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漫生符行图〕〔风卷长天〕〔大医凌然〕〔重生之我是阿斗〕〔精灵宝可梦之第二〕〔这就是无敌〕〔大楚怀王〕〔武侠之神级捕快〕〔万古第一帝〕〔超级小神医〕〔尘坠〕〔噬天录〕〔异世痞王〕〔江湖多风雨〕〔仙娱系统〕〔交战〕〔女权世界的青春物〕〔带着女儿闯末世〕〔从大海贼开始的无〕〔九零空间福运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南朝争霸 第九十五章 一曲悲歌肝肠断
    翌日,蔡阳公主府。

    季良辰刚刚为刘媚操办完了“葬礼”,正独自一人在偏厅借酒消愁,悲愤之情溢于言表,他正在承受一个男人最大的耻辱却对此无能为力。

    就在这时,蔡阳公主的贴身侍女红菱突然跑了过来,跪在季良辰的脚下,声情并茂地对他说道:“驸马明察,公主其实并没有死,请驸马为公主主持公道。”

    季良辰听罢,顿时吃了一惊,酒也猛然醒了七分。他连忙起身快步走到门边向四周看了看,确定无人偷听后赶忙将门反锁。然后,他立即把红菱拉到内室,小心谨慎地对她说道:“红菱,此事你还跟谁提起过?”

    红菱听罢,连忙答道:“驸马爷,此事奴婢只跟您一人提起。那具尸体真的不是公主,奴婢八岁就跟着公主,公主的身子奴婢是不会认错的。公主一定还活着,驸马要想办法救救她啊。”

    季良辰听罢,不禁心想,哎这件事的内情自己岂能不知,但是眼下这情形,即便知道内情又能如何,还不是要装傻充楞吗。刘松这奸贼心狠手辣,自己倘若一着不慎,就会招来杀身之祸啊。

    红菱这小丫头片子,涉世不深,哪里会明白水深水浅呢。不过,她这忠诚护主之心倒也是难能可贵的。

    于是,季良辰叹了口气,严肃地对红菱说道:“红菱,你给我记住,此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再也不能有第三个人知道,懂了吗?”

    红菱听罢,顿时心生委屈,泪眼婆娑地对季良辰说道:“为什么?”

    季良辰听罢,再一次严肃地对她说道:“不要问为什么!我只告诉你一句话,倘若稍有不慎,你我二人便会招来杀身之祸!”

    红菱顿时好像明白了什么,她连忙追问道:“驸马爷,您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季良辰听罢,又叹了口气,说道:“哎公主跟我做了十几年的夫妻,她的身子我岂能不认得。”

    红菱听罢,赶忙接着对季良辰说道:“公主既然没有死,那一定还在皇宫里,咱们一起想办法把她救出来吧。”

    季良辰听罢,感觉既可笑又无奈,他只好又一次阻止了红菱这些幼稚的想法:“此事我自有主张,你管好自己的嘴巴,千万不要到处乱说!”

    红菱见状,只好作罢。

    刘松的雕虫小技并没有瞒过刘媚的贴身侍女红菱,而季良辰对这件事的来龙去脉更是心知肚明。可即便季良辰知道事实的真相又能如何呢?他只能装作毫不知情,这样才能换取一线生机。

    不过,面对刘松的夺妻之恨,季良辰并非毫无血性,只想忍气吞声,息事宁人,他只是不想做无谓的牺牲罢了。

    季良辰对刘松充满了厌恶和仇恨,但他深知自己作为一介谋士,若想与皇帝为敌,唯一的方法就是借势。如果没有哪位权臣鼎力相助,靠自己一个人想救出爱妻,乃至复仇刘松,简直比登天还难。

    再说自从萧瑾言领兵出征青州,抵御拓跋懋,已经过去了将近半年的时间,北方战事依然没有任何结果。萧瑾言深知就战力而言,大宋根本不是北魏的对手,于是便依仗青州的地利优势坚守不出,以求逼退拓跋懋。

    可拓跋懋却是一个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人,他摆出了一副长期对峙的姿态,与萧瑾言僵持在了青州。

    而萧瑾言的未婚妻庾佳在建康时刻关注着青州的战事,她很长时间都听不到前线传来任何战胜或战败的消息,不禁为萧瑾言深深地捏了一把汗。

    这些天,庾佳向父亲庾进以及她认识的所有朝中官员打听了青州战事的情况,却始终没有得到萧瑾言的消息,不禁忐忑不安。

    也许,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可庾佳却在家中按耐不住了。她不能只身前往青州前线,只有跑到建康西郊的望月亭,那个她与萧瑾言第一次去巫山旅游的地方,焚香祷告,祈求上苍保佑萧瑾言早日得胜还朝。

    五日后,建康西郊,望月亭。

    不得不说庾佳是一个佛系女子,她双手合十,跪在望月亭前,虔诚地祷告上苍:“佛祖在上,俗家弟子庾佳虔诚跪拜,望佛祖保佑夫君萧瑾言战胜北魏,得胜还朝。若能如愿,庾佳愿付出任何代价。”

    就在这时,庾佳的耳边突然响起了一阵悲怆凄冷的琴声,让她顿时吃了一惊。庾佳颇感意外,她循声望去,只见在不远处的树林中,有一位俊朗飘逸的中年书生恰巧在抚琴。

    这名书生白衣长发,五官棱角分明,形貌十分俊美。

    庾佳顿时惊呆了,可她并非犯了花痴,而是认为自己焚香祷告,惊动了上苍,这才派神明降世。

    庾佳陶醉在这深有意境的琴声中过了一会儿,书生弹奏完这首曲子,便起身拿起酒壶,边喝边迈着醉步渐渐远去了。

    那名中年书生正是季良辰,这几日,他绞尽了脑汁也不知道该如何把自己的爱妻从魔爪中救出来,便深深地感慨,所谓的“大宋第一谋士”其实不过是一个文弱书生而已。

    面对强权,他即便再有智谋也无济于事,满腹才学没有强大的势力做依托,终归是百无一用。

    季良辰明明知道自己的爱妻就在刘松的魔爪之中,却彼此不能相见,只能一天天在内心承受着巨大的煎熬。所以,他心中无比烦闷,只好带着那把古琴来到建康郊外那处曾经和爱妻幽会过的地方独自弹奏,聊以慰藉。

    凑巧的是,建康郊外这一处景致幽美的角落也是萧瑾言和庾佳的恋爱发源地。于是,庾佳才会在这个地方听到了季良辰的琴声。

    季良辰离开了有一会儿,庾佳方才回过神来,她连忙一路小跑逛奔过去

    这时,庾佳方才发现,“神先生”的琴落在了树林里。

    原来,季良辰自觉无计可施,救不得刘媚,与刘媚琴瑟和鸣的山盟海誓也成了泡影,于是便心灰意冷,这才把琴遗落在树林中。

    庾佳见状,连忙拿起这把琴仔细看了看,她发现这是一把上好的古琴,绝非寻常之物。或许,只有这么好的古琴才能弹出如此意境深远的曲子。

    庾佳自幼受到了良好的家庭教育,向来是个拾金不昧的姑娘,她见此情景,赶忙背起古琴,沿途打听白衣书生的去向,打算物归原主。

    庾佳沿途追了很久,这才在一间小酒馆里见到了“神先生”,此时季良辰随身携带的酒已经喝完了,便在这间酒馆落座买醉。

    庾佳看到季良辰一袭白衣长发,独坐一桌,拿着酒壶“咚、咚”狂饮,半醉半醒间潇洒飘逸,恰似神明降世。说他是神,他喝酒的样子却连接地气,说他是凡人,他却又显得超凡脱俗。

    庾佳不禁心想,这位先生看上去相貌堂堂,一表人才,绝非凡夫俗子,但他为什么如此粗心大意,竟然连这么珍贵的古琴都遗落了呢?

    哎想必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不管怎么说,自己一定要物归原主才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撞生缘〕〔我来自缪星〕〔巨星从创造营开始〕〔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头条星闻:总裁宠〕〔海贼之联盟卡牌系〕〔明朝败家子〕〔头牌经纪人:你老〕〔洪荒之六道真人〕〔小可爱,超凶的〕〔艾泽拉斯冰王子〕〔快穿:男神总想撩〕〔我在斗罗卖魂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