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在万界送外卖〕〔顾少的亿万甜妻〕〔暴富人生〕〔花掉1000000亿〕〔史上最强小农民〕〔终极特种兵〕〔我不想继承亿万家〕〔快穿:我只想种田〕〔我就是超级警察〕〔天才校医〕〔奶爸的修真人生〕〔穿越之厨神影后〕〔兵之神〕〔穹顶之上〕〔谢家小婉〕〔盛世嫡女:医品特〕〔白少你家老婆又露〕〔神级美食主播〕〔穿越之庶女的逆袭〕〔最豪赘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南朝争霸 第五百五十八章 寿衍试探萧瑾言
    萧瑾言听罢,连忙摆了摆手,微笑道:“好了,妙玉,瑾言还有别的事,先不跟你聊了。”

    阮星玉是那种萧瑾言给一丝阳光就会立刻点燃热情的人,所以,萧瑾言适当安抚一下就可以了,如果“蜜糖”吃的太多,阮星玉很有可能会得甲亢,发起疯来,直接把萧瑾言扑倒都很有可能。所以,萧瑾言得赶紧“止损”,找个借口溜掉,不能给阮星玉发飙的机会。

    阮星玉听罢,不禁脸上闪现出一丝落寞,连忙无奈地对萧瑾言道:“锅里还有莲子羹呢,你最爱吃的,妙玉做了很多。”

    “你吃吧,瑾言还有事。”萧瑾言冷冷地答道。

    “哦。”阮星玉只好答道。

    随即,萧瑾言便转过身,离开了房间。

    望着萧瑾言远去的身影,阮星玉的眼中又闪现出一丝落寞,她不禁微微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哎……若即若离,萧瑾言,你对妙玉始终是若即若离,究竟妙玉该如何做,才能让你感到满意呢?”

    满意?如何才能满意?其实,感情的事历来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如果阮星玉有哪里做的不够好,那就是有一点,她不是庾佳。庾佳服毒自尽的时候,她带走了萧瑾言的那颗心,如果萧瑾言心中还残留着一些对别人的感情,那便只剩下对庾佳的一丝幻想,一丝怀念,把这种幻想寄托在别人身上。在这里,拓跋柔有着一种自然而然地先决条件,但是拓跋柔却又有一个尴尬的,足以和萧瑾言天各一方的身份。

    只是,阮星玉身在迷局之中,她并不明白,感情的事,顺其自然便轻轻松松,强行追求自己喜欢的,有可能付出很多,也有可能粉身碎骨,得不到任何回报。这种事情,不做任何努力是最好的,也不是努力就能够获得的。

    翌日,建康,尚书令府。

    只见寿衍和萧瑾言面对面坐在案前,正在攀谈。

    寿衍喝了一口茶水,意味深长地对萧瑾言道:“萧兄,你可知道你怎么会离奇地在青州被拓跋懋生擒吗?”

    萧瑾言听罢,淡淡地答道:“寿兄,你的意思是,陛下……”

    “据寿衍所知,正是陛下让人故意散播消息给拓跋懋,你军中断了粮草,拓跋懋这才敢率兵追杀啊。”

    萧瑾言不禁顿了顿,异常淡定地答道:“哦?竟然连你也怎么,难道圣上真的有害瑾言的心思?”

    寿衍听罢,连忙点了点头。

    萧瑾言接着问道:“可是……瑾言在青州吃了败仗,陛下为什么非但没有追究瑾言的兵败之罪,反而让瑾言官复原职,对瑾言好生安抚呢?”

    寿衍听罢,微微一笑,答道:“欲擒故纵。陛下越是这样,萧兄就越是要心了。不定,陛下现在就在暗地里策划着,要杀你呢!”

    萧瑾言听罢,不禁将信将疑。

    寿衍接着对萧瑾言道:“萧兄难道最近没听过建康百姓之中流传的留言么?”

    “什么流言?”萧瑾言不禁问道。

    “建康百姓都在传言,萧兄你兵败青州,丧师辱国,一代名将,黔驴技穷。不复当年之勇啊。”寿衍淡淡地答道。

    萧瑾言听罢,却微微一笑,不以为然地答道:“呵呵……这有什么?瑾言的确是吃了败仗,难不成还能堵住人家的嘴不让人家话不成,嘴长在他们的身上,爱怎么就怎么吧,瑾言自己问心无愧就好。”

    “可是,萧兄,青州之败是如何造成的?难道你心里没数吗?当初陛下让你出兵,你可是拼死拒绝的,现在吃了败仗,这骂名可都在你的身上啊!”

    萧瑾言听罢,不禁摇了摇头,接着道:“青州之战,大宋本不该出兵。可是,既然陛下命瑾言出兵,瑾言也只好出兵,毕竟君命不可违。但是,陛下好像明白青州之败不是瑾言的过错,所以陛下也并未治瑾言的罪啊!”

    寿衍听罢,又摇了摇头,接着对萧瑾言道:“呵呵……萧兄啊,这你就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了,陛下的确没有治你得罪,但是你的名声却受到了极大地损害,现在将军的威名真可谓是江河日下,不复当年之盛名了。百姓们都当将军是昨日黄花了。”

    萧瑾言听罢,又摇了摇头,不以为然地对寿衍道:“这也没什么不好嘛,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瑾言的威名如果太甚,却未必是什么好事,有朝一日,恐怕会招来祸患啊!”

    “将军,你可知道,这流言还有更恶毒的呢。”

    “还有什么?”

    “呵呵、人家都你萧瑾言在北魏被生擒,为了逃跑,居然……居然卖国求荣,同时也出卖了自己,委身于北魏公主,拓跋柔啊。你看看,这不是明摆着往将军的脸上泼大粪吗?”

    萧瑾言听罢,顿时为之一振,但当他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已经不是特别震惊,因为阮星玉已经跟他过这件事,不过萧瑾言还是眉头一皱,一脸的不甘心和落寞之情,淡淡地了句:“是非自有公论,瑾言是什么样的人,百姓自会评。再者,瑾言威名扫地,也未尝还不是一件好事,倘若瑾言真的功高盖主,权倾朝野,在百姓中的声望日甚一日,那样的话,长此以往,才是取祸之道。”

    寿衍听罢吗,不禁微微摇了摇头,道:“萧瑾言,你把问题想得太简单了,有些事情,不是你刻意躲避就可以躲避得了的,有些事情你根本就无法逃避,只有努力去面对他,你难道真的甘心一辈子被刘踩在脚下吗?”

    萧瑾言听罢,不禁微微一笑,轻描淡写地答道:“陛下乃是当今天子,他可以将任何人踩在脚下,包括瑾言,为人臣子,怎么可以跟天子争,又怎么可以逆天而行,跟命去争呢?”

    寿衍听罢,不禁叹了口气,答道:“哎……萧瑾言,我知道,这并不是你的真心话,你到底是怎么了,以前的豪情壮志呢?英雄气短呢?亦或是,你对寿衍心怀戒心,在寿衍面前刻意隐藏了你的锋芒?”

    寿衍一边着,一边又下意识地看了看萧瑾言,那双漆黑的伲子下面似乎藏着很多不为人知的故事。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重生之南朝争霸》,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超强吸妖器〕〔我为人类谋长生〕〔奕王〕〔三千铭契目录〕〔最强斗音〕〔女总裁的王牌助理〕〔踏天神王〕〔笑傲之问道巅峰〕〔穿越种田,山野汉〕〔超凡医仙〕〔极品赘婿苏允〕〔穹平纪事〕〔张牧李晴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