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为了蔚蓝澄净的世〕〔上门狂婿〕〔陈默〕〔朔明〕〔抗战之野狼突击队〕〔桃运神医〕〔余远恒陈惜雯小说〕〔飞升之前〕〔豪婿韩三千免费阅〕〔豪胥韩三千小说全〕〔华丽逆袭韩三千〕〔我有一座恐怖屋〕〔回到原始社会做酋〕〔LCK的中国外援〕〔快穿之炮灰升级指〕〔特战之王〕〔莽推诸天〕〔最强逆袭〕〔无垠〕〔时间重启游戏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南朝争霸 第三百六十六章 萧绍下狱司徒顾
    翌日,建康,刑部大牢。

    阴暗潮湿的地牢之中,间或有丝丝寒风从墙的缝隙里吹进来,空气中弥漫着酸臭糜烂腐朽的血腥味道,令人作呕。

    只见萧绍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神情坦然地端坐在牢房门前,他表情极其淡定,镇静,自然,一副大义凛然,慷慨就义的烈士姿态……

    萧瑾言在沥阳发动兵变,公开与刘松政权决裂之后,刘松极其恼火,差点一怒之下杀掉留在建康的萧绍。但是,在战英和连城二人的劝说下,刘松很快便意识到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萧绍这个人,他真的杀不起!

    由于刘松十分忌惮萧瑾言军事实力的强大,他虽然极其恼火,却不敢贸然杀掉萧绍,于是便将萧绍打入死牢之中。刘松企图用萧绍做人质,并找说客规劝萧绍,让萧绍规劝萧瑾言回心转意,重新站在他这一边。因为只有这样,刘松才能安然地度过这次危机……

    而萧绍早已经对荒银无道的刘松深恶痛绝,当他选择保护萧瑾夕逃走,并且留在建康为萧瑾言的起兵争取时间的时候,就早料到了自己早晚会有这么一天……此时的萧绍已然抱定了必死的决心……

    就在萧绍坦然地闭目养神之际,他突然听到牢房外面传来了一阵阵脚步声……

    萧绍见状,连忙循声望去,只见来人不是别人,正是萧绍多年的老友,大司徒庾进,他的手里还提着一个食盒,里面装满了菜肴和美酒……

    庾进和萧绍原本是世交,两人年轻时关系甚好,共同经历过腥风血雨,并联手将刘裕的第三子刘义隆扶上了皇位。他们二人曾经定下一个约定,有朝一日,功成名就,愿结成儿女亲家,两家永结同好。而庾进的女儿庾佳又恰好和萧绍的儿子萧瑾言情投意合,青梅竹马……

    这本来应该是一桩美满的不能再美满的婚约,只可惜……昏君当政,奸臣作祟,造化弄人,庾佳被刘松半路截胡,成了刘松身边的瑾贵人,而萧瑾言却被迫迎娶了刘松的姐姐刘季玉……直至现在,天下大乱,萧瑾言也随之起兵谋反,跟刘松彻底撕破了脸……

    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庾进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按理说,庾进是当朝国丈,自然应该义无反顾地站在自己的女婿刘松这一边。但是,庾佳嫁给刘松完全是被迫的,即便刘松现在待庾佳还算不错,这也掩盖不了刘松强抢庾佳,毁掉她一生幸福的事实。而且,庾进也对刘松的荒银无道深恶痛绝,所以他对萧瑾言的起兵谋反是持默认态度的。

    所以,庾进认为刘松的政权被推翻是理所应当的,即便刘松死无葬身之地,庾进也一点都不感到惋惜。而真正让庾进担心的是,刘松的政权一旦被推翻,庾佳又何以自处?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庾佳毕竟是刘松的瑾贵人,又为刘松诞下一子,后起之君能放过她吗?还有,眼下身陷囹圄,面临绝境的萧绍,他又如何能保全性命?

    萧绍见庾进带着酒菜前来探望,他不禁微微一笑,然后缓缓地站起身来,隔着牢门对庾进说道:“呵呵……庾兄,别来无恙啊!”

    庾进听罢,不禁叹了口气,无奈地答道:“哎……萧兄,我来看你了……”

    庾进说完,连忙命狱卒打开牢门,然后缓缓地走了进去,将食盒里的饭菜和美酒一一摆在萧绍面前的破桌子上……

    萧绍见状,连忙拿起破桌子上那一壶美酒看了两眼,然后微微一笑,轻描淡写地对庾进说道:“呵呵……上好的白兰蒂,还是庾兄最了解我了!”

    萧绍说完,连忙一仰脖子,将那壶美酒“咕咚、咕咚”地喝了几口,然后意气风发,豪迈奔放地感叹道:“啊……好酒、好酒!老夫临死之前还能饮上如此上好的白兰蒂,也算是死而无憾了,哈哈哈……”

    庾进见萧绍这一副大义凛然,慷慨就义的模样,顿时感慨万千,他不禁叹了口气,无奈地对萧绍说道:“哎……萧兄,现在还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你又何必自暴自弃,怀此轻生之念呢?”

    萧绍听罢,不禁心想,呵呵……老夫的儿子萧瑾言都起兵谋反了,老夫又落在了昏君刘松的手里,难道还能有活路吗?在这种情况下,老夫不抱着必死的决心又当如何呢,难道还能指望刘松有菩萨心肠,放过老夫?简直是笑话!

    不过,眼下的情况比较特殊,刘熜、刘戎、刘祐等刘姓诸王一同起兵谋反,气势汹汹,铺天盖地,如果再加上萧瑾言也谋反……呵呵……刘松还拿什么去抵挡?他打得过这么多人吗?

    所以,刘松想必是怕了,怂了,这才不敢轻易杀害老夫,他怕因此会激怒萧瑾言……哼!刘松那沙碧但凡是能打得过,他早他女良的把老夫给弄死了!

    不对!庾进如此说辞……难不成……他是来替刘松当说客的?难道他真把刘松当成自己的“女婿”了吗?哼!庾进这老东西要是敢他女良的替刘松当说客,休怪老夫翻脸不跟人,跟他绝交!

    于是,萧绍不禁冷笑了一声,义愤填膺地对庾进说道:“呵呵……庾兄莫不是来替刘松当说客的吧?”

    庾进听罢,顿时怒火中烧,连忙义正言辞地对萧绍说道:“萧绍,你……你这个老不死的东西,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切……老子替刘松那狗槽的当说客?老子当踏马个头啊!老子之所以来这刑部大牢,还不是为了你这个老不死的,没良心的东西!”

    “哎……你说说你,你这个老不死的东西,让老子说你什么好呢?你明明知道萧瑾言要谋反,还不提前跑路,留在建康作甚?等死吗?!现在该如何是好?!你命休矣!”

    萧绍听罢,不禁冷笑了一声,不屑一顾地对庾进说道:“呵呵……老夫风烛残年,行将就木,即便一死又何足道哉?只是……眼下瑾言手握重兵,又占据军事要塞沥阳,倘若他和长江上游的襄阳王刘熜合兵一处,顺江而下,直取建康……只怕是刘松之命休矣吧?哈哈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撞生缘〕〔我来自缪星〕〔巨星从创造营开始〕〔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头条星闻:总裁宠〕〔海贼之联盟卡牌系〕〔头牌经纪人:你老〕〔小可爱,超凶的〕〔艾泽拉斯冰王子〕〔快穿:男神总想撩〕〔我在斗罗卖魂环〕〔山沟里的制造帝国〕〔裴少难缠:娇妻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