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逆天狂妃:邪帝,〕〔快穿之被大佬盯上〕〔电竞王者:阳神,〕〔拐个王爷来种田〕〔许你凡尘一世爱〕〔我的极品老婆〕〔萌妻她从天上来〕〔神医赘婿良缘觅〕〔锦鲤农门崛起日常〕〔重生之军工霸主〕〔我的萌妃是大佬〕〔界河之祖〕〔影帝你的小迷妹上〕〔荒野幸运神〕〔美漫丧钟〕〔首辅家的小娇娘〕〔暴力丹尊〕〔重启修仙纪元〕〔重生之灰姑娘奋斗〕〔当医生开了外挂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南朝争霸 第六十三章 宁死不屈江都王
    只要一想到温灵羽,那个守卫就不由的想要颤抖,但是还是忍住了。

    温平宗虽然是归元山庄的庄主,但是有些时候,做事的手段,还真的是不如温灵羽的毒辣的。

    所以,基本上山庄的不少人更怕的是温灵羽。

    山庄的那些下人,守卫害怕温灵羽的事情温平宗其实也是知道的,但是温平宗却只是以为是温灵羽太过于骄横跋扈,才会让人害怕。

    却不想他们对温灵羽不仅仅只是这样的畏惧撄。

    那个守卫微微的低着脑袋,将自己眼睛里的那些情绪都掩饰掉,然后才回答温平宗的话说道:“没有,这几天一直都没有人过来。”

    “下去吧!”温平宗不疑有他,毕竟他不觉得温灵羽有这种只手遮天的本事,但是事实上,却就是这样偿。

    对于温平宗他们来说,已经排除了一个温灵羽之外,那么就只剩下一个见财起意的由头了,那到底是谁呢?

    想想也知道温平宗对这个他们虚幻出来的假想敌,无论是费多少的心神,都没有办法找出是谁啊!

    当然了,温平宗不知道的是,他问守卫这个问题这件事情,没有多久就传到了温灵羽的耳朵里面去了。

    “没有想到还真的是怀疑到我头上来了。”温灵羽不由的呵呵的冷笑了两声,然后冷眼扫向过来传话的守卫说道:“有没有露出什么不自然的表情来?”

    “没有,没有。”那个守卫连忙回答道:“庄主已经不怀疑大小姐了,据说他们现在在暗中调查是谁见财起意,拿走了他们暗藏在薄公子他们房间的琉璃珠。”

    “呵,让他们查,蠢货。”温灵羽不屑的翻了一个白眼,冷笑着说道。

    听着温灵羽此刻丝毫不掩饰自己对温平宗和温莲生的厌恶,嘴角还挂着冷笑,这样的温灵羽就不由的让那个来汇报的守卫打了一个寒颤。

    “大小姐,如果没有什么事情,那我就先回去了。”那个守卫觉得待在温灵羽的身边,都觉得背后毛毛的,还是先走为妙。

    “不急,回去叫温莲生到我这里来一趟。”温灵羽的脸上再一次挂上一抹阴狠的笑容说道:“好久没有好好的跟我的好弟弟聊聊了,以至于现在都能够算计到我这个大姐的头上来了。”

    “是,大小姐。”那个守卫也不敢多说什么,连忙应道,匆匆忙忙的离开了温灵羽的院落。

    “大小姐,你打算怎么做?”那个守卫离开之后,从后面的房间走出两个男人,行为动作都有些娘,对着温灵羽还一副讨好的模样。

    “怎么做?平常怎么做现在就怎么做啊!”温灵羽的眼睛之中闪过一抹狠厉,温莲生倒是看不出来,你还有这等本事啊!

    “哈哈,那温小少爷可是会很惨哟。”另外一个男子一脸娇媚的说道,看起来还真的是让人很反感,但是对温灵羽来说,却是十分的对胃口。

    果然人的喜好还是存在的差别的。

    而温莲生那边听说温灵羽找自己过去,有些惊讶,他是没有想到温灵羽还有心思花在自己的身上。

    她不是和那两个男人打的火热吗?

    虽然温莲生心里有疑问,但是既然温灵羽找自己过去,他也不能推脱着不去。

    毕竟,在温灵羽的心里,温莲生在归元山庄就是一点地位都没有,就是她眼里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一条狗。

    要是自己现在不过去,那么温灵羽一点会有所怀疑的。

    现在山庄里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要是再出现一些岔子,那收拾起来,就更加的头疼了。

    反正温灵羽从前又不是没有找过自己,无非就是不高兴的打骂两句而已,并不会太严重。

    温莲生并不知道温灵羽已经知道那些事情了,所以也没有什么准备就过去了。

    “大姐,你找我。”温莲生到了温灵羽的小院之中,温灵羽侧躺在软塌之上,旁边跪着两个男人给他捶腿扇风,温莲生不由的有些反感,但是并没有表现出来,只是怯生生的叫唤了一声温灵羽。

    温灵羽懒懒的抬眼看了温莲生一眼说道:“温莲生,听说这几天你很威风啊!”

    温莲生的眉头不由的微微皱起来,不知道温灵羽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并没有在自己的脸上表现出来,反倒是一副很无辜很困惑的模样说道:“大姐,你在说什么?”

    “你是不是看我不顺眼,竟然敢欺负我带回来的人。”温灵羽这发火可是发的有凭有据的:“不仅诬陷他们纵火烧了玲珑阁,听说之前还想要诬陷他们私藏了我们归元山庄的宝贝?”

    温莲生的心里咯噔了一下,没有想到温灵羽竟然会为他们出头,特意叫自己过去竟然就为了这件事情。

    不过,如果真的是这个样子的话,那也说的过去,毕竟对于温灵羽来说,她也就只有这点本事。

    如果真的只是这样的话,温莲生倒是放下心来了,还以为温灵羽是知道了什么了,但是现在看来并不是。

    还是那么一副没有脑子的样子,温莲生低下去的脸上挂着一抹嘲讽的笑容,等抬头之后就消失不见了。

    可是温莲生这才刚刚抬头,打算要为自己辩解的时候,迎面而来的就是温灵羽的一道鞭子。

    温莲生没有反应过来,但是下意识就给躲开了,引得温灵羽更加的生气:“温莲生,我打你,你竟然还敢躲?”

    温莲生也是无辜的很,这突然的袭击,是谁,第一个反应都是要躲开,不是吗?

    “我倒是看不出来,温莲生你的身手还这么好。”温灵羽看着温莲生的眼神更加的愤恨,或许比平常的更加的嫌恶,果然,温莲生从头到尾一直在欺骗她,无论在什么方面上都是。

    让温莲生这个被自己一直欺压的人骑到头上去,只要想想就让温灵羽觉得十分的不满。

    “大姐,我,我,我只是下意识的躲开而已。”温莲生小声的为自己辩解,但是并没有任何的用处,温灵羽的一鞭再一次狠狠的朝温莲生抽过去了。

    这回温莲生就没有躲了,身体一动不动的,老老实实的挨上这一鞭子,不由的吃痛的闷哼了一声。

    听到温莲生发出痛苦的声音,温灵羽就不由的觉得心里很痛快。

    接连着就狠狠的又抽了温莲生几鞭,直打着让温莲生都站不稳的单膝跪在地上。

    温莲生身上的衣服都已经被鞭子给打破了,鲜血渗出来,染红了衣服。

    温莲生不由的暗暗的咬牙切齿的,心里暗骂温灵羽这个疯子,每次都是这样一言不合就是动手。

    温莲生知道自己这个时候不能还手也不能还口,否则,温灵羽下手就会更重。

    其实这样的事情,以前也没有少发生,但是每次都很快,温莲生觉得自己忍忍就过去了。

    但是今天却有点不一样,温灵羽的每一鞭都很用力,打在身上,温莲生却觉得连自己内脏都伤了的感觉。

    而且,每打一鞭子下去就感觉都要了命的样子,温莲生想要反抗却觉得身体都有些软绵绵的。

    等温莲生惊觉事情有些不对劲的时候,已经太迟了。

    “你,你在鞭子上涂毒了。”温莲生喘着气,有些有气无力的说道。

    “哈哈,温莲生,你果然聪明啊,我都还什么都没有说呢,你就已经知道了。”温灵羽走到温莲生的面前,看着温莲生那副惨样,就不由的觉得过瘾的说道:“但是就算你已经知道了,那又怎么样?”

    温灵羽有些丧心病狂的大笑着说道:“还不是栽在我的手里了?谁让你动了我的人,我的人也是你这个小杂种想动就能动的吗?”

    温灵羽并没有说出真正的原因,因为她并不打算真的要了温莲生的命,只是想要折磨一下温莲生而已。

    所以,有些话自然不可能现在就告诉温莲生的,但是也不得不说,这个理由很好用啊!

    很符合自己的性格不是吗?

    再说了,自己发火也是有很正当的理由的,不是吗?

    “他,他们不是好好的吗?”温莲生没有想到温灵羽竟然会做到这种地步了,既然温灵羽都对自己下毒了,那么温灵羽想做的肯定就不仅仅只是这些了。

    温莲生的心里不由的生出一抹不详的预感,自己果然是轻敌了,温灵羽才是最丧心病狂的。

    “他们是好好的,否则,你以为我现在还会让你好好的在这里跟我说话吗?”温灵羽的脸上之中闪过一抹阴狠的神色,一只手用力的钳制着温莲生的下颚,手劲十分的大,让温莲生的嘴巴微张。

    “子羽。”温灵羽看着温莲生喊了一个名字。

    “大小姐。”刚才跪在温灵羽脚步的两个男子之中的一个,这才起身,娇媚的喊了一声温灵羽,然后双手恭敬的递上一个木盒子。将木盒子打开放在温灵羽的面前。

    温灵羽右手钳制着温莲生的下颚,左手伸手将木盒子之中的东西抓起来。

    那是一只十分肥硕,只有食指指节大小的虫子,被温灵羽抓起来的时候,还不停的扭动着身体,身体似乎还黏腻腻的,看着就有些恶心。

    “你,你要干什么?”温莲生不由的瞪眼,想要反抗,但是已经没有任何力气的温莲生,连愤怒都显得有些力不从心。

    “干什么?你说呢?”温灵羽嘴角的笑容笑的越来越让温莲生心里发毛了。

    温莲生不由的摇头,然后急忙的喊道:“来人,来人。”

    “温小少爷是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吗?”那个被温灵羽唤作子羽的男人伸手摸了一下温莲生的脸,说话的语气都加的恶心人了。

    温莲生浑身不由的打了一个寒颤,然后把头别开,恶狠狠的瞪着温灵羽说道:“你要是敢对我怎么样,爹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温莲生现在已经是无计可施了,只好拿温平宗出来压压温灵羽。

    温灵羽原本的心情就十分的不好了,但是没有想到温莲生竟然拿温平宗压自己,那不是火上浇油吗?

    温莲生越是拿温平宗压她,她就越是想要好好的教训一下温莲生。

    “温莲生,你似乎忘记了一件事情,爹最疼爱的可是我,之前我把你打成那样,爹也不曾说过我一句,你以为你是谁,你以为爹会为你出头吗?”温灵羽当然知道温平宗会为温莲生出头,但是她就是要假装不知道,她就是故意要温莲生好看。

    温平宗不是更加的疼温莲生吗?那这回就好好的心疼吧!

    就这么想着,温灵羽也不管温莲生怎么挣扎,就硬是将那只蠕动的很恶心的虫子丢到温莲生的嘴里,硬逼着他将虫子吃进去。

    等看到温莲生将虫子吞进去之后,温灵羽这才放过温莲生,温莲生连忙伸手去抠自己的喉咙,吐了不少酸水出来,但是还是没有将虫子吐出来。

    温莲生都能感觉到虫子在自己的经脉之中蠕动,那种恶心的感觉,让温莲生不由的僵直着身体。

    “温灵羽,你不得好死。”温莲生不由的骂了温灵羽一句。

    但是温灵羽一点都不在意,反倒一副冷笑着的模样看着温莲生:“那就看看谁先死了。”

    温灵羽的话音落下,温莲生浑身就不由的抽搐了一下,已经连跪着都跪不住了,直接就倒在地上打滚,浑身的经脉好像在有一下没一下的膨胀着,可以很清楚的看到那只虫子在温莲生的身上游走。

    “啊!啊!”温莲生发出痛苦的声音,只是一瞬间的事情,温莲生就变得枯老了几分,身体里的玄力一点一点的被蚕食。

    温莲生痛苦的叫声持续了很久很久,最后声音慢慢的弱下来之后,浑身都已经被冷汗浸透了,无力的到底地上。

    张开的眼睛无声的看着上面,微张的嘴巴里爬出一只比刚才更加肥硕的虫子。

    “真是恶心死了。”温灵羽也是被那只虫子给恶心到了,不由的伸脚将那只虫子踩死。

    那肥硕的虫子身体爆裂开来,身体里那种绿色黏腻的汁液,让人看着更加的恶心了。

    看着温莲生已经没了精神,一副没有任何生气的模样,温灵羽就觉得十分的解气。

    “大小姐,我们做的这么明目张胆,你不怕……”子羽看着躺在地上的温莲生的模样,不由的有些担心的说道。

    “担心什么?别忘了,我才是归元山庄最受宠的大小姐,记住这一点。”说什么自己只是为了给温莲生当挡箭牌的存在,这样的说辞,温灵羽是不接受了,他们既然没有说的那么明白,那么她自然是要假装不知道的。

    这样她做一些事情就变的理所应当了,就算是温平宗,也没有理由说她什么不是吗?

    “怕什么,大小姐既然敢这么做,就已经留好了后手了,不是吗?”在场的温灵羽的另一个男宠十分相信温灵羽的说道。

    温灵羽双手摊开,从自己的身体之中慢慢的释放出火属性的玄力,从房间的中间开始慢慢的燃烧起来了。

    “温莲生,就看看你有没有那么好的命能够活下来了。”温灵羽冷眼扫了一眼温莲生,带着自己的两个男宠离开了自己的小院。

    而温莲生早就已经没有心神了,等他清醒一些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已经躺在火海之中了,想要动也动不了,自己所有的玄力都被那只虫子吃的一点都不剩了。

    温莲生此刻想要自救都已经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了。

    温莲生真的好恨,好恨,温灵羽竟然会这么狠,不要让他活下来,否则,他今天受到的所有痛苦,他都要让温灵羽也一遍一遍的受过去。

    温莲生眼前突然闪现出一道火红的光,等温莲生知道是什么,想要却躲开的时候,已经太迟了。

    从屋顶上掉落的一小块带着火焰的木头就刚好砸在温莲生的右脸上面。

    温莲生连喊疼的力气都没有,但是额头的冷汗不由冒的更多,整张脸更加的苍白了,最后两眼一翻,竟然就那么的晕过去了。

    “温灵羽狠起来还真的是很可怕啊!”温灵羽的院子着火,火光冲天,嬴洛他们都是看的到了,也很清楚那里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倒是想知道温灵羽打算怎么收场。”洛时臣也是一脸悠闲看着,一点也没有想要去救火的意思。

    “既然她敢在自己的地盘上动手,应该是已经想好对策了。”拓跋融昊很肯定的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感觉我们又要摊上事的样子。”燕无殇不由的想说一句,有时候他的直觉还是很准的啊!

    燕无殇说完之后,大家不由的转头看向嬴洛和薄风止,两人也是一脸悠闲的样子,似乎一点都没有受这件事情的影响。

    而且还一点都不担心之后会不会又和他们染上麻烦。

    “看着就好了。”嬴洛嘴角微微勾起,笑着说道:“温灵羽这颗棋子有没有用处,就要看她这次会不会做了。”

    “我回来了。”桀雾的身影很快的蹿回来对嬴洛他们说道:“我已经办好了,就算火再大,也不会伤了温莲生的性命。但是温莲生现在的情况真的不是很好,自己能不能熬的过去,还是一件很难说的事情。”

    “那不关我们的事情。”薄风止这才开口说道:“受了这么多折磨的温莲生怎么也会撑着一口气报复回去的,接下来的事情,才是最精彩不过的了。”

    嬴洛微微的挑眉笑着,似乎对薄风止的话十分赞同的样子说道:“我们就看着就好了。”

    洛时臣不由的挠挠头,和拓跋融昊还有燕无殇对视了一眼,虽然不知道他们都那么自信的原因是什么,但是听他们的口气,接下来还是很有意思的。

    嬴洛和薄风止其实也是很懒的一个人,能让他们自相残杀,就绝对不亲自动手。

    有时候,看着他们狗咬狗可是比自己亲自动手来的有意思的多了多了。

    站着自己着火的院子外面看着火烧的差不多了,温灵羽这才吩咐道:“快去叫我爹过来,叫他快点过来救我,我就快要被烧死了。”

    “是,大小姐。”

    温灵羽吩咐完之后,算好了时间之后,就带着自己的两个男宠回到那个着火的院子之中,将自己故意弄的有些狼狈的样子,还一副很虚弱的样子。

    温平宗没有想到这才短短的几天的时间,玲珑阁着火,连温灵羽的院子都着火了。

    等温平宗将一副十分虚弱,还受到惊吓的温灵羽带出来之后,温灵羽不由的大哭起来:“爹,爹,是谁,是谁要烧死我?”

    “灵儿,没事了,爹一定会查出纵火之人的。”温平宗这个时候还在安慰着温灵羽说道。

    “谢谢爹,要不是爹及时赶到,灵儿就要死在这里了。”温灵羽一脸快要被吓死了的模样,然后才猛然想起一件事情,紧张的说道:“爹,莲生刚刚来找我说话,他好像还在里面,他。”

    温灵羽的话都还没有说完,就听到温平宗难以置信的大呼:“什么?”

    语气之中带着一抹紧张还有一丝生气的说道:“莲生还在里面,那你刚才都不说。”

    温平宗说着就将温灵羽撇在那里,再一次冲进那熊熊大火之中。

    而温灵羽的眼神不由的更冷了一些,心里不由的冷笑着,果然是很疼爱啊,那就看看温莲生还有没有命活到现在了。

    “给他们加一把火,不然怎么体现父子情深呢?”站在暗处的嬴洛微微挑眉,淡淡的说了一句说道。

    桀雾明白的点点头,跑到没有人注意的角落,对着那已经燃着熊熊烈火的院落又喷了一把火,火焰瞬间爆发开了,火势比刚才更加的严重了。

    温灵羽对于这突然变大的火势,不由的皱眉,小声的问道:“你们做的?”

    “没,没有。”他们连忙否认说道:“可能是里面有什么易燃的东西爆裂了,才导致火势变大的。”

    罢了,温灵羽也不纠结这些问题了,反正现在被困在里面的人可不是自己。

    是温平宗和温莲生的话,那他们怎么样,都跟自己没有什么关系。

    既然他们都能将她退出来当挡箭牌,他们都这么作践自己的性命,那么她又何必在乎他们的死活呢?

    “这怎么回事?”果然,刚才那声爆裂声,还有这些匆匆忙忙救火的情况,肯定会将长老们都引过来。

    温灵羽已经收敛起自己脸上的冷笑了,一副受害者的模样,一脸委屈柔弱受伤了的模样对那些长老们说道:“不知道刚才怎么了,突然院落就着火了,而且还扑不掉,火势也越来越大了,要不是爹爹要救我,灵儿今天可能就死在里面了。”

    “灵儿没事就好。”那些长老自然也是知道温平宗疼爱温灵羽的真正原因是什么,所以这些表面功夫还是要做足的。

    “那庄主呢?”那些长老看了一眼,并没有看到温平宗的身影,不由的觉得有些奇怪的问道。

    而温灵羽却一脸欲言又止的模样,然后才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说道:“爹爹听说温莲生还在里面,就又冲回去了,但是现在火势又大起来了,我真的好担心爹爹啊!长老,要怎么办?”

    “什么?庄主和小少爷还在里面?”长老们一下子就炸开了,大家连忙就动起来了:“快灭火,快救庄主和小少爷。”

    小少爷。温灵羽心里不由继续冷笑着,看来这些人都是知道温平宗心里最疼的还是温莲生的。

    呵呵,这么多年来,原来只有自己一个人被蒙在鼓里,真的是让人觉得很好笑。

    看着那些人急的好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温灵羽的眼神就更加的冷漠了。

    归元山庄,很好,很好,这偌大的归元山庄,竟然没有一个人对自己是真心的,既然如此,还留着有什么意思?

    温灵羽原本怨恨的对象也就只有温莲生和温平宗的,但是自从知道了这些事情了,温灵羽就觉得变的清明了许多,很多事情原来只是自己没有关注而已。

    “温灵羽现在已经看透了整个归元山庄的人了吧!”洛时臣坐在树干上,眺望着那边的情况说道。

    难怪之前嬴洛他们会那么肯定的说,温灵羽这枚棋子用的好的话,就一定能够将整个归元山庄覆灭。

    弑父杀弟这种事情,温灵羽也觉得就算做了,也没有什么所谓,可见她是一个多么丧心病狂的女人。

    那些长老们着急着救火,好久之后,才见温平宗抱着温莲生,身形有些摇摇晃晃的从火中出来了。

    温平宗虽然有玄力护体,但是刚才的那场突然的爆裂,将温平宗身上的那层保护罩给炸碎了,还波及了身周,当时就瞬间掉落了很多很大块的木头,重重的砸在温平宗的身上。

    因为之前并不知道温莲生的位置,所以温平宗找温莲生也是花了一点功夫的。

    而且火势更大的样子,温平宗用玄力阻挡了一些,但是还是受到了一些一些。

    等温平宗找到温莲生的时候,温莲生的身上有多处的烧伤,连脸上都被烧伤了一大块,就那样没有血色的躺在那里。

    温平宗不由的心疼和紧张,但是好在温莲生还有呼吸,温平宗丝毫不敢耽误的,将温莲生抱出去,丝毫不介意周围落下来砸到自己的木块,瓦片,一心就只有把温莲生快点送出去。

    温平宗害怕自己停顿一步,或者是迟了一步,温莲生就连命都没有了,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那绝对是温平宗不想要看到的。

    “庄主,你没事吧!”看着温平宗出来,那些长老们不由的围上去问道。

    “快救莲生。”温平宗并没有回答他们自己怎么样,而是直接开口就是温莲生怎么样:“快叫叶老,快去。”

    说着温平宗就抱着温莲生大步的离开,丝毫不介意自己身上的伤,也忘记了要在温灵羽的面前伪装一下了。

    但是就算是心里多么的不开心,温灵羽还是跟过去了,她也想知道温莲生到底是死是活。

    “这件事情就这样落幕了吗?”拓跋融昊回头看向嬴洛和薄风止问道。

    “才开始而已。”薄风止却给出了一个和拓跋融昊截然相反的说法。

    “等温莲生的伤尘埃落定之后,温平宗他们才有功夫来追究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时候。”嬴洛为薄风止的话给出解释说道:“所以,现在真的才算是开始了,接下来就要看看温灵羽这编故事的本事,是不是也一样的厉害了。”

    “回去睡一觉,过两天就不会这么的安宁了。”嬴洛靠在薄风止身上懒懒的说了一句。

    拓跋融昊他们几个面面相觑,果然还是不能得罪了嬴洛和薄风止,看看,他们什么都没有做,但是就能够玩死一大票人,这是要多可怕就有多可怕啊!

    既然嬴洛他们不管这件事情了,洛时臣他们自然也不会多事,就让他们静静的看着,到底会怎么样吧!

    而温平宗那边已经是已经乱成一锅蚂蚁了,根本就做不下来,一直在走来走去,还时不时的问道:“叶老,莲生怎么样了,有没有什么事情?”

    “小少爷这脸是毁了。”叶老不由的叹息的摇摇头,因为被烧伤烫伤的时间太久了,所以现在根本就没有办法修复。

    温平宗看着温莲生脸上那一大口被烫的血肉模糊的伤口就不由的心疼的问道:“叶老,有什么法子能让莲生的脸恢复的?有什么丹药有这样的奇效。”

    “这老夫倒是没有听说过,小少爷这伤口太深了,都能看到脸上的骨头了,实在没有办法。”叶老也不是不想救,但是实在是没有办法,真的是伤的太深了。

    叶老都这么没说了,温平宗也没有办法,但是心里却想着之后一定要好好的去寻访能让温莲生的脸恢复的丹药。

    “那他身体有什么问题?脸色怎么会那么的苍白?”温平宗还在担心温莲生的身体,因为温莲生连呼吸都变得十分的孱弱。

    “小少爷身上的几处烫伤和一些鞭伤都只是外伤,但是。”叶老的话就到这里就变得犹豫不决了。

    “但是什么?”温平宗不由的急忙的追问道。

    “但是老朽发现小少爷身体内的玄力完全消失了。”叶老看着温平宗说出自己的结论说道:“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温灵羽敢做就不怕他们会发现,自己用那小虫子将温莲生的玄力都蚕食掉,这是不留痕迹的根本也没有人会知道。

    在温莲生自己醒过来,自己说之前,温灵羽自然不会傻到自己说出来的。

    而且之前温灵羽对温莲生用的毒,早就在高温之下挥发掉了,温灵羽也更不怕自己做的那些时候会在这个时候露陷。

    以后温莲生要自己说出来的话,那就没有办法了,但是到那个时候,就算是大家都知道了,那又怎么样?

    到时候是不是还是现在这个立场,都还是说不准的事情了,不是吗?

    “什么?怎么会这样?”温平宗怎么也想不到,温莲生会突然的连玄力都消失不见了。

    温平宗回想着刚才叶老的话,说温莲生的身上不仅有烫伤,还有一些鞭伤。

    鞭伤?温平宗不由的回头看向温灵羽,眼神很冷漠的一瞪:“你打莲生了?”

    “打了。”温灵羽坦荡荡的承认了,一点都不觉得自己有错的样子,还仰着脑袋说道:“是打了,又怎么样?以前又不是没有打过。爹,你用的着为了一个一无是处的温莲生跟我发火吗?”

    温灵羽这话说的不假,这样的事情温灵羽以前是做过不少,因为都是皮外伤,而且为了逼真,温平宗对此也从来不说什么。

    所以说,温莲生的不受宠,还有温灵羽的独宠,就这样的甚嚣尘上了。

    “再说了,爹你以为我很厉害吗?我还有本事把人的玄力给打没了吗?”温灵羽听到温平宗的质问就一副很不高兴的样子,生气的跺跺脚的说道:“爹你是不是太高估我了,我就打了温莲生几鞭而已,其他的事情,我没做,也休想让我背黑锅。”

    温灵羽是什么样性子的人,大家都是知道的,毕竟温灵羽在归元山庄向来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做了什么事情,还真的不怕藏着掖着,反倒还会说的人尽皆知。

    就因为她仗着温平宗对她的宠爱,所以有做的事情温灵羽一点会承认的,毕竟温灵羽之前并不知道自己真正疼爱在意的人是温莲生。

    如果真的是温灵羽将温莲生的玄力给弄没了,温灵羽这个时候也不会不承认,以为她打从心底就认定温平宗肯定是站在自己这一边的。

    所以,既然温灵羽说没有,那应该就不是她做的。

    而温灵羽就是抓住他们的这个心理,所以才什么都敢做。

    但是温平宗他们却以为自己掩饰的很好,以为温灵羽还像是以前那样被他们蒙在鼓里。

    所以他们现在就在思索考虑温莲生身上的玄力突然消失不见了,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爹,你怎么能这么对我,难道在你的心里,我还比不上一个温莲生吗?”温灵羽突然发脾气,十分生气的说道:“我也受伤了,怎么不见爹你也这么紧张我?还是说爹你说你疼我都是假的?”

    温平宗没有想到温灵羽突然使起小性子起来,而且这句句都说到点上了,温平宗这才知道自己在温灵羽面前表现的对温莲生太过于紧张和关心了,这才让温灵羽起疑了。

    温平宗刚要开口解释,就被急匆匆冲进来的侍卫给打断了。

    “庄主。”他们这里的气氛还僵持不下的时候,突然从外面急匆匆的跑进一个侍卫进来。

    “什么事?”温平宗现在都被烦死了,连说话的语气都变的十分的差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我来自缪星〕〔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撞生缘〕〔头条星闻:总裁宠〕〔头牌经纪人:你老〕〔明朝败家子〕〔诸天最强大BOSS〕〔六宫凤华〕〔洪荒之六道真人〕〔穿梭时空的侠客〕〔盲妃嫁到:王爷别〕〔逆世腹黑灵魂师〕〔艾泽拉斯冰王子〕〔豪门的修真继承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