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者归来洛天〕〔娱乐超级奶爸〕〔广漂的那五年〕〔最强兵王〕〔头号战神〕〔了了相对〕〔落枝飞〕〔快穿之女配功德无〕〔悍妻当家有福田〕〔农家美食日常〕〔仙道长青〕〔农家小福妃〕〔萧萧梦里天使来〕〔楼主大人求放过〕〔最后一个上门女婿〕〔江少你的戏精上线〕〔我家长姐凶且媚〕〔快穿之反派改造计〕〔地球最后一条龙〕〔烟花散尽似曾归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南朝争霸 第二百九十五章 鬼道巫师入牢狱
    于是,萧瑾言连忙上前一步,义正言辞地对刘松说道:“陛下三思啊,此案疑点重重,陛下绝不能如此草率地杀人啊!”

    魏禧见状,顿时吃了一惊,不禁心想,握草,萧瑾言这王八蛋……事先他不是跟老夫说好了,要一块搞死邬修罗的吗?擦他麻辣隔壁的,这王八蛋难不成想反水?诓老子?

    没想到,刘松听罢,顿时怒不可遏,连忙冲萧瑾言怒吼道:“萧瑾言,你给朕住嘴!邬修罗串通刘戎谋反一案人证、物证俱全,还有什么疑点?朕若不赶紧出手,诛杀逆贼,难道等着逆贼来杀朕吗?”

    萧瑾言听罢,不禁顿了顿,对刘松解释道:“陛下,微臣的意思是……何不将邬修罗和这名信使一同打入刑部死牢,由刑部严加审讯,仔细盘问,万一有什么疑点呢……”

    (刑部尚书尚干云是魏禧的亲信,邬修罗落到尚干云的手里就等于落到魏禧手里,一定活不了。)

    魏禧听罢,方才恍然大悟,不禁心想,槽!老夫算是明白了,这名信使是萧瑾言的人,萧瑾言这是在保护他的“水线子”啊……麻辣隔壁的,这萧瑾言也真他女良的妇人之仁,一个“水线子”能值多少钱?杀了就杀了呗,正好死无对证,一了百了。现在可倒好,还得拐另外一道弯,让尚干云的刑部弄死邬修罗……

    刘松听罢,不禁想了想,然后点了点头,指着纪增寿对萧瑾言说道:“爱卿言之有理。既然如此,那就传令下去,将邬修罗,还有这个混账东西一起打入死牢,交给刑部严加审讯!”

    刘松话音刚落,殿外就冲进来两名虎背熊腰的带刀侍卫,他们狠狠地拉住纪增寿的胳膊,径直拖出殿去……

    纪增寿见状,顿时惊慌失措,连忙放声惊呼道:“陛下饶命,陛下饶命啊……”

    纪增寿的呼喊声随着他的躯体一起被拖出殿外,渐行渐远,直至销声匿迹……萧瑾言连忙转过身看着纪增寿被侍卫粗鲁地拖出殿去,他不禁眉头一皱,心中愧疚万分……

    翌日,刑部大牢。

    阴暗潮湿的地牢之中,间或有丝丝寒风从墙的缝隙里吹进来,空气中弥漫着酸臭糜烂腐朽的血腥味道,令人作呕。

    只见邬修罗蓬头垢面,衣衫褴褛,无精打采地摊坐在牢房门前,一副极其愤怒、失落和不甘心的神色,他深深地叹了口气,一幅幅不堪回首的糟心画面历历在目……

    就在昨天下午,在事先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魏禧突然率兵包围了邬修罗的府邸,将邬修罗的一家老全部缉拿下狱,整的邬修罗一脸懵比……邬修罗就这样从一个当朝首辅大臣一下子变成了阶下囚,仿佛一夜之间从天堂坠入了地狱一般……

    邬修罗当然明白,这肯定是魏禧在背地里捣鬼使坏,因为这段时间他一直在想方设法除掉魏禧这个国家的大蛀虫,早就惹怒了魏禧,魏禧一定会去刘松那里说自己的坏话,甚至诬告陷害自己,就像魏禧当年诬告陷害大司农陈正明一样……

    但是,邬修罗没有想到的是,魏禧竟然有这般能耐,他居然能说动刘松,直接将自己给抓了起来,也不知道魏禧在背后使了什么手段……于是,邬修罗十分懊悔自己过于盲目自信,轻视了对手,甚至认为凭借自己的势力和自己与刘松多年的感情,可以轻而易举地扳倒魏禧,却没曾想除贼不成,反被贼伤……

    不过,令邬修罗意想不到的是,魏禧只是他明面上的对手,在暗面上,魏禧的背后还有季良辰和萧瑾言。这几个人从不同的角度出发,各自也都有不同的想法,但他们却都有着一个共同的目的,那就是置邬修罗于死地。

    邬修罗在不知不觉当中已经成了建康各派势力争相关注的焦点,他既是大奸臣魏禧的死对头,同时也是萧瑾言、季良辰认为他们在讨伐无道,诛杀暴君这条康庄大道上的一颗最大的绊脚石。

    此刻的邬修罗万分失落,他曾经一度认为自己和刘松的君臣关系是牢不可破的,是稳如磐石的。可是,一夜之间,这种牢不可破的君臣关系一下子就破灭了,仿佛打破了一个多年不灭的神话。

    邬修罗万分失落,因为他感觉到了刘松已经开始对他不信任了……不管魏禧这个“天下第一奸贼”在他们中间如何煽风点火,推泼助澜,还是用了什么恶心人的一番骚操作,总之,刘松已经对邬修罗产生了某种不信任的因子……

    此刻,邬修罗也只有寄希望于刘松只是一时糊涂,受了魏禧的蒙蔽和蛊惑,这才大脑短路,干了一件“自毁长城”的傻事。事后,刘松一定会幡然醒悟,分清谁是忠臣,谁是奸臣……

    不过,邬修罗还是乐观地认为,不幸中的万幸是,自己眼下虽然身陷囹圄,但好歹命还在,只要自己还活着,那就是“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等刘松那颗榆木脑袋逐渐清醒过来,自己就能来他个“绝地反击”,一下子扭转局势,反戈一击,诛杀魏禧……

    但是,事态的发展很快便无情地证明了邬修罗的这种乐观其实是盲目的,也是徒劳的。对于邬修罗这样的焦点人物来说,不幸就是不幸,根本就不存在什么“万幸”,因为无论是阴险狡诈的魏禧,还是足智多谋的季良辰,他们都不会给刘松回过味儿来的时间,更不会给邬修罗留下翻盘的机会……

    就在邬修罗为此事无限懊恼之际,他突然听到牢房外面传来了一阵阵脚步声……

    邬修罗见状,连忙循声望去,只见来人既不是刘松,也不是魏禧,而是魏禧的女婿,光禄大夫季良辰,他的身边还站立着两名虎背熊腰的侍卫……

    邬修罗见状,顿时吃了一惊,不禁心想,握草,来人居然不是刘松,老夫真他女良的白高兴一场……

    不过,季良辰这货……他来干什么?难不成,是魏禧这老王八蛋因为干了缺德事儿,没脸见老夫,所以特意派他的女婿来这大牢里挖苦老夫吗?槽!他麻辣隔壁的,这老不死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我来自缪星〕〔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撞生缘〕〔头条星闻:总裁宠〕〔明朝败家子〕〔头牌经纪人:你老〕〔诸天最强大BOSS〕〔六宫凤华〕〔洪荒之六道真人〕〔豪门的修真继承人〕〔穿梭时空的侠客〕〔盲妃嫁到:王爷别〕〔日渐崩坏的地球〕〔逆世腹黑灵魂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