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之女配辞职了〕〔两朝凤仪〕〔无敌从做主播开始〕〔王妃C道出位〕〔悠悠笛声沁沐阳〕〔汉末之吕布再世〕〔重生之先声夺人〕〔万界建道门〕〔大美时代〕〔我成了小乌鸦嘴他〕〔雪落关山〕〔锦绣清宫四爷护妻〕〔大道浮图〕〔想当个复仇女神好〕〔快穿:我只想种田〕〔抗战之猛将召唤〕〔恋战新梦〕〔影后的嘴开过光〕〔暖婚100分:总裁,〕〔霍长渊林宛白小说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南朝争霸 第九十六章 落魄书生诉衷肠
    于是,庾佳径直坐在了“神先生”的对面,对他说道:“先生,你可让我好找啊。”

    季良辰听罢,半醉半醒间抬头一看,一名绝色美女突然坐在了自己对面,好像还赶了很远的路,这情景仿佛在梦中一般。

    季良辰见状,不禁有些疑惑,心想,美女?约火包?呵呵、不屑一顾在自己心中,谁能比得上蔡阳公主?

    于是,季良辰又喝了口酒,淡淡地对庾佳说道:“姑娘,你找在下作甚?”

    庾佳听罢,连忙拿出季良辰遗落在树林中的古琴,对他说道:“先生,你的琴落在树林里了,小女特来送还。”

    季良辰听罢,又有些疑惑,不禁心想,哦,原来是拾金不昧啊,有点意思。不过,这小妞怎么知道琴是自己丢的?难不成她跟踪自己,想约火包?

    只见季良辰朦胧中还有三分清醒,微微颤动着嘴唇对庾佳说道:“姑娘,你怎么知道这把琴是在下丢的呢?”

    庾佳听罢,不禁心想,这位先生好生奇怪,明明是他的琴,他却不着急认领。而且自己跑了这么远的路为他送还古琴,他却连一个“谢”字都舍不得说,着实有些不懂礼数。

    不过,这位先生相貌不凡,举止飘逸,有仙骨之风,想必是恃才傲物罢了。

    于是,庾佳还是耐心地解释道:“其实,小女刚才听到先生在树林里弹琴了,是沿途追过来的。”

    季良辰听罢,不禁心想,哦,原来是自己的琴声吸引了她,她凑巧见到自己丢琴,这才特意跑过来物归原主。这年头,这么好心的姑娘当真是不多见了。

    不过,眼下自己遇到的这档子糟事公主都没了,自己还要这破琴有何用?

    于是,季良辰点了点头,对庾佳说道:“哦,原来如此。姑娘,这把琴在下不要了,既然琴被姑娘捡到了,就送给姑娘吧。”季良辰说完,便继续若无其事地饮酒。

    庾佳听罢,顿时心生疑惑,连忙对季良辰说道:“先生此话当真?这可是一把上好的古琴,价值不菲啊。”

    季良辰听罢,却不屑一顾地对她说道:“那又如何?”

    庾佳见状,不禁心想,此事十分蹊跷。况且,爹爹经常教导自己绝不能随随便便接受陌生人的馈赠,尤其是男人。再说,自己半点功劳都没有,跟人家又非亲非故,却白得一把古琴,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啊。

    于是,庾佳又对季良辰说道:“先生,实不相瞒,小女自幼喜好音律,也是一个爱琴之人。先生若将如此好琴赠予小女,小女自然感激不尽。但小女向来不愿接受不明不白的馈赠,如果先生不能讲明其中缘由,这把古琴小女是万万不敢领受的。”

    季良辰此时心中正烦闷,又赶上庾佳一再追问,竟让他有些恼火。

    于是,季良辰不耐烦地对庾佳说道:“你这丫头怎么如此麻烦,在下送你琴,你收了便是。倘若不想要,随意丢弃即可,不要再来烦我!”

    此刻的季良辰因娇妻被暴君霸占,已是肝肠寸断,急火攻心,竟失去了往日的风度。

    庾佳见此情景,十分诧异,她料想其中必有缘故,于是又对季良辰说道:“小女见先生精通音律,必是珍爱乐器之人,又怎会对自己心爱的古琴弃之如敝履呢?”

    “请恕小女直言,先生定是有难言之隐。如果先生不嫌弃,不妨将心中块垒与小女诉说一二。小女虽然不才,愿意为先生解闷。”

    季良辰听罢,刚刚心中那一小股怒火瞬间便平息了。他不禁心想,好一个善解人意的姑娘,自己无缘无故对她发了脾气,她非但丝毫不予计较,反倒关心起自己来。自己心中的烦恼不妨与她诉说一番,或许能排难解惑也未可知。

    于是,季良辰叹了口气,对庾佳说道:“哎不瞒姑娘,这把古琴乃是在下与爱妻的定情信物啊。”

    庾佳听罢,感觉此事更加惊奇,她连忙追问道:“既然如此,先生更应该珍爱此琴,怎么会随意丢弃呢?”

    季良辰听罢,答道:“姑娘有所不知,在下与爱妻定下山盟海誓,我弹琴,她吹瑟。我们二人琴瑟和鸣,芙蓉并蒂,终爱一生。”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在下家中突遭变故,在下的爱妻已不能陪伴在下左右,这琴瑟和鸣的誓言恐怕也成了空谈。如此一来,瑟已无声,空留在下孤独一人弹奏这把古琴又有什么意义呢?”

    庾佳听罢,方才明白季良辰刚才的举动为何如此怪异,也明白了他心中的悲凄之苦,并且对他和妻子的忠贞爱情十分钦佩。

    于是,庾佳继续问道:“敢问先生,你的妻子是否已经不在人世了呢?”

    季良辰答道:“不,她尚在人世。”

    庾佳听罢,又问道:“那么,她是去了很远的地方吗?”

    季良辰答道:“不,她就在建康。”

    庾佳听罢,顿时心生疑窦,连忙问道:“先生,既然你们二人近在咫尺,为什么不能在一起呢?”

    季良辰听罢,不禁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对庾佳说道:“哎我们二人虽然近在咫尺,却犹如远在天涯啊。”

    庾佳听罢,顿时更加疑惑,连忙问道:“先生,此话怎讲?”

    季良辰听罢,情绪激愤地说道:“说来可悲,在下的爱妻被一恶霸强占,终日饱受凌辱。她虽然人在建康,却与在下相见不得啊。”

    庾佳听罢,顿时火冒三丈,愤怒地说道:“岂有此理!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什么人胆敢强占良家妇女?难道我大宋没有王法了吗?先生,你且告诉小女,这王八蛋到底是谁,小女定要替先生讨回公道!”

    季良辰听罢,感觉眼前这位姑娘虽然义正言辞,却显得有些可笑,不禁心想,哎现在的小姑娘都这么虎吗?呵呵,太幼稚了!

    于是,季良辰冷笑了一声,对庾佳说道:“此人在建康势力庞大,只手便可遮天,姑娘惹不起他,还是请便吧。”

    庾佳听罢,却依然不肯罢休,又对季良辰说道:“即便这混账东西权倾朝野又当如何,他势力再大还大得过天道人伦吗?先生难道还怕他不成?”

    庾佳这一席话,当真说到了季良辰的心坎里,也一下子点醒了他。

    季良辰不禁心想,就连一个普通的弱女子都能明白邪不压正的简单道理,自己却惧怕强权,畏首畏尾,的确是糊涂了。

    是的,刘松是君,自己是臣,从这个层面看,自己的确只能服输认命。但刘松霸占姑母,违背了天理人伦,自己和刘媚乃是合法夫妻,情投意合,从这个层面看,自己占的是天理。

    刘松虽然是皇帝,但象征着邪恶,自己占据天理,是正义的一方。自古王道大不过天道,何须惧他刘松!

    当季良辰明白了这些道理之后,愈发觉得自己此前聪明反被聪明误了,把有些事想得太复杂,徒增了烦恼。

    同时,季良辰还为自己此前的自暴自弃甚至丢弃定情信物悔恨不已。幸好自己遇到了一个好心的姑娘,不仅送还了古琴,还为自己疏解开导,让自己重新拾起了信心。

    庾佳见季良辰若有所思,便继续劝道:“先生切莫灰心丧气,小女认为,只要你坚持不懈,你和你的妻子早晚会有破镜重圆的那一天,任谁都不能把你们分开!”

    季良辰听罢,仿佛如梦初醒,酒也顿时醒了三分,他连忙对庾佳说道:“在下一时糊涂,险些铸成大错。多谢姑娘开导点拨,在下感激不尽。”

    庾佳听罢,舒心地笑了笑,双手奉上古琴,接着对季良辰说道:“既然如此,这把古琴,小女理应物归原主。”

    季良辰从庾佳手里接过那把琴,感激地对她说道:“多谢姑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奕王〕〔笑傲之问道巅峰〕〔超凡医仙〕〔张牧李晴晴〕〔独宠我的闯祸小松〕〔血精灵崛起〕〔重生六零之空间俏〕〔嫡女炼丹师〕〔凶兽异闻录〕〔幽幽千千夜〕〔云安安霍司擎〕〔最强斗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