问。当然不问不代表他就真的一点都不好奇,从侧方面打听也是可以的。只可惜姬芜神那边滴水不漏,要么就是沉默不说话。那一张冰冷的脸,怎么看怎么违和。

    “我需要找个安全的地方修炼。”姬芜神望着他,很认真的说道。

    索性他也知道自己的身份有问题,姬芜神也就随性多了。直接将自己现在最需要的事情讲了出来,祁则尊者无奈的看着姬芜神,心说好歹也要历练一下吧。不过姬芜神坚持,他虽然无奈,也只能同意了。

    只是茫海宗的事情还是应该解决,实际上,茫海宗确实是一个比较安全的地方,修炼的话也不会被人打扰。若是在外面,即便能够找到合适的地方修炼,到底没有宗门里面灵气浓郁。还容易引起别人的注意。

    “那不若我们回去吧!”祁则尊者一点都不觉得不好意思。

    仿佛之前在外面散播谣言的人不是他一样,可是看到了这师傅的一系列的事情,姬芜神真的对她尊重不起来。所以随意的点点头,只是突然冷下来了起来,道:

    “所以你这段时间在做什么?”

    “呵呵,你是小孩子,路漫漫其修远兮,若不让心情随时放空,又如何能够做到随性。”

    祁则尊者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还挺认真的。

    姬芜神也跟着点了点头,看来这祁则尊者修炼的还是逍遥道,和他的性子倒也听相配的。不过这世上又有几个人能够参悟得透着逍遥岛呢?

    “你是不是已经入道了?”姬芜神鬼使神差的问道。

    祁则尊者先是一惊,毕竟入道这种事情若非是被别人知道,一般人也不可能看得出来别人已经入道了。而后他了然的看了一眼姬芜神,她果然不是一个普通人。

    罢了,反正现在也只是证实了自己的猜测。

    况且姬芜神的目的一直都只是想要修炼,无论她是不是夺舍了别人,至少她并未伤害过自己,这边足够了。想到这里祁则尊者顿时摇了摇头,将这个事情接过了。许多事情他都很容易看的开,所以心态才一直很不错。

    “不错。”祁则尊者将手微微的背在身后,点头回道。

    很难想象,一个成年人会如此认真的和一个小孩子讲话。

    两人并排着从街上走过的时候,还引起了许多人的注意。

    不过也正因此,有心人便猜到了两人的身份了。之前茫海宗便有消息传出来,祁则尊者和其气传弟子离开了茫海宗,没想到竟然到了坊市之中。

    当然,很快他俩的所在地便被茫海宗的人得知。他们当然不希望是去祁则尊者这尊大神,掌门虽然重要,但是比起门派的后台的话,还是祁则尊者重要得多。所以茫海宗专门派了一个门派举足轻重的一峰之主,前来迎接祁则尊者回宗门。

    对于祁则尊者来说,回不回去根本无所谓,不然之前也不会跟着别人一起抹黑茫海宗了。如今回去不过是看中了后山清静,适合姬芜神修炼。

    “说说看,需要为师如何为你出气?”祁则尊者并没有避过那名峰主,直接当着他的面对姬芜神问道。

    姬芜神小脸一直都是面无表情,瞥了那名峰主一眼。

    奇怪的是,那名峰主被姬芜神这么一看,顿时有一种浑身一凉的感觉。没想到这孩子小小年纪,便有这么强大的气势,就连祁则尊者身上的气势都没有她身上的让人感觉可怕。

    当然也有可能是祁则尊者修炼的逍遥道有关系,所以一般情况下祁则尊者不冒火,也就没事。只要没有触及到他所划下的规则,他一般不会计较。

    当然,姬芜神也知道,他并不是真的不计较的人。他为人处事,最重要的是看心情。

    这样的人其实很让姬芜神羡慕,她以前为之努力的方向就是这样,就希望能够看心情的在世间行走。高兴就笑,不高兴可以肆意。

    “杀了马瑶。”姬芜神没有让祁则尊者失望,直接就说出了自己最希望的问题。

    然而此时峰主却露出了一个为难的表情,他们当然知道罪魁祸首就是马瑶了,可是当日将掌门和马瑶拿下之后,马瑶之后竟然消失了。他们翻遍了整个茫海宗都没有发现马瑶的踪迹。周围的几个坊市,几座山也都仔细的探查了一番,都没有发阿娴她的踪迹,马瑶此人竟然就这么突然消失了。

    姬芜神顿了顿,已经能够猜到是怎么回事了。

    只是想不明白,这小世界的天道不愿意与自己正面为敌,却偏偏重要庇佑那些外来者。

    “回小师叔,马瑶她不……不见了。”说真的,说完这句话,对上姬芜神那双平静的双眼,心里没来由的竟然会觉得羞愧。

    “啧啧!”祁则尊者见姬芜神并未说些什么,也只是突然戏虐的看着他,并未开口说话。

    一个人都看不住,要你们何用。

    这样会让他膨胀,觉得茫海宗能有今日,与他这一个门派的后台有很大关系的。

    “罢了,没事了。”姬芜神转过头,不再理会,说完这句话之后就看着祁则尊者。

    表示之后的事情就让他解决吧。

    让一峰之主亲自前来迎接,两人原本又准备要回去,所以就顺势跟着回去了。不过回去之后,两人就直接回了后山,之后无论前面的人如何的发讯息,就是没有人理会。祁则尊者和姬芜神就仿佛一夜之间突然闭关了一眼。

    实际上,姬芜神确实是闭关了,而祁则尊者暂时还没有找到闭关的感觉,所以这段时间倒是过起了悠然见南山的生活,时不时的在姬芜神的洞府之外煮起了茶、还故意砸吧着嘴,这声音姬芜神自然也听得到。

    不过她若是真的陷入了修炼之中,自然是不会理会的。

    很快一年的时间又过去了,这一年的时间虽然未能完全让掌门的事情安静下去,却也差不多了。因为今日又发生了一些新的事情。

    据说在元盟大陆以南,有一群人寻到了上古大能的传承之地,进去的二十多个修士,也唯有三个人活着出来。如今这三个人成为了整个元盟大陆最吸引眼球的人,因为每个人都想要将他们找出来,好知道他们在上古大能手中得到了什么东西。不过这三人暂时还没有具体的画像传出来,不过一般情况下,围观吃瓜群众的情报是十分厉害的。

    不过几天的时间,三人的画像就已经满天飘了。如今只怕是刚进入修真界的人,恐怕都知道了这三人得到了上古洞府的传承,至于里面究竟得到了什么,鬼知道。

    茫海宗换了掌门,除了被换的那一脉以及成为掌门的这一峰,对于其他的普通第一以及后山的祁则尊者两人并没有任何的不同。他们的身份比较高,即便是换了掌门也不敢怠慢了他们。

    姬芜神每月的供给都会有人送到后山附近,如今祁则尊者看着供给里面原本没有的一些东西,忍不住笑了起来,新的掌门看来是十分想要修复和后山的关系。

    这一年几乎是换着花样送东西进来,祁则尊者看了看姬芜神的洞府。

    计算着最近她应该是可以出关一趟了。

    毕竟她如今的气息已经到了筑基大圆满的境界了,说真的他其实真的很好奇姬芜神的真实身份了。一年的时间筑基初期达到大圆满,看她现在的状况是想要一口气不停歇的直接突破结丹期。

    若是此时传出去,简直就是天方夜谭,任何人听到估计都会觉得惊恐吧。绝对会有人觉得她身上有什么宝物辅助修炼,若非认了自己当师傅的话,只怕还真是会遇到很多的麻烦。

    一想到这里,祁则尊者奇怪的看了一眼洞府里面的姬芜神。

    难不成她找自己做师傅,其实就是为了寻求一个庇护之人。此时他才突然想起那个神识高于他的高人,当时他寻遍了都找不到,后来出现在外门的时候,就刚好发现了姬芜神被测出有极高的天赋。

    对方的目的显然是想要故意将他引出去,这么一想,顿时觉得前后都通顺了。

    只需要姬芜神自己亲口承认了,不过祁则尊者此时却并不想要找姬芜神核实些什么。

    许多事情知道不用说破,若是说破了,便没有什么意思了。

    刚好想到这里的时候,祁则尊者眼睛突然一亮。

    来了,结丹了。

    可是让他无语的是,一小片劫云又屁颠屁颠的飘到了后山之上,还能够看到里面的劫云在滚动。

    若是眼前的劫云是一个人的话,他真的很想要好好的调侃一下。每一次都过来,每次都被一句‘滚’字打发了。可即便是这样,竟然还是会次次来。

    这模样,祁则尊者不得不怀疑,这天道不会是认识姬芜神的吧。可是之前在生死台上的样子,分明是想要搞死她。

    可是有担心搞不死,所以最后才犹犹豫豫的离开的吧!

    姬芜神结丹的速度简直让祁则尊者诧异,这天底下有人这么顺利的结丹,恐怕也就她了。神色淡淡的走出来,脸上的表情还是和从前一样。若是说好听点比喻便是古波不惊,若是说不好听一点,就是面瘫脸。

    好在她现在还是一个可爱的孩子,否则这样一张脸长在女孩子的身上,真不知道以后能不能嫁出去。

    依旧是面无表情的对着那一小片劫云说了一句‘滚。’

    然后那小片劫云就跟完成了任务一样,那模样就仿佛是松了口气,飞快的又飘走了。

    这渡劫的效率,祁则尊者都忍不住伸出了一根大拇指。

    “你可真闲。”姬芜神上下看了看他,以他如今的心境,直接修炼到大乘期后期应该也只是时间的问题。可是他这一年的时间竟然都没有修炼过。她虽然在闭关,但是一份心神还是留在外面,自然是知道他这一年几乎都守在自己的洞府外面,实则更多地是在观察自己。

    被自己的徒弟这么调侃,祁则尊者也不在意,摆手说道:

    “一般一般,为师还是比不得你。”

    之后,姬芜神淡淡的‘哦’了一声之后,转身就想要再一次进去,这一次说什么祁则尊者都不让他进去了。

    说真的,修炼狂魔他见过不少,但是没有一个人比得上她的。

    “你就不能稍稍休息一下?”见过拼命修炼的人,但是从未见过这么不间断的人。并且眼前的这个人竟然还是一个孩子的外表,即便她的薪子有可能不是个孩子,但是既然成为了孩子,为毛没有沾染一点点孩子的习性呢。

    姬芜神叹了口气,第一次这么怅然。神色颇有些复杂的看着祁则尊者。她不是不想要休息,不是不想肆意一些,只是她没有多少时间了。若是不弄清楚这些外来者究竟是如何进入小世界的,而这小世界的天道又是为何会对着些外来者如此庇佑的,她怎么都放不下心。

    所以她现在想起一句话,用来形容自己最好不过了。

    你现在能够安逸的活着,那是因为有人在承受你应该承受的痛苦。而现在祁则尊者之所以能够这么潇洒的修炼自己的逍遥道,也是因为他不知道自己身处在一个什么样的地方。

    当然,这么说并非想要标榜自己的伟大,只是她总算是明白有一句话的含义了。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我来自缪星〕〔巨星从创造营开始〕〔奕王〕〔他是病娇灰姑娘〕〔撞生缘〕〔头条星闻:总裁宠〕〔明朝败家子〕〔头牌经纪人:你老〕〔诸天最强大BOSS〕〔六宫凤华〕〔洪荒之六道真人〕〔豪门的修真继承人〕〔穿梭时空的侠客〕〔超级巨星之头条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