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诡秘之主〕〔假婚真爱,傅少的〕〔天医嫡妃〕〔农女有田:山野夫〕〔平天策〕〔试婚100天:帝少的〕〔偃者道途〕〔晚安,霍先生!〕〔狂妃在上:邪王一〕〔王爷,娘娘又有喜〕〔重生暖婚:帝少娇〕〔抗战之我为纨绔〕〔咫尺之间人尽敌国〕〔秘宝之主〕〔万古邪帝〕〔万维〕〔邪肆太子妃〕〔猎魔烹饪手册〕〔医路逍遥〕〔绝世护美兵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南朝争霸 第三百八十章 陈桓针尖对麦芒
    而萧瑾夕的这番话却恰好说到了萧瑾言的心坎里去,因为庾佳的这个折中方案除了保全刘松一条狗命以外,基本上对任何人都是皆大欢喜的……这里面唯一让人纠结一下的问题仅仅是将罪大恶极的刘松由死刑改判为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而已,似乎无关紧要……

    可是,一旦庾佳的这个折中方案凑效,萧瑾言就成了手握大宋军政大权的“真皇帝”。而刘松却成了绳子上拴着的蚂蚱,只要萧瑾言轻轻拽一下绳子,便可以轻而易举地将刘松弄死,只要啥时候想杀便可以杀了他……

    到那个时候,萧瑾言恐怕都没有杀刘松的必要,只需派重兵将他关押起来即可。除非刘松自己不死心,非要作死,妄图搞“复辟”,那就另当别论了……

    所以,庾佳的这个折中方案从利害角度上讲,对于萧瑾言来说是“取小害,逐大利”之举,萧瑾言于情于理都是打心眼儿里想接受的……只不过,眼下陈嘉实言辞激烈,貌似想反对。而萧瑾夕倒是展现出了对萧瑾言的理解和支持……

    于是,萧瑾言不禁有感而发,心想,哎……真到了关键时刻,外人始终都靠不住,还是亲兄弟最靠谱,跟自己心贴心啊……

    只见萧瑾言欣慰地笑了笑,他刚想开口说话……就在这时,陈嘉实却接着义正言辞地对萧瑾言说道“主公,即便这封信真是庾佳亲笔书写的,那也一定是刘松把刀架在她脖子上,逼她写的!这封信当中所写的内容未必是庾佳真实的想法啊……咱们还是速速发兵攻打建康,宰了刘松那沟槽的,把庾佳给救出来吧!”

    萧瑾言听罢,不禁眉头一皱,无奈地对陈嘉实说道“哎呀……幼奴,佳儿的性子本将军最了解了,她是不会受刘松的胁迫给本将军写这封信的,这一定是她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陈嘉实听罢,不禁摇了摇头,接着对萧瑾言说道“哎呀……主公,幼奴以为,庾佳性情单纯、耿直,她难免会受刘松的蒙骗和蛊惑,这才写了此信,为的是扰乱我军军心,主公断不可轻信啊!”

    萧瑾言听罢,不禁显得有些犹豫,一脸左右为难和纠结的神色……

    就在这时,一旁的桓容祖突然冷笑了一声,义正言辞地对陈嘉实说道“呵呵……陈嘉实,你就不要再为难主公了!那庾佳从小和主公一起长大,与主公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她怎么可能会受刘松的胁迫和蒙骗而坑害主公呢?你也真是杞人忧天,疑心过甚!”

    桓容祖说完,又转过身,接着对萧瑾言说道“主公,容祖认为,瑾贵人信中所言极是!值此天下大乱的危难之时,主公应当机立断,依瑾贵人之计而行,绝不可坐失良机啊!”

    萧瑾言听罢,不禁点了点头,欣慰地笑了笑,心想,嘿嘿……没想到,这一次,桓容祖跟瑾言想到一块去了……

    没想到,就在这时,陈嘉实却突然对桓容祖怒目而视,义愤填膺地对他怒吼道“哼!桓容祖,你这个沙碧难不成想害死主公吗?!”

    桓容祖听罢,顿时怒不可遏,连忙冲陈嘉实怒吼道“陈嘉实!你这个目光短浅之辈何出此言?把话给老子说清楚!”

    陈嘉实听罢,不禁冷笑了一声,义愤填膺地对桓容祖说道“呵呵……主公自发动沥阳兵变之日起,他在刘松的眼中就已经是一个逆贼了,这一点无论到什么时候都不会改变。所以,刘松必欲除主公而后快,他又怎么会真的赦免主公的谋反之罪呢?!”

    “而且,刘松下‘罪己诏’,退位传子,乃是以退为进,行缓兵之计也!刘松对主公许以重利,也只不过是想利用主公,令主公和刘二虎相争,刘松好坐收渔翁之利啊!倘若有朝一日,刘松缓过劲儿来,他必然会加害主公!”

    “到那个时候,主公纵使有心杀贼,也无力回天,只怕悔之晚矣!依嘉实之见,不如趁现在我军势如破竹,刘松招架不住之机,尽早杀进建康,诛杀刘松,以绝后患!”

    桓容祖听罢,顿时哭笑不得,他不禁冷笑了一声,轻蔑地对陈嘉实说道“呵呵……陈嘉实,你脑袋让驴给踢了吧?瑾贵人在信上不是已经说了吗?只要主公愿意帮助刘松平定刘姓诸王的叛军,刘松就愿意把大宋的兵马大权都交到主公的手上。如此一来,刘松的手里没有了实权,便成了一个地地道道的傀儡皇帝,他还拿什么加害主公呢?!”

    陈嘉实听罢,不禁冷笑了一声,轻蔑地对桓容祖说道“呵呵……刘松阴险奸诈,他怎么可能会轻易地把兵马大权交到主公的手上呢?只怕刘松只会给主公一个‘柱国大将军’的空头衔,然后令主公与刘厮杀。到头来,主公和刘两败俱伤啊!如此一来,刘松岂不又逃过一劫?”

    桓容祖听罢,不禁顿了顿,义正言辞地对陈嘉实说道“所以……咱们应该视刘松的实际行动而定。倘若刘松真的会把大宋的兵马大权都交给主公,咱们完全可以站在朝廷这一边,与刘姓诸王的叛军对抗!一旦主公扫平了诸王叛军势力,那便是功高盖主,名垂青史,执掌天下的‘大宋第一人’啦!”

    陈嘉实听罢,顿时怒不可遏,连忙冲桓容祖怒吼道“你……你让主公站在朝廷那边,不就是让他站在刘松那边吗?!刘松荒银无道,天怒人怨,早已失了天下人之心,天下人人得而诛之!况且,主公已经在沥阳起兵反了刘松,如今却又要受刘松的拉拢,再归顺于刘松,如此反复无常,实属小人行径!你让天下人如何看待主公啊?!”

    桓容祖听罢,不禁冷笑了一声,义正言辞地对陈嘉实说道“呵呵……此言差矣!刘松是刘松,朝廷是朝廷,这两者根本就不能混为一谈!主公在沥阳起兵,反的乃是无道昏君刘松,可一旦刘松退位了,主公依然谋反,那便是反朝廷!”

    “所以,一旦刘松退位,主公就应当罢兵归顺朝廷。此时,主公归顺的乃是朝廷,不是刘松!主公效忠的乃是新帝,亦不是刘松!如此说来,主公何来的‘反复无常’一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极品赘婿苏允〕〔烈火雄师〕〔奕王〕〔富贵锦绣〕〔重生六零之空间俏〕〔修真家族平凡路〕〔隔墙追到时先生〕〔云安安霍司擎〕〔最强斗音〕〔圣源武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