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徐福〕〔沈知心傅承景诱爱〕〔极品透视民工〕〔游戏副本供应商〕〔霸爱成瘾:穆总的〕〔在不正常的地球开〕〔一人之万恶之源〕〔极品赘婿肖宇〕〔乡村妖孽小村医〕〔猎魔手记〕〔无限之怒血进化〕〔网游:我的宠物能〕〔游戏王者〕〔叶昊郑漫儿绝世赘〕〔湛廉〕〔叶昊郑漫儿绝世赘〕〔夏浅墨夏侯楚煜〕〔逍遥龙帅〕〔腾飞我的航空时代〕〔签到从捕快开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梦已远 《梦已远》12.报名北京戏曲职业技术学校
    ,,,!

    尽管每次去创业园回来的路上都能路过这所学校,但具体的名字还是挺模糊的,依稀记得是什么戏曲还是戏剧的大专院校,在百度地图上搜索了一通,终于搞清楚了具体名字,然后随着连接看了些校园的照片,一下子往事涌上心来,以前小时候见“睹物思人”不太能体味其中的感觉,现在就渐渐能体会到很多了,见到这些照片,过去的记忆清晰了起来,2007年艺术高考,至今2020年,十三年来都未曾泯灭的回忆,再次让我翻了出来,让她在记忆里陪伴我,折磨我。

    之前也说过,艺术考生需要提前考很多专业院校,为了能拿到“专业加试合格证”这个关键的入场券,考虑到自己的文化课成绩,以及对未来的担忧,所以一些排名较后的院校也要去考,甚至是三类本、大专之类的也要去考,留作备胎,一类本考不上还有二类本、三类本垫底,实在不行还有大专,北京戏曲职业技术学校就是这种垫底的,虽然是大专但总比没学上要好,这是我们这些艺术考生最基本的认知,但其实谁心里都明白,对别人来讲,有学上总比复读要强,但赶上自己就会觉着,就算复读也不要上排名靠后的大学,更不会去上大专。这些是我后来才懂的,因为梦远高考失利,联大的分数线好像都没过,她就选择了复读,第二年的分数能上二类本,比我所在的农学院分数线还高好多,她也没上,又复读了一年,才考入了她心仪的印刷学院。我上大三的时候,有一次在qq上问过她当初怎么没报考农学院,她回答的也干脆,就是因为我,她不想和我在一个学校,所以连专业加试都没来农学院。我和她说,我大一就在学生会当副部长了,大二时在学校也算有点人脉了,你要是来农学院我可定能罩着你,她气的不行,说不想再被我烦了。

    以前高中一直喜欢我的娜娜,曾经和我说过,她第二年也复读了,来考过农学院,之前也没跟我联系,她后来跟我说的,她问过负责引导考生的学生志愿者,问认不认识我,那个学生说,张岩时我们部长,娜娜说她当时就乐了,骂我不愧还是那个“官儿迷”。我和娜娜说,那年我不知道你也复读了,要是知道的话我知道那年的艺术考题,因为老师开会时我听到了一些只言片语,说是什么玻璃材质、金属材质、陶瓷材质......结果那年的考题就是:“厨房一角”,还记得那年我得到消息后给梦远发了短信,她也还是没有回复,我那时都习惯了,说实话虽然那时候我在大学开始混的不错了,但每次想到梦远,我都心里凉凉的。那时候我心里只有她,话说娜娜一直对我特别好,用现在的话说就是总撩我,各种撩,可是我却总是把这些当做习以为常,正应了那句话,人们总是亲近远离自己的人,而远离亲近自己的人。

    你看,我又任凭回忆给扯远了,报考那所大专,是吴老师号召的,那学校在三环边上,不远,比起其他学校都要近,所以不论是当个保底的学校去考,还是今后真的去上这所学校都有优势,所以大家就都去报名了,那天是周二,下午放学早,大家结伴在放学之后去的,很多同学都去了,我们坐公交车,下车之后我非要拉着她的手,她的手胖乎乎的,我总笑他手大抓草,粗粗的手指哪像女孩子的手,老北京形容手胖瘦有不同的福祉,老话儿讲“男大抓宝,女大抓草”。她把手揣在明黄色的羽绒服兜里,我干脆也伸进去,她不乐意的一边走一边拱我,让我放开,我俩嬉闹着走着,其他同学也三五成群的走着,这个学校真的好近,从我们高中到这里只用了4站地,除了近,当时给我的感觉是这学校好小,好精致,中式风格的建筑宛若置身公园,要不是这里是大专,我这个恋家的小孩第一志愿肯定报这里。

    那天虽然是冬天,但也快开春了,我校服外面穿了一个羽绒马甲,黑色的,上面好几个兜,自以为酷酷的,梦远取笑过我,问我是导演么。正因为这些兜可闹出了乌龙。记得学校报名办手续的地方在学校的财务室,那里的老师好温和,可能来这里报名的学生不多吧,那天下午被我们班都给包场了,大家闹闹哄哄的领表填表,老师笑眯眯的帮助大家收钱开收据,我交给老师100元报名费,老师帮我开收据,说当时就能给发准考证,我随口问了一句,什么时候考?老师说下下周六,我赶紧拿出记事本,一看下下周六正好要去考别的学校,老师一听这个,也没说别的就把钱递给我了,别的同学也赶紧过来问时间,有的也是与另外的学校考试时间有冲突,这时这个老师赶紧去打电话请示领导,经批准说周日也能开一场考试,大家这才放心了,我也说那就能继续报名考试了,让老师给开收据和准考证,这时老师让我交钱,我说我刚才交了啊,她说记得给了我了,我说不可能,当时心里也是有点着急了,说我手里一直没拿钱,怎么会还给我了呢!僵持了好一阵,另外一个老师劝说着:“给他开准考证吧,别让别的同学一直等着了”,我这才意识到,后面填好表的同学已经簇拥着排起了长队。

    等从学校出来,我从马甲的兜里掏公交卡,这才发现有一百块钱在兜里,瞬间就感到后背直冒汗,有心跑回去把报名费给补上,可心里又犹豫起来了,之前每个学校从报名到考试,每次都好几百,每次都在心里暗骂那些学校挣黑心钱,只是去报名考试,用得着收那么多的报名费么......

    最后终于是贪念占了上风,并没有把钱送回去。

    可能是命运的安排,记得那时候恰巧又有别的学校考试还是报名之类的与这个学校的考试时间有冲突,我就不打算考这个大专的学校了,也加上我那天压根就没交钱,所以不去考也不可惜。而梦远还是要考的,所以我灵机一动,想让她帮我拿着报名费和准考证考试之前去试试能不能把钱退回来,梦远嘴上说着这样不好吧,可是还是接过了我递给她的这些材料,同意帮我去试试看,我说要是能把报名费退回来的话钱你就当零花钱吧,梦远一下子就皱起了眉头,她说到底怎么回事啊,你这个小油条,我当然不敢跟她说我后来又找到100元报名费的事了,所以就说没别的事,反正我不去考了,你考试顺道去帮我试试吧,好吗,求你了。

    我知道梦远最受不了别人求她,只要还过得去,她就不会拒绝,用她好朋友铁闺蜜橡皮的话说,梦远她就不会拒绝别人。我承认梦远是这地球上最最善良的女生了,可是她一直都在拒绝我。

    周末考完试,周一上学时,她从兜里拿出100块钱递给我,说那老师给退啦,为了给你退这钱我考试都没考踏实,跟那老师说了好半天才给退的,现在想想,我可真是够坏的,当时没交报名费不说,还居然让自己喜欢的女生帮自己从人学校那里骗回来了100块钱,我拿着钱,要给梦远,说你拿着吧,梦远疑惑的看着我,说:“哎!你怎么回事,非让我帮你退,退回来你又不要,给我算是怎么回事啊?”我不好意思的冲着她傻笑,有心想像她老实交代,可我完全能预想得到,一定会被她不耻的,也会让她心里不安的。后来我记得那一百块钱我留了好一阵不舍得花,也不好意思花。

    我愧疚自己的小聪明和年少无知,更愧疚让无知善良的梦远做了我的帮凶,每次经过那所学校的时候,我都想起这段往事,想我的她。

    http://m.. ,更优质的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