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联盟之上单魔王〕〔漫威天使降临〕〔谋入相思〕〔和离之后再高嫁〕〔英雄联盟女魔王〕〔论自带外挂的好处〕〔第一神丹师〕〔我的美利坚〕〔景男神的尾巴殿下〕〔向晚意不识〕〔宋辞霍慕沉〕〔公诉先锋〕〔神灵之珠〕〔绝望大魔王〕〔穿越之夫荣妻华〕〔宠婚撩人,总裁的〕〔唐姝〕〔这个和尚很暴力〕〔穿成赘婿文男主的〕〔我家武将有数据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南朝争霸 第二百六十五章 雨中漫步入萧府
    魏禧听罢,顿时大喜过望,他连忙大笑着对季良辰说道:“哈哈哈……贤婿啊,如此甚好,如此甚好啊!贤婿真是足智多谋,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老夫有贤婿辅佐,当真是如虎添翼啊,哈哈哈……”

    季良辰听罢,连忙微微一笑,恭恭敬敬地对魏禧说道:“呵呵……都是一家人,无需客套,为岳父大人分忧本就是良辰应该做的!”

    魏禧听罢,竟然又情不自禁地哈哈大笑起来,半晌没有停止,脸上还洋溢着一副嚣张、得意和志得意满的神色……

    一个月后,齐国公府,正厅。

    天阶夜色凉如水,厅内红烛摇曳,厅外细雨横斜,积水顺着屋檐悄然滴落,在地面晕开一圈涟漪,似叹息似挽留。石壁上清泉溅落的水珠跌入潭中,滴答、滴答……

    只见季良辰面色坚毅,神态自若,一袭白衣长发,手里撑着一把焦黄色的老伞,一步一步缓缓地踩着水滴来到正厅门前。

    季良辰为了能除掉刘松的左膀右臂邬修罗,可谓是煞费苦心,他不仅委身做了魏禧的上门女婿,更是深深地了解到,仅仅凭借魏禧一派的势力恐怕还动不了邬修罗。于是,季良辰便又心生“联萧除邬”之计,意图联合萧家,共除邬修罗,并且把这个计策告知了魏禧。

    魏禧得知这个计策之后,对季良辰的足智多谋大为赞许,并欣然同意了他的计策。可是,魏禧十分担心萧家和自己积怨颇深,未必愿意和自己联合,于是便让季良辰亲自登门游说,意图促成“联萧除邬”之计。

    季良辰乃是著名的德才兼备之人“荆山居士”荆空的得意高足,他官至光禄大夫,之前还曾是蔡阳公主的驸马,在朝野内外官声极佳,盛名远播,萧瑾言当然对他仰慕已久,恨不得早早与之结识。

    但是,奇怪的是,季良辰前些日子却好像变了个人似的,他突然和大奸臣魏禧混在了一起,什么气节、傲骨、一身正气一下子荡然无存,甚至还摇身一变,从原先的驸马变成了魏禧的乘龙佳婿。

    萧瑾言一向厌恶魏禧这样的奸臣,在发生“夺妻事件”之后,萧瑾言更是对魏禧恨之入骨,甚至一怒之下拔剑砍掉了魏禧的半条胳膊。而季良辰竟然成了魏禧的乘龙佳婿,萧瑾言自然“恨屋及乌”,不屑与之为伍。

    于是,萧瑾言曾经三番五次地将季良辰拒之门外,始终不愿和他见上一面。没办法,季良辰只好一次又一次地登门拜访,非要见到萧瑾言不可。萧瑾言见季良辰如此执着,不免心中疑惑,不知季良辰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这才答应和他见上一面……

    季良辰缓缓地走进正厅,他将那把老伞立在一旁,又轻轻地抖了抖身上的雨水,却只看见萧瑾言正背对着自己,于是便缓缓地走上前去,恭恭敬敬地对萧瑾言说道:“良辰久仰萧将军威名,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良辰真是万分荣幸!”

    萧瑾言听罢,却缓缓地转过身来,不禁冷笑了一声,轻蔑地对季良辰说道:“呵呵……季大人,魏国公的乘龙佳婿!你来找本将军到底有何贵干啊?识相点的,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吧,本将军还有军务在身,可没那么多时间陪你闲聊!”

    季良辰听罢,顿时吃了一惊,不禁心想,呵呵……萧瑾言对自己如此冷眼相待,爱答不理,他想必是把自己当成是跟魏禧一路的货色。看来,若是想让萧瑾言暂时放下旧怨,跟魏禧集团联合起来除掉邬修罗,必须先让他了解自己这段时间的所作所为仅仅是权宜之计,而自己的本心是不屑与魏禧这样的奸臣为伍的。

    而且,据郭图所言,萧瑾言此人忠肝义胆,智勇双全,在大是大非面前历来有着正确且坚定的立场。还有,刘松色胆包天,竟然听信魏禧的挑唆,霸占了萧瑾言的未婚妻庾佳。萧瑾言一直对此事耿耿于怀,甚至对刘松恨之入骨,他只是迫于局势的无奈,才一直佯装顺从刘松,隐忍不发,等待时机愤举义兵。

    对此,萧瑾言曾经把先帝赏赐给他的“玄冥剑”送给郭图,令其凑齐三宝,去荆山找自己的师父荆空求取定国安邦的妙计,就是最好的明证!自己一定要让萧瑾言明白,自己和他是一条船上的人,自己和他有着共同的敌人,那就是绝世昏君刘松!

    不过,萧瑾言为人小心谨慎,城府极深,喜怒不形于色,自己如果贸然跟他表明自己意欲推翻刘松统治的立场,他却未必能相信自己,反而会认为自己是在试探他。自己只有借庾佳一事激一激萧瑾言,逼他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方才可以把自己的计策与他和盘托出啊。

    于是,季良辰微微一笑,轻描淡写地对萧瑾言说道:“呵呵……敢问萧将军的府上可有琴否?”

    萧瑾言听罢,顿时吃了一惊,不禁诧异地对季良辰说道:“季大人,你要琴作甚?本将军这里可不是什么歌舞坊……”

    季良辰听罢,不禁微微一笑,意味深长地对萧瑾言说道:“呵呵……萧将军只要听良辰弹奏一曲,便立即能明白良辰的心意。”

    萧瑾言听罢,顿时惊诧不已,不禁心想,呵呵……季良辰这货究竟在搞什么鬼?难道他三番五次的跑到老子的府上来,就是为了给老子弹琴这么简单?呵呵……罢了、罢了,既然这货想弹棉花,那就让他弹好了,老子倒是要看看,他这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于是,萧瑾言连忙冲门外大声喊道:“幼奴!”

    就在这时,只见陈嘉实一路小跑,三步并作两步,飞毛腿导弹般地冲进了正厅……刹那间,就在这一刹那间,季良辰和陈嘉实二人相互对视了一眼,他们霎时都惊呆了,仿佛飞入梦境一般,不想竟是这般凑巧……

    这师兄弟二人自从在荆山分别之后,他们先后出山,如今辅佐各自的明主,却谁都没有想到,他们会用这样一种方式,在齐国公府,在萧瑾言这里,用一种谁都意想不到的方式……再度重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巨星从创造营开始〕〔山沟里的制造帝国〕〔悲喜鉴定师〕〔真君大道〕〔我真不想当海贼啊〕〔只想吸引你〕〔诸天一页〕〔诸天最强大BOSS〕〔头牌经纪人:你老〕〔开局富可敌国〕〔我,活了万年〕〔豪门的修真继承人〕〔凤族有女之凤耀九〕〔总裁爹地请温柔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