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师父是神仙〕〔修神外传仙界篇〕〔跃出寒门〕〔承微妙笔〕〔重生之长姐持家〕〔我是最强战神〕〔无敌从神级选择开〕〔大当家今天脱贫了〕〔空间农女种田忙〕〔夏虫何以语冰〕〔吻安,挠心小娇妻〕〔超越次元的事务所〕〔超级女婿〕〔枯骨大帝〕〔自完美世界开始〕〔强宠,娇妻给我生〕〔亡灵都城〕〔天网建筑师〕〔恶魔贤者〕〔我的老婆是女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南朝争霸 第一百八十七章 欲投明主夺江山2
    只见郭图微微一笑,将一锭银两放在柜台上,指着季良辰的桌位对掌柜说道:“掌柜的,那位客官的酒钱,在下替他结了。”

    “好嘞,客官。”

    而此时,季良辰已经喝的酩酊大醉,仿佛神游天外……

    半晌,季良辰起身,晃晃悠悠地走到柜台前:“掌柜的,结账。”

    “客官,您的酒钱这位客官已经替您结过了。”

    季良辰听罢,顿时吃了一惊,他连忙定睛一看,只见一名中年儒士站在自己身前,此人约莫四十岁左右的模样,圆脸,短胡须,正面带微笑地看着自己。

    季良辰见状,连忙问道:“敢问,阁下是?”

    郭图听罢,连忙答道:“在下襄阳郭图,久仰季先生大名,幸会、幸会。”

    季良辰听罢,不禁微微一笑,心想,呵呵该来的,早晚会来

    十日后,荆山总坛。

    只见陈嘉实迈着急促的步伐走进总坛的大殿,而他的师父荆空正端坐在大殿的正中闭目养神

    陈嘉实见状,连忙走上前去,对荆空说道:“师父,您找我?”

    荆空听罢,缓缓地睁开双眼,站起来,对陈嘉实说道:“嘉实,猜一猜,为师找你何事?”

    陈嘉实听罢,不假思索地答道:“师父要徒儿出山?”

    荆空听罢,不禁微微一笑,欣慰地陈嘉实说道:“呵呵不愧是我荆空的徒儿,果然是师徒同心啊。”

    陈嘉实听罢,顿时激动万分,连忙微笑着对荆空说道:“师父,徒儿等这一天,等了很久了!只是徒儿敢问师父,为何今日放徒儿出山了?”

    荆空听罢,捋了捋胡须,答道:“昨日,建康那边传来了消息,郭图已经和你的师兄季良辰取得了联系,两人相谈甚欢,为师估计,你的师兄就要辅佐襄阳王了。”

    原来,那一日在酒馆,季良辰和郭图一见如故,季良辰竟然不顾自己已然喝得大醉,又换了个地方和郭图大喝了一通,直到深夜,两个人才抵足而眠。

    郭图代表襄阳集团,他们急需一位可以运筹帷幄,问鼎天下的超级谋士,而季良辰也急需一个展示自己的舞台,急需一股强大的政治势力为依托,报自己的“夺妻之仇”。

    所以,季良辰和郭图两人各取所需,就讨伐刘松的核心问题很快达成了共识,他们自然而然地结成了“复仇者联盟”。

    陈嘉实听罢,顿时万分激动,连忙对荆空说道:“师父,既然师兄去辅佐襄阳王了,那徒儿是不是也下山,跟随师兄一起,辅佐襄阳王?”

    荆空听罢,不禁微微一笑,摇了摇头,答道:“非也、非也……嘉实,你不能辅佐襄阳王。”

    按照荆空的正常逻辑,使用人才,尤其是高等学历的人才,应当本着“分槽养马,合槽喂猪”的原则。在他看来,季良辰和陈嘉实就好比两匹千里马,放在一起养效果肯定不好,自然应该分着养。

    陈嘉实如果和季良辰进了一个槽,那么他必然会生活在季良辰的阴影下,其发展也必然会受到桎梏。所以,既然季良辰辅佐了襄阳王,陈嘉实就必然不能辅佐襄阳王。再说,鸡蛋亦不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

    陈嘉实听罢,十分疑惑,连忙对荆空问道:“师父,为何啊?”

    荆空听罢,连忙答道:“嘉实,襄阳王那里,有你师兄在,根本用不着你,你去了也是浪费才华。”

    陈嘉实听罢,顿时更加疑惑,连忙接着对荆空说道:“那……师父,徒儿去辅佐谁?”

    荆空听罢,顿了顿,答道:“萧瑾言。”

    陈嘉实听罢,顿时有些吃惊……半晌,他才努了努嘴,愤愤不平地对荆空说道:“师父,你偏心!故意设计让师兄去辅佐一位未来的帝王,而徒儿却只能辅佐一名将军。难道在师父的心里,徒儿就永远比不上师兄吗?”

    荆空听罢,不禁哈哈大笑,轻描淡写地对陈嘉实说道:“哈哈……嘉实,谁是未来的帝王,就连为师都拿不准,你能贸然断定么?”

    陈嘉实听罢,顿时一头雾水,接着对荆空说道:“师父,襄阳王虽然暂时被刘松关在猪圈里,但他在襄阳经营多年,有一定的势力。而且他是先帝在世的皇子中最年长的,血统尊贵,眼下又有了师兄的辅佐。难道他不是将来取代刘松,继承大统的人吗?”

    荆空听罢,不禁笑了笑,接着对陈嘉实说道:“哈哈……嘉实,你所看到的,仅仅是表面现象,而非本质。依为师之见,五百年必有王者兴,其间必有名世者,而萧瑾言的王者之气丝毫不亚于襄阳王啊!”

    陈嘉实听罢,顿时更加疑惑不解,连忙对荆空说道:“师父,按照您的意思,这刘家的江山……难道他萧瑾言可以做皇帝吗?”

    荆空听罢,顿了顿,接着对陈嘉实说道:“嘉实啊,谁告诉你,这江山一定是刘家人的?你再好好想想,这刘家的江山是从何而来?是宋武帝刘裕篡晋而来!那这晋朝司马家的江山又是从何而来?是晋武帝司马炎篡了曹魏的江山!”

    陈嘉实听罢,顿时恍然大悟,方才明白了荆空的一片苦心。

    其实,在荆空看来,刘松昏庸残暴,倒行逆施,他的江山早晚会丢。而刘松之后,刘熜和萧瑾言这二人就好像是两支即将疯涨的股票,投哪一支都会迎来短期的大牛市。

    但是,就连荆空自己也拿不定主意,这两支潜力股究竟哪一支能赢到最后。所以,荆空干脆将自己的两个爱徒分别投到这两支潜力股上,无论谁才是最终的大赢家,结果都会让荆空感到满意。

    于是,陈嘉实不禁点了点头,对荆空说道:“师父所言极是,徒儿这就下山,辅佐萧瑾言,推翻暴政,再造乾坤!”

    荆空听罢,连忙接着对陈嘉实嘱咐道:“嘉实啊,你要记住,你和你师兄二人,你们俩今后无论谁有了出息,都要不遗余力地扶持另一个,这是为师最大的心愿,明白了吗?”

    陈嘉实听罢,连忙点了点头,斩钉截铁地对荆空说道:“放心吧,师父,徒儿铭记于心!”

    荆空听罢,十分欣慰,这才微笑着点了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山沟里的制造帝国〕〔我真不想当海贼啊〕〔真君大道〕〔只想吸引你〕〔诸天一页〕〔诸天最强大BOSS〕〔开局富可敌国〕〔悲喜鉴定师〕〔凤族有女之凤耀九〕〔总裁爹地请温柔免〕〔混元修真录[重生]〕〔顾多意的种田生活〕〔轮回从僵尸先生开〕〔死神必需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