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都市狂仙〕〔神级美食主播〕〔我家王妃超A的〕〔王爷戏太多了〕〔霍夫人是个小哭包〕〔帝少今天又醋了〕〔我真的不想当影后〕〔穿书后她成了万人〕〔阴影笼罩时〕〔末世重生之归途〕〔我老爸穿越了〕〔黑色情人眼〕〔快穿之一夜暴富〕〔系统种田:美人娘〕〔寒太太又生我气了〕〔情定一生无悔过〕〔迷上初夏的月光林〕〔不可名状的赛博朋〕〔穿书之反派总在攻〕〔我老婆是冰山女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南朝争霸 第一百零七章 声东击西搞突围
    萧瑾言派洛千川找到了战英突围的小路,殷孝祖不禁又惊又喜,对萧瑾言佩服得五体投地,连忙对他说道:“萧将军,请恕末将刚才一时鲁莽。萧将军真是神机妙算,不仅救了末将,也救了末将的两万多名将士啊,末将佩服。”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萧瑾言见殷孝祖这么快就转变了态度,顿感欣慰,于是便对他说道:“殷将军不必客气,你我都是朝廷命官,只有齐心协力,才能克敌取胜啊。”

    殷孝祖听罢,又接着对萧瑾言说道:“末将真是彻底服了萧将军了,今后愿听凭萧将军差遣,效犬马之劳。”

    萧瑾言听罢,十分高兴,不禁心想,听殷孝祖这话的意思,他之前是不服自己喽,之前听自己差遣只是因为官大一级压死人,并非心甘情愿喽。

    不过,看他现在的样子,似乎充满了诚意。也好,殷孝祖手底下还有两万多精兵,以后自己调度起来岂不更加顺手。

    这也难怪,刘松的圣旨已经明明白白把战英的命和殷孝祖,还有自己,彻底绑在了一起。自己倘若有办法救出战英,就等于救了殷孝祖的命,他能不感恩戴德吗?

    于是,萧瑾言微微一笑,扶着殷孝祖的肩膀对他说道:“殷将军,好好干吧!本将军不会亏待你的。”

    殷孝祖此举,无疑相当于心甘情愿地拜了个山头,而萧瑾言也笑纳了这个“小弟”,当起了“老头子”。

    殷孝祖顿了顿,又对萧瑾言说道:“萧将军,既然有小路,战英将军可以不从武庄突围,末将的攻城兵马是不是可以撤了?”

    萧瑾言听罢,不禁心想,这几日,殷孝祖一直猛攻武庄。如果突然撤兵,拓跋懋一定会起疑心,所以这攻城兵马绝不能撤,来他个声东击西!

    于是,萧瑾言又对殷孝祖说道:“不,继续攻打武庄,但要改为战略性佯攻,以此迷惑拓跋懋。”

    殷孝祖听罢,连忙点了点头,对萧瑾言说道:“好,还是萧将军想得周到,末将遵命。”

    萧瑾言听罢,微笑着点了点头。

    于是,殷孝祖继续调兵遣将,攻打武庄,但由之前的拼死力战改为战略性佯攻。所以,在攻城时大宋将士的伤亡减少了许多。

    洛千川在山中猎户的帮助下,寻找到一条鲜为人知的小路,萧瑾言决定利用这条小路将战英和他的将士们解救出来。如此一来,虽然皮豹子牢牢地占据着武庄,却没能把战英彻底锁进牢笼。

    殷孝祖这些天连日攻打武庄固然成了徒劳,但如果突然撤兵,拓跋懋难免会起疑。于是,萧瑾言令殷孝祖佯攻武庄,自己则暗中率领虎贲营抄小路接应战英。

    殷孝祖对萧瑾言的战略部署赞不绝口,同时,也对他的大将之风佩服得五体投地,从此便心甘情愿地服从他的调遣。

    三日后,东平,拓跋懋中军行辕。

    前方有军报传来,封敕文便拿着军报赶到了拓跋懋的行辕。

    拓跋懋正全神贯注地盯着丘石矶一带的地形图,思考着下一步的军事行动,他见到封敕文,连忙问道:“封将军,眼下战况如何?”

    封敕文听罢,答道:“殿下,眼下战英已被我军围困多时,我军一直围而不攻。可是,从敌军每日发起的数次突围来看,他们依然十分顽强啊。”

    拓跋懋听罢,不禁问道:“战英被我军围困多久了?”

    封敕文听罢,掐指一算,对拓跋懋说道:“算上今天,已经二十七天了。”

    拓跋懋听罢,稍微有些震惊,不禁心想,战英也够顽强的,都二十七天了,他怎么还不死,居然还有力气突围。

    于是,拓跋懋不禁仰天长叹道:“哎……真想不到,战英居然还是个悍将。”

    封敕文见状,赶忙劝道:“殿下不必担心,他战英就算再怎么负隅顽抗,也始终出不了咱们的包围圈。”

    拓跋懋听罢,想了想,继续对封敕文说道:“武庄那边情况如何?”

    封敕文听罢,答道:“末将刚刚收到皮豹子将军的战报,敌军曾发起数次猛攻,都被我军击退。武庄还牢牢地掌握在我军手里,只是……”

    拓跋懋见封敕文说话有些吞吞吐吐,连忙问道:“只是什么?”

    封敕文听罢,接着对拓跋懋说道:“只是,近几日敌军貌似不再竭尽全力攻打武庄,偶尔发起进攻,看上去却像是须臾应付。更有甚者,他们有时候竟然只顾摇旗呐喊,而不发起冲锋啊。”

    拓跋懋听罢,顿时眉头一皱,疑惑不解。他想了想,对封敕文说道:“你的意思是说,他们改强攻为佯攻了?”

    封敕文听罢,不禁心想,呃拓跋懋这话说的,咱只是汇报工作,没别的意思啊,拓跋懋是不是神经过敏了?

    于是,封敕文顿了顿,对拓跋懋说道:“不会吧,他们佯攻武庄作甚?殿下是不是多心了?”

    拓跋懋的确是个多疑之人,他不禁心想,本王多心了?多心了吗?宋军明明是在佯攻啊。这里面很可能有鬼!

    于是,拓跋懋将信将疑地对封敕文说道:“封将军,虽然本王还不知道他们究竟在搞什么鬼,但本王的第六感很不好。给本王查!一定要速速查明他们佯攻武庄的原因!”

    封敕文听罢,想了想,对拓跋懋说道:“据末将所知,萧瑾言和战英本就尿不到一个壶里去。战英名义上是萧瑾言的副将,但他仗着自己是刘松的心腹,从来不把萧瑾言放在眼里,萧瑾言为此颇为不满。”

    “战英进攻申城,一路向北进军,便是违抗了萧瑾言的将令,一意孤行。末将以为,萧瑾言救战英,本就不会拼尽全力,前些天攻打武庄又损失惨重,知难而退罢了。”

    拓跋懋听罢,想了想,说道:“这个解释,合理吗?”

    封敕文听罢,答道:“末将以为,合情合理啊。”

    拓跋懋又想了想,接着对封敕文说道:“以本王对萧瑾言的了解,他绝不是这种人!”

    这段时间,萧瑾言四处搜集拓跋懋的信息。拓跋懋又何尝不知“知己知彼,百战百胜”的道理,于是便派出奸细四处打听萧瑾言的情况,他对萧瑾言的为人多少有些了解。

    拓跋懋说完,便陷入了深思,封敕文却像个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半晌,拓跋懋突然对封敕文说道:“快!传令下去,向战英所部发起进攻,歼灭他们!”

    封敕文听罢,顿时疑惑不解,先前拓跋懋曾令他围而不攻,待战英弹尽粮绝,人困马乏之时再收拾他们。今日却一反常态,要提前收网。

    于是,封敕文不禁对拓跋懋说道:“殿下,不再多饿他们两天?”

    拓跋懋听罢,答道:“事不宜迟,迟则生变。是时候该收网了,发起进攻吧!”

    封敕文见状,只好领命。

    按照拓跋懋先前的计划,还应该再等些时日再向战英发起进攻,毕竟心急吃不着热豆腐。可无奈的是,殷孝祖佯攻武庄的“戏”做的实在太假,和之前的一系列猛攻反差太大,这不禁让拓跋懋起了疑心。

    本来拓跋懋并没有想到萧瑾言会找到一条小路来营救战英,也没有察觉萧瑾言有任何异动,可武庄的战报却让他闻到了一丝端倪。直觉告诉他,快煮熟的鸭子有可能会从锅里飞走。

    于是,拓跋懋便不去想太多,决定来个快刀斩乱麻,先吃掉嘴里的肥肉再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巨星从创造营开始〕〔山沟里的制造帝国〕〔悲喜鉴定师〕〔我真不想当海贼啊〕〔真君大道〕〔豪门的修真继承人〕〔六宫凤华〕〔只想吸引你〕〔明朝败家子〕〔史上最强炼气期〕〔诸天一页〕〔诸天最强大BOSS〕〔头牌经纪人:你老〕〔星际王妃是个种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