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霸气双宝:爹地,〕〔菜鸟经纪人〕〔二次元补完计划〕〔我真不是狗策划〕〔新欢有点儿帅〕〔快穿之虐哭那个渣〕〔丧萌世子燃萌妃〕〔重生嫡女之药妃天〕〔亿万暖婚之夫人甜〕〔千金归来之少夫人〕〔爆笑王妃宠翻天〕〔田园喜嫁:小妻太〕〔靳封尘江瑟瑟小说〕〔龙门枭雄〕〔修真强者在都市〕〔冷艳总裁的贴身狂〕〔一婚二宝:帝少宠〕〔系统它牛气哄哄〕〔戏闹初唐〕〔锦绣清宫四爷护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南朝争霸 第九十七章 自古红颜多薄命
    庾佳此时仍然放心不下,于是便把自己头上的金钗取了下来,接着对季良辰说道:“先生,你如果需要帮助,可以到大司徒府来找我,守卫见了这支金钗,便知道你是我的朋友,就会放你进来的。”

    庾佳说完,便把那支金钗递给了季良辰。

    季良辰见状,不禁有些吃惊,连忙问道:“大司徒府?莫非姑娘是大司徒庾进家的千金?”

    庾佳听罢,微笑着答道:“正是。”

    季良辰听罢,不禁心想,哦,原来此女是庾家千金,号称“大宋第一美人”,难怪生的倾国倾城,亭亭玉立。久闻庾家千金温文尔雅,善解人意,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不过,自己虽然和庾进同朝为官十几年,庾家千金却自幼养在深闺之中,自己与她之前素未蒙面,互不相识。

    于是,季良辰连忙恭恭敬敬地对庾佳说道:“原来如此,在下失敬。”

    庾佳却嫣然一笑,对季良辰说道:“先生不必如此客气,以后咱们就是朋友了,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尽管来找小女。”

    季良辰听罢,却叹了口气,接着说道:“姑娘的美意在下心领了。但是请恕在下直言,在下的难题恐怕令尊也解决不了。这营救爱妻之事还是在下自己想办法吧。”季良辰说完又把那支金钗还给了庾佳。

    庾佳见状,很是诧异,她认为这位先生过于须臾客套,便又劝了几句,无奈自己虽有心帮忙却架不住他婉言谢绝,也只好作罢。

    在庾佳的好言劝说下,季良辰终于重拾了信心,那把古琴也物归原主。可是庾佳仍然担心季良辰所说的“恶霸”继续为非作歹,所以想通过自己的父亲帮助他们夫妻团圆。

    庾佳不了解内情,她当然不知道季良辰所说的“恶霸”其实就是当今的皇帝刘松,还天真地认为自己的父亲能轻而易举地摆平此事。

    季良辰非常清楚,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庾进卷进这件事来,否则,一定会连累了他。所以,季良辰毅然决然地谢绝了庾佳的帮助。

    即将临别之际,季良辰又对庾佳说道:“姑娘身形曼妙,天生丽质,不愧是‘大宋第一美人’,今日在下算一饱眼福了。”

    这般赞美之词庾佳虽然听了无数遍,但此时听到季良辰这样说,庾佳心里还是美滋滋的,她微笑着答道:“先生过奖了,这都是大宋百姓对小女的谬赞。”

    季良辰见状,不禁心想,这小姑娘涉世不深,心地单纯善良,久负盛名却不知低调收敛,反而沾沾自喜,长此以往,真乃取祸之道也。

    于是,季良辰一变脸,神情严肃地对庾佳说道:“姑娘,在下有一良言相赠,请姑娘姑且听之。”

    庾佳见状,不禁有些诧异,她不知道这位先生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只好说道:“先生请讲。”

    只见季良辰话锋一转,意味深长地对庾佳说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姑娘且珍重吧。”

    庾佳听罢,顿时感到更加诧异,不禁心想,这位先生好生奇怪,刚才还好端端的,这么一会儿工夫,就变了一张脸,还讲出一些莫名其妙的大道理。

    于是,庾佳连忙追问道:“先生此话何意啊?”

    季良辰听罢,接着对庾佳说道:“姑娘,请恕在下直言,盛名之下,无非有两种结果,一是享尽荣宠,尊贵至极,二是命运多舛,万劫不覆,自古红颜多薄命,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姑娘久负盛名,是想冒着风险过上尊贵的生活呢,还是想跟自己心爱的人过平凡的日子?”

    庾佳听罢,毫不犹豫地答道:“当然是后者,小女此生不求大富大贵,只想跟自己心爱的人终生相守。”

    季良辰听罢,笑了笑,又对庾佳说道:“这就对了,那就请姑娘日后行事作风越低调越好,这‘大宋第一美人’的称号不要也罢!”

    庾佳听罢,有些意外地说道:“先生,真的有必要这样吗?”

    季良辰听罢,不禁心想,看来这小姑娘完全意识不到问题的严重和潜在的危险,自己要把话说得更重一些,这才是真正为她好。

    于是,季良辰脸上立即恢复了刚才的平静和严肃,接着对庾佳说道:“姑娘,虽然你有沉鱼落雁之貌,但请你试想一下,放眼整个天下,算上那些平民百姓家的女孩子,难道真的就没有比你容貌更美的女子吗?”

    季良辰此间一问,就好比在问庾佳一个类似于“魔镜、魔镜,谁是世界上最美的女人?”的问题。庾佳虽然对自己的容貌十分自信,却也不敢大放厥词,说自己冠压群芳,于是便谦虚地答道:“应该会有吧。”

    季良辰听罢,却斩钉截铁地对庾佳说道:“不是应该,是肯定有!”季良辰一边说着,一边心想,最起码我觉得刘媚比这丫头长得好看。

    而庾佳听罢,不禁心想,这位先生的嘴可真叼啊。别人见了美女,嘴巴上都跟抹了蜜一样,什么甜言蜜语都说。他可倒好,怎么损怎么来,一点面子都不给人家留。

    庾佳小嘴一撇,显得有些不大高兴,季良辰却又接着对她说道:“既然这个世界上还有比姑娘更漂亮的女人,那这‘大宋第一美人’的称号为什么会落在姑娘头上呢?”

    庾佳听罢,竟有些无言以对。

    季良辰却滔滔不绝,接着对庾佳说道:“那是因为姑娘的父亲是当朝一品大员,是先帝倚重的大臣。”

    庾佳听了这话,却有些不服气地对季良辰说道:“照先生这么说,小女还沾了父亲的光喽?”

    季良辰答道:“难道不是吗?”

    庾佳听罢,顿时有些吃惊,也有些生气。她不禁心想,这位先生当真是天下第一毒舌,虽然说得好像都是些实话吧,但也不能这么不给人留面子啊。

    季良辰又情绪激动地对她说道:“姑娘有倾国倾城之貌,又生于官宦世家,名满天下,正是处于风口浪尖之上,稍有不慎,便是薄命红颜。”

    “而那些平民百姓家的漂亮女孩,人生虽不能波澜壮阔,却能平淡一生,幸福一生。姑娘,听在下一言吧,把自己藏起来,藏得越深越好!”

    庾佳听了这番话,这才仿佛明白了季良辰的良苦用心,不禁心想,这位先生虽然牙尖嘴利,却字字珠玑,点到要害,而且他是打心眼里为自己好啊。

    于是,庾佳淡淡地对季良辰说道:“你这人说话虽然不中听,但却有几分道理。”

    季良辰听罢,接着对她说道:“良药苦口,忠言逆耳,姑娘一定要记住在下的话啊。”

    庾佳听罢,连忙点了点头,答道:“先生请放心,先生的话小女记下了。”

    季良辰这才舒心地笑了笑,说道:“既然如此,在下便告辞了。”季良辰说完,便收起自己的古琴,转身就走。

    庾佳见状,却连忙叫住了他:“先生请留步!”

    季良辰不禁转过身,庾佳接着对他说道:“敢问先生尊姓大名?”

    庾佳和季良辰这二人,一个是“大宋第一美人”,一个是“大宋第一谋士”,他们萍水相逢,却都互相点拨了对方,二人不免惺惺相惜。

    季良辰想了想,吐出十六个字:“东海之滨,孤山翠林。世外高人,谋断江山。”

    季良辰说完,便大步流星地离开了这里,瞬间便消失在了茫茫人海之中。庾佳听罢这十六个字,一时间捉摸不透,她顿时愣在了原地,季良辰却已然不见了踪影。

    庾佳由于某种机缘巧合送还了季良辰的定情古琴并且对他的烦恼进行了疏解开导,让季良辰对营救刘媚重拾信心。季良辰为此对庾佳万分感激,同时,他还非常担心庾佳的将来,于是便以良言相赠。

    季良辰的担心可以说不无道理,他为妻子写的一首情诗传遍了建康城,也传到了刘松的耳朵里,并勾起了刘松的兴趣,这才招致了这场夺妻之祸。他的遭遇完美地诠释了“秀恩爱,死得快”这句话。

    此刻季良辰的内心正在深刻地反省,他懊悔当初,如果自己能低调一些,是不是此时正在和自己的妻子过着平凡而又快乐的生活呢?说到底,还是自己的情诗害了刘媚。

    而庾佳号称“大宋第一美人”,她早已名满天下,大宋百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刘松又荒银成性,所以季良辰不得不为庾佳的将来感到担心。

    庾佳没有别的办法,只有低调做人,谨慎行事,才能不引起刘松的注意,尽最大可能避免祸事。在季良辰看来,像庾佳这样单纯善良的姑娘,如果能躲过刘松的魔爪,也算是莫大的幸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毒后:腹黑王〕〔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吻安,顾先生!〕〔重生六零之空间俏〕〔六宫凤华〕〔明朝败家子〕〔极品赘婿苏允〕〔云安安霍司擎〕〔棒打鸳鸯系统〕〔隔墙追到时先生〕〔最强斗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