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泰坦与龙之王〕〔大良医〕〔非凡兵王〕〔我变成了一只雄狮〕〔神级符阵师〕〔止道为仙〕〔联盟之梦回s3〕〔星际工业时代〕〔深爱久久相随霍翌〕〔奕王〕〔万古第一杀神〕〔武极狂神〕〔重生为君〕〔欢喜农家科举记〕〔一胎二宝:总裁的〕〔回到原始社会做酋〕〔环河之主〕〔逆少重归〕〔万能芯片经销商〕〔我真没想重生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南朝争霸 第九十一章 第一谋士季良辰
    翌日,蔡阳公主府邸。

    春天已悄然而至,万物复苏,百花争艳,明媚的阳光透过盛开的樱花树,洒下碎金般的亲吻,斑驳的树影荡漾在院落中。一缕淡淡的春风带起似雪的樱花瓣,飘飞,旋转,漫天飞舞,伴随着几声婉转清亮的鸟鸣声,剔透欢快。

    一堵光亮的白墙,约两米高,上覆黑瓦,墙头砌成高低起伏的波浪状,正中一个月洞红漆大门虚掩着,有琴音和着歌声隐约传来,门上黑色匾额上提着“香雪园”三个鎏金大字,这里正是蔡阳公主刘媚的居所。

    只见一名五官棱角分明,形貌俊美的中年书生端坐在樱花树下拨弄着一把古琴,陶冶其中,琴声宛转悠扬,意境深远。

    此人双目炯炯有神,看起来既聪明又骄傲,一袭白衣,配着瀑布般的黑发,衣和发都很飘逸,不扎不束,微微飘拂,俊朗而又洒脱,直似神明降世。

    这名中年书生正是蔡阳公主的驸马,光禄大夫季良辰,号称“大宋第一谋士”。

    而在季良辰身旁,一名绝色美女正伴随着琴声翩翩起舞,还不时跟着曲调哼唱着清脆的歌,歌声优雅动听,令人陶醉。

    此女身形苗条,长发披肩,肌肤胜雪,双目犹似一泓清水,顾盼之际,自有一番清雅高贵的气质,让人为之所摄,不敢亵渎,但那冷傲灵动中颇有勾魂摄魄之态,又让人不能不魂牵梦绕。

    这名绝色美女正是蔡阳公主刘媚,她正趁着春色和驸马在自家园中弹琴舞乐,陶冶情操。

    季良辰的生父名叫季昌,此人虽才华卓著,却不曾在朝为官,而是一名隐居世外的得道高人。

    本来季良辰自小跟着父亲生活,但在季良辰八岁那年,天降横祸,季昌英年早逝,季良辰成了孤儿。季昌临死前把季良辰托付给自己生前的挚友,也就是季良辰现在的师傅“荆山居士”荆空。

    荆空对季良辰视如己出,收他为入室大弟子,并将自己的平生所学尽数传授于他。季良辰本就天赋异禀,又深得荆空真传,所以成年之后的他才华横溢,足智多谋,是天下难得一见的旷世奇才。

    本来季良辰跟着师傅荆空隐居在荆山,远离朝堂,不问世事,但是大宋先帝刘义隆一向仰慕荆空的才华,先后七次乘船入海,亲自登上荆山拜访荆空,并许下国师之位请荆空出山,这才打破了他们师徒原本宁静的生活。

    荆空为人洁身自好,以君子自居,他厌恶朝堂俗尘,只愿在世外隐居,纵然是皇帝亲自拜访,他竟避而不见。怎料刘义隆求贤若渴,见不到荆空誓不罢休,一连在荆山上住了一个多月都不肯离去。

    荆空终于被刘义隆的诚心所打动,但他依然不肯出山,只是让自己的大弟子季良辰跟随刘义隆出山入仕,季良辰这才开始踏入仕途。

    刘义隆虽然见不到荆空,但得到荆空的得意高足出山相助也是如获至宝。他从此对季良辰异常器重,倍加恩宠,不仅赐给他高官厚禄,还称他为“大宋第一谋士”。

    后来,刘义隆干脆亲自做媒,将自己的异母妹妹蔡阳公主刘媚许配给季良辰。季良辰做了驸马,一时间享尽荣宠,无以复加。

    更让人羡慕的是蔡阳公主不仅身份尊贵,而且美若天仙,温婉贤良,是大宋皇室数一数二的美人。季良辰对蔡阳公主十分喜爱,而蔡阳公主同样对英俊潇洒,才华横溢的季良辰一见钟情,两人情投意合。

    虽然是先帝指婚,蔡阳公主和季良辰成婚之时并没有感情基础,但二人婚后却异常恩爱,正所谓才子佳人,天作之合。

    蔡阳公主嫁给季良辰时只有十八岁,如今两人做了十几年的夫妻依然相濡以沫,恩爱如故,自此成就了一段佳话。

    蔡阳公主刘媚跳过了一段又一段优雅的舞姿之后,身体略感疲惫,就停歇下来,漫步到季良辰身旁。

    季良辰见状,连忙停止了抚琴,为刘媚拭去额头的汗水,微笑着说道:“怎么,夫人累了?过来休息一下吧。”

    说完,季良辰拉着爱妻的手坐在自己身边,仔细端详了一番,发现刘媚今天容光焕发,格外漂亮。

    只见刘媚嫣然一笑,对季良辰说道:“夫君,下个月初八是妾身三十岁生日,夫君可想好送妾身什么生日礼物了吗?”

    季良辰听罢,细细盘算了一下,下个月初八的确是刘媚的生日,而且是她的三十整寿,这个生日理应好好操办一番。

    至于生日礼物的事,季良辰灵机一动,顿时文思泉涌,他拉着刘媚的手,对她说道:“夫人,随我来。”

    只见季良辰把刘媚领到了自己的书房,他端坐在案前对刘媚说道:“夫人,请为我研墨。”

    刘媚知道季良辰文采非凡,这时想必是来了兴致,要挥洒一番热血,于是便为他研墨。

    季良辰铺开卷轴,拿起湖笔,在卷轴上大笔一挥,写下了几行小字,然后便把卷轴递给了刘媚。

    刘媚接过卷轴一看,只见那卷轴上龙飞凤舞地用草书写着一首七言律诗,提名为“赠爱妻”。

    刘媚知道这是季良辰为自己而写的,顿时喜上眉梢,不禁轻声读道:“澈目柳眉樱桃唇,蛮腰碎步石榴裙。发如青丝肌如雪,除却广寒无处寻。朝奉帝王暮伴君,暮暮朝朝梦绕魂。琴瑟和鸣痴情意,芙蓉并蒂享天伦。”

    这首脍炙人口的抒情诗尽情地展现了刘媚的倾国倾城之貌,并将季良辰对她的爱恋之情表达得淋漓尽致。

    刘媚见自己的夫君如此夸耀自己,又深切地表达了对自己的爱恋,不禁有些喜不自胜,她羞怯地对季良辰说道:“夫君,整个建康城谁不知道你才华横溢,号称‘大宋第一谋士’,今天怎么还在妾身面前卖弄起风骚来。”

    季良辰听罢,微笑着对刘媚说道:“夫人见笑了,我方才欣赏了夫人的曼妙舞姿,发现夫人今天穿着打扮清丽脱俗,格外漂亮,便心血来潮,才即兴发挥,作诗一首。又正巧赶上夫人生日将近,这首诗就权当是送给夫人的生日礼物吧。”

    刘媚听罢,固然心中欣喜万分,但她还是乔装不满,对着季良辰撒娇道:“哼!仅凭一首情诗就想打发妾身,休想。这个不算,你还要送妾身别的生日礼物。”

    季良辰听罢,不禁心想,蔡阳公主乃是金枝玉叶,寻常的礼物自然看不上眼,不如送她一些名贵首饰。虽然自己这些年为官一向清正廉洁,没有多少积蓄,但为了自己心爱的妻子,破费一番也是值得的。

    于是,季良辰又对刘媚说道:“既然如此,我改日命人去萃金坊(首饰店)给夫人定制一批上好的金玉首饰如何?”

    刘媚听罢,不禁心想,呵呵,自己的一句玩笑话,季良辰倒当真了,真是罔为“大宋第一谋士”。

    于是,刘媚笑了笑,对季良辰说道:“罢了、罢了,夫君,妾身刚刚是跟你开玩笑的。你写的诗妾身很喜欢,这首诗给妾身做生日礼物足够了。”

    季良辰听罢,不禁心想,刘媚贤惠,不忍心让自己破费,但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能亏待了她。

    于是,季良辰又接着对刘媚说道:“不管怎么说,这是夫人的三十大寿,一定要好好操办一下,这礼物还是要送的,我还是命人去一趟萃金坊吧。”

    刘媚见自己的一句玩笑话竟让季良辰动了真格,连忙制止道:“罢了,夫君,妾身知道你为官清廉,手里没几个银子,就不要破费了,省点钱过日子吧。况且,妾身之前在皇宫里什么金银珠宝没见识过,早就不稀罕那些东西了。”

    “这次妾身过生日,你送我一只上好的古瑟便是。夫君精通音律,琴艺高超,妾身鼓瑟为你伴奏,就像你诗里写的那样,你我琴瑟和鸣,郎情妾意,共享天伦,如何?”

    季良辰听罢,突然回想起之前刘媚曾是皇宫中金枝玉叶的公主,而自己出身寒门,不是什么王孙贵族,一朝被君王宠信,才位极人臣。

    刘媚嫁给自己之后仅仅依靠自己微薄的俸禄维持生计,纵然亦是丰衣足食,但生活质量却大大下降,而刘媚却丝毫没有怨言。

    想到这里,季良辰不禁万分惭愧地对刘媚说道:“夫人,你跟着为夫受委屈了。”

    刘媚听罢,却嫣然一笑,对季良辰说道:“妾身才不觉得委屈,妾身爱你,就是爱你的清高,你的才华,还有智慧。妾身觉得,夫君比那些游手好闲的贪官污吏和王孙贵族们强多了。”

    季良辰听罢,十分感动,他一把将刘媚揽入怀中,深情地对她说道:“夫人,我季良辰今生今世能跟你在一起,已然心满意足了。”

    就这样,季良辰在刘媚生日当天送给了她一只上好的古瑟做生日礼物,这只瑟虽然不是很名贵,但刘媚对它视若珍宝,她更是从季良辰的诗中读懂了丈夫对她真挚的爱。

    而刘媚的三十岁寿辰,她为了替季良辰节约开支,并没有大操大办,只是简单地摆了几桌酒席,宴请了一些亲戚朋友。

    季良辰身为朝廷三品命官,刘媚更是当朝公主,以他们二人的社会地位,如此低调节俭的生活,在当时实属难得。

    季良辰和刘媚二人夫妻情深,举案齐眉,在建康传为一段佳话,而季良辰为刘媚写的那首情诗也被建康饱读诗书的文人们广为传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撞生缘〕〔我来自缪星〕〔六宫凤华〕〔艾泽拉斯冰王子〕〔明朝败家子〕〔头牌经纪人:你老〕〔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洪荒之六道真人〕〔开局富可敌国〕〔血精灵崛起〕〔头条星闻:总裁宠〕〔我在斗罗卖魂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