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霍海云晴〕〔澹春山〕〔我的功法全靠捡〕〔一胎俩宝,老婆大〕〔我给老板发工资〕〔异世丹帝〕〔八荒战神陈八荒方〕〔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最佳女胥〕〔高阳〕〔萌宝集结令:陆先〕〔苏奈霍锦言〕〔人中豪杰〕〔重生甜妻:霍总,〕〔男主的自我修养〕〔霍锦言〕〔布衣战神〕〔龙潜香城〕〔都市巅峰龙帅〕〔从我是特种兵开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梦已远 《梦已远》6.第一次去她家
    ,,,!

    高三生活压力山大,忙碌和疲惫交织,夹杂着青春期的叛逆和对未来的恐惧。

    进入高三以来,每个备考家庭的父母都会开始重视孩子的饮食起居,平时不太注意的早点也重视了起来,可为了能多睡会,我们一般都会带些面包牛奶到教室再吃,或者有的同学干脆就在学校旁的早点摊上买鸡蛋灌饼、豆浆油条、豆腐脑之类的,有时赶上排队也是个个心急如焚,拿上早点飞奔进校园,脑海中清晨的教室,永远混合着各种早点的味道,一点也不诱人,还很油腻。

    梦远经常带着她妈妈给她做的烧饼夹鸡蛋和一盒巧克力牛奶,有时她早上没胃口放进课桌,放到第三节课间的时候总会被我吃掉,她总说:“我妈妈辛辛苦苦给我做的早点,都被你抢走吃了”。我说你可真逗,还“辛辛苦苦”,做个烧饼鸡蛋就把你感动成这样了?

    多年以后,我每次逛超市时,只要看到三元盒装的巧克力奶都会忍不住拿上好多,但怎么也喝不到当年的味道。当然了,那是很久以后的事了,因为刚上大学那会,入学看到那么多各式各样的早点,我从来都不会选烧饼夹鸡蛋,我害怕想起她,在我的印象里,热乎乎的烧饼夹鸡蛋不属于我,放凉了的我不再敢吃,但那会勾起我的忧伤,唤起我对她的想念,一旦开始就很难停下,然后无边的心雨一滴滴在心底落下,被不甘的思念蒸腾,冷却,再浇回心里,无边无际,有始无终,直到里里外外都打湿,凉透。

    我以为那次暴雨中从她家离开后我就不会再去找她了,但其实我之后又去过很多很多次,即使知道她搬了新家,即使知道她离开这个世界。

    第一次去她家是高三刚开学的那段时间,那时我们开始计划接下来去各个有美术专业招生的学校应付加试,专业老师高瞻远瞩,趁早让我们体验了专业考试的难度和时间要求,平时磨磨蹭蹭画画的习惯这一体验还真找出了差距,俩字:“太慢!”。梦远和我同在一个班,却不在一个画室,一个班38人,分成了两个画室教学。那次模拟专业加试过后,听她画室的同学说梦远画的出奇的慢,她自己也特着急。我溜去那个画室看她,发现他颜料盒里脏乎乎的,很多都干了,于是我就张罗着放学后去带她买几罐高级灰颜料,这样不用自己调背景色,能节省很多时间,还给她展示了我的颜料盒,销售一样卖力的推销着,她想问清楚颜料的牌子和几个高级灰颜色的具体名称,我耍了心眼,故作神秘的说一定要我带你去买,不然肯定上当受骗。

    梦远一直像个男孩子一样,喜欢新潮的,炫酷的东西,自行车和我一样都是那种流行的山地越野车,我俩飞车去虹桥的文具城买了颜料,我还给她买了新的42色的颜料盒,又自顾自的提出要去她家帮他装颜料,那天是周二放学早,她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答应了,我欣喜若狂。

    她家也不远,我俩一会就到了,她带我走进小区,那是一片有些年头的红砖板楼组成的社区,阳台窗户还是那种在楼道里联排的那种,我从小住在狭小的平房,长在胡同,自然觉得能住楼房就已经很小康了,能看出她也有点紧张,好在那时大人们还没下班,楼下也没看到几个人,不然她会更紧张,我心想。

    等我俩在楼下锁好车,将要上楼的时候,梦远突然小声说:“真不知道应不应该让你来我家”,我笑着说你怎么了,后悔啦?“那好我一会不进去你家好了,我就在门口帮你弄好颜料就走”我回答她。这时她似乎以为我有点不高兴,赶紧说:“不是,我不是说不让你进我家”我听到这话刚感觉舒服点,她继续说“我怕你知道我家后会总来烦我啊”,我晕、我倒、我欲哭无泪。

    在楼下我问她家在几楼,她说要爬十多层呢,然后冲我笑嘻嘻的说骗你的,就在5层,我说那还好,她说:“好什么啊,每天爬5层也很累的好吗大哥!”我看着她笑,殊不知住在平房的我心里是羡慕她的。“其实旁边有电梯,不过还要等,不如自己爬楼”她念叨着,她总这么徘徊着想问题。

    等到了她家门口,她用那种十字的防盗门锁开门,又打开了里面的木门进了屋,我在她身后却没进去,那天下午我真就没进去,我看他家门口是那种联排的在楼道的阳台,堆着些杂物,还有一辆黄颜色的儿童脚踏车,两个小木柜,上面有很多贴画,她进屋后回头好奇我怎么不进来,我问她这个小脚踏车是你小时候玩的吗,她说是,我说我也有一个一样的,不过是红色的,捡我表姐的剩。然后又指着两个矮柜问她我在这里帮你调颜色好吗,就不进去了,我摆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她不理我,搬出了两个椅子,一个给我坐,另一个给我当桌子,说那两个柜子是邻居家的,擅自用不太好,我还问她上面的贴画是你小时候贴的吗,她骂我幼稚,说她怎么会贴那些。

    等我坐下来正准备把新买来的颜料按色谱装进颜料盒的时,她可能是看我可怜兮兮的样子发了慈悲,于是说:“你还是进来吧,在楼道里也不好,邻居看到了该多想了”,我说你小小年纪,怎么这么多想法,只有你多想,刚才还不想让我来你家,这会又纠结上了,我说我就在这里帮你弄好就走,你别多心了好吗。听我这么说,于是她又进屋搬出一把椅子,坐在我对面,背对他家门口用手托着腮帮子,专心的看着我这个送上门的免费劳动力,午后的夕阳从背后的阳台洒进来,照在我后背,在我低头弄颜料时偶尔也能洒在她的面庞,毛茸茸的短发也有了小麦一样的金色,我故意慢慢弄,想让时间能饶了我们俩,能放过这稍纵即逝的美好。梦远还进屋帮我倒水,为我拿纸巾擦汗,给我拿冰棍吃,我都欣然接受,毕竟送上门的劳力,也理应得到招待。

    尽管我磨磨蹭蹭假装精益求精,一个小时后也都弄好了,我还让她找牙签,帮她把旧颜料盒里的皲裂发硬的颜料都挑开硬皮搅匀了,这样也不浪费。看手表已经4点半了,估计大人们也该下班回家了,我就走了,那是我第一次去他家,平时路痴的我,只那一次,就记住了,之后再难忘记。我总觉着我和她是有缘的,和她家那栋楼也是有缘的,那次瓢泼大雨我离开时,在楼下,一个大妈还说让我避会雨再出门,或者上楼去拿件雨衣再骑车,就好像认定了我是这栋楼的邻居。再比如,2020年北京疫情时,她阳历生日那天想去他家小区待会,壮着胆子抱着试试看的心态走到门口,居然只测了体温没查我的出入证就让我进去了。也许是我的诚意,感动了梦远的在天之灵吧,又一次让我这个烦人精,来到了这个她从小生活和长大的地方。

    http://m.. ,更优质的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安暖叶景淮〕〔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我的首富外公〕〔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万族之劫〕〔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