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星网帝国〕〔逆神封魔录〕〔遮天魔尊〕〔降临深渊纪元〕〔为初〕〔冒牌职业大神〕〔东晋唐王〕〔战国大召唤〕〔大良医〕〔我真没想当巨星啊〕〔反套路救世指南〕〔大侠凶猛〕〔快穿之替你如愿〕〔九阳帝尊〕〔无武江湖〕〔孕期女神〕〔史上最强家族〕〔超级丧尸工厂〕〔重生学神有系统〕〔悲催村女重生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南朝争霸 第四百零五章 追悔莫及陈嘉实
    没想到,庾进听罢,不禁冷笑了一声,言辞激烈地对寿衍说道“呵呵……死有何难?!难的是背负着一世的骂名,忍辱偷生!真英雄,尽管忍受着世人无尽的唾骂,却还能继续顽强地活下去!”

    “寿衍,你他女良的别哭了,像个娘们儿一样!赶紧给为师站起来!为师就是要让你背负着欺师灭祖,不仁不义的骂名,踩着为师的尸体,扛起咱们颍川士族一派的大旗,继续在刘熜一朝存活下去!只要你活下去,咱们颍川人就还有希望!你能明白吗?!”

    寿衍听罢,不禁为之震撼,他连忙扑倒在地,痛哭流涕,五内俱焚地对着庾进哭喊道“不!老师,徒儿万万不能、不能啊!徒儿承受不了如此巨大的压力啊!老师,你还是让徒儿跟你一起死吧……呜呜呜……”

    看着寿衍哭的撕心裂肺,稀里哗啦,仿佛一副死了亲爹似的模样,庾进的心中竟然没有半点欣慰,反而是心急如焚,怒火中烧,他真想上去狠狠地抽寿衍两个嘴巴子……庾进对寿衍恩重如山,二人虽名为师徒,却情同父子。此时的庾进对寿衍只有一种“怒其不争”的失落之情,这种感情溢于言表……

    庾进对刘熜的心狠手辣心知肚明,他当然知道,刘熜既然下决心整治自己,自己便如同案板上任人宰割的肉,插翅也难飞了……不仅自己会完蛋,之前自己提拔起来的,和自己关系比较亲密的门生故吏搞不好都会完蛋,尤其是自己寄予厚望的寿衍……

    庾进明白,自己横竖都难逃一死,可寿衍还有希望,这个希望就是……寿衍背负着骂名,把他的恩师庾进亲手送上断头台!只有这样,寿衍才能保护自己,甚至还有能力保护庾进的一些门生故吏。也只有这样,庾进一手打造的颍川一派才不至于被连根拔起……

    三日后,齐国公府,萧瑾言房间。

    “啊……”

    就在这时,萧瑾言突然大吼了一声,猛然惊醒!

    只见萧瑾言一把掀开了被子,他依靠在床棒子上,身穿白色睡衣,蓬头垢面,胡子邋遢,目光冰冷,神色恐慌,惊出了一身的冷汗,身体还不由自主地以很高的频率上下颤动着……

    就在刚才,萧瑾言又做了一个极其悲惨的噩梦,他梦到了一些非常不好的场景……自从萧瑾言看到了刘季玉那惨不忍睹的尸体之后,他悲愤交加,惊悚不已,一下子就昏迷了三天三夜……

    就在这时,睡在隔壁守夜的陈嘉实和桓容祖二人听闻萧瑾言的呼喊声,连忙纷纷惊慌失措地跑了过来……

    只见萧瑾言摊坐在床上,他定了定神,悲痛欲绝地说道“玉儿……馨儿……为什么?!他们为什么要杀害瑾言的家眷?为什么?!”

    陈嘉实听罢,顿时愧疚不已,追悔莫及,他连忙“扑通”一声跪在萧瑾言的塌前,羞愧地对萧瑾言说道“主公,这一切都是幼奴的错!要知道刘熜如此狠毒,幼奴当初就不应该力劝主公拥立他做皇帝!”

    没想到,萧瑾言听罢,却摇了摇头,瞬间泪眼婆娑,他无奈且自责地对陈嘉实说道“幼奴,这一切都不怪你,不怪你……当初,瑾言出征之前,玉儿就曾经担心过,刘熜一旦杀进建康会加害于她,只是当时瑾言一点都没放在心上!都怪瑾言!是瑾言害了玉儿和馨儿!如果当初瑾言带她们离开建康,她们断然不会遭此毒手啊!”

    的确,当初反对庾佳提议的人也不止陈嘉实一个,还有手握重兵的成林和应龙等人,现在出了事,也不能把责任都归到陈嘉实一个人的头上。

    况且,当初萧瑾言打算起兵谋反的时候,他并没有把刘季玉和郁馨儿救出建康,也没打算救她们,因为萧瑾言算准了刘松不会加害她们二人……可是,萧瑾言没想到的是,刘熜居然比刘松还要狠毒,简直就是杀人不眨眼……

    陈嘉实见萧瑾言并没有责怪自己的意思,反而十分自责,他顿时更加愧疚万分,无地自容,连忙痛哭流涕着对萧瑾言说道“主公,这都怪幼奴,都怪幼奴啊!如果幼奴当初没有反对瑾贵人的提议而拥立刘熜做皇帝,武阳公主根本就不会死!郁夫人也不会死啊!”

    就在这时,一旁的桓容祖突然一把抓起陈嘉实的衣领,狠狠地将他往后推了一把,并且怒气冲冲地对他说道“哼!陈嘉实,我早就说过,那刘熜心胸狭隘,阴险歹毒,绝不可拥立为皇帝!可你就是偏偏不听!现在怎么样?主公的家眷都被刘熜给害死了!你满意了吧?!啊?!”

    陈嘉实见状,顿时愈加愧疚,他又跪倒在地,痛哭流涕着对萧瑾言说道“主公啊……幼奴知道错了……知道错了……幼奴即便是万死也难辞其咎啊!”

    没想到,萧瑾言见状,顿时怒不可遏,连忙冲桓容祖怒吼道“容祖!不要再说了!这件事情以后都不许再提了!”

    桓容祖听罢,不禁深深地叹了口气,又摇了摇头,无奈地对萧瑾言说道“是,主公!”说完,便愤愤不平地退到了一边。

    其实,眼下的萧瑾言虽然因为刘季玉和郁馨儿的死悲痛欲绝,但他却并没有太多责怪陈嘉实的意思,毕竟陈嘉实以前帮了他很多忙,也算是劳苦功高。既然陈嘉实有功劳,就得允许人家有失误,不是吗?

    而且,刘松杀害了陈嘉实的全家,还玷污了陈嘉实的姐姐,所以陈嘉实誓死不愿意刘松退位做太上皇,苟全性命,而拥立刘熜为帝,这也是人之常情。萧瑾言感觉自己不可能把一个谋士当成没有任何感情的精密仪器去用,这也是不现实的……

    况且,眼下陈嘉实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并为此追悔莫及,痛哭流涕,都哭成了这个样子了,桓容祖居然还忍心去责怪他?事情毕竟已经过去了,就让他过去吧……如果桓容祖还是一直在为过去的事情懊恼不已,屡屡责备陈嘉实,这就太没意思了……

    萧瑾言现在最最想要的是,陈嘉实和桓容祖二人能尽快忘掉彼此过去的不愉快,从今往后能齐心协力地给自己出谋划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毒后:腹黑王〕〔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六宫凤华〕〔极品赘婿苏允〕〔云安安霍司擎〕〔棒打鸳鸯系统〕〔吻安,顾先生!〕〔隔墙追到时先生〕〔最强斗音〕〔穿越种田,山野汉〕〔富贵锦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