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家天使萌萌哒〕〔第一战王〕〔从文抄公到全大陆〕〔妙手药王〕〔重生之多情王爷冷〕〔网游大相师〕〔偷心妈咪:爹地闪〕〔时光能缓故人不散〕〔灿唐〕〔名门掠爱:冷少的〕〔因为你,我愿意〕〔措手不及的心动〕〔大国名厨〕〔国术大明星〕〔我的日本文艺生活〕〔都市妖孽高手〕〔我有一个天命要改〕〔被夺舍之后〕〔我修了个假仙〕〔踏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南朝争霸 第八十九章 三百面首当男技
    翌日,皇宫,宣政殿。

    此时,刘松刚刚下了早朝,正在宣政殿处理公务。

    就在这时,太监总管朱光急匆匆地跑了过来,对刘松说道:“陛下,武阳公主来了!”

    刘松听罢,顿时一阵惊喜,满脸银笑地对朱光说道:“哦?玉儿来了?”

    朱光见刘松如此有恃无恐,连忙接着对他说道:“陛下,武阳公主披麻戴孝,而且她的脸色很难看,像别人欠她几百吊钱似的。”

    原来,何戬暴毙之后,刘季玉悲痛万分,气愤不已,她当然明白自己的丈夫是刘松设计害死的。于是,刘季玉把何戬好生安葬以后就怒气冲冲地跑到皇宫找刘松“兴师问罪”。

    刘松听罢,暗自窃喜,心想,哈哈,太好了,看来是何戬那王八蛋促死了,朕的“借刀杀人”之计奏效了。好!死的好!以后朕就可以独享美人了,哈哈哈

    不过,刘季玉阴着一张脸来找自己,明显是知道自己给何戬下了套,怀恨在心啊,怎么办?不要慌,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好好哄哄她便是,反正弄死何戬这事儿刘季玉自己也是帮凶。

    过了一会儿,只见刘季玉气冲冲地走进宣政殿,指着刘松便大声质问道:“刘松,你干的好事!你说,为什么要害死本宫的驸马?”

    此刻,刘季玉已经完全被愤怒冲昏了头脑,言行举止丝毫没有任何顾忌。刘松毕竟是当今圣上,刘季玉竟然直呼其名,毫不忌讳,放眼整个大宋朝廷恐怕也只有她一人敢这么做了。

    而刘松见刘季玉如此放肆,倒也没有动怒,毕竟他知道是自己害死了刘季玉的丈夫,心中多少有些愧疚。况且,刘季玉性情泼辣,放荡,盛气凌人,一向不尊君臣之礼,刘松虽然是皇帝,有时竟也让她三分。

    刘松听了刘季玉这番质问,心中反倒有些心虚和紧张。

    于是,刘松假装震惊地对刘季玉说道:“什么?驸马升天了?什么时候的事?这跟朕又有什么关系呢?”

    刘季玉见刘松到这个时候还在故意装糊涂,气更是不打一处来,她提高嗓门大声冲刘松嚷道:“都到这时候了,你居然还装傻?分明就是你那该死的‘九花玉露丸’害死了本宫的驸马。”

    刘松见刘季玉如此气势汹汹地对自己讲话,却依然没有动怒,而是想尽全力推卸责任,并且安抚好刘季玉,挽回他们之前亲密无间的关系。

    于是,刘松苦口婆心地对刘季玉解释道:“哎呀玉儿,你的确误会朕了,驸马的死朕也是刚刚听你说才知道的。为此,朕甚是痛心,简直五内俱焚啊。”

    “你放心,朕对驸马绝无加害之意。朕之所以赐给你‘九花玉露丸’,完全是为了让你和驸马的夫妻生活更加美好和谐,却万万没有想到会害了驸马啊。”

    刘季玉听罢,顿时火冒三丈,不禁心想,马币,刘松这混账东西,满嘴鬼话,害死了人,还把自己摘了个干干净净,老娘倒成了谋杀亲夫的银娃档妇。

    于是,刘季玉依旧不依不饶地对刘松说道:“哼!你会想不到?分明就是你故意设计好的!”

    刘松听罢,继续苦口婆心地对刘季玉解释道:“玉儿,你真的是误会朕了,那‘九花玉露丸’的确只是能让人惊力旺盛的神药,绝非是害人性命的毒药啊。”

    “但是,这‘九花玉露丸’在一定程度上会透支男人的一部分体力,还是有损于身体的。玉儿,朕之前可是告诫过你的呦,药效强大,要当心。”

    “怪也只能怪玉儿你实在太迷人了,让何戬那厮见了你就不要命了,疯狂地放飞自我,又赶上自己身体没那么好,这才出现了意外。”

    刘季玉听罢,突然想起来,刘松赐给自己“九花玉露丸”的时候的确说过“药效强大,要当心”之类的话。自己当时只当听了一句玩笑话,根本没往心里去,这下子,反倒成了刘松推卸责任的借口。

    刘季玉此刻十分茫然,她明知何戬就是刘松设计害死的,却也不好意思再说什么。毕竟,刘松只是设下了圈套,真正害死何戬的人,还是她自己。

    她更是在那一瞬间明白了一个道理,要不是因为自己的贪欲,银乱和放当,何戬根本不会得罪刘松,也就根本不会死。归根结底,还是她自己害了何戬。

    只见刘季玉沉默了半晌也没有说一句话,她脸上的神情仿佛愤怒稍减而悲伤更甚。

    刘松见状,连忙装模作样地安慰道:“玉儿,逝者已矣,还是早些节哀吧。不管怎么说,日子还得继续。更何况,你现在正值青春妙龄,风华正茂,来日方长啊。”

    刘季玉当然明白刘松这是在猫哭耗子,假慈悲。但是这几句虚假的安慰还是触动了她那敏感脆弱的神经,让她忍不住潸然泪下,带着怨气对刘松哭喊道:“你害死了本宫的驸马,让本宫这么年轻就成了寡妇,本宫以后可怎么活啊?”

    刘松见刘季玉这幅模样,不禁心生怜悯,也有些许愧疚。他刚忙报住刘季玉,一边为她拭去眼泪,一边安慰道:“玉儿,都怪朕不好,好端端的怎么就想起赐‘九花玉露丸’来了。不管怎么说,驸马的死朕是有责任的。你不要太过悲伤了,小心哭坏了身子。”

    刘季玉听罢,满腹的委屈和悲痛就着那股泼辣劲儿顿时涌上心头,她一边放声痛哭,一边用力捶打着刘松的胸脯,大声哭喊道:“你还我驸马!”

    刘松见刘季玉如此失态,却仍旧耐心地劝说道:“玉儿,你不要再哭了。朕答应你,一定再给你物色一名才貌双全的驸马,肯定要比那何戬强。再说,你不是还有朕么。”

    刘季玉在刘松不断地劝说和安慰下,愤怒逐渐消散,悲伤也有所缓解,眼睛里的瓢泼大雨也逐渐变成了淅淅沥沥的小雨,直至雨过天晴。

    刘松见刘季玉情绪有所好转,赶忙见缝插针,接着对她说道:“玉儿,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咱大宋的好男人多得是,朕再给你找一个,怎么样?”

    刘季玉本就生性风流,刘松的这番话,恰巧说到了她心坎里去,又一次触动了她的芳心。

    只见刘季玉微微一撇嘴,蛮横地对刘松说道:“一个怎么够!”

    刘松听了这话,顿时有些惊讶,连忙对刘季玉说道:“玉儿,你想要几个?”

    刘季玉听罢,刹那间心血来潮,在刘松面前肆无忌惮地展现出自己泼辣,放浪形骸的一面:“本宫与陛下虽然男女有别,但我们都是先帝的亲生骨血。可为什么陛下可以拥有后宫佳丽三千,本宫却只能嫁一个驸马。这简直太不公平了,本宫要广纳男宠,找一群美男子轮流服侍本宫。”

    刘松听了这番话,稍微有些吃惊,但他却并不吃醋,因为他一直把刘季玉当做情人,从来不管她跟什么人在一起,只要别耽误自己宠幸她就可以了。

    相反,刘松还十分欣赏刘季玉的这种银乱放当,果敢泼辣的性格,这很像自己的一贯作风。他和刘季玉之间“惺惺相惜”,这或许就是人们常说的“臭味相投”吧。

    于是,刘松微微一笑,轻描淡写地对刘季玉说道:“玉儿,你说得太有道理了,朕这就把建康城所有的美男子都找来供你挑选。”

    就这样,刘松用皇帝的名义召集了建康所有年轻貌美的适龄男子供刘季玉挑选,其规模简直比皇帝选秀女还要盛大。

    而刘季玉也毫不客气地从中挑选了大约三百余名精壮俊俏的男子收入自己的公主府做男宠,并且将他们称之为“面首”。(面,貌之美;首,发之美。面首,谓美男子。引申为男妾、男宠。)

    最终,修仙的迫切需求还是战胜了情感上的悲痛,刘季玉在失去驸马的短暂悲伤后,又一次义无反顾地投入了别的男人的怀报,而且远不止一个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超强吸妖器〕〔奕王〕〔极品赘婿苏允〕〔给我一张复活卡〕〔云安安霍司擎〕〔最强斗音〕〔穿越种田,山野汉〕〔穹平纪事〕〔三千铭契目录〕〔捉诡天师〕〔重生做神医〕〔超凡医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