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星网帝国〕〔逆神封魔录〕〔遮天魔尊〕〔降临深渊纪元〕〔为初〕〔冒牌职业大神〕〔东晋唐王〕〔战国大召唤〕〔大良医〕〔我真没想当巨星啊〕〔反套路救世指南〕〔大侠凶猛〕〔快穿之替你如愿〕〔九阳帝尊〕〔无武江湖〕〔孕期女神〕〔史上最强家族〕〔超级丧尸工厂〕〔重生学神有系统〕〔悲催村女重生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南朝争霸 第五百一十四章 庆功宴上打寿衍2
    请微信搜索 “看书神站” 防丢失,点关注 不迷路!

    “什么事?”温平宗现在都被烦死了,连说话的语气都变的十分的差了。

    “庄主,门口的守卫来报,刚才有人突破了庄外的结界闯进来了。”进来的侍卫不敢多耽搁,立马对温平宗汇报道。

    “什么?”温平宗十分的震惊,他们庄外的结界,不要说是外人找不到,百年来,也没有人能够破坏的掉。

    而如今这都算是什么事情?不仅他们山庄的位置被发现,结界还被破坏,还有外人闯进来?

    温平宗真的是觉得十分的头痛,这都算是什么事情啊!

    “那人呢?那个闯入的外来人呢?”温平宗语气十分焦急的问道:“到底是什么人?偿”

    “那个闯入的外来者速度极快,并没有看清来人,只看到一抹黑影朝大小姐的院子去了。”那个急匆匆刚过来禀告的守卫偷偷的看了旁边的温灵羽一眼,然后对温平宗说道:“后来就看到大小姐的院子着火了,那抹黑影就再一次的突破庄外的结界离开了。”

    这个说辞可是很好的解释了温灵羽的院子为什么会这么突然的起火。

    黑影,知道他们归元山庄所在的位置,还能突破他们的结界。

    温平宗的脑海里不由的闪过一些人的影子,他不会忘记的,在薄风止他们一行人都归元山庄的那一天,他们随行的人之中就有一个人离开了归元山庄。

    又刚好这么凑巧的,就是在这一行人来了之后,就突然有人能将从山庄外面闯进来。

    所以,温平宗觉得薄风止他们有绝对的嫌疑。

    明明他们想要自己动手也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但是他们肯定不知道他已经知道他们之中少了一个人。

    以至于薄风止为了避嫌不打算自己出手,而是让自己的人从外面闯进来,纵火之后离开,这也不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反正,温平宗也已经认定了一定是薄风止他们这一行人干的,至少绝对和他们脱不了干系。

    “都是你干的好事!”温平宗越想越觉得生气,十分愤怒的瞪着温灵羽说道。

    温灵羽被温平宗这突然的一句骂给愣住了,好一会才回神说道:“爹,你说我干了什么好事?我刚刚也差点死了,爹你对我发什么火?是不是现在该我躺在那里,你才觉得甘心?”

    “那爹你刚才就不要救我啊,让我死在火里,好了。”温灵羽说着说着眼睛都红了,一脸明显很愤怒的样子,瞪了温平宗一眼,气愤的跑开了。

    “灵儿。”温平宗这才觉得自己今天对温灵羽的态度是太过于恶劣了,温灵羽应该也感受出一些什么了吧!

    但是温平宗也没有办法,温莲生被毁容,身上内伤外伤,连玄力都没有了,温莲生都这样了,温平宗怎么可能还能冷静的下来呢?

    温平宗根本都已经无暇去管温灵羽怎么样,温灵羽会怎么想了。

    “我们去看看庄外的结界有没有被破坏掉。”几个长老对着温平宗说道,然后就和那个来禀告的守卫匆匆的往归元山庄的大门走去。

    就在那个守卫和那几个长老们离开之后,拐角处突然走出一个身影,那便是刚才好像受了多大的委屈,气恼的离开的温灵羽。

    而此刻的温灵羽,脸上没有任何的委屈,嘴角却勾着一抹得意的笑容,她可是都已经把局布好了,就算温平宗他再怎么想,也绝对不会怀疑到她的头上来。

    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闯入的外来人,这都是温灵羽为了给自己开脱的一个说辞而已。

    而且听山庄门口的守卫说,温平宗曾经问过他们,那个时候薄风止他们一行人之中是不是有人离开了。

    温灵羽知道温平宗生性多疑,肯定会认为那个离开的人一定是薄风止他们故意放出去的,然后跟他们里应外合的。

    所以,温灵羽就故意利用这一点,她不怕这么扯的说辞温平宗不相信,因为温平宗已经打心底认定了归元山庄这些日子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和他们有关系。

    这个时候把所有的罪名都推到薄风止他们的身上,可以说是一步好棋,至于薄风止他们会怎么样,温灵羽就不在乎了。

    毕竟她真正感兴趣的只是薄风止和薄洛的那两张绝色的俊脸而已,他们人是死是活,温灵羽是一点也不在意的。

    而温灵羽现在最想要的是让温莲生睡的再久一点,这样她就能将其他的事情都部署好。

    希望等温莲生醒过来,告诉温平宗事情的真相的时候,那时候都已经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了。

    所以,温灵羽现在要加快脚步了,否则很多事情都来不及做,那就让人太不甘心了。

    温灵羽嘴角的笑容更冷了,今天她可是彻底的看的清楚了,温平宗到底真正疼爱的人是谁,说起来还真的是讽刺。

    一切都是他们逼她的,所以,就算到时候死在她的手上,那也只能说都是他们自找的。

    温灵羽漠然转身,温平宗,温莲生,还有整个归元山庄,你们给她等着瞧好了。

    而温平宗已经完全将罪魁祸首锁定到薄风止他们的身上了。

    “叶老,无论如何,一定要让莲生好起来。”这是温平宗现在唯一的要求。

    “庄主请放心,老夫一定会竭尽全力医治小少爷的。”叶老对着温平宗恭敬的点头着说道,然后转头看向躺在床上,还一副重度昏迷之中的温莲生,不得不说,这还真的是一件很棘手的事情啊!

    “伤我儿之人,我绝对不会放过的。”温平宗的眼神之中闪过一抹恨意,还有烧了他玲珑阁之仇,吞了他们归元山庄的宝,这一桩桩一件件,都让他们不得好死。

    “庄主,你是打算直接动手吗?”还守在温莲生床前的其他三个长老,听着温平宗的话之后,不由的问道:“庄主这样做会引天下人诟病的。”

    “天下人,天下人?天下人算什么?”温平宗伸手指着躺在床上的温莲生说道:“就为了一个莫须有的天下人,我要把我儿的命搭进去才算回事吗?”

    之前他们就是因为太过于谨慎,想要从长计议来着的,但是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的事情来。

    而且他们竟然还下手这么狠,直接就废了温莲生的玄力,还让温莲生这样一幅半生不死的模样,这样的情况,是谁都没有想到的。

    而如今温莲生这幅模样,温莲生可是温平宗的心头肉,当年都能拉出一个温灵羽来给温莲生当挡箭牌,可以见得温莲生在温平宗心里的重要性。

    会生气会发狂的想要马上手刃敌人,那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在我归元山庄杀个人,难道还能闹的人尽皆知吗?”温平宗还就不信这个邪了:“就算人尽皆知又能怎么样?现在整个九州大陆打我们归元山庄主意,想看我们归元山庄的笑话,等着落井下石的人,还少吗?”

    温平宗这话是事实,根本就没有办法反驳。

    “既然结果都是一样的,那我为什么要忍着,为什么要从长计议?”温平宗十分愤怒的说道:“我说什么要也杀了他们给我儿出气。”

    “但是看着那几个人,也都不是什么善茬,就算我们人多势众,可是也未必能占上风。”一个长老有些担心的说道。

    “怕什么?当初在救那个薄洛的时候,就已经留了一手了,到时候就看看他们会有多嚣张。”温平宗的眼睛之中闪过一抹阴狠的神色说道:“尽快去布置一下,我要让他们一个都逃不掉,而且我儿受了什么罪,我要一点一点的在他们身上讨回来。”

    “是,庄主。”看温平宗如今已经是一副很坚定的模样,说什么都没有用了,那些长老们自然也不再说什么了。

    毕竟之前温平宗说的也并没有错,之前放着薄风止他们几个,说要从长计议的,看看现在都发生了些什么事情。

    这要是再放任自由的话,谁知道之后又会发生什么难以预料的事情出来?

    所有人都在紧锣密鼓的进行着自己的计划,反倒是嬴洛他们几个却悠闲的很。

    那个什么有外来人闯入归元山庄,还纵火的说辞,也是有传到嬴洛他们的耳朵里的。

    “温灵羽还真的是不能小瞧。”嬴洛微微的挑眉,笑着说道:“只是这么一个说辞,就让她独善其身了,还真是厉害啊!”

    “矛头已经指向我们了。”薄风止用十分肯定的语气说道,但是一点都没有任何的担心和慌张的样子。

    “温灵羽这是要让我们鹬蚌相争,她倒是会渔翁得利啊!”拓跋融昊也看懂了温灵羽的打算,不由的冷笑了一声说道。

    明明他们可是什么都没有做,竟然还让他们背黑锅,这样真的好吗?

    温灵羽一句话就将自己的责任和干系推脱的一干二净,而且还给温平宗他们指明了凶手是他们。

    到时候他们这边打的不可开交了,温灵羽再从背后下黑手,要谁死还不是看她心情的事情吗?

    不得不说,温灵羽这一步走的还真的是很精彩啊!

    “温灵羽应该不会动我们,但是温平宗应该会动用全部的战力来对付我们吧!”燕无殇也大概能够预测的出来,接下来事情的走向:“毕竟这温莲生受了那么重的伤,连玄力都没了,如果温平宗把这笔账也算到我们的头上,那就绝对不会放过我们的。”

    “要打就打,不就是一群小杂碎,还真以为自己很厉害吗?”桀雾一副轻狂的模样,十分不屑的说道:“没有那些所谓的法宝,归元山庄根本就不够看。”

    事实上也确实是这个样子,桀雾在实力上那绝对是占上风的。

    但是这世间的法则就是万物相生相克,太过于强大的东西,总是会有一样东西用来克制,用来平衡的。

    就像是强大如薄风止这般的存在,他也有了软肋,会要了他的命的软肋。

    就是这样,这是世间必然存在的规律。

    “既然归元山庄的玲珑阁都被烧光了,那手上应该就没有什么能够克制我们的宝贝了,那他们根本就不是我们的对手。”拓跋融昊也是吃过法宝的苦头,对于桀雾的话还是十分的赞同的说道。

    “你们能够确定,他们真的把所有的宝贝都放在玲珑阁里了?”洛时臣这回倒是看的通透了一些说道:“归元山庄宝贝众多,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情,但是有多少,都是些什么,都放在什么地方,这些事情却是不得而知了。”

    “确实如此,他们不会傻到把所有的鸡蛋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嬴洛赞同的点点头:“真正压箱底的宝贝,怎么可能这样的摊在阳光下给大家看吗?”

    听到嬴洛这话之后,大家不由的紧张起来了,毕竟归元山庄就是这点有本事。

    这法宝用的好,再厉害的人都有可能会被撂倒,这可是桀雾还有拓跋融昊的亲身体验啊。

    “那这么说起来,我们接下来还是很危险的啊!”燕无殇不由的感叹一句说道:“我们是不是也要准备一下啊,免得到时候被他们打的措手不及的,那就不太好了吧!”

    “不管。”薄风止倒是一副很淡定的样子,好像从来也没有见过他为了什么慌张过。

    不,洛时臣他们记得,薄风止只为了一件事情,一个人慌张过,狼狈过,那就是嬴洛。

    虽然对于薄风止的决策,他们没有资格说什么,但是他们也明白,从嬴洛走进薄风止的心里开始,薄风止就已经有了致命的软肋了。

    那是所有强者最忌讳的事情,但是薄风止却甘之如饴,如今的失忆,不也是那时候造成的吗?

    现在才有功夫在想这个问题,洛时臣和燕无殇也真的是迟钝的很。

    不过对于嬴洛,他们还是认同的,当时发生的事情他们都是历历在目的,虽然薄风止为了嬴洛受了很重的伤,但是嬴洛也不例外,嬴洛也同样为薄风止付出了。

    在危险面前,想的是和薄风止共进退,而不是落荒而逃,就光凭这一点就足够了。

    而且,嬴洛是他们爷看中的人,也是他们天域的帝后,所以燕无殇和洛时臣对嬴洛还是绝对的信任和尊敬的。

    而关于这个问题,嬴洛自己也都是早就意识到了,她知道自己成为了薄风止的软肋,所以她在不断的让自己变的更加的强大,至少不会让薄风止为了保护自己受那么重的伤。

    嬴洛希望自己有一天可以站在他的身旁和他并肩作战,而不是站在薄风止的身后,让他为自己的挡所有的风雨,让所有的伤痛都他一个人扛。

    这是嬴洛最不想要看到的,她还没有那么的弱小的,当时的事情发生过一次就够了,嬴洛绝对不希望看到第二次。

    “不管温平宗想做什么,到时候能不能做,还是一个未知数。”薄风止这话说的可真的是高深莫测,好像是知道了一些他们并不知道的消息一样:“去盯着温灵羽,她要做什么,才比较有趣。”

    真的吗?燕无殇他们不由的有些怀疑薄风止的话,之前不是还说了,温灵羽现在不会去管他们怎么样,也绝对不会对他们动任何的手脚。

    如果是这个样子的话,那为什么要浪费时间在温灵羽的身上,明明她无论做什么,都跟他们没有关系的,不是吗?

    再说了,要动手的不是温平宗吗?他们爷真的没有下错命令吗?

    虽然他们是那么想的,但是也就只是心里这么想想而已的,毕竟薄风止的决定还没有出错过的。

    既然薄风止这么说,那么就一定有他的道理的。

    而且嬴洛还一句话都不说,明显也是赞同薄风止的决定的,如果觉得不妥的话,嬴洛肯定是会指出来的。

    但是嬴洛并没有,那么就是嬴洛和薄风止两人的想法是一致的。

    可是,明明是相同的一件事情,那么为什么嬴洛他们的想法总是跟他们的不一样,而且没错还都被他们给猜中了。

    他们是神棍吗?还掐指会算啊!

    这些想法,大家也就只是在自己的心里想想而已,然后几个人就自己分工着,去盯着温灵羽了。

    “真不怕温平宗会放什么大招吗?”等他们都离开之后,嬴洛这才笑着问了一句薄风止说道:“人家的心头肉都伤成那样了,发狂起来的人可是最可怕的。”

    “温灵羽才是最丧心病狂的。”这是薄风止给出的结论:“看看谁的速度快了。”

    “估计都已经开始部署接下来的事情了。”嬴洛嘴角微勾着说道:“温灵羽应该不会这么快才是,毕竟她还想要看着我们和温平宗两败俱伤,这样她才能乘人之危,不是吗?这样的话,温平宗要做什么的时候,温灵羽根本就不会出手才是。”

    “确实。”对于嬴洛的说法,薄风止是不反对的:“所以。”

    薄风止的话,说到这里就顿时戛然而止了,让嬴洛不由的追问了一句:“所以?”

    而薄风止却从嬴洛的身后将嬴洛搂进自己的怀里,下巴搁在嬴洛的肩头,贴着嬴洛的耳朵说道:“所以,我们要做的就是让温灵羽提前出手,为我们截掉温平宗这个麻烦。”

    战斗的最高境界就是不战而屈人之兵。

    薄风止似乎自始至终都没有要出手的意思,好像是打算兵不血刃的意思。

    “一个归元山庄而已,还不配让我亲自动手。”薄风止的话无比的嚣张和狂妄,但是并不让嬴洛觉得自以为是,毕竟说这话的人是薄风止,那个在嬴洛的心里无所不能的男人。

    既然他敢说出口,那么他就绝对做的到。

    也难怪薄风止会让拓跋融昊他们去盯着温灵羽的一举一动,是想要知道温灵羽打算怎么做,然后提前促成,让温灵羽的所有计划提前。

    而温灵羽的计划提前的话,势必会和要跟他们动手的温平宗杠上,到时候这父女两厮杀,到时候可就没有他们什么事情了。

    “温灵羽有理由对付温平宗,但是温平宗并没有。”嬴洛侧头看向薄风止说道。

    “温莲生,还不是理由吗?”薄风止早就已经将所有的事情都看透了,温莲生是温平宗的逆鳞。

    既然真正伤了温莲生的人是温灵羽,还想独善其身,甚至最后坐收渔翁之利,也不想想她到底是在利用谁。

    可不是谁都能够白白的让她利用,既然温灵羽这么的大胆,那么总归还是要付出一些代价的。

    总不能什么好处都给她占了是吧!

    嬴洛依赖的靠在薄风止的胸膛上,看着从木窗洒下来的阳光照在身上,眼睛微眯,归元山庄的事情越来越有趣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毒后:腹黑王〕〔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六宫凤华〕〔极品赘婿苏允〕〔云安安霍司擎〕〔棒打鸳鸯系统〕〔吻安,顾先生!〕〔隔墙追到时先生〕〔最强斗音〕〔穿越种田,山野汉〕〔富贵锦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