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锦绣农家女〕〔我的清纯校花老婆〕〔美漫之无尽技能〕〔明虎〕〔娇妻宠不够云薇薇〕〔天降横财〕〔重生引路人〕〔罪恶无形〕〔捡个杀手总裁老婆〕〔我的魔王城有皮肤〕〔神尊归来当奶爸〕〔大戏骨〕〔万世为王〕〔废柴君主养成计划〕〔下堂将军要亲亲〕〔绿湾奇迹〕〔凤云归〕〔重生之狼帝归来〕〔哈利波特之我是传〕〔他似山岳来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南朝争霸 第三十三章 凯旋班师得封赏
    “薄爷,要我吗?”吐气如兰,十分暧昧诱惑的语气让薄风止的身体不由的一僵,看向嬴洛的眼神更加的火热起来了。

    就在薄风止打算将嬴洛吃干抹净的时候,嬴洛的嘴角却不由的勾起一抹狡黠的笑容。

    就听到从房间之间传出薄风止气急败坏的声音:“嬴洛!”

    “哈哈哈哈。”嬴洛一直没有忍住的,哈哈的大笑起来,似乎不惧怕薄风止的气急败坏。

    “变回来。”薄风止黑着脸看着在自己身上的小黑熊说道醢。

    “不要,有本事你就霸王硬上弓啊!”嬴洛现在是有恃无恐的样子,一副大爷的样子,翘着自己的小短腿,一脸悠闲的看着薄风止。

    薄风止这才可以肯定,嬴洛这绝对是在报复自己之前瞒着她,没有在第一时间告诉她,自己已经恢复记忆的事情。

    看着嬴洛眼神之中的那一抹小得意的精光,薄风止也只能无奈的暗自叹了一口气,伸手捏捏嬴洛的小熊脸,咬牙切齿的说道:“下一次你再敢这样戏弄爷,就不是霸王硬上弓这么简单了。缇”

    说完之后,薄风止就甩袖,脚下一点,唰的一声从房间之中一跃而去了。

    而在薄风止离开之后,嬴洛已然变回人形,不得不说,自己的兽身在有些时候还是挺好用的,不是吗?

    嬴洛的嘴角还挂着一抹得逞的笑容,怎么说也要让他们家薄爷好好的体会一下她的家法不是?

    看看他下次还有什么事情敢故意瞒着她了吗?

    嬴洛将自己有些散开,有些凌乱的衣服整理好了,稍微的打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之后,这才开门走出去。

    “小祖宗,你惹薄爷生气了?”嬴洛才刚走出门没有几步,就听到桀雾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看来是薄风止刚才那气急败坏的声音,大家都听见了。

    但是却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事情,可是还是可以感觉的到薄风止真的是很气愤的样子。

    所以桀雾跑过来,想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却看到嬴洛那一脸春风得意的样子,一点都不像是有什么事情的样子。

    “他自己小心眼生气了,怎么能说是我惹他生气呢?”嬴洛一脸无辜的表情说道:“我这么的温柔,我怎么可能会是那种会惹人生气的人吗?”

    “原本还不是很确定,但是现在听你这么一说的话,基本上已经可以确定了,你真的惹薄爷生气了。”桀雾的那个表情还真的是一本正经的很啊,还不由的点点头来证明自己说的话的肯定性。

    嬴洛不由的撇撇嘴,难道她的话有这么的不可靠吗?

    算了,嬴洛也不解释了,她就是惹薄风止生气了,那又能怎么样呢?

    有本事来打她啊,就是这么的傲娇,一点办法都没有!

    “你们在忙什么?”嬴洛果断的转移了话题,感觉自己睡了这小半个月之后,好像很多事情都不知道了一样。

    “没忙什么,趁着无聊就和拓跋去战惊天下玩了一下。”桀雾看向嬴洛说道:“最近也没有什么事情,就找点乐趣了呗。”

    “天域进驻九州大陆的事情已经好了?”虽然嬴洛是大概知道这事,但是现在具体是怎么样子的,这个嬴洛还是不得而知的。

    毕竟她可不是什么神算子,怎么可能算的出来呢?

    “早就收尾了。”桀雾摊摊手说道:“薄爷一出手,就知有没有了。”

    “对了,有一件事情,要跟你说一下。”桀雾突然想起了一些事情来,不由的开口说道。

    “什么?”嬴洛看桀雾的表情,似乎还算是一件大事的样子啊!

    “上次我现真身的时候,不是被他们都看到了吗?”桀雾说起这件事情来就不由的挠挠头说道:“然后,他们不就有些怀疑了吗?虽然赫连远那么说了,但是他们现在似乎好像有意思要进锁妖塔去一探究竟的样子。”

    “我说,你上次变回兽身的时候,有什么用?”这秋后算账,想起来当时的情况,发觉当时桀雾变回兽身的作用并不是很大的样子。

    ……桀雾有些尴尬的摸摸自己的鼻子,把脸看向其他的地方,假装听不懂嬴洛现在在说什么。

    他可绝对不会自己承认自己当时,似乎真的好像并没有发挥什么作用的事实的,绝对不会承认的。

    当然了,嬴洛也就仅仅只是吐槽一下桀雾而已,并没有别的什么意思。

    “他们要是有本事的话,就去啊,拦着他们做什么?”嬴洛倒是并不觉得这件事有什么不好的地方:“他们要是有脑子的话,早就该想到了,我从朔夜手上得到穷奇的人身桀雾的事情,早就在就九州大陆上传的沸沸扬扬的,现在你变回兽身,还用说吗?说你不是穷奇,那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那你还能这么淡定?”桀雾真的有些不懂嬴洛到底是在想什么,这种事情败露了,还能这么的淡定,好像这件事情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的样子。

    “为什么不能淡定,他们就是知道又能怎么样呢?”嬴洛不由的耸耸肩说道:“怎么?他们还有本事把你再关进锁妖塔吗?还是他们觉得他们有本事和我们薄爷相抗衡的呢?”

    上次他们能够将穷奇关进锁妖塔的一个重要的因素是借了归元山庄法宝的光,但是现在归元山庄已经是荡然无存了,他们也没有这个本事来再一次将穷奇的兽身和人身相分离,那么穷奇一只上古凶兽,那实力绝对不是常人能够预知相抗衡的。

    还有,如果他们对嬴洛发难的话,那绝对就是在跟薄风止宣战。

    薄风止说过,他绝对不会让嬴洛受伤,他不会伤害嬴洛分毫,也绝对不会让别人伤嬴洛分毫。

    现在薄风止的势力已经蔓延整个九州大陆,真的要打起来,谁处于弱势,一看就知道了。

    而且苍穹学院的院长赫连远都站在她这一边,试问都这个样子了,嬴洛还有什么好值得担心的吗?

    “想想也是。”桀雾不由的点点头说道,觉得嬴洛说的话还是很有道理的。

    “其实,你是穷奇的事情根本就已经是可以肯定的事情了。”嬴洛的眼神之中闪过一抹精光,嘴角微勾说道:“现在却说要去锁妖塔里一探究竟,到底是想看看穷奇还在不在,还是想看别的什么东西,这可是一件很值得深究的事情,不是吗?”

    “不是吧,你是说他们……”听到嬴洛的分析之后,桀雾的眼睛不由的睁的大大的看着嬴洛,明显没有嬴洛所想的那么多。

    “人的好奇心都是有的,他们觉得我可以从锁妖塔之中悄无声息的将你带走,他们就觉得他们也有本事进去看看。”嬴洛一只手摸着自己的下巴,看着桀雾,嘴角勾起一抹狡黠的笑容说道:“毕竟锁妖塔里面可是很多宝贝的,虽说不能贪吧,但是进去看看什么的,他们也是很愿意的。”

    “不要说的那么简单,他们进的去吗?”桀雾问出了一个很关键性的问题出来。

    “呵,那就要看他们有没有这个本事了。”嬴洛之前其实也偷偷在锁妖塔的附近放了阵法,他们想要进锁妖塔,本就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在加上嬴洛的阵法,那就更加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了。

    当时嬴洛就有想过了,怎么说自己也是把这锁妖塔给搬空了,那么就绝对不能够留下把柄给对方。

    她可以自己露陷,可以让人知道穷奇现世了,但是却绝对不能给他们机会,让他们进锁妖塔看看。

    毕竟自己可不仅仅只是带走了穷奇这么简单,不是吗?

    嬴洛基本上做事,都会给自己给后手了,所以现在他们在锁妖塔前怎么闹,嬴洛也一点都不担心。

    “这都不算是事了,还有什么事情吗?”嬴洛并不觉得这是一件值得令人头疼的事情。

    “也没有什么事情,毕竟现在都已经安定下来了,学院那边也没有什么事情,所以这才想着去锁妖塔探险,不是吗?”桀雾想了想,觉得好像真的没有什么事情:“如果日子真的就这样子了,那还真的是要无聊死了。”

    对于桀雾的话,嬴洛是表示赞同的,毕竟嬴洛也绝对是那种很爱玩的家伙,要是就这样平淡无奇的话,那过的都没有什么意思了。

    虽然说薄风止的天域现在的权利凌驾于整个九州大陆之上,但是,总是会有一些漏网之鱼,总是会有一些人做不到这样的屈居人下。

    所以,表面上看起来很平静的九州大陆,实际上是不是波涛暗涌,谁也不知道。

    “元宝在哪里?”嬴洛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觉得现在这么安定,也是时候要做这件事情了。

    “赫连远吗?”桀雾看向嬴洛,也就只是随口的问问,然后就回答嬴洛的问题说道:“在苍穹学院啊,据说一边跟他们据理力争,一边好像也是一副跃跃欲试,想要进锁妖塔的样子。”

    听桀雾这么说,这果然是赫连远的作风,一边一本正经的说不要,一边却又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真的是够了,好吗?

    “你找他有事?”见嬴洛提起赫连远,桀雾几乎是肯定嬴洛找他是有事的,但是却不知道嬴洛找他有什么事情。

    毕竟有时候嬴洛做事,一点端倪都没有露出来,让人根本就不好猜测嬴洛到底是在想什么,到底是想要干什么。

    “嗯,有事,见了他就知道了。”嬴洛并没有具体的跟桀雾描述,而是很开放的说道:“你要跟我一起去苍穹学院吗?”

    “去啊,干嘛不去?”桀雾一副很兴奋的样子看着嬴洛说道:“反正在这里也没有什么意思,还不如跟你去苍穹学院看看,感觉会有很有意思的事情啊!”

    “那行,拓跋就不叫了,他喜欢和别人切磋的感觉,就让他好好的玩吧!反正现在也没有什么事情。”嬴洛可没有那么矫情,出门一定要带很多人才行的样子。

    “那我带薄爷去吗?”桀雾问了一个很有技术含量的问题说道。

    “这个啊,那得问问他本人了好吗?”嬴洛表示自己没有办法做主,毕竟现在这个时候,谁知道薄风止是不是还有事情要做,难道还真的能够每天跟自己黏在一起,什么事情都不用做吗?

    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会不会就有些太过于颓废了一点啊!

    “薄爷肯定不放心你自己去的。”桀雾用十分坚定的语气说道。

    “别那么肯定,他在意我是不假,但是我也不能成为他的负累啊,他要是什么都不做,整天跟着我,我也会嫌弃的。”嬴洛说的一本正经的。

    “为什么我感觉你最后说的那一句话,才是最重点的呢?”桀雾表示自己好像发现了一些不得了的事情了。

    “嘘,你心里知道就好了,说出来就不好了好吗?”嬴洛并没有隐瞒的意思,但是还是佯装一副很神秘的样子:“要是被我家薄爷听到了,怎么办呀?”

    “已经听到了,你觉得要怎么办啊!”嬴洛的话音刚刚落下,背后就出现了薄风止的声音。

    所以说啊,有时候还真的是不要在背后说人家的坏话,你看看,人家随时都会出现在你的背后,吓死你,有木有!

    “听到就听到呗,我说的也是事实啊!”嬴洛也只是稍微的惊讶了一下,然后就恢复了正常,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说道。

    薄风止不由的伸手刮了一下嬴洛的鼻子,微微的摇摇头:“你就打定了我不会动手打你,你才这么的肆无忌惮吗?”

    “难道你还想打我?”嬴洛不由的瞪眼挑眉看向薄风止。

    “哎呀呀,你们小两口这打情骂俏的,可以等我走了之后吗?”桀雾不由的开口调侃嬴洛和薄风止说道。

    “不能,没有围观群众,我们还不打情骂俏呢!”嬴洛的嘴角不由的勾起一抹狡黠的笑容说道。

    桀雾不由的翻了一个白眼,一副生无可恋的脸,摇摇头,这样做真的好吗?真的好吗?

    “等一下,有话交代你。”薄风止却比嬴洛正经的多了去了。

    “薄爷你说。”桀雾一下子就认真起来的看向薄风止,一副等待领导指示的样子。

    “小乖要去苍穹学院,我就不跟着去了,你随行保证小乖的安全,有问题吗?”薄风止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

    “当然没有问题啦。”桀雾一副‘全都包在我身上’的模样跟薄风止保证说道。

    “啊?你不跟我一起去?”嬴洛看向薄风止明显有些惊讶的样子。

    “你不是说你觉得我要是跟过去,你一点会嫌弃我的。”薄风止故意用嬴洛刚才的话来堵嬴洛的问题:“我怎么能做那么讨人嫌的事情呢?”

    “噗。”桀雾听到薄风止说这话,一时间没有忍住的就给喷笑出来了,立刻得到了嬴洛的一记眼刀。

    桀雾一下子就用手捂着自己的嘴巴,然后说道:“现在应该没有我什么事情了吧,那我先走了。”

    说着桀雾溜得比什么还要快,一溜烟之后,就连影子都看不见了。

    “好啦,现在可以说了,为什么呀?”嬴洛看向薄风止,嘟着嘴问道:“不要再跟我说,因为我刚才说了嫌弃你的这样的话,我才不信呢!”

    “你不是想要跟我跟着一起去吗?”薄风止还是没有直接回答嬴洛的问题,而是笑着继续打趣着说道。

    嬴洛不由的撇撇嘴说道:“我也就只是说说而已,我要是嫌弃你的话,早就嫌弃你了,还等现在吗?”

    嬴洛一副没好气的样子,撇了薄风止一眼。

    薄风止却不由的伸手揉揉嬴洛的脑袋,笑着说道:“好了,不逗你了,我知道你不是那个意思,这段时间手上刚好有些事情要处理,所以不能陪你过去。等手上的事情处理好了,我就立刻去接你回来。嗯?”

    “好吧!”嬴洛听了薄风止的这个解释之后,还算是可以接受了,并没有将事情问的很详细,而是:“有危险吗?”

    嬴洛在听到自己说这件事情之后的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薄风止嘴角不由的微勾,心情也不由的变得很好的样子说道:“放心,不会有危险的,为了你,我也会好好的。”

    是啦,薄风止和嬴洛是种了连心蛊的,一方若是死亡,另外一方也绝对不可能独活。

    就是这个样子,所以不用担心对方会抛下自己,毕竟在他们双方种下这连心蛊之后,就已经是不可分割的一体了,无论上上天还是下地狱,一路上相伴,想想也觉得日子不会太孤独啊!

    “你答应我的啊,你一定要做到,否则我之前说的事情,也一定会做到的,不信你就试试。”嬴洛说到这里的时候,那个态度已经是完全十分的强硬了。

    “放心,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了。”薄风止的语气也是十分的坚定的说道。

    “最好是!”嬴洛用挑衅的眼神看向薄风止,用自己的眼神告诉薄风止,她绝对言出必行,如果薄风止不爱惜自己的身体,让自己受伤,受很重的伤的话。

    “那我们是不是可以进行刚才那没有完成的事情了。”薄风止突然靠近嬴洛,一副很迷恋的眼神和语气说道:“毕竟我们要很久都不见了。”

    嬴洛没好气的用自己的胳膊肘撞击薄风止的胸膛,白了薄风止一眼:“薄爷,你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

    “想你。”薄风止不假思索的说道。

    但是嬴洛却丝毫不给面子的说道:“少来,薄爷你到底是跟谁学的这般的油嘴滑舌。”

    “无师自通。”薄风止对着嬴洛眨眨眼睛,一副很骄傲的模样,还一副‘快夸我’的傲娇的既视感,还真的是让嬴洛有些忍俊不禁了,没有想到他们家薄爷也有这种样子的时候,还真的是让人有些意想不到啊!

    “薄爷,你的形象都崩坏了,你以前不是这样子的!”嬴洛捂着脸,语气十分的悲伤的说道:“快说,到底是哪个小妖精把你变成这样子了。”

    “我身边还能有比你更磨人的小妖精吗?”一说起这个,薄风止就想起刚才的事情,一想起来就让人不由的有些咬牙切齿,这都已经健在弦上了,嬴洛竟然还敢……

    这是撩拨了,惹火了,然后就不负责了吗?

    到底是谁教她这些坏心眼的做法的呢?

    “怎么,你还想有别人?”嬴洛不由的怒目而瞪,一说起这个,嬴洛就想起之前的事情,这货还想左拥右抱?有了她之后,就休想!

    “有你都吃不消了,我怎么还会有别人。”薄风止听到嬴洛这吃醋的话语,嘴角不由的微勾,将嬴洛锁在她身后的青碧还有他的双臂之间,稍微的靠近嬴洛一点点,气势逼人的说道。

    “说的我好像很彪悍的样子。”嬴洛撇撇嘴,对薄风止这话表示很不满意的样子说道:“有本事你就找别人啊,说的好像我很善妒一样。”

    “你是毒药,已经是那种融在血液在血液之中,深入骨髓之中的,都已经分不开你了,怎么可能还能找别人呢?”薄风止觉得自己碰上嬴洛之后,真的是很多事情都无师自通。

    就连这些话,也都是情不自禁的想对嬴洛说,想告诉嬴洛自己心里的告诉。

    只有嬴洛一一个人,一句话,一个表情,一个眼神会紧紧的牵动着他的心,让他为她喜,为她忧。

    或许这样的话并不像是薄风止会说出来的,但是却不可否认就是薄风止说的。

    以前或许从来没有人想过薄风止会说出这样的话,但是为了嬴洛,他真的是改变了很多。

    而这些改变,嬴洛都是看的见的,因为以前的薄风止是什么样子的,嬴洛也是知道的。

    毕竟当时还是多少有吃点苦头的。

    一个人能为你改变这么多,那么就说明他的心里真的是很在乎,很在意你,在意到他可以摒弃自己过去一切的坏习惯,只为了博你一笑。

    有些东西真的不需要语言来说,所有的行为举止,都已经让嬴洛深深的感受到,薄风止的心里有自己,无论是现在的他,还是当时失忆的他。

    他们之间似乎有一条看不见却又无法割断的线,无论身处何方,无论是否记得从前,他们的眼中从一开始有了对方,就再也容不下第二个人了,连心也是一样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超强吸妖器〕〔给我一张复活卡〕〔极品赘婿苏允〕〔奕王〕〔隔墙追到时先生〕〔云安安霍司擎〕〔最强斗音〕〔穿越种田,山野汉〕〔穹平纪事〕〔三千铭契目录〕〔捉诡天师〕〔重生做神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