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强宠婚:老公放肆宠 第057章霍太太只需要履行夫妻义务
    顾倾城皱了皱眉头,再不去处理伤口,回头真要发炎了。

    霍长卿的神色带着几分漠然,似乎又很快恢复了正常,但接下来的话,却少有的刻薄:“没关系,既然大家心照不宣,我要的也简单,只要霍太太善尽夫妻义务就行。”

    顾倾城抬头看看霍长卿,心里苦笑,霍长卿还算给面子,意思摆在那儿,话说得到底含蓄。

    在顾倾城的注视下,霍长卿从办公桌后起身,将身上剪裁得体的高级定制西装脱下,随手扔到座椅上,接下来,一边松着领带结,一边朝顾倾城走过去。

    顾倾城:“……”

    看到霍长卿开始变暗的墨眸,顾倾城顿时明白出他的用意,心里暗叫不好,下意识转身跑。

    然而一只大掌伸出来,从后面死死地锁住了顾倾城不盈一握的细腰。

    霍长卿在顾倾城耳边笑了笑,低声道:“霍太太既然让我做了买方,我也不用客气,现在霍太太也履行一下作为一个太太该做的,如何?”

    “老公,别这样!”

    顾倾城突然有些害怕,她感觉出霍长卿生气了,非常地生气,这种状态下的霍长卿,是她第一次见到,并且,第一次觉得恐惧的。

    而且,这是办公室。

    顾倾城真的很害怕会被其他的女秘书发现异样。

    “别这样?那你说说想要哪样?”

    霍长卿猛地一用力,将顾倾城身子一翻,两人就此面对了面。

    “你卖我买,多公平的交易,我现在就买,不可以?”

    定定地观察着顾倾城的眼睛,看着女人苍白的小脸,霍长卿唇角先是露出嘲弄的笑意,而随即,却立即冷如冰霜。

    没一会,一只手指勾掉顾倾城的黑框眼镜,然后便在顾倾城的眉毛、眼睛和红唇间,来回地摩挲。

    顾倾城想要挣扎,现在的霍长卿全身上下透着危险,而她腿上的伤,即使不看,顾倾城也能感觉到,开始在流血了。

    猛然之间,霍长卿裹挟着顾倾城走到办公桌前,再然后一挥手,将桌上的文件等物口一把扫到了地上。

    “老公,别……”

    顾倾城差点要叫出来,霍长卿一定疯了,如果有人这时候进来……

    然而,还没有来得及反应,顾倾城就被霍长卿抱到桌子上,或者说,两人几乎是一块滚上去的,根本没有给顾倾城说下去的机会,霍长卿的唇,已经咬在了顾倾城的唇上,的确……是用咬的。

    男人狂野,霸道,邪佞,丝毫不给顾倾城闪躲的空间。

    与此同时,霍长卿的一只大掌已经解开顾倾城的衬衫里,肆意无碍地长驱直入,在她的柔软上使劲揉搓,动作极其粗鲁,到后头,顾倾城只感觉到疼。

    顾倾城拼命而徒劳的挣扎,身上那个男人像一座大山一样压着她,对顾倾城任何的反抗……都无动于衷,更是以行动表示蔑视。

    没一会,顾倾城身上的裙子已经被掀了起来……

    终于,顾倾城不再有任何动作,僵硬地躺在那儿,任由身上的人肆虐,除了腿上伤口的痛,什么都感觉不到。

    而就在这时,内线电话响了起来。

    顾倾城似乎突然醒悟过来,趁着霍长卿抬头的功夫,使出全身力气推开了亿,略踌躇一下,便跑进了旁边那间小会客厅,伸手一拉,将丝绒门帘阖上了。

    她现在这样狼狈地出去,所有人都能看到,就像一个笑话,顾倾城不知道霍长卿是有意无意,只觉得……自己被羞辱了。

    虽然眼圈已经红起来,但顾倾城一直忍着,用力地忍住了眼泪。

    自从顾伟出事,她受到的羞辱还少吗,就算痛哭流涕,又能解决什么问题。

    控制住身体的颤抖,顾倾城将裙子拉下,再整理被扯开的西装和衬衫,最后是头发……

    顾倾城唯一忽略掉的,是明显有温热液体流出来的伤口,她怕自己看一眼,真要委屈地哭出来。

    小会客厅外,霍长卿看着手上沾到的血迹,差点骂了出来,随即重重地坐到沙发上,明明面前茶几上有纸巾盒,却没想到抽一张纸擦擦手。

    霍长卿一向认为自控力一流,却没想到,今天在顾倾城面前破了功,或者说,在自己这个妻子面前,他根本没有自控力可言。

    抬眼看着小会客厅的方向,霍长卿原本冷峻的脸上,有了一道裂缝。

    刚才顾倾城一定被吓坏了,霍长卿心里,生出一丝后悔……

    ……

    办公桌上的内线再次响起,霍长卿一下子站起,却不是去接电话,而是走向小会客厅。

    就在他要拉开门帘的一刹那,一个纤细的身影从里面冲出来,越过霍长卿,直接往办公室外走去。

    霍长卿愣愣地停在那儿,双眼一直盯在顾倾城还在流着血的腿上。

    而就在这时,门“怦”地一声,在他面前关上。

    ……

    从霍长卿的办公室出来,顾倾城直接到人事部请了半天假,理由……腿受了伤,需要到医院治疗。

    顾倾城先到不远处巷子的一家服装店买了条裤子,然后就近在一间廉价小诊所包扎了一下,等到处理完再出来,已经过了下班时间。

    开始的时候,顾倾城已经坐上了去医院的公交车,决定今晚无论如何也要让自己喘一口气,不去面对霍长卿。

    然而,只坐了一站,顾倾城还是无奈地下了车。

    躲得了一时,难道还能躲一世吗,尤其是,顾倾城想到了借景昊的钱……她现在,到底还是离不开霍长卿。

    嗯,无论是男人给的生活费还是丰厚的工资。

    此刻拥挤的地铁站台,顾倾城再次目送一辆地铁发动,离开。

    深深地闭了闭眼睛,顾倾城心中浮起了难言的酸楚,这就是她现在的生活,连个能逃开的机会都没有。

    又等了半个小时,顾倾城还是随着人流,踏进了停在面前的地铁。

    ……

    临海别墅大门外,犹豫不决的顾倾城,还是推开了门。

    迎面,霍长卿就站在门口,似乎在等着……顾倾城。

    此时此刻,顾倾城觉得好累,累得不想在霍长卿扮乖巧,扮懂事,甚至暗暗的幻想,霍长卿能够立刻消失在眼前,一会儿也好。

    “那个……”

    霍长卿少有的神色局促,还将手上抓着的电话,不着痕迹的将大手放在了身后。

    一下班,霍长卿便推掉应酬回了别墅,多少有和顾倾城深谈一番的想法,甚至如有必要,他觉得,自己可以道歉。

    然而,在见到顾倾城比平常晚了将近两个小时才进门的这一刻,霍长卿原本的打算,统统地消失了,除了暗中庆幸她终于回了家,便是生出愤怒,难道顾倾城这是有离家出走的打算。

    各自沉默片刻之后,顾倾城几乎没有任何过渡地突然笑了:“老公,不好意思,我回来迟了点,去了一趟诊所,没想到排好长的队。”

    霍长卿的目光,落到顾倾城的腿上,这才注意到,她已经换了一条西裤,有些偏大,看来是仓促买的,只为了遮住伤口。

    “老公,别生气呀,我知道自己任性,以后我一定听话。”

    顾倾城主动道起歉来,而霍长卿却注意到她美眸中漾出的一丝晶莹,看来顾倾城快要哭了。

    霍长卿不由涩涩地笑出来,顾倾城这带哭不哭的模样,恐怕不是因为后悔自己做错解什么,而是觉得委屈,就算再不愿意,也得回到他这里。

    这个女人,因为屈从于他霍长卿……才委屈。

    这样的认知,让霍长卿蓦地生出恨意,恨顾倾城对着自己时,总是带着假面具,没有一点真情实意,就算对她再好,人家根本不放在心上。

    顾倾城背过身去,趁着换鞋的机会,抹去了眼角的泪珠。

    霍长卿的脸,再次浮起了阴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