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惹火甜妻:老公大〕〔南风熏熏〕〔都市之我真的无敌〕〔听说超级大佬甜炸〕〔笑傲仙缘〕〔无敌小刁民〕〔汽车大时代〕〔重生完美时代〕〔重生后我有了美颜〕〔青枝的佛系种田系〕〔影帝今天做人了吗〕〔仙二代全程无敌〕〔头号偶像〕〔超英的小团子[综英〕〔陆先生又上头了〕〔名侦探柯南之恶魔〕〔无敌从灵气复苏开〕〔恶女轻狂:误撩妖〕〔抗战之烽火漫天〕〔透视仙王在都市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南朝争霸 第四百零四章 庾进舍身保寿衍
    五个时辰后,大司徒府。

    月明星稀,皓月当空,微风轻轻吹佛,树叶哗哗作响……

    “寿衍,你赶紧跟随为师过来!”只见庾进一脸深沉和焦虑的模样,意味深长地对寿衍说道。

    庾进说完,连忙疾步向内室走去……寿衍见状,也连忙跟了过去……

    只见庾进轻轻地转动了内室书桌上的一方砚台,原来,那砚台竟然是一个机关,定死在书桌上的,还能转动……就在这时,奇迹出现了,书桌旁边的书架刹那间在原地转了一百八十度,以背面转过来对着二人……呈现在二人面前的是一个密室,密室深邃而不见尽头,还有通往地底深处的楼梯。

    寿衍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跟随着庾进走进了这间密室,直到密室的尽头,庾进才从书架上取下一个包裹递给了寿衍……

    寿衍接过包裹,顿时吃了一惊,连忙惊诧地对庾进说道“老师,这是何物啊?”

    没想到,庾进听罢,竟然摇了摇头,无奈地对寿衍说道“寿衍啊……你可知道,这是为师贪赃枉法,祸国殃民的‘罪证’啊!”

    寿衍听罢,顿时大吃一惊,连忙惊诧地对庾进说道“老师,你这是何意啊?众所周知,老师你清正廉洁,一心为国为民,何来的这些所谓的‘贪赃枉法,祸国殃民的罪证’啊?这不扯几拔淡吗?!”

    庾进听罢,不禁深深地叹了口气,无奈地对寿衍说道“哎……寿衍啊……你有所不知,圣上忌惮为师位高权重,欲除掉为师而后快啊!眼下,圣上正在命人四处搜集为师贪赃枉法,祸国殃民的罪证,他不把为师弄死,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一旦为师了垮台,只怕……连你也要被株连啊!”

    “所以,寿衍啊……为师考虑过了,趁着现在圣上的手里还没有有力的‘罪证’治为师的死罪,你赶紧把这些东西拿出来,主动交给圣上,去出首为师,以求获得圣上的信任。这样的话,即便是为师垮了,也能够保全你,保全了咱们颍川一派希望的火种啊!”

    原来,追溯到刘义隆时代,大宋一共有四大辅臣位高权重,这四人分别是齐国公萧绍、魏国公魏禧、大将军何蔚、大司徒庾进。后来,刘松入驻建康,当了皇帝以后,以邬修罗为首的广陵旧臣派又异军突起,在建康朝堂之上势力庞大,独领风骚……

    后来,除了何蔚早早病故,寿终正寝之外,萧绍、魏禧,以及广陵旧臣派的邬修罗、战英、连城等人尽皆死于非命。眼下,却只剩下了庾进的颍川士族派依然还稳稳地存活在建康朝堂之上。

    于是,庾进便无疑成了刘的眼中钉,肉中刺,欲除之而后快,因为刘想要任用亲信势力,在建康朝堂之上形成一种新的格局,庾进的这个位置实在是太碍眼了……更何况,庾进还有一个十分尴尬的身份,他是刘松的老丈人。刘对刘松恨之入骨,他又岂能容得下庾进?

    所以,庾进认为自己是铁定完蛋槽了,即便是救世主来了,也捞不起他这张必死的卡牌。但是,被庾进寄予厚望的得意高足寿衍如果能在这个敏感时期及时明确政治站位,向刘靠拢,他还是可以全身而退的。而寿衍一旦得到了保全,便是颍川士族派的希望得到了延续……

    没想到,寿衍听罢,顿时情绪激动,他连忙义正言辞地对庾进说道“不!老师,你一生清正廉洁,为国为民,哪里有什么污点,圣上他根本就找不到借口杀你!老师啊……你可千万不要因一时糊涂,做这种‘自掘坟墓’的傻事啊!”

    其实,从大面上讲,庾进还是一个难得的忠臣、贤臣、清官。但是,人无完人,尤其是像庾进这种身居高位的国之重臣,大家都是吃五谷杂粮长大的,谁的屁股上不粘点屎星子呢?

    即便是萧绍那样正直的人,也曾经因为疼爱自己的儿子,在武举大会上作弊,庾进又哪里能做到一丁点污点都没有呢?毕竟,人都是感情动物,而不是一台精密运转的机器,是不可能一辈子不出纰漏的……

    而一旦刘抓到了庾进的“小辫子”,他便会就事说事,并且小事化大,把事态逐渐扩大化,把庾进往死里整……不过,庾进城府极深,平日里谨小慎微,刘想要的那些足以治庾进死罪的“罪证”,倘若不是庾进自己拿出来,别人还真的很难查到。

    于是,庾进听罢,又深深地叹了口气,无奈地对寿衍说道“哎……寿衍啊……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为师也并非是白璧无瑕的完人啊!这人呐……就怕查!有些事情……一旦查起来,他就说不清了!”

    “更何况,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啊!自古地不与天斗,民不与官斗,做臣子的是无论如何也斗不过当今圣上的!如今,圣上执意要置为师于死地,为师断然难逃此劫啊!”

    寿衍听罢,顿时心急如焚,连忙情绪激动地对庾进说道“不!老师,你不会有事的!一定还有别的办法!容徒儿再想想办法,一定可以救你的,老师!你万万不可出此下策啊!”

    庾进听罢,不禁冷笑了一声,心灰意冷地对寿衍说道“呵呵……寿衍,你听着,为师现在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必死无疑了!所以,眼下最好的办法就是牺牲为师,保全你啊!你可千万不能辜负了为师对你的一番期望啊!”

    寿衍听了这番话,顿时悲痛欲绝,五内俱焚,心中竟不知是何种滋味,他连忙不由自主地“扑通”一声跪在庾进的面前,呼天抢地般地对着庾进哭喊道“不!老师,如此一来,徒儿岂不就成了欺师灭祖,背信弃义的无耻小人了吗?!天下人人都会唾骂徒儿不忠不孝,不仁不义啊!徒儿就算是死,也绝不能昧着良心,去圣上那里出首自己的老师啊!”

    的确,庾进和寿衍二人本来是同乡,庾进又是寿衍的老师,对寿衍恩重如山。果真像庾进说的这样,让寿衍出卖庾进,保全他自己……在天下人眼中,寿衍不就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混账王八蛋了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超强吸妖器〕〔奕王〕〔极品赘婿苏允〕〔最强斗音〕〔穿越种田,山野汉〕〔穹平纪事〕〔三千铭契目录〕〔捉诡天师〕〔重生做神医〕〔超凡医仙〕〔重生六零之空间俏〕〔极品护花高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