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逃婚王妃很逍遥〕〔我的2110〕〔陆先生又上头了〕〔那个美人有点毒〕〔替嫁婚宠:霸道老〕〔影帝的家养兔叽〕〔影帝今天做人了吗〕〔不许凶我哦〕〔女配她光芒万丈〕〔炮灰她嫁了豪门大〕〔逆流人生〕〔汽车大时代〕〔八零娘亲是女配〕〔帝少今天又醋了〕〔校园重生之王牌少〕〔穿到七年后我成了〕〔末世重生之归途〕〔清宫重生升职记〕〔穿书后成了大佬的〕〔天作不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南朝争霸 第二百七十一章 立誓辅佐襄阳王
    萧瑾言听罢,顿时疑惑不解,连忙对季良辰说道:“哦?季先生,此话何意啊?”

    季良辰听罢,不禁顿了顿,接着对萧瑾言说道:“呵呵……萧将军,不瞒你说,良辰从郭图那里得知,家师那所谓用三件稀世珍宝才能换来的安邦定国之妙计便是……‘文臣之首当属季良辰,武将之首当属萧瑾言,季、萧二人,得其一人便可得天下’。”

    萧瑾言听罢,顿时吃了一惊,不禁心想,握草,真没想到,荆空这老爷子居然这么看得起老子!季良辰、萧瑾言二人,得一人便可得天下?那要是老子和季良辰一起拥立襄阳王刘熜,那刘熜得天下岂不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呵呵……既然这天底下最睿智之人,坊间盛传“出一策可兴邦,亦可丧邦”的荆空都这么认为了,那必定是一条真理!老子还等什么,还怕什么,就是干!放开手脚,大干一场!干死刘松那狗女良养的!

    不过,荆空就这么给老子戴上一顶高帽子,也未必是一件好事。搞不好,这甚至会是灾难的源头……老子今后一定要低调些,谦虚些,谨慎些,加紧尾巴做人……

    说实话,老子决定推翻刘松,拥立刘熜为天子,根本就不求大富大贵,权倾朝野,只是想把老子心心念念的佳儿给抢回来,给她幸福的生活!到那个时候,老子可别功高盖主,惹来猜忌,落得个“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的下场就好了……

    于是,萧瑾言不禁尴尬地笑了笑,无奈地对季良辰说道:“呵呵……季先生说笑了,瑾言才疏学浅,胸无大志,只不过是一介纨绔子弟,粗俗武夫罢了。尊师这样说,实在是高看瑾言了,真是令瑾言汗颜,简直无地自容啊!”

    季良辰听罢,不禁微微一笑,接着对萧瑾言说道:“呵呵……萧将军文韬武略,忠肝义胆,心思缜密,处变不惊,真乃是我大宋的擎天柱石,当世之英雄也。家师是绝对不会看错人的,将军就不要故作谦虚,妄自菲薄了。”

    萧瑾言听罢,只好无奈地摇了摇头,又深深地叹了口气,接着对季良辰说道:“哎……季先生如此说,真是令瑾言万分惭愧,无地自容,怕是要令天下人失望啊!实不相瞒,瑾言平生所愿,只是想得庾佳一人便心满意足,别无他求了!”

    季良辰听罢,连忙对萧瑾言说道:“萧将军对庾姑娘用情至深,令人感动,庾姑娘也定会明白将军的一片苦心,到时与将军相伴终老,夫复何求。将军暂且放心,等我们诛杀刘松,拥立襄阳王为帝之时,将军定会和庾姑娘破镜重圆,再续前缘。”

    萧瑾言听罢,连忙狠狠地点了点头,义正言辞地对季良辰说道:“哎……季先生,实不相瞒,瑾言真恨不得马上宰了刘松那王八蛋,救佳儿脱离苦海!”

    季良辰听罢,连忙对萧瑾言说道:“萧将军,请稍安勿躁!将军试想,家师乃当世之神人也,他说过的话必然会应验,襄阳王必定是将来克成大统之人!再说,将军乃是‘大宋第一勇士’,而良辰乃‘大宋第一谋士’,只要你我二人联手,共同辅佐襄阳王,何愁不能推翻刘松的暴政,还天下一个朗朗乾坤?”

    萧瑾言听罢,连忙点了点头,斩钉截铁地对季良辰说道:“好,既然如此,季先生,那咱们就在此对天起誓,歃血为盟,一同推翻暴政,诛杀刘松,拥立襄阳王为帝!”

    季良辰听罢,顿时欣喜万分,连忙哈哈大笑着对萧瑾言说道:“哈哈哈……好!萧将军,既然如此,那咱们就一言为定!”

    一炷香后,只见萧瑾言和季良辰二人面南而拜,三跪九叩之后,他们几乎同时用匕首割破了自己的手腕,任由献血滴在酒杯里……然后,二人起身端起酒杯,异口同声,慷慨激昂地说道:“讨伐无道,诛杀暴君,拥立明主,再造乾坤!”

    说完,二人几乎同时端起酒杯,一仰脖子,将这两杯血酒一饮而尽……

    “哐当”“哐当”……刹那间,这两只空酒杯被二人狠狠地拽在地上,摔了个稀碎……而萧瑾言和季良辰这二人的双手紧紧地握在一起,他们互相对视着,目光凌厉,神色坚毅……

    一炷香后,萧瑾言为表诚意,亲自起身相送,将季良辰送到了府门前,而陈嘉实则紧紧地跟在二人身后,片刻不离左右。

    季良辰见走到了府门前,连忙对萧瑾言说道:“萧将军请回吧,良辰这就告辞了。”

    萧瑾言见状,连忙点了点头,又对身后的陈嘉实说道:“幼奴,替本将军送一送季先生。”

    陈嘉实听罢,连忙答道:“是,主公。”说完,便跟上季良辰,径直将他送到了府门外……

    季良辰和陈嘉实二人刚刚走出齐国公府,路过不远处的一个街角时,季良辰见四下无人,连忙把陈嘉实拉到一边,一脸惊诧地对他说道:“师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是什么时候下山的,又怎么会在萧瑾言这里呢?”

    陈嘉实听罢,不禁冷笑了一声,对季良辰说道:“呵呵……师兄,你为了给蔡阳公主报仇雪恨,推翻刘松的暴政,投奔了襄阳王,还委屈求全地潜伏在魏国公府。而嘉实呢?嘉实的爹爹、姐夫,还有四岁的小外甥全都惨死于刘松之手,就连嘉实唯一的姐姐也被刘松玷污致死。嘉实也要向刘松这王八蛋讨回一笔血债啊!”

    季良辰听罢,顿时心痛不已,不禁叹了口气,痛心疾首地对陈嘉实说道:“哎……师弟啊,刘松杀兄夺位,还牵连你们陈家满门株连,师兄也感到很痛心啊!刘松这王八蛋昏庸无道,残暴不仁,这个仇咱们一定要报!”

    “只是……师弟啊,你既然出山入仕,为何不选择一位明主呢?比如……跟师兄一同辅佐襄阳王。毕竟,襄阳王乃真命天子,将来的九五之尊啊!你却为何会屈身侍奉萧瑾言左右,还化成奴仆的模样,听他吆三喝四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奕王〕〔张牧李晴晴〕〔最强斗音〕〔狩猎好莱坞〕〔漫漫仙路奇葩多〕〔无限吞噬之重生老〕〔一品嫡女〕〔锦衣挽唐〕〔唐朝的事〕〔穿越种田,山野汉〕〔倾城之恋,病娇男〕〔刺客奇航〕〔重生做神医〕〔超凡医仙〕〔血精灵崛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