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级黄金手〕〔我去打鬼子〕〔我真的不是原创〕〔超级小神医〕〔龙口下的少女〕〔王妃策繁华〕〔人间极乐〕〔逃婚王妃很逍遥〕〔炮灰她嫁了豪门大〕〔纵横五千年〕〔都市第一战神〕〔我在诸夏当大王〕〔王者时刻〕〔娇妻还小,总裁要〕〔丹武至尊〕〔妖孽高手〕〔影帝今天做人了吗〕〔塔防大雪地〕〔天天开无双〕〔武道独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南朝争霸 第五百一十三章 庆功宴上打寿衍1
    您的看书管家已上线,前往各大商店搜索“快眼看书”领取

    虽然不觉得疼,但是嬴洛还是感受的到身体里那些骨头在叫嚣着难受,身上衣服被树枝割破,伤口细细小小的不少,脸上也也划伤了,嬴洛不由的血气翻涌,猛的吐了一口气撄。

    而石猿泰坦的手用力的掐着嬴洛的脖子,让嬴洛的呼吸一窒,突然一种死亡的恐惧和无力涌上心头,终于真实的感受到在到实力到底有多么的悬殊。

    可是,她不甘心,不甘心就这么死掉,嬴洛眼睛猩红,牙齿用力的咬着自己的嘴唇,脸上每一个表情都在控诉她的不甘心又无能为力!

    或许真的是因为不甘心,嬴洛再一次催动体内那不属于自己的内丹上的玄力。

    之前尝试着将虚无子的内丹完全的跟自己融合却被排斥,而且还让自己吐血了。

    但是现在,嬴洛觉得自己也没有时间再等下一次慢慢的融合了,现在只有放手一搏还有一点希望了。

    嬴洛可不指望谁能够来救自己,毕竟空想着可比自己能够做点什么来的不靠谱太多了。

    就这么想着,嬴洛的眼睛慢慢的闭起来,虚无子坐化的内丹就从嬴洛的胸口融出体外,漂浮在嬴洛的胸口前。

    只见那颗内丹上面开始有一股白色气流在旋着转悠着,而且很快的从内丹里投射出七道不同属性的玄力续续朝嬴洛的身上送去。

    因为有这些玄力包裹着嬴洛,让石猿泰坦的钳制稍微的不那么致命一些。

    但是嬴洛却觉得更加的难受,体内的经脉好像要爆炸一样的涨的很,而且是那种精神痛,那种嬴洛可以感受的到的偿。

    脸不由的发红发热,背后虚汗满满的,额头上也渗出不少的冷汗。

    嬴洛还是觉得自己的身体里堵着一股气,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明显感受到瓶颈的存在。

    嬴洛是打算拼一把的,因为很多时候只有机缘巧合之下才能够突破,很难讲的,因为真的也有人因为无法突破瓶颈,而让自己的修为一直停滞不前的。

    可是嬴洛不愿意自己一辈子就只能是这样了,她来到九州大陆,伤害过她的人,她记得都很清楚,她可不想自己拼了命的重生,借尸还魂,到最后竟然连这些仇都报不了!

    所以,她真的很不甘心,她真的不想就这么的死掉。

    嬴洛的求生***很强大的,让嬴洛的承受力量也更加的强了,嬴洛倒是发现身体之中的那些难受的感觉却稍微的缓解了一些。

    嬴洛现在已经完全让自己陷入突破瓶颈的修炼之中,根本就无心外界会发生什么。

    其实,嬴洛知道如果自己的修炼被打断,很容易走火入魔的,但是此刻嬴洛并没有第二条路可以走了。

    就算现在嬴洛的周身有那七种玄力包围着,让给石猿泰坦对她的攻击减弱。

    嬴洛在修炼,泄露出来的玄力很强大,嬴洛的玄力在暴走,让石猿泰坦更加的暴躁了。

    或许是觉得嬴洛这突然暴走的玄力满满的增强,让石猿泰坦不由的有一点危机感。

    毕竟之前玄力不算是非常高的时候就能够伤了自己的一双眼睛还有一只手,如果真的让嬴洛的玄力更上一层楼,那还了得。

    石猿泰坦多少还是有点脑子的,此刻以及该发疯的抓着嬴洛使劲的往石头上撞着。

    抓着嬴洛狠狠的砸在石头上面,可以看到不断有石头的碎渣从上面掉落下来,但是石猿泰坦却不管这些,就知道一个劲的折腾着嬴洛。

    因为嬴洛身上有玄力的保护罩,这些攻击并没有直接的伤在嬴洛的身上。

    但是就是因为石猿泰坦的这发狂一般的猛砸,让嬴洛身体外那一层圆形的玄力防护罩,一点一点的出现了缝隙。

    相信根本就不需要多久,这层保护罩就会被砸碎掉。

    闭眼努力的调息,努力的让在自己身体里乱窜的各种不同属性的玄力平衡和安定下来的时候她还是可以感受到石猿泰坦的这些举动。

    她是知道,但是她没有办法阻止,她希望这种强迫和紧急感可以让自己一举突破了这个瓶颈。

    没有办法,嬴洛释放出自己的玄力,想要用最快的时间来让这些原本不属于自己的玄力和自己的玄力融合。

    但是越是着急,身体里的那些的玄力就开始互相的排斥,排斥的越厉害,嬴洛所受的痛苦就越多。

    嬴洛不由的静下心来,仔细的感受着自己身体里的那些不同属性的玄力。

    既然人家都能够有七种不同的玄力并存,别人都能够做的到,她嬴洛比别人差哪里了?她怎么就做不到?

    她不信,她不信命,她就要是要逆袭,就是要用她这废柴的身体,站在九州大陆的最巅峰。

    心里想的越多,竟然让嬴洛更加的冷静,努力的想着这些不同属性的玄力相生相克的规律。

    嬴洛没有想到还真的让那些在自己的身体里乱窜的稍微的稳定下来。

    嬴洛一阵心喜,终于找到了一点方法,现在就还有一鼓作气了,因为石猿泰坦可不会善茬,给她的时间并没有太多。

    就如同嬴洛所想的那样,石猿泰坦先是抓着嬴洛一直往墙上撞去,然后用力的砸在地上,一只大脚如同一座大山一般的用力的踩着嬴洛。

    那用玄力凝成的保护罩眼看马上就要踩成渣了。

    石猿泰坦的每一脚都十分的用力,最后那一脚重重的踩下去,让嬴洛身上的用玄力凝成的防护罩碎成点点亮光,一点一点的消散在空气之中了。

    而没有了玄力的保护之后,接下来石猿泰坦的一脚踩下去,那就绝对不是嬴洛这个小身板所能够承受的了的。

    石猿泰坦将自己的脚高高的举起来,就算眼睛看不到,他也能够很清楚的知道嬴洛到底在他脚下什么位置。

    就在石猿泰坦的脚快要将嬴洛整个人踩在脚下的时候,他的另外一只脚好像被什么绊到了一样,整个人就直接的栽下去了。

    但是嬴洛嬴洛的身躯那么小,石猿泰坦这么庞大的身体要是真的压在嬴洛的身上,这后果可并不比他那一脚来的好啊!

    就在石猿泰坦跌下来要砸到嬴洛那千钧一发的时候,就看到一道紫色的身影,犹如那闪电一般,从石猿泰坦要倒下的位置呼啸而过,没有一丝的停留。

    “君上。”看着自家这个不喜女人碰触的君上竟然从外面抱回一个女人回来,让驻地的所有人都看呆了。

    一身紫衣的薄风止脸上冰冷没有什么表情,怀里还抱着闭眼突破瓶颈没有动静的嬴洛,淡淡的扫了那些人一眼,冷声说了一句话之后抱着嬴洛回他的房间:“送盆清水还有干净的衣服过来。”

    “送盆清水这个命令我懂。”洛时臣看向燕无殇他们伸手挠挠脑袋,不解的问道:“君上说的干净的衣服,谁穿?君上?还是君上怀里的那个姑娘?”

    不得不说,不要看洛时臣平时不淡定又很浮躁的样子,但是关键时候还真的是问出一个很重点的问出。

    “君上的衣服好像并没有脏,应该是给君上抱回来的那个姑娘的吧!”

    “君上那么爱干净,就算衣服不脏,君上也会换衣服不是吗?”

    “说的也对,那到底要准备谁的?”

    “能准备谁的?”燕无殇不由的摇摇头,觉得他们真的是想太多了:“这里是游龙秘境,上哪里去找一套干净的女人的衣服?”

    “所以呢?”洛时臣不由的追问了一句道。

    “准备君上的衣服,不管君上是打算自己换,还是给他抱回来的那个姑娘换,那都是君上自己的问题了。”燕无殇倒是看得很透彻的说道。

    “如果君上是想要给他抱回来的那个女人穿的话,我们送君上的衣服过去,君上会不会不高兴,君上向来不喜欢别人碰他的衣服,更何况还是穿在一个女人的身上!”

    不得不说,薄风止这个怪癖还多了去,让这一群人不由的揣测着不同的想法和结论。

    “这里没有女人的衣服,人既然是君上亲自抱回来的,你们认为,君上会让那个姑娘穿我们穿过的衣服吗?”燕无殇跟在薄风止的身边很久了,有些事情还是看的出来的。

    只是薄风止竟然抱着一个女人回来,这件事情就让人很想不到了。

    还有之前他们君上不休不眠的整个九州大陆翻找小乖的,然后突然又不找了,还不让他们跟在他身边,感觉这其中好像有点什么事情的样子。

    可是薄风止不说,那他们就不会知道,而他们也知道,他们问,他们君上也不会说。

    想想还是有点郁闷的,燕无殇不由的摇摇头,转而对洛时臣说了一句道:“我去打清水,时臣你去准备君上的衣服。”

    “哦。”洛时臣点点头,并没有说什么,就乖乖的就转身去做燕无殇说的事情了。

    而燕无殇在离开这里之前,还扫了一眼准备打算聚在一块继续谈论这个问题的那群人,说道:“该修炼的修炼,该干嘛的干嘛,该死的也去死,不要再多话了,你们知道君上的脾气。”

    说完这句话之后,燕无殇这才转身去打清水往薄风止的房间送出。

    徒留那一群在风中凌乱的人,还在想刚才燕无殇说的那句话之中的那个该死就去死,这是多大的仇恨啊!

    不过,燕无殇最后说的那句话也是真真切切的,他们君上的脾气他们都知道,还是乖乖的修炼去,至于被他们君上抱回来的那个姑娘到底是什么来头,以后应该也会知道的。

    虽然还是挺想知道的,但是现在还是乖乖的收起自己的好奇心吧!

    薄风止抱着嬴洛到自己的房间,就在准备将嬴洛放在自己的床上的时候,他愣是在半空中就停止了这个举动。

    薄风止微微的皱眉,看着嬴洛身上灰头土脸,衣服也沾满尘土还有血迹,可以说嬴洛现在真的很难狼狈,而身上真的还很脏。

    薄风止的洁癖,嬴洛之前就感受到的很清楚了,现在能抱着身上这么脏的嬴洛,真的是很让人惊讶。

    不过,也不是因为薄风止突然没有了洁癖,而是薄风止有些反应迟钝了。

    现在看他的眉头皱的那个深深的,抱着嬴洛走到自己屋后的温泉走去。

    薄风止原本是想要直接将嬴洛放进温泉里的,但是看着嬴洛的身上那么多的伤口,眼神不由的晦暗了一些,眉头皱的更深几分了。

    薄风止坐在温泉的边上,抱着嬴洛,让她靠在自己的怀里,因为刚才抱着嬴洛已经脏了衣服,那么现在再脏一点也不差这一时半会的。

    薄风止低头看着闭眼没有任何动静的嬴洛,如果不是那潺潺有规律的呼吸声,薄风止还真的要担心嬴洛怎么了。

    好在看起来也就只有表面上的这些外伤而已。

    “不是让你好好照顾自己的吗?竟然还有能耐跑到这里来,还弄得自己一身伤。”薄风止的声音很冷漠,还带着一丝的生气。

    他当然生气了,气自己还没有没能实现不再让嬴洛受伤的决心,也气嬴洛就那么的将自己置身于如此危险的境界,如果刚才他没有出现的话,是不是她就……

    薄风止揽着嬴洛的双臂不由的更加紧了紧,有些事情,他不敢想,也不愿意去想。

    “君上,衣服和清水送过来了。”燕无殇看着薄风止抱着嬴洛坐在温泉边上的背影,看起来好像是多么恩爱的一对的样子,想想都好惊悚,他们不近女色的君上,突然就有喜欢的女人了?

    薄风止回头扫了一眼洛时臣手上的两套衣服微微的皱眉。

    但是薄风止还没有说话,燕无殇就先开口说道:“君上,这里是游龙秘境,暂时没有干净的女装,就擅自决定把君上的衣服多送一套过来。”

    薄风止冷眸微眯看着燕无殇,他这样的态度真的很不好揣测,燕无殇觉得自己是不是要试探一下:“知道君上你不喜欢别人碰你的东西,那不然那一套时臣干净的衣服给那位姑娘?”

    “可以啊,我不嫌弃的,要的话,我马上就回去拿。”洛时臣比较单纯,并不知道燕无殇这么说的意思是什么,还以为真的是薄风止不高兴,这才这么说道。

    而薄风止在听到洛时臣的话之后,身上的冷气又重了一些,他的小乖,怎么可以穿别的男人的衣服。

    看洛时臣还很乐意的样子,薄风止眉头蹙起,声音冷硬的说道:“不用,就这样。”

    燕无殇嘴角微勾,一副意料之中的样子,看来这个姑娘在他们君上心里的地位不低。

    只是,他们怎么不知道他们君上什么时候跟女人好上了呢?

    “出去吧!”薄风止扫了他们一眼,示意他们将东西放下先出去。

    “君上,你要亲自给那位姑娘清洗伤口?”看嬴洛身上的那些伤口,就知道他们君上要他们送一盆清水过来是打算做什么,但是燕无殇和洛时臣也没有想到他们君上要亲自给这个姑娘洗伤口。

    “不然,你来吗?”薄风止的语气之中听不出什么情绪来。

    “可以啊,我,唔。”洛时臣真的是没心没肺的,听薄风止那么说,还真的是顺着他的话回了,但是才说了几个字就被燕无殇捂着嘴巴拖出去了。

    薄风止要不是知道洛时臣说这话并没有什么别的意思,否则他绝对不会就算让给他走出去。

    而被燕无殇捂着嘴带出去的洛时臣,好不容易挣脱开燕无殇的钳制,迫不及待的问了一句:“你干嘛拉我出来啊!我的话还没有说完。”

    “你蠢啊,要不是我拉你出来了,就你那句话说完,你还有命站在这里跟我生气?”燕无殇一副很无奈的撇了洛时臣说道。

    “我又没说什么,有没有那么严重,你不要只会吓唬我。”洛时臣被燕无殇的话唬的一愣一愣的,有些不确定的再次问道。

    “你刚刚想说什么?”燕无殇也不着急的跟洛时臣解释自己的用意,倒是问了这个问题。

    “君上这么金贵,伺候人的事情,亲自给女人清洗伤口,这种事情怎么能让君上做呢?我可以代劳的。”洛时臣到现在都没有觉得自己这话里有什么不对。

    “你代劳什么?你没有看到那个女人是君上亲自抱回来了,且不说不知道那个女人跟君上是什么关系,但是一定是关系匪浅的。”燕无殇真的是想要敲开洛时臣的脑袋,看看到底是什么脑袋,想法竟然会这么的天真:“如果她是君上的女人,她身上的伤口不少,清洗伤口,换干净的衣服,你确定要代劳?”

    听了燕无殇这话之后,洛时臣这才有种个恍然大悟的感觉,嘴巴不由的微张,半天也没有说出一个字来。

    燕无殇伸手拍了怕洛时臣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长点心吧!”

    洛时臣真的是要长点心吧,要是他真的敢给嬴洛清洗伤口换干净的衣服,那咱薄爷会怎么做,还真的是很不好说啊!

    房间内,薄风止动作温柔小心的将嬴洛的衣服一件一件的脱下来,直至身上只剩下一件红色的肚兜和一条单薄的亵裤。

    薄风止似乎并没有多想什么,看着嬴洛身上那么多伤口尤其是背后那有些血肉模糊的伤口,心里不由的燃起一抹怒火,石猿泰坦是吗?

    薄风止用干净的毛巾浸湿,小心的擦拭着嬴洛的伤口,从来没有照顾别人的薄风止没有什么经验,只知道动作要温柔小心,。

    而嬴洛将虚无子的内丹里所有的玄力都吸收到自己的体内,竟然一段时间的融合,竟然没有一点的排斥。

    嬴洛可以很明显的感受到自己的玄力又增强了不少,而且似乎刚才强制的突破了瓶颈,她觉得自己的身体此刻真的是畅快的很。

    但是嬴洛闭并没有高兴很久,突然想起自己处境,石猿泰坦随时都会要了自己的命的。

    想到这里,嬴洛倏然睁开眼睛,看到自己眼前的那张俊脸,微微垂下的眼眸,却能看到眼尾略带的怜惜还有清冷。

    嬴洛的脑袋里突然一下子炸开了,她有点没有办法消化现在这种情况,他怎么会在这里?她的饲主大人,邪风!

    真的是好久不见了,饲主大人。

    嬴洛从来没有想到自己再见到邪风会是这种情况,嬴洛扫了一眼自己现在所在的地方,而且这里也早已不见石猿泰坦的身影,是他救了自己?

    嬴洛觉得身上微凉,却有一双温柔的手轻轻的拂过自己的伤口,这种陌生的感觉让嬴洛不由的打了一个激灵。

    嬴洛低头看了一眼,却发现自己现在身上只着一件肚兜,再抬眼正好对上邪风的眼睛,嬴洛的呼吸一窒,心里闪过一抹怪异的情愫,让嬴洛不懂。(92 就爱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我来自缪星〕〔撞生缘〕〔头牌经纪人:你老〕〔六宫凤华〕〔诸天最强大BOSS〕〔艾泽拉斯冰王子〕〔明朝败家子〕〔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洪荒之六道真人〕〔开局富可敌国〕〔血精灵崛起〕〔头条星闻:总裁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