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偷心透视小村医〕〔我是演技派〕〔艾泽拉斯新秩序〕〔仙医小神农〕〔海贼之我能看见经〕〔天价婚宠:权少赖〕〔病娇毒妃狠绝色〕〔第一狂妃〕〔奴家俏皇妃〕〔爱似尘埃心向水〕〔爱似尘埃心向水〕〔试婚100天:帝少宠〕〔宝贝儿〕〔萌妻小宝:总裁找上〕〔祖传土豪系统〕〔美女总裁的仙尊赘〕〔胜天传奇〕〔总裁爸比从天降〕〔凤鸣九霄:异世王〕〔被夺舍之后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南朝争霸 第一百九十章 唇枪舌剑闹洞房
    萧瑾言见状,顿时又惊又气,不禁心想,槽,老子行走江湖多年,见过榴芒无数,但从未见过女流氓,更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的女流氓啊!此人……真乃天下第一绝世浪人也……

    哎……忍不了、忍不了……真想抄起鞋底子来,直接“噼里啪啦”拽她脸上,拽死她算了!既然忍无可忍,就无需再忍!接招吧,浪蹄子!

    于是,萧瑾言缓缓地把刘季玉的“大力金刚指”从自己的鼻梁上挪开,阴下脸来,义正言辞地对她说道:“哼!公主,瑾言真是不见不知道,一见吓一跳!你身为大宋公主,居然如此言语轻挑,举止放荡,简直是恬不知耻!”

    “你这样……对得起你公主的身份吗?对得起大宋的先帝和列祖列宗吗?你这样……又如何成为大宋万民之表率,岂不丢尽了皇家的脸面!”

    刘季玉听了这话,顿时怒火中烧,仿佛是一个充满炸药的巨桶,被瞬间引爆,又仿佛是发怒的牛魔王,刚刚被孙猴子捅了要害……

    只见刘季玉金钗倒流,眼睛睁的像灯泡一样大,冲着萧瑾言便是一通怒吼:“槽!萧瑾言,你踏马以为你是谁呀?!居然还敢教训本宫?活腻歪啦你!”

    “你知不知道,本宫若想整死你,比碾死一只蚂蚁还要容易!还不赶紧给本宫跪下,赔礼道歉!本宫或许可以饶你一命。”

    此时,萧瑾言的怒火也已经被彻底点燃,只见他冷笑了一声,愤恨地对刘季玉说道:“哼!瑾言倒是要问问公主,你以为你算是个什么东西?”

    “你除了会去找你那当皇帝的弟弟告刁状,你踏马还会干什么?哼!无耻!贱人!窑子里的昌季都比你强!”

    刘季玉听罢,顿时更加恼火,她怒气冲冲,喋喋不休,彻底和萧瑾言展开了对骂,洞房瞬间变成烽火狼烟的战场……

    只见刘季玉盛气凌人,对着萧瑾言就是一通怒吼:“哼!萧瑾言,你算个什么东西!你是混蛋,是瘪三,是我们刘家养的一条狗!你给本宫倒尿罐子都不配!”

    “你还不是男人,是太监!是阴阳人!你知不知道,以本宫的姿色,迷倒了建康多少个男人,而你却对本宫视而不见,简直是有眼无珠!”

    “呵呵……太监嘛,这也难怪。要不,本宫替你去跟圣上说说,你呀……就干脆阉了,进宫伺候圣上去算了,哈哈哈……”

    刘季玉说完,不禁发出一阵阵冷笑声。

    萧瑾言听罢,顿时怒不可遏,不禁心想,握草,“刘浪儿”这是什么伪逻辑,看不上她的人就是太监?呵呵……老子那是怕得矮子病!

    于是,萧瑾言怒气冲冲地对刘季玉说道:“哼!本将军乃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大丈夫!本将军喜欢谁都不会喜欢你这个贱人!因为你恶心,你无耻,你是个恬不知耻的荡妇!”

    “你还想让本将军跟你同床共枕?简直是痴心妄想!本将军告诉你,你若想做那不要脸的事情,找你的‘面首’去,本将军恕不奉陪!”

    刘季玉听罢,顿时被彻底激怒,气的说不出话来,简直像一个快要爆炸的气球。

    只见刘季玉用她那颤颤巍巍的纤纤玉指指着萧瑾言,怒气冲冲地对他说道:“萧瑾言,你……你……你个王八蛋,本宫弄死你!”

    说那时,那时快,刘季玉说完,连忙从自己头上拔下一根金簪,径直扑过来,狠狠地朝萧瑾言刺了过去……

    结果可想而知,从小娇生惯养的刘季玉哪里是职业军人的对手。只见萧瑾言轻描淡写地轻轻一闪,反手便抓住刘季玉的胳膊,来了个特种部队上经常用到的“擒拿手”,径直将刘季玉按在了桌子上……

    只见刘季玉的面颊贴在桌子上,发丝凌乱,汗如雨下,怒气冲冲地对萧瑾言说道:“好你个萧瑾言,居然敢打本宫!本宫要进宫面圣,参死你个王八蛋!”

    萧瑾言听罢,不禁冷笑了一声,轻蔑地对刘季玉说道:“呵呵……本将军就说嘛,公主除了进宫告刁状,根本没别的本事。”

    刘季玉听罢,十分不甘心,她恶狠狠地对萧瑾言说道:“哼!萧瑾言,你不用激本宫!本宫就用这点本事,整死你个王八蛋!”

    萧瑾言听罢,却又冷笑了一声,轻描淡写地对刘季玉说道:“哼!公主,你刚才妄想行刺本将军,本将军出于自卫,杀了你都不为过!但是,本将军不跟你这荡妇一般计较,你好自为之吧!”

    萧瑾言说完,一把松开了刘季玉,怒气冲冲地走出了这间屋子,只留下两扇门“咣当、咣当”作响……

    刘季玉见状,连忙起身,她看着萧瑾言逐渐远去的背影,用尽最大的嗓门冲他怒吼道:“萧瑾言,我槽你爹!”

    而萧瑾言却头也不回,急匆匆地逃离了刘季玉的视野,只留下刘季玉在屋子里愤愤地自言自语道:“萧瑾言,我槽你爹……槽你爹……”

    翌日,皇宫,宣政殿。

    只见刘松身穿龙袍,斜戴着龙冠珠帘,歪着身子坐在椅子上,不厌其烦地在听刘季玉“诉苦”……

    而刘季玉一把鼻涕一把泪,愤愤地对刘松哭诉道:“呜呜……松松啊,你可一定要为臣妾做主啊。那萧瑾言性情顽劣不堪,他简直……简直就是一头倔驴啊!”

    “新婚之夜,他居然把臣妾给晾到一边,死都不肯碰一下。他竟然还……还敢打臣妾……呜呜……”

    刘松听罢,顿时吃了一惊,连忙对刘季玉说道:“什么?玉儿,萧瑾言他居然敢打你?!真是反了天了……哼!如此忤逆之人……干脆,杀了算了!”

    刘季玉听罢,顿时一阵心惊,不禁心想,哎……这萧瑾言虽然不识好歹,可恶至极,但是他模样俊俏,英气逼人,还有那身板,那体型,哎呀呀……简直是人间极品,姓感的不要不要的……

    如此“滑不溜丢”的小凯子,杀了?岂不是太可惜了嘛……再说,即便是要杀,也得先“煎”后杀,不能浪费了如此尤物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我来自缪星〕〔撞生缘〕〔六宫凤华〕〔头牌经纪人:你老〕〔诸天最强大BOSS〕〔艾泽拉斯冰王子〕〔明朝败家子〕〔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洪荒之六道真人〕〔开局富可敌国〕〔血精灵崛起〕〔头条星闻:总裁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