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强宠婚:老公放肆宠 第048章我不是个让女人有负担的男人
    愣了好一会,顾倾城恢复了镇定,将已经涮好的串串,用碟子盛了,放到景昊面前。

    景昊依旧在等着答案:“你……肯答应吗?”

    顾倾城捞起一串鸭肠,小心地咬了一口,淡淡的笑了笑道:“景昊,你有没有想过,我要是真如你所愿,你们景家长辈会怎么想,他们能同意,一个离过婚的女人进门?”

    景昊:“……”

    “你是景家独子,将来要挑起景氏的担子,还有景老爷子,对你打小就期望很高。”

    景昊突然放高了声量:“那些根本不是问题,我娶个自己喜欢的女人当老婆,跟别人有什么关系!”

    顾倾城笑道:“你心里也明白,会影响景家声誉的,你可以不在意,景家其他人会在意,而我,也不想耽误你。”

    “谁说你耽误我了,老子乐意的事,谁都拦不了?”景昊嚷了起来,声音大到,已经有人往他们这桌看了过来。

    顾倾城无奈地笑了:“我们本来就不合适,而且时机错过了,有很多事,错过了,不再也无法挽回。”

    说到这里,顾倾城从自己包里掏出了一张已经签好名字的借条,放到了景昊面前的桌上。

    上面的金额是自己算了刷掉景昊的卡金额填上去的。

    暂时还不了钱,总得把借条给人家吧。

    景昊看了看,脸立刻拉了下来:“什么意思,要跟我划清界限?”

    顾倾城摇了摇头:“我知道,你是真正关心我的,这么好的朋友,我怎么舍得划清界限。”

    “当我朋友,这借条就收回去!”景昊直接将借条揉成了一团。

    “不要这样,如果你也当我朋友,就请让我……还有一点自尊,无功不受禄,哪怕我们是朋友,我也不能白拿你的。”

    手机这时响起来,顾倾城接过后,随后挂断之后看向眼前的景昊,开口道:“不好意思,护工家里有点急事,要跟我请假,我得回去照顾妈妈。”

    “那个……顾倾城!”

    景昊还想说什么,顾倾城已经拿起包走了。

    景昊见状脸色一变,迅速的站起身子上前。

    ……

    饭店门外,刚走了几步的顾倾城被人从后面抓住子胳膊。

    顾倾城“……”

    顾倾城想要挣扎,却可以感受到男人大手的力道,他的霸道和狂妄。

    “顾倾城,你的借条我收下,自尊是吗?我给你,不过给我听着,我会解决好你所说的一切麻烦,然后再来找你,不会让你有任何负担,听着,我景昊说到做到。”

    “而且,我景昊也不是让女人会有负担的男人。”

    顾倾城:“……”

    什么?

    景昊高声说完,甩开顾倾城,往相反的方向走去。

    顾倾城原地站了许久,心底终于生出了波澜。

    或许,她真的曾经错过了什么……

    又停了片刻,顾倾城继续往前走去,刻意地挺直了腰板。

    嗯,想必无论他怎么努力,景家都不会接受自己这样的女人的。

    夜幕降临之时,一辆红色法拉利跑车停在了东城警备区干部大院一处小楼外。

    提到警备区,不得不说一说,东城人都知道的“一府两区”。

    一府,指的当然是市府,而两区,南面有军区,负责战时的作战指挥,北面则为警备区,专职于国防后备力量建设与地方防务。

    两区各司其职,南北遥遥相对,却如定海神针一般,让东城这座自古以来军事重镇,更添了一股庄重之气。

    景昊邪魅的从跑车里钻出来,一关车门,便直接迈进小楼里。

    很快有警卫员模样的人迎过来,恭敬着招呼一声:“景少来了?”

    “嗯,老爷子在不在?”景昊冲对方点了点头,直接问起景老爷子。

    景光辉老爷子,东城警备区首任司令,退休之后,便住在警备区的干部大院,平时也没什么爱好,除了钓钓鱼,就是写两笔字,自称附庸风雅。

    说来,这一位称得上泥脚子出身,先是从农村参军入伍,后来考进军校,留校当教员不久,便应召参加对越反击战,回来之后调入警备区,指挥过好几次地方救灾,稳扎稳打地走完了军旅生涯。

    如今赋闲,景老爷子该放下的都已放下,还真是养起老来,最大的心愿,同自家老太婆一样,就是膝下唯一的孙子景昊早日成家立业,好让他们二老有生之年,能抱上曾孙。

    其实景昊上面有两个姐姐,都嫁人生子,曾外孙辈有男有女,品种也算齐全,不过景老爷子是个古板的,只认准亲曾孙,怎么着也得是个姓“景”的。

    ……

    警卫员陪着景昊往小楼里走。

    跟军区一样,警备区也保留下不少当年的苏式建筑,平顶灰墙的外立面,形制左右对称,重在规整大气,据说还能防八级地震,不过经过岁月洗礼,搁在现而今,这样的小楼就显得落伍了,按景昊的说法,就是一个字——土。

    景昊的爸爸事业做得不错,也觉得此处不合住,特意在东城西郊山间一处,为老夫妻俩买地盖了别墅,想让他们到那边颐养天年。

    结果景老爷子一点面子也不给,直接就拒绝了,他老人家只认谁了这处住了四五十年的小楼,才是自己真正的家。

    ……

    一进客厅的门,景昊便直接上扬唇角,挑眉道:“爷爷,奶奶,这才几点,不会都睡了吧!”

    话音未落,小楼里立刻响起景奶奶开心的笑声:“哟,太阳从西边出来了,我家小乖孙回来了!”

    景昊立时嚷起来:“奶奶这眼神不济了吧,太阳早就下山了。”

    说着,景昊上前,调皮地将从厨房里出来的景奶奶抱了抱。

    过了一会,客厅南边的一间书房,景老爷子提着毛笔就出来。

    虽然已然是快八十的老人,头发已经全白,景老爷子却还递着军人最标准的板寸,身形虽然有些佝偻,不过军人的气场依然。

    此时看到景昊懒虫一样斜趴在沙发上,景老爷子开始还想笑,到底还是忍住,故意脸一沉:“多大的人,站没站相,坐没坐相,老子当了一辈子兵,整天跟下面人强调军容军纪,没想到老脸给你丢尽了!”

    景奶奶上前接过手中的毛笔,笑骂道:“那是你孙子,你倒冲他自称起老子来,也不知道怎么论辈份的,孩子想歪着就歪着,家里没那么多臭规矩。”

    景老爷子终于笑出来,健步坐到景昊旁边,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就像景昊小时候一样。

    景昊本打算闪开的,不过眼珠一转,难得乖觉地没有做任何动作,听凭景老爷子在他肩上又拍了两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