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品农民〕〔圣手玄医〕〔我写网络小说的那〕〔重生九零小军嫂〕〔狂婿〕〔逆袭再现〕〔缺氧〕〔你离我近一点好吗〕〔总裁的绝命爱人〕〔妖女宋姬传〕〔渣年记事〕〔七零甜妻太撩人〕〔报告总裁爹地,妈〕〔三生梦千年〕〔重生青梅逆袭记〕〔长恨缘歌〕〔愿无来生〕〔穿越六十年代农家〕〔龙之星系〕〔奥林匹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南朝争霸 第二百九十七章 针锋相对论忠奸
    于是,邬修罗不禁站起身来,用手指着季良辰,义愤填膺地对他说道:“什么?季良辰,你们……你们居然要谋反?!”

    季良辰听罢,也跟着站起身来,与邬修罗四目相对,义正言辞地对他说道:“国师,这不叫谋反,这叫‘替天行道’,这叫‘匡扶社稷’!”

    邬修罗听罢,不禁冷笑了一声,义愤填膺地对季良辰说道:“呵呵……谋反就是谋反!逆贼就是逆贼!说的再冠冕堂皇也没有用,你们是不可能成功的,你们注定要遗臭万年!”

    季良辰听罢,不禁冷笑了一声,义正言辞地对邬修罗说道:“呵呵……说起谋反,说起逆贼,刘松才是始作俑者,他杀兄夺位,夺取本该属于太子的皇位,他本身就是个逆贼!襄阳王殿下只不过是想顺应天命,遵照先帝遗训,讨伐刘松这个杀兄夺位的逆贼而已!”

    邬修罗听罢,又冷笑了一声,义愤填膺地对季良辰说道:“呵呵……杀兄夺位……杀兄夺位怎么了?那太子刘勇昏庸无能,他根本就撑不起这大宋的江山,而当今圣上英明神武,取刘勇而代之,有何不可?”

    “况且,自古以来,成大事者不拘节,春秋时期的齐桓公,还有那个吴王阖闾哪个不是杀兄夺位?他们不是一样雄才大略,励精图治,开创了一番霸业吗?!”

    季良辰听罢,顿时怒不可遏,不禁心想,握草,邬修罗这个老不死的东西,净踏马的在这里胡搅蛮缠,满嘴放炮!太子昏庸无能,刘松这沙碧反倒英明神武?放屁!简直是放他女良的狗臭屁!

    而且,让邬修罗这狗曰的一说,刘松杀兄夺位还他女良的有理了?就刘松这种只会泡妞的混账东西,他哪里能跟齐桓公、吴王阖闾那样的一代明君相提并论,简直是驴唇不对马嘴!

    于是,季良辰不禁冷笑了一声,义愤填膺地对邬修罗说道:“呵呵……邬修罗,你居然说刘松英明神武?笑话!这简直是天底下最大的笑话!你居然还真的有脸说出口?你的脸皮真他女良的比犀牛皮还要厚啊!”

    “像刘松这样杀兄夺位,用嫂杀侄,荒殷残暴,秽乱宫闱的卑鄙之徒,无耻之辈,他有什么资格做大宋的皇帝?!又有什么资格和齐桓公、吴王阖闾那样的一代明君相提并论?!刘松……他简直就是个人渣,一坨臭狗屎,他根本就不是个当皇帝的料!”

    邬修罗听罢,顿时怒不可遏,他不禁用手指着季良辰,冲他怒吼道:“季良辰,你这个逆贼……你居然敢辱骂圣上?!”

    季良辰听罢,那埋藏在心中多年的怒火也被瞬间点燃,他提高嗓门,用尽浑身气力冲邬修罗怒吼道:“哼!他刘松就是个人渣,臭狗屎,混账王八蛋!老子就是骂他了,怎么了?!还有你邬修罗,你简直就是粪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老子恨不得将你碎尸万段,五马分尸!”

    邬修罗听罢,顿时怒火中烧,他气的脸色惨白,用手指着季良辰颤颤巍巍地对他说道:“你……你……逆贼……反了、反了!”

    季良辰见状,又冷笑了一声,义愤填膺地对邬修罗说道:“呵呵……邬修罗,良辰问你,刘松在位期间都干了些什么,你难道不知道吗?!啊?!亏你还是个饱读圣贤之书的人,刘松如此卑鄙无耻,荒银无道,你居然还死心塌地的跟随他,辅佐他,简直就是执迷不悟,冥顽不明!”

    邬修罗听罢,不禁心想,呵呵……刘松在位期间还能干了些什么,不就是玩了几个女人嘛,有什么大不了的?自古以来,当皇帝的哪个不是后宫佳丽三千……至于刘松任用贪官污吏,横征暴敛,滥用民力,大兴土木那些事情,全他女良的是魏禧、季良辰这帮奸贼给怂恿的……

    于是,邬修罗不禁顿了顿,不以为然地对季良辰说道:“哼!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上古之圣贤尚且白璧微瑕,人无完人,更何况是当今天子?依老夫之见,当今圣上虽然在私生活方面有过失,但他文韬武略,英明睿智,仍不失为一代有为之君……”

    季良辰听到这里,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他竟然万万没有想到邬修罗这老不死的居然如此明目张胆地颠倒黑白,简直臭不要脸……于是,盛怒之下的季良辰终于忍无可忍,他用尽浑身气力一个巴掌抽了过去,立时便打断了邬修罗这番极其不要脸的演说……

    只听“啪!”地一声巨响,季良辰毫不客气地在邬修罗的左脸上落下个淤红色的“五指山”……

    邬修罗见状,顿时怒不可遏,连忙冲季良辰怒吼道:“季良辰,你……你这逆贼……居然敢打老夫?!”

    季良辰听罢,连忙义愤填膺地对邬修罗怒吼道:“邬修罗,我槽你吗!老子打的就是你这不分青红皂白的混账王八蛋!刘松这个丧心病狂的无耻之徒,他居然色胆包天,某某某了自己的亲姑母,蔡阳公主,还导致蔡阳公主抑郁而死!”

    “像刘松这样的孽障,真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千古昏君,就连先帝都想从棺材里爬出来,将他千刀万剐,五八分尸!邬修罗,难道刘松如此灭绝人均的行为就是你说的‘有过失’吗?在你眼里,什么才是‘大过失’?”

    邬修罗听罢,方才“恍然大悟”,他不禁冷笑了一声,颇有些讽刺意味地对季良辰说道:“呵呵……季良辰,你不会是因为蔡阳公主一事才决定谋反的吧?”

    季良辰听罢,连忙斩钉截铁地答道:“是又如何?良辰和蔡阳公主本来情投意合,是一对神仙眷侣,自在逍遥,我们夫妻二人纵情于山水之间,从不理会朝堂纷争……可是刘松!他居然横刀夺爱,冒犯姑母,他亲手毁了良辰和公主的爱情!他这么做简直就是天理不容,人神共怒!”

    没想到,邬修罗听罢,竟然冷笑了一声,并用手指着季良辰,义愤填膺地对他说道:“呵呵……多年来,老夫一直以为魏禧是我大宋的第一奸臣。真没想到,这‘大宋第一奸臣’竟然是你,季良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我来自缪星〕〔撞生缘〕〔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头条星闻:总裁宠〕〔海贼之联盟卡牌系〕〔巨星从创造营开始〕〔小可爱,超凶的〕〔艾泽拉斯冰王子〕〔快穿:男神总想撩〕〔我在斗罗卖魂环〕〔山沟里的制造帝国〕〔裴少难缠:娇妻请〕〔斗罗之傲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