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强宠婚:老公放肆宠 第026章哄金主大人
    就在霍长卿面上做深思熟虑状,貌似无意地将顾倾城小手扣住,有一下、没一下地揉捏的时候,嗯,这般把玩着女人柔若无骨的小手,让自己的情绪缓和了些。

    每次来霍家,自己的兴致均不会太高。

    ……

    车里响起了手机铃声。

    顾倾城顺理成章地摆脱开霍长卿,随手便接通了电话。

    “顾倾城,在干吗呢?”

    手机里,景昊那总让人感觉吊儿郎当的声音传了过来。

    顾倾城:“……”

    靠,景昊又要做什么。

    顾倾城一怔,下意识往另一边挪了挪,碍于旁边坐着霍长卿,她也没敢点名道姓,只是含糊地问了句:“你怎么打电话来?”

    霍长卿侧头瞧了顾倾城一眼,眉心明显皱了起来。

    顾倾城用余光觉察出霍长卿有点不快,怕被他听出是景昊来找,于是直接冲着手机里的人敷衍道:“那个……有什么事以后再说。”

    景昊却没一点自觉,居然大声嚷嚷起来:“小爷我昨天跑去帮你报仇,惊不惊喜,意不意外?以后那姓李的小妖精再敢欺负你,直接跟老子说!老子废了她。”

    顾倾城吓了一跳,心虚地低下脑袋,冲着里头的人道:“好了,谢谢,我现在有事,挂了!”

    “就不能再说两句。”景昊在那头颇为不满。

    这个小妮子可真没良心。

    顾倾城叹了一声,偷偷瞟了眼已经冷了脸的霍长卿,直接回道:“不能!”随即挂断了电话。

    “景昊?”霍长卿微低着眉眼,哼笑了一声。

    “就是随便聊两句。”

    顾倾城解释,心里却知道,这下糟糕了。

    霍长卿闻言薄唇扯了扯,自己的小妻子,还总是被人惦记着。

    ……

    第二天。

    陪在梨萍的病房床边,顾倾城颇有点心事重重。

    昨天在车上接过景昊的电话,此后的霍长卿,脸就一路挂着,回到临海别墅也不下车,把顾倾城丢到门口,人家便扬长而去。

    霍长卿后来很晚都没回来,顾倾城在床上辗转反侧到深夜,到底还是睡着了。

    今天一大早睁开眼,顾倾城看到旁边枕头上的皱褶,知道霍长卿回来了,心里不由一松,不过起床后,她在别墅找了一圈,却没见他的身影。

    长长地叹了一声,顾倾城探头瞧了瞧昏睡中的梨萍,忽然觉得自己好累,是……心累。

    眼见着霍凡要回来订婚,甚至有可能到霍氏上班,顾倾城已经预感到,后面马上就是一大堆烦心事在等着她。

    其实……主要是顾倾城不知道如何跟霍长卿交代。

    一旦霍长卿知道她跟霍凡以前的关系,到底会有什么反应,顾倾城一点都拿不准。

    在目前情况下,不管怎么样,她都得攀紧霍长卿这棵大树,至于其他的,都不那么重要。

    想来想去,顾倾城打定主意,还是得想办法哄回那位大爷。

    顾倾城在梨萍的病房待了大半天,又看了最近的账单,等再回到临海别墅,已经是下午五点。

    顾倾城将在附近超市买的食材拎进厨房,决定使出浑身本事做一顿大餐,以表达诚意,缓和与霍长卿之间突然僵住的关系。

    忙碌到了一半,顾倾城觉得偌大的别墅有点冷清,于是转身出去,打开了客厅墙上的电视。

    打开龙头,顾倾城一边洗手中的生菜,一边听着外面电视里传来的声音,这时候正报着八卦新闻——

    “本台记者最新得到消息,东城霍家的长孙霍凡,将于今天七月自美国学成归来,并与相识多年的女友李媛媛订婚,霍家家世显赫,在东城政商两界名望都极高,李家虽稍逊一筹,不过其家族不少成员,在金融、地产领域,都颇有建树……”

    呵……相识多年?

    不知什么时候,顾倾城已经停下手,任由龙头还在哗哗淌着水,人却有点愣怔。

    霍凡要回来了,这个消息听在顾倾城耳朵里,真是百般滋味。

    一个多小时后,顾倾城将煲好的鸡汤端上餐桌,客厅门一响,有大爷走了进来。

    顾倾城唇角一弯,围裙都没来得及脱,便跑上前恭迎圣驾:“老公回来了呀,先吃饭吧!”

    刚换过鞋,正松着领带结的霍长卿扫了一眼明显在做低伏小的顾倾城,一句话不说,便直接往餐厅走去。

    顾倾城跟在他后面,口中还在絮叨:“今天我做好多菜,都是你喜欢的。”

    霍长卿突然停下脚步,转过头来,墨眸深邃好似汪洋大海一般,在顾倾城细嫩得掐得出水的脸颊上拧了一把,问了句:“这么乖,做贼心虚?”

    顾倾城顿时松了口气,娇嗔道:“我一直很乖啦,讨厌!”

    见顾倾城这么上道,霍长卿一笑,后面的事,便好办多了。

    嗯,霍长卿是坚决不会承认,昨天景昊的那个电话,让自己……很不爽。

    ……

    客厅里,大快朵颐之后的霍长卿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里的财经新闻。

    顾倾城体贴地沏了一杯乌龙茶,放到霍长卿面前。

    “坐吧!”霍长卿吩咐一句。

    这边顾倾城刚坐下,便瞧见电视里,几个人围成一圈做市场分析,似乎此时是在谈霍氏股价的增向。

    看着霍长卿听得入神,顾倾城静陪在侧,到了后面,她才发现,如今的财经节目也开始喜欢八卦,没一会,那帮人的话题,已经从霍氏股价,转到霍氏未来的当家人身上。

    主持人道:“中国人讲究长子继承家业,霍长卿虽然目前是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各位认为,他接替霍老爷子董事局主席位子的机会有多大,有没有可能成为霍氏真正的操控人,如果不是他,会是哪一位?”

    嘉宾a立刻接过话题:“我以前接触过霍瑞青霍老爷子了,那一位军旅出身,为人严谨,或者说非常正统,在我认为,霍长卿继承董事局主席的可能性未必笃定,就算霍启山已经被排除在外,还有他的独子霍凡,应该是霍长卿一个潜在的对手。”

    “当年霍氏在霍启山手中岌岌可危,是霍长卿出山力挽狂澜,霍氏要继承的又不是皇位,讲究什么立长立嫡,而且霍氏股东眼睛雪亮,肯定希望有一位才德兼备,能帮他们赚钱的大老板。”

    嘉宾b立刻表达起不同意见。

    主持人显然是站霍凡的:“霍凡还未出场,谁都不能断定,他的能力就弱于霍长卿。”

    顾倾城听到这里,差不多要笑起来。

    “有什么好笑的?”

    霍长卿声音平淡地问。

    顾倾城冲霍长卿眨了眨眼:“老公,你不觉得这些人议论别人的家事,纯粹咸吃萝卜淡操心吗?”

    “没有,他们说得有道理,我已经在考虑,或许该让霍太太下金蛋了。”

    顾倾城半天没有吱声,心道日了狗,怎么话题又绕到生孩子上了。

    电视上主持人又在问:“各位对霍凡有没有过了解,听说他刚拿到哈佛商学院的硕士学位,专业性会更强一点,这位小霍先生,有没有可能,有朝一日取代霍长卿?”

    听到这里,顾倾城不由自主看了几眼霍长卿,她相信,霍长卿也在考虑这个问题。

    “想问什么?”霍长卿随口道,目光却未从电视上挪开。

    顾倾城想了片刻,试探地问:“那个霍凡……真是你的对手?”

    事实上……答案显而易见,无论是能力,城府,阅历,霍凡远不如霍长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