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娇宠魔女〕〔天浩劫〕〔沈潇潇顾庭霄〕〔极品透视民工〕〔前一刻天堂,后一〕〔情深万里只宠你〕〔总裁夫人她虐渣A爆〕〔穆少溺爱成瘾〕〔梦海思玄录〕〔谢珩温酒〕〔超脑玩家〕〔万界之最强吕布〕〔娇宠摄政王〕〔首富娘子:夫君要〕〔港片武侠大世界〕〔深海拳王〕〔洪荒之昊天天帝〕〔慕红裳〕〔岳州纪事〕〔从斗气大陆开始的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梦已远 《梦已远》1.序言
    ,,,!

    得知她的离开是在两年前的一个下午,我不想用“去世”这个词,冰冷,无情。

    哥们打电话让我看看高中班的微信群,说是有事了,我挂了电话,费劲的找到群聊,记得这个微信群还是班主任老师在毕业多年以后,微信找到我后让我建的群,说我还在联系的高中同学多,一定要我建群组织大家,而我的私心就是想重新能联系上她。看到里面大家七嘴八舌的在讨论她的事,满是惊愕、惋惜、感叹。连久未发声的班主任老师都说不敢相信,几周前还有过网上的联系,听她说支教的事等等。我翻看了好几遍大家的留言,得知她走了,却怎么也不相信她就这样离开了这个世界。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还有善良的人,还有纯净的灵魂的话,她在我心里是唯一的。我曾经无数次幻想过与她的再次相遇会是怎样的场景,也曾很多次梦到过与她再相见,却不想此生已成诀别,连天各一方都不行,一定要阴阳两隔。我高中和大学都没离开过这个城市,毕业后创业也在这里,偶尔路过与她的相处过的地方,我都在心里把她想念,所没有缘分在一起,却也希望她过的比我好,至少要幸福。有时候自己特别艰难的时候,心里也想着,一定要出人头地,一定会让她知道的,后来听说她去了报社工作,心里也想过会不会是受到当初自己在高中时发表文章的影响,又或许自己是不是能有朝一日创业成功或是公司上市在她的报纸上刊登,或是得到她的采访之类的,但一切都是我的妄想,永远不复存在了。

    在肯德基的角落里,她捏着薯条,蘸足了番茄酱问我“你知道我的名字为什么是梦远么?”,我逗她说:“实现梦想的路途很遥远?”,“去死,是梦想远大的意思,是姥爷给我起的名字”,我记住了,她的名字、名字来历,还有她阳光年轻的模样和额头的汗珠。那年是高三,准备高考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总是偶尔和她在高中临近的那家肯德基餐厅一起讨论和学习有关的事情,是高考巨大压力里唯一可以放松的一小段时间,我们聊心里的压力,聊解题的思路,我高中在中学生报当学生记者作文写的还可以,就给她讲发散思维和作文的选题、文笔,每次时间都不长,毕竟瞒着父母不敢太晚回家,有时离开的时候她也不愿意让我再送她一小段路程,虽然我很想,但她嫌弃我脸上的青春痘,一点都不帅。

    我确实不算很帅气,高二那年脸上还起了好几个青春痘,但也是那年我当上了我们学校的学生会主席,经常组织和主持大小活动,有一次主持一个团员表彰大会,要出镜,为了遮瑕还请同班女生帮我画了妆,脸上起痘的时候自己和周围人都会关注痘,就像白纸上的一个黑点,不管黑点有多小,白纸其他地方有多雪白,人们也总会盯着黑点不放。高中女同学的化妆技术了得,帮我粉饰的很自然,还用上了从自己老母亲那里偷来的高级化妆品,在我的一再恳求下,还好,算是略施粉黛。

    或许是脸上突然没有了噪点,所以梦远看到了才说:“你可真帅!”。

    那天下午我照例自己在团委办公室给自己和我的化妆师开了假条,盖上章,找班主任请了假,早早的在南楼四层报告厅准备活动的主持词,表彰会将在这里开,采用闭路电视的形式转播给各个班收看。两节课的时间不算短,遇上英语课和数学课那感觉更是漫长,如果用来备稿,时间总不够用。下午第二节课的下课铃响后,表示活动快开始了,我又开始了上场前的紧张。这时我看到梦远紧张兮兮的小心翼翼的走进报告厅,由于是优秀团员的表彰大会,她是我们班的团支部书记,作为团代表来会场参加,顺便给班里代领证书。

    她看到我之后还是那样浅浅的笑,顶着毛茸茸的头发,故作少年的模样,伸手和我打招呼,简直像个男孩子。我假装不理她,翻着白眼,继续念手里的稿子,站在演讲台上,藐视她。可能她发现会场上只有我和正在调试设备的摄像老师,这才一改往日的谦虚谨慎,跑过来想回敬我的白眼,这时团委老师正好也进来了,我赶紧假装让梦远帮我抬桌子,一会功夫会场上的人就多了,她帮我扶稳桌子后,看了我一眼,夸我真帅,我到今天都能清晰的记起她那副小迷妹的样子,让我感觉死而无憾,紧张感更荡然无存。纵然我知道我她嫌弃我脸上有痘,一点都不帅,我也知道她有时很烦我,叫我烦人精。

    我爱她那双可爱的小眼睛,和红扑扑的脸蛋,爱出汗的额头,阳光下毛茸茸的短发,还有她看我时又好气又好笑的眼神,高考完那天下午,我从考场出来,信心满满,感觉自己发挥的还不错,门外的班主任老师把我叫住嘘寒问暖,我应付着不想回答,却也没想走开,其实心里是紧张兮兮的在想着她,盼着能看到她出来,远远的就能看到她一点点走过来,脸色不太好,我望着她,她看着我,就这样一点点走了过来,等到面前,我刚想开口,一个中年男人从后面伸出手碰了一下她的肩膀:“梦远,先和你们吴老师打招呼啊”,我这时才发现,她爸就站在我身后,吴老师也关心的问她考的怎么样之类的,这时她才避开了我的目光,带着一种初见岳父的愧疚和紧张,我也趁乱和别的同学走开了,没有什么高考后的喜悦感,心里还空荡荡的。

    几天后我去找她去光彩体育场打网球,在计程车上,她说她没考好,以前中考也觉着自己没考好,但这次感觉特别不好,我根本没在意,还笑她没自信,她一直说感觉特别不好。多年以后再回想起当时,我多么希望是自己没考好,是自己去复读,或者能和她一起复读也好,总之是能和她在一起,或者让我也都不好过,这样至少心里能好受些,不至于总带着那么多愧疚和自责,那天是高考后的第三天,我们打完球,在回她家的路上买了两包方便面,和一包麻辣鸡爪,在她家吃完饭后就离开,我怎么也不会想到,那是我们的最后一次相见,此生诀别。

    http://m.. ,更优质的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