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日娱之坂道时代〕〔神奇宝贝之精灵掌〕〔至尊毒妃:邪王的〕〔兵之神〕〔东境江湖事〕〔被迫成为幕后大佬〕〔绝地求生之王者巅〕〔万古第一龙〕〔地球至强男人〕〔港乐时代〕〔我在修仙世界当掌〕〔都市最强捉妖系统〕〔龙神至尊〕〔末日老实人〕〔万界为仙〕〔兵王弃少〕〔余生有你,甜又暖〕〔四爷是棵摇钱树〕〔陆先生又上头了〕〔上门好女婿林羽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南朝争霸 第一百一十二章 建康城里有巨贼
    七日后,建康。

    魏禧在这段时间一直关注着青州战事,他很快便得知了济水南岸多座城池失守的消息。

    由于魏禧和萧绍早有旧怨,这位大宋史上最大的奸臣竟然没有丝毫忧国忧民的情怀,反而心中多了一丝窃喜。

    此刻的魏禧心中像藏了无数根毒针,恨不得赶紧参奏萧瑾言,让萧瑾言被刘松革职问罪。

    但由于刘松的好大喜功,暴虐无常,魏禧又不敢贸然参奏,他先前就因为参奏萧瑾言而惹恼刘松。魏禧在这件事上吃过一次亏,现在当然要三缄其口,谨慎行事。

    这天下朝之后,魏禧看到“鬼道巫师”邬修罗迎面走来,心中顿生一计。

    魏禧心想,既然“投鼠忌器”,何不“借刀杀人”。邬修罗贵为国师,深得刘松信任,既然自己不好开口,何不让他去说。

    于是,魏禧走过去,假装一脸忧愁地对邬修罗说道:“国师,这些时日未见,岂不知我大宋危矣啊。”

    邬修罗听罢,十分诧异,连忙对魏禧说道:“哦?魏国公何出此言啊?”

    魏禧听罢,又假装疑惑地对邬修罗说道:“国师,眼下青州战事不利,拓跋懋势如破竹,已经渡过了济水,并且攻占了济水南岸的多座城池。萧瑾言一败再败,丧师辱国。再这样下去,我大宋的半壁江山将要落入北魏之手。难道国师不知道吗?”

    邬修罗听罢,不禁心想,哦,原来魏禧这老东西说的是这件事啊。

    青州之战,自己一直都在关注。近日,萧瑾言的确丢了几座城池,但如果说他一败再败,丧师辱国,未免有失公允。

    首先,萧瑾言总共只有十万兵马,而拓跋懋有二十万,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萧瑾言坚守清口长达半年多实属不易。

    其次,萧瑾言在丘石矶一役声东击西,为战英解围,又派出精骑奇袭洛邑,断了拓跋懋的粮道,这两场仗,打的还是蛮漂亮的。

    至于魏禧说大宋半壁江山沦丧,就更是危言耸听了,仅仅丢了几座边城而已,不至于、不至于……

    于是,邬修罗长舒了一口气,不以为然地对魏禧说道:“哦,原来是这件事啊,老夫已经知道了。”

    魏禧见邬修罗如此不慌不忙,顿时心急,不禁心想,槽!老东西什么态度!知道了?知道了还tm这么淡定!还不赶紧去刘松那里汇报一下工作?!

    于是,魏禧连忙对邬修罗说道:“既然如此,国师为何不尽快禀明圣上?”

    邬修罗听罢,不禁心想,呵呵,魏禧这老狐狸!他跟萧家一向水火不容,青州那边萧瑾言刚刚吃了败仗,他就想落井下石。

    而且,这老bk的怕刘松听了坏消息会发怒怼他,不敢自己去说,反而让老子趟这个雷,真是个贱b。想利用老子?把老子当成沙碧了?槽!

    于是,邬修罗轻描淡写地对魏禧说道:“魏国公,圣上为国事操劳,日理万机,我等做臣子的理应替君父分忧,做事要分清轻重缓急啊。此事老夫自有主张,该说的时候老夫自然会禀明圣上,就不劳魏国公费心了。”

    魏禧听罢,顿时失落至极,不禁心想,槽!邬修罗这老王八蛋,听他这口气,好像根本就没有参奏萧瑾言的意思啊,麻辣个蛋!

    于是,魏禧气冲冲地叹了口气便灰溜溜地走掉了。

    就在这时,骠骑中郎将连城刚好经过,恰巧听到了他们二人的谈话。魏禧平日里结党营私,对刘松一味溜须逢迎,一副奸臣做派,连城早就看不惯了。

    于是,连城走上前去,对邬修罗说道:“国师,魏禧这老狐狸,明摆着与萧家不和,欲排除异己,还想借国师之口去吹圣上的耳边风,他自己却浑身抹油,不沾一点儿是非,其心可诛啊。”

    邬修罗听罢,不禁冷笑了一声,答道:“魏禧老儿,阴险狡诈,老夫岂能不知。”

    连城听罢,接着对邬修罗说道:“国师明鉴,魏禧老贼,结党擅权,徇私枉法,蒙蔽圣上,早晚必成祸患,何不尽早除之。”

    邬修罗听罢,却笑了笑,对连城说道:“呵呵……奸臣自有奸臣的用处,魏禧并非一无是处,眼下留着他还有妙用。”

    连城听罢,颇为不解,又对邬修罗说道:“魏禧乃是国之巨贼,祸国殃民,有何用处啊?”

    邬修罗听罢,答道:“魏禧举荐自己的学生尚干云出任刑部尚书,替圣上削减了诸侯王的封地和兵权。而且,这些满怀怨恨的诸侯王们恨的不是圣上,也不是咱们广陵旧臣,而是尚干云和魏禧。”

    “有尚干云在,便能震慑住这些诸侯王,此其一也。其二,齐国公萧绍虽然表现得淡泊名利,与世无争,但此人久居高位,门生故吏遍布朝野,势力不容小觑啊。”

    “而且萧绍并非出自广陵一脉,他对圣上的忠心肯定远不如你我。有魏禧在,恰好可以制衡萧绍,如此一来,咱们的圣上才能稳坐皇位啊。”

    连城听罢,方才恍然大悟,这才明白了邬修罗对刘松的一片苦心,他连忙对邬修罗说道:“国师高瞻远瞩,下官明白了。”

    邬修罗听罢,微笑着点了点头。

    连城接着对邬修罗说道:“不过,萧瑾言连丢数座城池,下官还是有些担心啊。青州会不会真的像魏禧说的那样,沦落到魏寇之手啊。”

    邬修罗听罢,却胸有成竹地向连城问道:“连城啊,近日来,你只知青州有失地的战报,可曾听说过有伤亡的战报啊?”

    连城听罢,答道:“不曾听说。”

    邬修罗听罢,接着对连城说道:“这就对了,我大宋损失的只不过是几座空城,而兵马钱粮却是完好无损。”

    连城听罢,不禁有些诧异地对邬修罗说道:“国师,你的意思是说,拓跋懋大军杀来,萧瑾言不战而逃?”

    邬修罗听罢,想了想,答道:“也可以这么说吧。”

    连城听罢,顿时火冒三丈,破口大骂:“混账萧瑾言,竟将我大宋的城池拱手让给魏寇!”

    邬修罗见连城情绪如此激动,连忙劝道:“连城将军请稍安勿躁,不瞒你说,老夫前几日便收到了战英将军的密报。密报上说清口之败本不是萧瑾言的错,而是因为战英的手下投降了拓跋懋并且泄露军事机密所致。”

    “而萧瑾言放弃城池,不战而逃,一是为了保存实力,伺机决战,二是为了麻痹拓跋懋,令其轻敌冒进。因为拓跋懋失了粮草,必然心急如焚,力求速胜。”

    连城听罢,想了想,还是有些不太放心,便又对邬修罗说道:“国师,你说,萧瑾言会不会是畏敌怯战,故意编出一些鬼话来蒙骗战英啊?”

    邬修罗听罢,想了想,说道:“青州之战,老夫一直都在关注,从丘石矶之战和洛邑之战来看,萧瑾言的战法布局还是可圈可点的。由此可见,萧瑾言颇具些胆识和谋略,他主持青州战局,老夫还算比较放心。”

    “眼下,我大宋虽然失了几座城池,却未伤元气。青州之战还有的打,就交给萧瑾言全权指挥吧。战果如何,咱们拭目以待。”

    连城听罢,只好点了点头,说道:“好吧。”

    虽然大宋接连损失了数座城池,但战英坚信萧瑾言迟早会带领将士们打胜仗。于是,战英在给邬修罗的密报上说明了清口之败的原因以及萧瑾言“存人失地”的战术,并且对萧瑾言的智勇双全大肆吹捧。

    而邬修罗接到密报,又凭借他多年的江湖经验反复思量,决定相信萧瑾言,青州之战,让其任意发挥。

    于是,邬修罗并没有把青州多座城池失陷的消息告知刘松,而魏禧也因为怕惹怒刘松,对此事臧口不言。

    况且,刘松这些天一直在后宫肆意淫乐,忙得不亦乐乎,很少过问前方战事,青州失地的战报就这样被瞒了下来。

    与此同时,魏禧的种种奸臣行径已经令邬修罗、连城等广陵旧臣颇为不满。

    当初共同拥立刘松为帝的那一伙人逐渐分成两派,一派是以邬修罗、薛文翼、连城等广陵旧臣为代表的“广陵派”,另一派则是以魏禧、尚干云等人为代表的“魏国公派”。

    除此以外,朝中还有以萧绍、庾进等人为代表的“齐国公派”,以及刘熜、刘戎等各诸侯王势力。

    为了平衡朝中的各方势力,邬修罗选择对魏禧“既用且防”,暂时容忍了魏禧一些结党营私的不法行为。

    可正是由于邬修罗的肆意纵容,让魏禧有恃无恐,肆无忌惮地培植势力,贪赃枉法,为刘松的政权埋下了巨大隐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毒后:腹黑王〕〔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隔墙追到时先生〕〔明朝败家子〕〔吻安,顾先生!〕〔重生六零之空间俏〕〔轮回学府〕〔疾控档案〕〔六宫凤华〕〔最强斗音〕〔穿越种田,山野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