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长乐歌〕〔我不会武功〕〔我修的可能是假仙〕〔侠女来袭:本王妃〕〔超级锋暴〕〔峨眉祖师〕〔青川旧史〕〔宝石时代〕〔恋爱东南西北〕〔王妃医手遮天〕〔我抢了灭霸的无限〕〔医道生香〕〔女总裁的贴身保镖〕〔超维入侵〕〔叶唯〕〔张龙〕〔承包大明〕〔猛卒〕〔爷是娇花,不种田〕〔原界秘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南朝争霸 第一百八十六章 欲投明主夺江山1
    于是,荆空摇了摇头,对陈嘉实说道:“嘉实啊,依为师之见,当今天下的形势,还不算明朗。所以,你此时出山,还不是最佳时机,还是再忍耐些时日吧……”

    陈嘉实听罢,顿时心急如焚,连忙言辞激烈对荆空说道:“哎……师父,刘松那王八蛋,他杀害了太子,窃取皇位,还杀害了家父,玷污了长姐,甚至连长姐四岁的儿子都不放过!他简直是罪大恶极,禽兽不如!”

    “师父,您知道徒儿这一年多都是怎么过来的吗?徒儿这一年多几乎整日思索着如何复仇,几乎食不甘味,夜不能寐。徒儿真恨不得将那刘松扒皮抽筋,碎尸万段,吃他的肉,喝他的血!”

    “可是……师父,您总是跟徒儿说‘时机不成熟’‘要隐忍’之类的话。徒儿倒是要问问师父,到底什么时候才算时机成熟?徒儿是真的忍不下去了,实在不想那刘松再活下去继续为非作歹,哪怕一天了!”

    没想到,荆空听罢,却依旧摇了摇头,对陈嘉实说道:“嘉实,为师还是那句话,小不忍则乱大谋,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你呀,要耐住心性,再多忍耐几日,等到你该出山之时,为师自会放你出山。”

    “好了,嘉实,去读书吧。为师只告诉你一句话,不要心浮气躁,眼下离你出山的日子已经不远了,珍惜眼下美好的学生时光吧,等以后去了建康,再想跟着为师学艺,都没机会了!要记住,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

    荆空说完,便转身离开,只留下陈嘉实愣在原地,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此时的陈嘉实怎么也想不明白,都到这个时候了,而且襄阳王刘熜已经逐渐浮出水面,荆空之前所说的那一股可以和刘松集团抗衡的势力逐渐凸显出来,为什么荆空还是不肯让自己出山?

    难道刘熜并非明主?可是,荆空明明已经把夺取天下的妙计告知了刘熜的心腹谋士,明显是看好刘熜的。难道自己学业未成?可是自己明明已经尽得荆空的真传,自认为可以运筹帷幄,决胜千里,而且,自己已经二十二岁了……

    想当年,自己的师兄季良辰在他二十岁的时候就出山辅佐先帝了。如今,季良辰已经在官场混迹了十三年……为什么,自己满怀对刘松的深仇大恨,而且报仇心切,却反而不能提早出山?为什么?

    其实,季良辰和陈嘉实这两个人,他们的人生轨迹和经历各不相同,性格和心智还是有着很大差别的。

    季良辰出身卑微,他自幼父母双亡,打小就是个孤儿,所以他是一个早熟的人。在他二十岁的时候,便已经有了三十岁,甚至四十岁人的心智和城府。

    再加上季良辰还在建康经历了十三年的官场生涯,品味了人间百态,勾心斗角和世事无常。所以,只要给季良辰一个机会,他完全可以独当一面,纵横捭阖,成为一个合格的政坛操盘手。

    而陈嘉实呢,他出身高贵,父亲是大司农,姐姐是太子妃,几乎是一个从蜜罐里长大的孩子。但在陈嘉实二十一岁那年,他的家中突遭变故,全家族灭,他几乎在一夜之间成了一个孤儿。

    所以,陈嘉实和季良辰相比,他的心智和城府,多少都有一些欠缺,而且性情也更加急躁和冲动。如果说季良辰是荆空塑造的一个完美作品,那么陈嘉实充其量也只能算是一个半成品。

    不过,这倒也并不是荆空严格控制陈嘉实,不让他出山的理由,毕竟有些人,他的出身、经历和资质从一开始就已经决定了他的上限。

    荆空只是在等待一个时机,等待一个合适的人,因为他眼下还拿不定主意,究竟应该把陈嘉实这颗重要的棋子摆在什么位置上……

    十五日后,建康街头。

    十里长街上熙熙攘攘,车水马龙,各色行人川流不息,比肩接踵。只见在一个喧闹嘈杂的酒馆之中,一名五官棱角分明,形貌俊美的中年书生正抱着一只酒坛子“咕咚、咕咚”狂饮,此人一袭白衣长发,不扎不束,飘逸洒脱,恰似神明降世……

    “小二,上酒!”只见这名中年书生摇晃着空荡荡的酒坛子对店家喊道……

    “来喽,客官!”

    这名中年书生正是季良辰,蔡阳公主被刘松霸占之后,他痛不欲生,但他没有盲目的小宇宙爆发,而是强迫自己隐忍下来,并寻求机会解救爱妻。

    但无奈的是,季良辰仅仅是一介谋士,没有强大的势力做依托,他不仅救不了自己的妻子,甚至连突破口都找不到,所以便只能整日酗酒,浑浑噩噩……

    而在距离季良辰不远的地方,有一双蓄谋已久的眼睛已经关注他好几天了,这双眼睛便是郭图。

    郭图从荆山回到建康之后,便盯上了季良辰,因为荆空给他“夺天下”的妙计正是“季良辰、萧瑾言二人,得一人便可得天下”。

    郭图经过了反复思索,决定首先对季良辰“下手”。在他看来,季良辰出身卑微,在建康势单力孤,无依无靠,而且他才华横溢,足智多谋,宛如一颗孤悬海外的沧海明珠。所以,季良辰“得”起来比较容易。

    而且,郭图在襄阳经营多年,他深知襄阳兵多将广,所缺的就是一个能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的顶级谋士。一旦把季良辰这个“大宋第一谋士”拉入襄阳阵营,正好查漏补缺。

    而萧瑾言呢?他是兰陵萧氏,贵族出身,本身就掌控着一支军队,而且在军中颇有威望,再加上他父亲萧绍在建康的门生故吏遍布朝野,几乎可以自成一派。

    所以,萧瑾言的背后是一个庞大的集团,而季良辰只是一个人。这样看来,“得”萧瑾言牵扯面甚广,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情。

    而且,“得”萧瑾言还不得不考虑到日后萧瑾言的嫡系与襄阳集团两座山头兼容性的问题。兼容的好,肯定是战斗力爆棚,打遍天下无敌手,但如果兼容的不好,也很容易出现两座山头并立,闹摩擦等负面效应。

    所以,与其费劲巴力的拉一座兼容性未知的山头过来,还不如直接在自己家山头上“镀金”。

    于是,郭图经过了反复思量,选中了季良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我来自缪星〕〔撞生缘〕〔六宫凤华〕〔艾泽拉斯冰王子〕〔明朝败家子〕〔头牌经纪人:你老〕〔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洪荒之六道真人〕〔开局富可敌国〕〔血精灵崛起〕〔头条星闻:总裁宠〕〔我在斗罗卖魂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