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惹火甜妻:老公大〕〔南风熏熏〕〔都市之我真的无敌〕〔听说超级大佬甜炸〕〔笑傲仙缘〕〔无敌小刁民〕〔汽车大时代〕〔重生完美时代〕〔重生后我有了美颜〕〔青枝的佛系种田系〕〔影帝今天做人了吗〕〔仙二代全程无敌〕〔头号偶像〕〔超英的小团子[综英〕〔陆先生又上头了〕〔名侦探柯南之恶魔〕〔无敌从灵气复苏开〕〔恶女轻狂:误撩妖〕〔抗战之烽火漫天〕〔透视仙王在都市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南朝争霸 第三百七十七章 诸王都想当皇帝
    五日后,沥阳,萧瑾言中军大帐。5s

    只见萧瑾言一身戎装,腰挎佩剑,笔直地端坐在案前,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而大帐之中,武将成林、应龙、莫笛、谢盾、张敬、张宝、穆天舜、王玄羽、洛千川、凌子轩、纪增寿等人,谋士陈嘉实、桓容祖等人,还有萧瑾言的自家兄弟萧瑾夕、萧正安等人尽皆笔直地立于账中,一副威风凛凛的姿态……

    而萧瑾言面前的大案上整整齐齐地摆放着三封书信……这三封书信分别来自于襄阳王刘熜、晋安王刘戎和山阳王刘祐的大营。其中,来自于刘熜大营的这封书信是季良辰亲笔书写的……这三封书信的内容大同异,亦或者说异曲同工,但无非都是些老生常谈的话题……

    眼下,萧瑾言手握重兵,又占据军事要塞沥阳,于是他一下子便成了刘姓诸王们眼中的“香饽饽”,成了他们争相拉拢的对象。这些天,刘熜、刘戎和刘祐分别派遣使者给萧瑾言送来书信,纷纷许以重利,奉劝萧瑾言拥护他们当皇帝……

    萧瑾言万万没有想到,眼下刘松的势力江河日下,攻下建康已经不是什么难事。可是,这些刘姓诸王们现在就纷纷起了当皇帝的念头,一个个野心勃勃,上蹿下跳,仿佛他们谋反不仅仅是因为刘松的荒银无道,更是因为刘松屁股下面的龙椅……

    只见萧瑾言深深地叹了口气,无奈地对众人说道:“哎……看来,天底下想当皇帝的不止刘熜一人啊!”

    大帐中的众人听罢,顿时吃了一惊,他们不禁面面相觑,一副副狐疑且惊诧的神色……

    一个时辰后,沥阳军营之中。5s

    只见一个不起眼的军帐角落处,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陈嘉实刚刚撒完了一泡尿,他缓缓地提起裤子,又系了系腰带,一副神清气爽的轻松表情……

    “陈贤弟安好啊。”

    就在这时,陈嘉实却突然听见他的身后有人在唤他。

    陈嘉实听罢,连忙转过身来看了看,只见此人看上去约摸二十五六岁,五官端正,棱角分明,眉清目秀,一袭白衣长发,飘逸洒脱,看上去倒是和季良辰装束类似,行止疑同。

    这人正是桓容祖,绰号“妙手书生”,他才华横溢,学富五车,之前曾是齐国公府的资深门客,后来跟随萧瑾言一同起兵来到沥阳。5s

    陈嘉实见状,不禁心想,呵呵……桓容祖?此人好装逼也……别看他没有师兄季良辰那么英俊,也没有师兄那么有才华,却偏偏喜欢跟师兄一个打扮(白衣长发),这扮帅耍酷的功力倒是比师兄有过之而无不及啊……呵呵……有意思……

    于是,陈嘉实不禁微微一笑,半开玩笑般地对桓容祖说道:“呵呵……原来是你啊,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玉树临风,一表人才的桓先生,嘉实久仰大名,如雷贯耳,哈哈哈……”

    桓容祖听罢,顿时哭笑不得,他方知陈嘉实有意戏弄于他,于是便也半开玩笑般地对陈嘉实说道:“呵呵……哪里、哪里,陈贤弟真是过奖了!容祖比之陈贤弟,简直犹如乌鸦之比凤凰也……你看看、你看看,陈贤弟就连撒尿的姿势都是英姿飒爽,玉树临风,犹如仙人下凡啊,哈哈哈……”

    陈嘉实听罢,顿时哭笑不得,他连忙和桓容祖相互对视了一眼,然后二人均哈哈大笑起来……

    陈嘉实笑罢,不禁心想,呵呵……桓容祖……“桓”这个姓氏并不多见,莫非他出身东晋著名的门阀贵族龙亢桓氏,是东晋大司马桓温的后人?

    于是,陈嘉实不禁顿了顿,颇有些疑惑地对桓容祖说道:“呵呵……敢问桓先生可是东晋大司马桓温的后人?”

    桓容祖听罢,不禁尴尬地笑了笑,无奈地对陈嘉实说道:“呵呵……不瞒陈贤弟,容祖虽不是桓温的后人,但是容祖和桓温皆出身于龙亢桓氏,乃是同宗同族啊!”

    陈嘉实听罢,连忙点了点头,恭恭敬敬地对桓容祖说道:“哦、哦、哦,想不到桓先生出身名门啊!失敬、失敬!”

    桓容祖听罢,不禁摇了摇头,无奈地对陈嘉实说道:“哎呀……瞧陈贤弟说的,什么出身名门啊……当年的龙亢桓氏早已没落了!”

    陈嘉实的此间一问,不禁勾起了桓容祖对祖先辉煌过去的崇拜和怀念,以及他对眼下家族势力没落的失落和悲哀……

    在东晋时期,龙亢桓氏烜赫一时,可是当时响当当的门阀贵族。大司马桓温曾经把持东晋政权长达二十余年,其子桓玄又一度取代东晋,建立桓楚政权,也是着实牛比了一把……

    只不过,龙亢桓氏这个家族在桓玄被刘裕打败之后迅速走向衰落。到了桓容祖这个时候,已经由豪门变成了彻彻底底的寒门,弄得桓容祖不得不靠临摹名家的字画,卖赝品为生了……

    陈嘉实听罢,不禁微微一笑,接着对桓容祖说道:“呵呵……桓先生莫要失落,即便龙亢桓氏家族一蹶不振,先生的骨子里依然还流着贵族的血液啊。要不然,先生为何这般才华横溢,见解独到呢?”

    桓容祖听罢,不禁摇了摇头,无奈地对陈嘉实说道:“哎……容祖哪里比得上陈贤弟。陈贤弟才是出身名门,师承高人,才华横溢,足智多谋,又是主公面前的红人,是咱们沥阳军中的第一谋士啊……”

    “其实,陈贤弟啊,众人皆知,主公最听你的话了。容祖此番来找你,就是想拜托你奉劝主公一句,在这乱世之中,不知有几人称帝,几人称王,主公一定要擦亮眼睛,找准方向,莫要一着不慎,上了贼船啊!”

    在这里,桓容祖说了一句实在话,陈嘉实的确是萧瑾言身边的红人,而且简直红的发紫。若论萧瑾言对一个人的信任程度,桓容祖是远远比不上陈嘉实的。这不仅仅是因为陈嘉实有一个“根正苗红”的出色背景,还有一个名满天下的恩师“荆山居士”荆空,也是因为陈嘉实的确和萧瑾言“投脾气”,“谈得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超强吸妖器〕〔奕王〕〔极品赘婿苏允〕〔最强斗音〕〔穿越种田,山野汉〕〔穹平纪事〕〔三千铭契目录〕〔捉诡天师〕〔重生做神医〕〔超凡医仙〕〔重生六零之空间俏〕〔极品护花高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