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诸天最强中间商〕〔我在异界有座城〕〔封神之我要当昏君〕〔日娱之花未眠〕〔诸天万界捡属性系〕〔三圣石〕〔相亲美女博士〕〔惊世魔妃,买一送〕〔十方乾坤〕〔篮坛紫锋〕〔卫勤尖兵〕〔这个牧师是剑圣〕〔全民四技能〕〔异思维猎人〕〔猛兽博物馆〕〔奶爸遇上辣妈〕〔魔装请留下〕〔御天武帝〕〔山海经之三子传说〕〔我真的只想跟个风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南朝争霸 第一谋士长叹息
    一个月后,魏国公府,正厅。

    在这个月明星稀的夜晚,皓月当空,微风轻轻吹佛,树叶哗哗作响。而正厅之中,魏国公府正在举行一场极其丰盛的夜宴……

    魏禧将自己的得力心腹刑部尚书尚干云,黄门给事中严道育,以及他认为在自己最危难的时候投奔自己的“大宋第一谋士”季良辰,再加上另外的一些在大宋朝堂上身居要职的狐朋狗党们一块攒了起来,整了这么一个饭局,其目的就是为了加强队伍建设的凝聚力,更是为了他达到权倾朝野的目的……

    席间,张灯结彩,觥筹交错,莺歌燕舞,欢声雷动。桌子上摆的是满汉全席,鱼翅爆肚大龙虾,饕餮珍馐海螃蟹,壶里盛的是千年陈酿,金汁玉露一琼浆,五十二度甘露醇。

    魏国公魏禧端坐正位,面南而视,季良辰坐东向西,尚干云、严道育坐西向东,与季良辰对视而坐。同时,席间还坐着一些和魏禧臭味相投的狐朋狗党们……

    只见季良辰微微皱了皱眉头,又轻轻叹了口气,一脸忧伤和无奈,他把酒杯端起来,又放在桌子上,如此反复数十次,心中思绪万千……

    这段时间,季良辰极力怂恿魏禧,也就是间接地怂恿刘松横征暴敛,滥用民力,增加各项苛捐杂税,任用贪官污吏,荒废朝政,修宫殿,建戏楼,广阔后宫……

    季良辰甚至还手把手地教魏禧如何把他的亲信党羽放在最肥的差事上,贪污腐败,大肆敛财,排除异己,再用搜刮民脂民膏得来的银子贿赂刘松,想方设法争得刘松的宠信……

    季良辰如此做法无疑是一个十足的奸臣行径,简直和魏禧成了一路货色。而且,季良辰这么做是出于某种目的的,他就是要故意搞烂大宋朝堂,搞的奸臣当道,朝政荒废,民怨四起……

    不过,季良辰既然这么做自然有他的道理,因为他的理念是不破不立,大破大立。在季良辰看来,刘松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烂人”,而刘松的政权也已经烂到无药可救。既然这个政权已经那么烂了,只有让它烂上加烂,直至烂到彻底,再推倒重建才是正途。

    但是,这段时间魏禧对季良辰给他提出的建议意见大都一一采纳,却始终没有采纳其中的一条建议,那就是想方设法排挤、构陷国师邬修罗,将其置于死地。而邬修罗这个人,正是插在季良辰心头的一根刺,他恨不得立即拔掉……

    季良辰心中明白,他之前小瞧了魏禧,其实这老东西也是有些城府的,并不是看上去那般只是一个无脑的奸臣,只会溜须拍马,贪污腐败,结党营私什么的……这老狐狸其实心里也明白哪些事该做,哪些事不该做,哪些事可以做,而哪些事要慎重考虑……

    而魏禧并没有对季良辰的建议意见照单全收,这也恰恰是因为魏禧并非十分的信任季良辰。毕竟季良辰才投奔魏禧没多长时间,很难在短时间内取得魏禧的绝对信任……季良辰当然也明白这一点,所以,他才在宴席上长吁短叹。

    就在这时,魏禧微微一笑,端起酒杯便对季良辰说道:“呵呵……良辰啊,在座的各位可都是自己人,你可莫要拘束啊。”

    季良辰见状,连忙举起酒杯,一边应付魏禧,一边尴尬地笑了笑,他不禁心想,槽!老王八蛋,老子要不是为了整死刘松这狗曰的,怎么能跟你们这帮牛鬼蛇神混在一起,好歹老子也是“大宋第一谋士”,“荆山居士”荆空的入室大弟子,怎么能跟你们这帮杂碎是自己人!

    一旁的尚干云见状,不禁笑了笑,对季良辰说道:“哈哈哈……良辰兄看起来真是腼腆啊,像个女娃娃似的,哈哈哈……”

    季良辰听罢,顿时显得更加尴尬,竟然有些无地自容……

    魏禧见状,不禁脸上挂一丝窃笑,然后饶有兴致地说道:“哈哈哈……良辰可能是因为这种场面经历的太少,所以有些紧张罢了。既然如此,那咱们就给他来点歌舞助助兴吧……”

    魏禧说完,连忙用他的一只手连拍了三下案牍,向厅外传递出一个信号……

    就在这时,厅外突然响起了交响乐,随即两排美女打扮的花枝招展,摇曳生姿,比肩接踵,一扭一扭地走进了大厅。这阵势,仿佛是高级模特台走秀,又好像是选美大赛之终极锦标赛,亦或像海天盛筵之帝王大海选,景色甚是壮观……

    刹那间,这些美女们轻歌曼舞,摇曳生姿,伴随着音乐的节奏,她们像一群小蝴蝶,翩翩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在这些美女们当中,伴舞的有十几人,她们一个个身穿浅绿色纱衣,样貌资质平平,而领舞的那名美女则身穿衣料样式明显更加华贵的粉红色纱衣,杏眼桃腮,身形曼妙,堪称上品。

    这名粉衣领舞女在这一群绿衣伴舞女的簇拥和衬托下,恰似万绿丛中一点红,娇艳花朵盛开在绿叶之中。不知是不是一种错觉,季良辰总感觉这名粉衣领舞女总是时不时地在用一双直勾勾地眼睛盯着他看,脸上还露出娇羞的笑容,那种眼神,分明是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无尽的倾慕之心……

    半晌,这群美女们一曲极具艺术性的歌舞唱罢跳罢,那十几名绿衣伴舞女纷纷退去,而这名粉衣领舞者却独自留下来,又径直缓缓地走到季良辰的案牍前,并拿起案牍上那只鎏金酒壶,缓缓地把这千年陈酿用最细小的流水线小心倒进黄金酒樽之中,然后端起这只黄金酒樽,缓缓地送到季良辰嘴边,滋滋揉揉地对他说道:“季大夫,小女为你酙酒,请!”

    “哦、哦、哦,多谢姑娘好意。”

    季良辰见状,顿时惊慌失措,他连忙下意识地伸出双手接过酒樽,不经意之间竟然触碰到这姑娘握住酒樽的纤纤玉指……刹那间,这姑娘小脸绯红,两鬓旁挂两朵红云,并且娇羞地笑了笑,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一副风情万种的少女模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极品赘婿苏允〕〔吻安,顾先生!〕〔烈火雄师〕〔奕王〕〔富贵锦绣〕〔愿无来生〕〔圣源武祖〕〔踏天神王〕〔重生六零之空间俏〕〔进化的四十六亿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