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联盟之上单魔王〕〔漫威天使降临〕〔谋入相思〕〔和离之后再高嫁〕〔英雄联盟女魔王〕〔论自带外挂的好处〕〔第一神丹师〕〔我的美利坚〕〔景男神的尾巴殿下〕〔向晚意不识〕〔宋辞霍慕沉〕〔公诉先锋〕〔神灵之珠〕〔绝望大魔王〕〔穿越之夫荣妻华〕〔宠婚撩人,总裁的〕〔唐姝〕〔这个和尚很暴力〕〔穿成赘婿文男主的〕〔我家武将有数据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南朝争霸 第四百一十六章 不共戴天杀子仇
    董宣听罢,顿时左右为难,不知该如何是好,他只好顿了顿,无奈地对刘说道“陛下,依微臣之见,从医学的角度上讲,这瑾贵人倘若再早一个月诞下刘休沐,那刘休沐就必然是萧瑾言的儿子。倘若这瑾贵人再晚一个月诞下刘休沐呢,那刘休沐则必然是刘松的儿子。”

    “只是这瑾贵人进宫刚刚好十个月就诞下了刘休沐这十月怀胎,按照时间去推算,二者皆有可能啊至于这刘休沐到底是谁的儿子,恐怕也只有瑾贵人自己心里最清楚了,微臣也不敢妄下定论啊”

    刘听罢,顿时哭笑不得,不禁心想,握草,妮玛董宣这个臭沙碧他麻辣隔壁的,罗里吧嗦说了半天,到头来他来了个不清楚这不白白浪费朕的时间吗去他女良的,真计把扯淡

    于是,刘连忙义愤填膺地指着董宣的鼻子,扯开嗓子冲他怒吼道“去你大爷的说了半天,全他女良的是废话真是废物给朕滚滚”

    董宣见状,顿时大惊失色,连忙战战兢兢地答道“陛下,微臣告退”

    董宣说完,连忙一转身,灰溜溜地离开了宣政殿,神色十分惶恐

    刘见状,不禁深深地叹了口气,一脸无奈的表情

    就在这时,一旁的郭图见状,突然灵机一动,连忙走上前来,对刘说道“陛下,依微臣之见,你倘若真想知道事情的真相,可以将那刘休沐的尸体取来,与萧瑾言在大殿上当场来一个滴血认亲如此一来,岂不就真想大白了”

    刘听罢,顿时灵机一动,他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微笑着对郭图说道“呵呵爱卿所言极是啊”

    就在这时,季良辰连忙走上前来,义正言辞地对刘说道“陛下,不可啊倘若在大殿上当场让萧瑾言与刘休沐滴血认亲,这刘休沐若不是萧瑾言的儿子还则罢了。可万一刘休沐真的是萧瑾言的儿子呢届时,陛下岂不自找难堪,该如何收场啊”

    刘听罢,顿时恍然大悟,不禁心想,握草,还真是啊,倘若“滴血认亲”的结果,刘休沐不是萧瑾言的儿子还好,万一刘休沐真是萧瑾言的儿子呢握草,那老子不是当众承认杀害萧瑾言的儿子了吗不成、不成

    于是,刘不禁顿了顿,又点了点头,对季良辰说道“嗯良辰所言极是这滴血认亲断不可行”

    郭图见状,不禁顿了顿,接着对刘说道“可是陛下,不用此法,又如何能得知事情的真相呢”

    刘听罢,不禁摇了摇头,又深深地叹了口气,又一次陷入深深地沉思之中

    半晌,刘仿佛突然间灵光一闪,他猛地抬起头,满怀希望地对季良辰说道“良辰,你说会不会是瑾贵人为了让萧瑾言豁出命去救她的儿子,故意撒谎,把刘休沐说成是萧瑾言和她生的儿子其实,刘休沐就是刘松的儿子”

    此时此刻,刘思来想去,纠结万分,又悔恨不已,他也只好抱着这样一个侥幸心理了

    季良辰听罢,不禁想了想,然后义正言辞地对刘说道“陛下,据微臣所知,瑾贵人和萧瑾言二人的感情极其深重。如果是瑾贵人临死之前对萧瑾言的托付,即便刘休沐不是萧瑾言的儿子,萧瑾言也会拼死相救的。”

    “所以,瑾贵人根本就犯不着跟萧瑾言撒这个谎。况且,以微臣对瑾贵人的了解,她根本就不是一个能撒谎的人陛下不用再想了,刘休沐他是萧瑾言的儿子”

    在这里,季良辰终于为刘分析出来了一个准确的答案,虽然这个答案令刘难以接受,可他也不得不接受

    刘听罢,不禁深深地叹了口气,懊恼地说道“哎这如此一来,朕岂不是和那萧瑾言结下了不共戴天的杀子之仇了吗”

    郭图见状,连忙走上前来,对刘劝慰道“哎呀陛下无需自责,谁让那萧瑾言风流成性,连刘松的妃子都跟他有一腿,鬼才知道刘休沐能是他的儿子”

    季良辰听罢,也连忙对刘劝道“陛下事先对此事并不知情,所以不必过于自责再者说,陛下是君,萧瑾言是臣。为君者,可以知错,改错,唯独不能认错对于萧瑾言,陛下绝不能向他认错,只可赦免了他的劫法场之罪,再对其好言安慰,日后好好补偿他便是如此,也不枉陛下对萧瑾言的一片宽容之心啊”

    刘听罢,不禁深深地叹了口气,又点了点头,无奈地对季良辰说道“好吧怕是也只好如此了”

    就在这时,太监总管胡光远突然跑了过来,对刘说道“陛下,萧瑾言来了”

    刘听罢,不禁深深地叹了口气,对胡光远说道“哎让他进来吧”

    过了一会儿,只见萧瑾言穿着一件蓝色云翔符蝠纹劲装,腰间悬挂着佩剑,面色凝重,神情悲怆,迈着沉重的步伐缓缓地走进了宣政殿

    只见萧瑾言缓缓地走到刘的面前,行了个简单的君臣之礼,冷冷地对刘说道“微臣参见陛下”

    刘见萧瑾言一副傲慢之态,顿时怒火中烧,他连忙义愤填膺地对萧瑾言说道“萧瑾言,你可知罪吗”

    萧瑾言自知刘在问自己的劫法场之罪,且他对误杀自己儿子的事情只字不提,丝毫没有悔过之心,于是便连忙义正言辞地答道“陛下,微臣有罪,但微臣没有错”

    刘听罢,顿时怒不可遏,他连忙用手指着萧瑾言,冲他怒吼道“什么萧瑾言,你劫法场,救走朝廷钦犯,还敢说自己没有错”

    萧瑾言听罢,不禁冷笑了一声,义正言辞地对刘说道“呵呵陛下,佳儿与微臣自幼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情投意合,她对微臣更是恩重如山,如同再造微臣平生得遇如此红颜知己,此生无憾,夫复何求”

    “如今,佳儿遭受腰斩大刑,令人肝肠寸断,微臣倘若袖手旁观,岂不成了薄情寡义的小人所以,陛下,微臣此举虽触犯国法,但凭陛下治罪但是,微臣扪心自问,自己并没有做错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巨星从创造营开始〕〔山沟里的制造帝国〕〔悲喜鉴定师〕〔真君大道〕〔我真不想当海贼啊〕〔只想吸引你〕〔诸天一页〕〔诸天最强大BOSS〕〔头牌经纪人:你老〕〔开局富可敌国〕〔我,活了万年〕〔豪门的修真继承人〕〔凤族有女之凤耀九〕〔总裁爹地请温柔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