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敌从灵气复苏开〕〔一击神明〕〔道破界狱〕〔比邻星纪元〕〔英雄联盟之我的巅〕〔快穿之反派改造计〕〔宿主今天又在搞事〕〔我认盘古做大哥〕〔埃尔法纪元〕〔皇叔心尖宠:王妃〕〔末世神魔录〕〔重生之我是阿斗〕〔重返文明〕〔店里都是穿越者〕〔农门温香〕〔御天〕〔绝色毒医王妃〕〔鉴宝黄金指〕〔天刑纪〕〔重生之商女王妃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南朝争霸 第四百三十章 仙风道骨糟老头2
    但是,瑾言既然如此有威望,同时也是一把双刃剑,有好的一面,同时也有很大的弊端其中,最大的弊端就是,树大招风,枪打出头鸟,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太有威望了也毕竟不是什么好事,尤其是当今的天子还是像刘这样心胸狭隘,阴险歹毒,疑心病甚重的他女良啦个锭钩子的,瑾言倘若不夹紧尾巴做人,刘必会起害瑾言之心

    更何况,青州之战、沥阳起兵,这都已经是过去的事了。现如今,瑾言早已经威风不再,仅仅是一个被剥夺了兵权的空头“鄢陵侯”而已,哪里还能担得起“鼎鼎大名”“如雷贯耳”这些名词呢

    想到这里,萧瑾言不禁深深地叹了口气,万分愧疚地对那名老者说道“哎往事不堪回首,不堪回首啊”

    那名老者听罢,不禁有些疑惑,连忙惊诧地对萧瑾言说道“哦萧将军,何故唉声叹气啊”

    萧瑾言听罢,又深深地叹了口气,无奈地答道“哎老先生,不瞒你说,瑾言出于无奈,已然被圣上削去了所有兵权,辞官归隐了。”

    那名老者听罢,顿时吃了一惊,连忙一脸惊奇地看着萧瑾言,惊诧地对他说道“哦竟有此事既然如此,萧将军意欲何往啊”

    萧瑾言听罢,连忙无奈地答道“瑾言正欲前往颍川。圣上封瑾言为鄢陵侯,在那里给了瑾言一个鄢陵县做封地。瑾言正是要去自己的封地归隐田园,养养花、种种草,了此残生罢了。”

    没想到,那名老者听罢,不禁低下头沉思了一会,然后缓缓地站起身来,又在原地来回徘徊了两圈,随即仰天长叹,哈哈大笑起来

    萧瑾言见状,顿时懵了比,他简直像一个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连忙惊诧地对那名老者说道“老先生,你何故发笑啊莫非笑瑾言没出息”

    那名老者听罢,连忙冲萧瑾言摆了摆手,又摇了摇头,微笑着对萧瑾言说道“呵呵非也、非也萧将军智勇双全,乃人中龙凤,岂可久居人下依老朽对天下大势的分析以及对将军你的了解,老朽敢贸然断定,不出一个月,将军必定会离开颍川,重回建康。”

    萧瑾言听罢,顿时吃了一惊,不禁心想,握草,这个老噎巴头子他看上去一副胸有成竹,高深莫测,挺像是很牛b的样子啊虽说瑾言也认为自己不可能真的在颍川呆一辈子,但是这个糟老头子竟然敢贸然断定瑾言在一个月之内就可以回建康,他是先知吗还是个故弄玄虚的江湖骗子啊

    于是,萧瑾言连忙惊诧地对这位老者说道“老先生,瑾言眼下心力交瘁,心灰意冷已是事实。瑾言辞官归隐也是经过了深思熟虑,方才决定的,此事圣上恩准,已成定局。您您又如何能够如此肯定瑾言会在一个月之内重返建康的呢”

    那名老者听罢,不禁微微一笑,颇具神秘色彩地对萧瑾言说道“呵呵萧将军,不瞒你说,老朽平日里专门以跑江湖算命为生,对阴阳五行,奇门方术多少都有一些了解。今日,老朽与萧将军有缘在此相会,不妨就让老朽替萧将军算上一卦。老朽此举为国为民,分文不取,将军意下如何啊”

    萧瑾言听罢,顿时哭笑不得,不禁心想,握草,跑江湖算命为生的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看来,这个糟老头子还真是个只会故弄玄虚的江湖骗子啊哎他居然在瑾言这里班门弄斧起来了,真是有点意思啊

    这老噎吧头子居然还把自己的毛发都弄的雪白雪白,没有一丝杂毛,只单单是那胡子就长约三十多厘米,简直就像个掉进厕所里,染成纯白色的翻版关云长。而且,他手里还拿着一个像涮马桶用的刷子一般的白毛拂尘,挺像那么回事似的,大概是“装逼神器”吧

    其实,这天底下哪有算命这一回事要是真能算命,这糟老头子怎么不算一算哪一支股票会疯涨,算一算下一期双色球的开奖号码是多少,亦或者算一算下一届世界杯冠军是哪支球队,再买个体彩那样的话,他岂不是发财了

    不过,这糟老头子竟然说给瑾言算命分文不取呵呵既然他说了不要钱,那瑾言也不跟他客气,就不给他钱既然他不要钱,那瑾言就干脆听听这糟老头子能说出些什么鸟甚来,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就当听听笑话,排遣一下心中的苦闷了

    于是,萧瑾言不禁微微一笑,轻描淡写地对这位老者说道“呵呵既然如此,那就有劳老先生了。”

    萧瑾言说完,连忙正襟端坐在大石头上,挺直腰杆,两手叉腰,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仿佛在拍证件照一般而那位老者见状,连忙凑上前去,他紧紧地盯着萧瑾言的五官眉眼仔仔细细地端详了一番,仿佛在欣赏一件价值连城的艺术品一般

    没想到,那名老者仔细地端详着萧瑾言,他看着看着,却突然大吃一惊,继而诧异地冲萧瑾言惊呼道“哎呀、哎呀、哎呀呀、哎呀呀呀呀呀萧将军啊,你仪表英异,日角隆准,宽额高眉,天庭饱满,此乃大富大贵的帝王之相啊”

    萧瑾言听了这番话,却顿生莫名喜感,刹那间哭笑不得,差一点就没笑出声来。如果当时萧瑾言的嘴里含着一口茶水或酒水的话,他一准笑喷了,一下子喷那个糟老头子一个“狗血喷头”

    萧瑾言不禁心想,握草,这个糟老头子可真会开国际玩笑啊瑾言的命有多苦,他估计还不知道呢瑾言最近可是一直在走背字,弄得家破人亡,连自己最心爱的佳儿和自己的亲生儿子沐儿都没能幸免于难,沦落到这幅田地,简直混的像条狗一样

    可是,这个糟老头子居然说瑾言是大富大贵之相,还是帝王之相这不简直纯扯淡吗瑾言看这糟老头子就是想故意这么说,讨好瑾言,寻思着瑾言一高兴能赏给他几两银子槽不愧是跑江湖诈骗的,真t会说话,嘴上像抹了蜜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毒后:腹黑王〕〔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隔墙追到时先生〕〔明朝败家子〕〔吻安,顾先生!〕〔重生六零之空间俏〕〔轮回学府〕〔疾控档案〕〔六宫凤华〕〔最强斗音〕〔穿越种田,山野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