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南朝争霸 第二百六十九章 萧季联手诛暴君
    半晌,萧瑾言稍微平复了一下刚刚激动的心情,他方才回过神来,却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这般超级怒吼委实是一种极其危险的自杀行为,很有可能给自己招来一些不必要的祸端。

    于是,萧瑾言连忙定了定神,斩钉截铁地对陈嘉实说道:“幼奴,你赶快去找洛千川,让他带上两队人马,将这间屋子方圆五里之内的闲杂人等即刻肃清,可疑人等就地诛杀。然后看紧齐国公府正厅周围,连一只鸟都不要飞进来,即刻去办!”

    陈嘉实听罢,连忙答道:“是,主公。”说完,便疾步离开了正厅,顺便将房门紧闭。

    就这样,诺大的正厅内只剩下了萧瑾言和季良辰两个人,显得空旷而且寂静,还夹杂着一丝丝火药的味道。此刻,萧瑾言和季良辰二人对视而立,面色坚毅如铁,已然心照不宣

    季良辰见状,不禁微微一笑,对萧瑾言说道:“良辰久闻萧将军谨言慎行,颇有城府,做事情沉稳、周密,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啊。”

    萧瑾言听罢,不禁冷笑了一声,然后斩钉截铁地对季良辰说道:“呵呵季先生,你就不用拐弯抹角了。说吧,咱们到底该如何做?”

    季良辰听罢,顿时欣喜万分,不禁心想,呵呵没想到,萧瑾言这倒爽快起来了,不藏着掖着了既然他想直奔主题,那良辰就跟他开门见山的说吧,哈哈哈

    于是,季良辰顿了顿,面色坚毅地对萧瑾言说道:“眼下刘松荒芜朝政,秽乱宫闱,任用奸佞,倒行逆施,真乃千古第一昏君!但刘松纵然丧心病狂,惹得天怒人怨,即便是失了天下人之心,可他的心腹党羽们还把持着朝政,掌握着兵权,想要撼动他的皇位恐怕不是那么容易的”

    萧瑾言听罢,不禁皱了皱眉头,又深深地叹了口气,接着对季良辰说道:“哎季先生可有什么妙计吗?”

    季良辰听罢,顿了顿,接着对萧瑾言说道:“萧将军,依良辰之见,咱们若想扳倒刘松,必先除掉他身边的一个人!”

    萧瑾言听罢,不禁有些疑惑,连忙接着对季良辰说道:“哦?此人是谁?”

    季良辰听罢,顿时面色坚毅,厉声答道:“‘鬼道巫师’邬修罗!”

    萧瑾言听罢,顿时恍然大悟,不禁心想,握草,对呀!邬修罗可是刘松身边的顶级智囊,更是刘松的心腹臂膀,倘若除掉邬修罗,刘松集团立时便没了中央大脑,将会变成傻子、瞎子、聋子

    到那个时候,老子召集旧部,举兵起义,推翻刘松的统治,行废立之举岂不就易如反掌了吗?呵呵季良辰这家伙,这一计直击要害,可真是“打蛇打七寸”,上手就是杀招,够阴毒!

    只见季良辰面色坚毅,接着对萧瑾言说道:“邬修罗此贼乃是刘松的心腹谋士,他诡计多端,而且刘松历来都对他言听计从。此贼的谋略可抵十万精兵,倘若咱们除掉此贼,便如同斩断了刘松的一条臂膀!”

    萧瑾言听罢,不禁点了点头,又面带忧虑地对季良辰说道:“季先生所言极是!可是……邬修罗是刘松最信任的人,况且他又是百官之首,位高权重。要想除掉此贼……谈何容易啊?”

    季良辰听罢,不禁顿了顿,胸有成竹地对萧瑾言说道:“萧将军,请恕良辰直言,为今之计,唯有以你萧家的势力和魏禧的势力联合起来,方才能除掉邬修罗老贼啊!”

    萧瑾言听罢,顿时怒不可遏,他连忙一脸惊诧,又义愤填膺地对季良辰大吼道:“什么,季先生,你没搞错吧?我堂堂兰陵萧家,满门忠烈,怎么能跟魏禧那个老杂毛联手呢?那老杂毛结党营私,贪赃枉法,做尽了恶事,他可是大宋第一奸臣啊!”

    季良辰听罢,连忙对萧瑾言劝解道:“哎呀……萧将军,请稍安勿躁!良辰知道,你素来不屑于与魏禧这样的奸臣为伍,甚至还和他积怨颇深。但是,请听良辰一言,咱们眼下最大的敌人不是魏禧,而是刘松!眼下的当务之急,咱们首先要对付的人也不是魏禧,而是邬修罗啊!”

    “萧将军,不瞒你说,良辰就是为了除掉邬修罗这老贼,这才假意讨好魏禧,屈身潜伏在魏国公府,甚至还成了魏禧老贼的乘龙佳婿啊!眼下,魏禧终于被良辰说动,愿意和萧家联合起来,共诛邬修罗,将军万万要以大局为重,不可坐失良机啊!”

    萧瑾言听罢,不禁有些犹豫,他顿了顿,接着对季良辰说道:“可是……季先生,魏禧呢?这老贼怎么办?难道咱们就不管他了吗?”

    季良辰听罢,连忙对萧瑾言说道:“萧将军,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你暂且忍耐一时,等咱们联合魏禧除掉邬修罗,然后腾出手来,再除魏禧,将这两个巨贼一一除之!”

    “将军试想一下,倘若咱们除掉了邬修罗,刘松的广陵亲信当中便只剩下战英、连城、薛文翼等人,这些人无论心机、城府、谋略都远不如邬修罗。如此一来,刘松不就好对付多了!”

    “还有,车骑将军战英既是邬修罗的得意门生,又是将军的结拜兄弟。一旦邬修罗死了,将军便可以利用这一层关系对战英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奉劝他不要再忠于刘松,助纣为虐。一旦战英倒戈,建康方面局势不就更加好把控了。”

    萧瑾言听罢,不禁眉头一皱,又摇了摇头,无奈地对季良辰说道:“哎……季大人有所不知啊,瑾言的义兄战英是个极其重情重义之人,先前刘松,还有邬修罗等人曾经对他有知遇之恩,他怕是不会轻易背叛刘松啊!”

    季良辰听罢,不禁微微一笑,接着对萧瑾言说道:“呵呵……将军不试一试,怎么知道战英不会反水?再说了,即便战英不会反水,咱们也可以利用邬修罗之死,激起战英对魏禧等人的怨恨,再一举除掉魏禧这个老奸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笑傲之问道巅峰〕〔影后归来:霍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神医妙相〕〔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佛系古玩人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