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国家终于给我分配〕〔重生之军工霸主〕〔都市最强赘婿〕〔封少要进娱乐圈〕〔状元是我儿砸〕〔王妃她每天都想被〕〔无敌从神级选择开〕〔六零娇妻有空间〕〔亿万婚宠:老婆,〕〔瓷界无痕〕〔恋战新梦〕〔王倔头的幸福生活〕〔霍少的闪婚暖妻〕〔极品狂婿〕〔电影人传奇〕〔试婚100天:帝少宠〕〔同桌大佬又犯规〕〔重生甜心已上线〕〔太子追妃记〕〔宝贝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南朝争霸 第三百二十八章 死不瞑目魏老贼
    然后,这几名士兵放下魏璎不管,径直一齐去捕捉魏禧,将魏禧五花大绑地抓了起来……

    魏禧见状,顿时怒不可遏,连忙冲萧瑾言怒吼道“萧瑾言,我槽你大爷!你他女良的敢动我女儿试试!我曰你十八辈祖宗!草拟麻辣隔壁的,你个王八蛋!”

    萧瑾言听罢,不禁冷笑了一声,轻蔑地对魏禧说道“呵呵……魏禧,你就放心吧,本将军也是个怜香惜玉之人,一定会‘照顾’好你女儿的,哈哈哈……”

    魏禧听罢,顿时怒不可遏,他连忙一边奋力挣扎,意欲挣脱士兵的束缚,一边冲萧瑾言怒吼道“萧瑾言,你混蛋!你休想打我女儿的主意!”

    就在这时,一旁的魏璎突然义愤填膺地对魏禧说道“爹爹,女儿发誓,一定会替你,替咱们魏家报仇的!”

    萧瑾言听罢,顿时吃了一惊,不禁心想,握草,报仇?妮玛!那老子还救不救魏璎了,万一救了她,这小妮子再恩将仇报怎么办?

    哎……罢了、罢了,还是把她救了吧,她估计也就说说而已……再说了,就一个小丫头片子,想必也掀不起什么大风大浪来,怕她个鸟甚……

    没想到,魏禧听罢,却不禁叹了口气,无奈地对魏璎说道“哎……女儿啊,爹爹跟萧家斗了半辈子都斗不垮他们,你一个女孩子家,是无论如何也斗不过萧家的!听爹爹的话,千万不要报仇!爹爹只想你能平平安安地活下去,幸福地过完自己的一生!”

    萧瑾言听罢,顿时吃了一惊,不禁心想,握草,魏禧这个老贼,他干了一辈子坏事,临死之前终于说了一句人话……他这是顿悟了吗?也许……这就是人们常说的“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吧……

    哎……眼前这幅场景真是令人感动,如果不是魏禧之前做了太多的坏事,老子还真想放他们一马……只可惜,错了就是错了,一个即将上刑场的犯人,就算是临死之前突然顿悟了,他也一样要死!

    于是,萧瑾言连忙大喝一声“把魏禧给本将军带走!”

    这两名士兵听罢,连忙生拉硬拽地把魏禧拖了出去,而另外两名士兵则控制住魏璎,把她和魏禧分开……

    在这两名士兵的生拉硬扯控制下,魏璎秀发凌乱,衣衫不整,口中大声对魏禧呼喊道“爹爹……爹爹!”

    而魏禧在被两名士兵拖出门外的一刹那间,他竟然还忘不了对着魏璎大声呼喊道“女儿啊,记住爹爹说过的话,不要报仇,要好好地活下去!”

    就这样,魏禧被拖了出去,萧瑾言不禁看了看身旁的魏璎,只见她一副生无可恋,苦大仇深的样子,眼睛里充满了怒火、惊悚和倔强……

    一炷香后,魏禧被刚才那两名士兵押解到了战英的身边,一副狼狈不堪,生无可恋的模样……

    战英见状,顿时怒不可遏,连忙冲魏禧怒吼道“魏禧老贼,本将军问你,当你丧心病狂地谋害国师的时候,你可曾想过会有今天?!”

    魏禧听罢,顿时怒火中烧,悔恨不已,他连忙不甘心地对战英说道“战英将军,你听老夫一言!老夫固然有罪,可老夫也是受了季良辰那个奸贼的蛊惑,这才铸成大错啊!季良辰那个奸贼,他早就投靠了襄阳王刘熜,他们图谋不轨,意欲谋反啊!”

    “还有,谋害邬修罗这件事情,老夫虽然参与,可萧瑾言也是同谋啊!邬修罗写给刘戎的那封书信就是萧瑾言找人伪造的,还有那名信使,那也是萧瑾言的人啊!”

    魏禧的这番申辩可谓句句属实,只可惜,战英已经不可能再相信他说的每一个字,包括标点符号……只见战英听了这番话,顿时怒不可遏,他连忙冲魏禧怒吼道“魏禧,你这奸贼都死到临头了,居然还想攀咬忠臣?!你的心可真毒啊!”

    魏禧听罢,顿时大惊失色,他自然明白战英已经不可能再相信自己说的话,于是便抱着侥幸心理,无奈地对战英说道“老夫要面见圣上!”

    战英听罢,顿时哭笑不得,他不禁冷笑了一声,义愤填膺地对魏禧说道“呵呵……老贼,你去见阎王爷吧!”

    战英说完,连忙瞪大眼睛,对魏禧怒目而视,他一把拔出自己的佩剑,狠狠地朝魏禧的心脏刺了过去……

    “啊……”只听魏禧一声杀猪般的惨叫声,剑刃精准地洞穿了他的心脏,染红了一大片衣衫……刹那间,献血喷涌,仿佛喷泉一般……

    只见魏禧的嘴角流淌出一股浓浓的献血,眼神充满了绝望和不甘心,他口中竟然还用微弱的脉搏喃喃地说了最后一句遗言“萧瑾言……也是……同……同谋……呃……”

    魏禧说完了自己生命中这最后一句话,便脑袋一耷拉,去阎王殿报道了……

    或许,魏禧在临死之前已经想明白了,是季良辰和萧瑾言合起伙来把他给算计了,于是,他死不瞑目,死的很不甘心……但是,魏禧却始终想不明白的是,真正害死他的,是他自己的自私、贪婪和奸诈……

    至此,魏禧这位四朝老臣,在建康一度权倾朝野,呼风唤雨的大奸臣终于步了邬修罗的后尘,正式走完了他跌宕起伏的一生。他和他的亲信党羽们宛如大厦崩塌,灰飞烟灭,彻底消失在了历史的滚滚长河之中……

    三日后,齐国公府,萧瑾言书房。

    枣红色的实木雕花案牍上放着笔墨纸砚和一沓银票,背后的书架上摆满了书籍,左右两边的墙上挂满了字画。

    只见萧瑾言两手叉腰,表情严肃,威风凛凛地站在案前,口中滔滔不绝……而萧瑾言的正对面,萧瑾夕、王玄羽、洛千川、莫笛、谢盾、陈嘉实等人一一立在一旁,聆听着萧瑾言的训示……

    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萧瑾言的这把剑锋磨了将近两年多,此时终于等到时机成熟,即将“利剑出鞘”了……

    这个时候,“广陵旧臣派”的领军人物邬修罗已经死了,“魏国公派”的首领魏禧也死了,而“广陵旧臣派”新的翘楚人物战英一向与萧瑾言亲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超强吸妖器〕〔奕王〕〔极品赘婿苏允〕〔云安安霍司擎〕〔最强斗音〕〔给我一张复活卡〕〔穿越种田,山野汉〕〔穹平纪事〕〔三千铭契目录〕〔捉诡天师〕〔重生做神医〕〔超凡医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