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为君〕〔女主有个鉴渣系统〕〔赵洞庭颖儿〕〔我是都市医剑仙〕〔江颜林羽〕〔总裁爹地请温柔免〕〔陈惜雯余远恒〕〔重生之神级召唤系〕〔唯有真心换真情〕〔我可能跟了假宿主〕〔林帘湛廉〕〔顾西冽宋青葵〕〔爱情似火你如冰〕〔农民工玩网游〕〔七爷家的人鱼姬〕〔长河逆流〕〔陆军〕〔回到过去变鹦鹉〕〔情归陌路爱已尽〕〔时光能缓故人不散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南朝争霸 第二百九十九章 刘松事后起疑心
    这两名侍卫将邬修罗执行“死刑”的过程中,季良辰就这样笔直地站在一旁,面色坚毅如铁,脸上没有一丝表情……他平静地看着邬修罗的双腿不停地在地上来回扑腾,蹬腿的频率逐渐减少,直至不再动弹,成了一具不会说话的尸体……

    就在邬修罗被活活勒死,直至最后咽气的那一刻,季良辰仿佛突然觉得,自己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竟然变得如此狠毒……可当季良辰想起因为被刘松玷污,抑郁而死的蔡阳公主,又回想起邬修罗临死之前的“执迷不悟”,他便也心中释然了……

    翌日,清晨,一缕阳光照射进这间牢房,一张破桌子,一堆草垛,一切如常,安然无恙,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只是房梁上吊着一具尸体,一具失落、恐慌、愤怒和死不瞑目的尸体……

    两个时辰后,皇宫,宣政殿。

    此时,刘松刚刚下了早朝,他正坐在龙案前百无聊赖地摆弄着茶盏,焦急地等待着邬修罗谋反一案的审讯结果……

    就在这时,魏禧突然急匆匆地跑进殿来,慌慌张张地对刘松说道:“陛下,大事不好啦,逆贼邬修罗畏罪自尽啦!”

    刘松听罢,顿时吃了一惊,他连忙一跃而起,径直从龙案前一溜烟跑到魏禧身边,惊诧地对他说道:“你说什么?这到底是是怎么回事?”

    魏禧听罢,连忙答道:“陛下,邬修罗畏罪自尽啦。今天早晨,刑部的狱卒刚刚发现邬修罗在牢房里上吊自尽了。”

    刘松听罢,顿时惊慌失措,又唏嘘不已,他的内心却仿佛打翻了五味瓶,一时间竟不知是何种滋味……

    说实话,自从刘松将邬修罗缉拿下狱之后便一直觉得哪里不对劲儿。就在昨晚,刘松辗转反侧,彻夜难眠,他整整想了一个晚上,却总是感觉这件事在某种情理上是说不过去的……

    邬修罗谋反一案虽然证据确凿,但是,在刘松看来,邬修罗的谋反动机却显得有些牵强……就算刘松这段时间冷落了邬修罗,但邬修罗毕竟跟了刘松八年,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八年的君臣之情也不是说没就没了的。即使君臣之间产生了一些矛盾,也没到你死我活,非得兵戎相见的份儿……

    再者说,邬修罗和晋安王刘戎之前可是素不相识的陌生人,他为什么要帮助刘戎谋反?邬修罗已经位极人臣,权倾朝野,即便他背叛了刘松,拥立刘戎为帝,难道就一定能在刘戎那里得到更好的待遇和地位吗?更何况,谋反这种事都是有风险的,谁都不敢百分百打包票,成与不成还不一定呢……以邬修罗的睿智,难道他能干这种高风险,低回报的事?

    正如邬修罗认为的那样,刘松早晚会回过味儿来,清醒过来,他只是需要几天的时间。可是,就在刘松刚想过问邬修罗谋反一案,甚至想亲自审理之时,邬修罗却突然在刑部大牢里“畏罪自尽”了,这不禁让刘松始料未及,又疑窦重生……

    只见刘松顿了顿,沮丧且失落地对魏禧说道:“好了,朕知道了,下去吧。”

    魏禧听罢,顿时内心一阵窃喜,连忙答道:“是,陛下。”

    魏禧说完,连忙转身向殿外走去……

    就在这时,殿外迎面走来了一位将军,此人约莫三十几岁的模样,高额骨,大鼻梁,一脸三厘米左右的络腮胡子,身高八尺,体形健硕,身披银灰色铠甲,头上缠着白布……此人正是刘松座下“广陵八骑”之一的“灵蛇”战英,如今的车骑将军。

    邬修罗对战英有知遇之恩,当年就是邬修罗将战英举荐给刘松,战英这才逐渐受到重用,得以飞黄腾达。所以,战英一直对邬修罗心存感激之情。当邬修罗因为谋反被缉拿下狱之时,战英打死都不相信邬修罗会谋反。今天早晨,又突然传来消息,邬修罗畏罪自杀,战英更是打死都不相信……

    对于邬修罗的死,战英的心中只能有一种答案……他是冤枉的,是被人给害死的……

    于是,当战英看到魏禧迎面走来之时,他仿佛是一只猎豹发现了久违的猎物,对魏禧怒目而视,抡起拳头便冲了上去……

    “奸贼,你居然敢谋害国师,老子打死你!”

    魏禧见战英朝他扑了过来,想揍他一顿,顿时惊慌失措,连忙转身向回跑去,一边跑一边朝刘松惊呼道:“陛下,救命啊!”

    刘松见状,顿时怒不可遏,连忙冲战英怒吼道:“战英,放肆,给朕住手!”

    战英见状,方才作罢,他连忙跪在刘松的身前,义愤填膺地对他说道:“陛下,国师是什么样的人你最清楚,他是绝不可能谋反的!国师是被魏禧这奸贼给设计害死的啊!”

    没想到,刘松听罢,却感觉内心有些许欣慰,他微微叹了口气,言辞激烈地对战英说道:“战英,朕问你,你这么说,有何证据?”

    战英听罢,连忙义正言辞地对刘松说道:“陛下,微臣愿以项上人头担保,国师是绝不可能谋反的!如果连国师都谋反了,那天底下还有谁是忠于你的呀?陛下!”

    刘松听罢,不禁冷笑了一声,无奈地对战英说道:“呵呵……战英,这么说,你是没有证据了?”

    战英听罢,顿时怒不可遏,连忙义愤填膺地对刘松说道:“哎呀……什么狗屁证据不证据的?陛下,国师他就是不可能会谋反,他一定是被奸人所害的!”

    刘松听罢,顿时怒不可遏,连忙冲战英怒吼道:“战英,你放肆!给朕退下!”

    战英听罢,不禁叹了口气,无奈地对刘松说道:“陛下……”

    刘松听罢,不禁顿了顿,接着对战英说道:“退下吧,战英。记住,朕要你拿证据说话!”

    战英听罢,十分失落并且无奈,他只好缓缓地站起来,摇了摇头,怏怏不乐地离开了宣政殿……

    一旁的魏禧见状,心中隐约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刘松对待战英的态度明显有些反常……一般情况下,如果有人敢明目张胆地为谋反的罪臣披麻戴孝,鸣冤叫屈,那肯定会被刘松认为是反贼的同党,该一并诛杀。

    但是,刚才战英不仅为邬修罗鸣冤叫屈,还言语如此激烈,行为如此放肆,刘松竟然会跟没事人一样,直接放战英走了。除非,刘松已经对邬修罗谋反一案产生了某种疑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毒后:腹黑王〕〔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极品赘婿苏允〕〔吻安,顾先生!〕〔烈火雄师〕〔奕王〕〔富贵锦绣〕〔愿无来生〕〔六宫凤华〕〔圣源武祖〕〔踏天神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