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待墨上花开可缓缓〕〔种田神医:小媳妇〕〔别拦着我征服世界〕〔权臣贵妻〕〔未来兽世甜蜜指南〕〔偷心俏冷妃〕〔修真大工业时代〕〔史上最强炼气期〕〔重生九零辣妻撩夫〕〔绝品豪婿〕〔人间不值得但你很〕〔路边捡到一只猫〕〔超速流言〕〔校花总裁的特种兵〕〔当缪斯轻语〕〔都市绝品狂尊〕〔丑女种田:山里汉〕〔鉴宝直播间〕〔生活奏鸣曲〕〔我家医圣太妖孽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南朝争霸 第一百零九章 长途奔袭断粮道
    萧瑾言另辟蹊径,最终抄小路解救了面临绝境的战英,堪称神来之笔。但丘石矶一役,大宋军队损失惨重,按照伤亡比例来算,宋军着实吃了一场败仗。

    虽然宋军吃了败仗,但萧瑾言却通过这场战役收获了足够的人心和威望,积射将军殷孝祖对他心服口服,前军将军战英更是与他阵前结拜,从此同心同德。

    从此以后,萧瑾言将不再只是名义上的辅国将军,青州刺史,而成了一个货真价实的,可以节制青州所有兵马的真将军。不仅如此,直到多年以后萧瑾言才明白,这次和战英阵前结拜的意义还远不止这些。

    萧瑾言把战英从丘石矶救出来之后,便严令三军将士加固堡垒,增强清口周围的军事布防,以防拓跋懋大军来犯。而战英在经历了丘石矶一役后,自然对萧瑾言言听计从,不再妄动出兵的念头。

    另一方面,拓跋懋得知了萧瑾言抄小路救走战英的消息之后大发雷霆,立即挥师攻打申城。由于战英攻占申城的时间较短,立足未稳,又没留下太多兵马驻守,申城很快便被拓跋懋攻占。

    萧瑾言明白申城情势危急,得而复失是早晚的事,便没有发兵去救。而拓跋懋攻占申城之后便又将行辕设在了这里,打算进一步向清口发起进攻。

    翌日,清口,萧瑾言将军行辕。

    萧瑾言召集了座下所有将军参加紧急军事会议,显然有重要的军事行动。

    只见萧瑾言指着地图上的一小块地方对众将军说道:“诸位请看,这里是洛邑,拓跋懋储存粮草的地方。本将军决定,派出一支精骑,奔袭洛邑,把拓跋懋的粮草一把火烧光!”

    众人听罢,不禁议论纷纷,摩拳擦掌。

    殷孝祖听罢,不禁心想,此前萧瑾言一直主张坚守,怎么今天一反常态,要搞突袭了呢。而且,他可是刚刚把战英从丘石矶救出来啊,不怕再被包围吗?

    于是,殷孝祖对萧瑾言说道:“将军,拓跋懋诡计多端,他储存粮草的地方岂能没有重兵把守。再说,我军刚刚在丘石矶吃了败仗,此时还是坚守清口更为稳妥些吧。”

    萧瑾言听罢,接着对殷孝祖说道:“殷将军此言差矣。正是由于我军新败,拓跋懋才料定本将军不敢贸然出兵。本将军却偏偏要反其道而行之,杀他个措手不及!”

    莫笛听罢,站出来说道:“将军所言极是!兵法有云,近而示之远,远而示之近,能示之不能,不能示之能。”

    “行军打仗,就是应该出其不意!末将以为,我军奔袭洛邑的同时,还要摆出一副坚守清口的姿态,麻痹拓跋懋。”

    萧瑾言听罢,甚是欣慰,不禁心想,还是莫笛这小子最能明白自己的心思。

    就在这时,战英见状,不禁心想,看来,自己以前真的是错看了萧瑾言,他绝不是一个只会安于守城的胆小鼠辈。他只是在情势不利的时候隐忍坚守,一旦出现时机,他就会果断出战,毫不犹豫。

    不动如山,以不变应万变,动如猛虎,直击要害。此人真乃难得一见的将才啊。既然萧瑾言要出战,自己这个当大哥的可不能怂!

    于是,战英对萧瑾言说道:“贤弟,我听你的!丘石矶之败是我的责任。这奔袭洛邑的差事就交给我吧,让我战英戴罪立功!”

    萧瑾言听罢,想了想,对战英说道:“大哥,不是小弟不信任你。这奔袭洛邑之事不需要太多兵马,但一定要兵贵神速。还是让张宝去吧,他的陷阵营有骑兵三千,个个都擅长骑术。”

    战英听罢,不禁有些失落,连忙对萧瑾言说道:“怎么,贤弟,你还怕我战英给你拖后腿吗?”

    萧瑾言见战英有所误会,赶忙对他说道:“不!大哥,小弟只是量才适用,后面还有更艰巨的任务等着你呢。”

    战英见状,只好作罢。

    萧瑾言又对一旁的陷阵营统帅张宝说道:“张宝,本将军命你率领麾下三千骑兵奔袭洛邑,即刻出发!”

    张宝听罢,连忙答道:“是,将军。”

    萧瑾言听罢,又对张宝说道:“张宝,你要切记,兵贵神速。此次行动务必要避免与敌军缠斗,只要尽数焚毁敌军粮草,便是大功一件。”

    张宝听罢,连忙答道:“放心吧,将军,末将定不辱命。”

    张宝说完,便转身走出了行辕。萧瑾言望着他远去的背影,心中默念道,上帝保佑你!

    张宝原是虎贲营一百夫长,他因为在萧瑾言组织的骑术比赛中夺冠而被萧瑾言晋升为陷阵营统帅,掌管三千精骑。张宝的陷阵营是虎贲营骑术最好的战士组成的一支部队,尤其擅长长途奔袭。所以,萧瑾言才把奔袭洛邑的差事交给了张宝。

    正如萧瑾言所说,自己坚守了这么久,在这个时候,拓跋懋是最想不到他会突然出兵的。而萧瑾言却偏偏要在这个时候出兵

    翌日,申城,拓跋懋将军行辕。

    拓跋懋又一次攻下申城后却没有丝毫的喜悦之情,他显然还在为丘石矶的事耿耿于怀。

    一旁的封敕文仿佛看穿了他的心思,于是走上前劝道:“殿下,丘石矶一役,我军虽然没能全歼战英所部,但仍然消灭了不少敌军,而且收复了申城,也算是打了一场胜仗啊。”

    拓跋懋听罢,却不以为然,他的本意其实是想诱使青州的守军倾巢而出并彻底消灭掉。那样的话,青州唾手可得。

    没想到,萧瑾言并没有中计,只来了一个战英。即便如此,退而求其次的话,全歼战英所部拓跋懋也会满意。

    可偏偏战斗进行到最关键的时刻,战英和他的残部被萧瑾言救走了,这样的结局就让拓跋懋感到很不满了。

    只见拓跋懋愤恨地说道:“丘石矶一役,对于我拓跋懋来讲,就是一次彻头彻尾的失败,是巨大的耻辱!”

    封敕文见状,连忙安慰道:“殿下,末将明白您的心思,您着实不必如此苛求自己啊。”

    拓跋懋听罢,接着说道:“为将者,若不能严格要求自己,怎么能带领将士们战必胜,攻必克,伐必取呢?”

    封敕文听罢,点了点头,深深地为拓跋懋的意志所折服。

    拓跋懋顿了顿,心想,吃一堑,长一智。如果不能从失败中吸取教训,以后还有可能继续犯类似的错误。一定要从丘石矶一役吸取教训!

    于是,拓跋懋接着对封敕文说道:“封将军,本王问你,丘石矶一役,你觉得我军失败的原因是什么?”

    封敕文听罢,不禁心想,失败?宋军的伤亡人数比我军多得多,怎么能说是失败呢?呵呵,这对于拓跋懋来讲,可能就算是失败了吧,毕竟他是“北魏战神”啊。

    于是,封敕文想了想,对拓跋懋说道:“是因为萧瑾言诡计多端。”

    拓跋懋听罢,却不屑一顾,连忙否决道:“错!他萧瑾言算是个什么东西,平庸之辈,仗着自己的老爹是齐国公才当上了将军。他胆小如鼠,在清口龟缩防御,不敢与本王决一死战。本王十六岁就征战沙场,若论兵法韬略,勇猛杀敌,他跟本王差远了!”

    封敕文听罢,连忙答道:“殿下所言极是!”

    其实,拓跋懋并非完全看不起萧瑾言,他只是不想听见自己的将领长他人的志气,灭自己的威风。当拓跋懋听到封敕文“夸”萧瑾言诡计多端时,就立即“纠正”了他的想法,以此来提升封敕文的信心,也好增强军队的士气。

    而且,拓跋懋是一个非常自信的人,他认为萧瑾言虽然有些大将之才,但跟自己相比,还是有一定差距的。

    拓跋懋顿了顿,接着说道:“丘石矶一役,我军失败的根本原因就是不熟悉地形,这才让萧瑾言钻了空子。”

    封敕文听罢,恍然大悟,连忙说道:“是啊,殿下,我军正是因为不清楚地形,才错误地认为,只要守住南边的武庄,战英便插翅也难逃,根本不曾想还有山中小路啊。”

    就在这时,一名士兵慌慌张张地跑了过来,一边跑,一边大喊道:“殿下,不好啦!”

    拓跋懋见状,怒不可遏,连忙冲那名士兵大吼道:“混账!慌什么!慢慢说!”

    那名士兵听罢,连忙答道:“殿下,不好啦。萧瑾言偷袭了洛邑,我军的粮草大营被一把火烧光了。”

    拓跋懋听罢,顿时出奇地愤怒了,他两眼冒着怒火,一把掀翻了案牍,像一头发狂的狮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巨星从创造营开始〕〔山沟里的制造帝国〕〔悲喜鉴定师〕〔我真不想当海贼啊〕〔真君大道〕〔豪门的修真继承人〕〔六宫凤华〕〔只想吸引你〕〔明朝败家子〕〔史上最强炼气期〕〔诸天一页〕〔诸天最强大BOSS〕〔头牌经纪人:你老〕〔星际王妃是个种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