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强宠婚:老公放肆宠 第116章我的女人
    自觉心虚,顾倾城到底没敢为自己辩解,的确是她不够警觉,已经知道李媛媛不会安什么好心,还特意发短信跟霍长卿讲这事,却又盲目自信,真就跑过来跳坑。

    “你……你怎么过来了”

    顾倾城小心地看着霍长卿问道。

    霍长卿直接瞪了回去:“我如果不来,你想过今天会有什么后果?为了什么狗屁业绩,刀山火海都要下?”

    两人这边说着话,都没有注意到,赵总监几个人正一头雾水地看着他们。

    这时旁边传来李媛媛的哭泣声:“爸,您能不能站起来,我送您去医院,叫您别喝酒,您偏不听,这下闯大祸了!”

    没想到李长牧还挺经打,在地上装了一会死,居然又爬起来,还让李媛媛扶着,走到霍长卿的面前,厚颜无耻地替自己解释:“霍总,今天我喝大了,根本分不清东南西北,刚才的事都是误会,我现在都想不起来了。”

    “霍总,刚才是顾秘书自己说的,只要签约就陪我爸喝酒,爸爸挺高兴,签过约后,我同赵总监他们到外面一块等专家,顾秘书就单独同我爸留在这儿,谁也没逼她,结果后面就……这样了。”

    李媛媛抽抽噎噎地道。

    顾倾城差点肺要气炸,李媛媛这是什么意思,在暗示是自己送上门的?

    倒是这时霍长卿问了句:“为什么我进来的时候,李总完全是要打女人的架式,还有,她手上的伤到底怎么回事?”

    李长牧眼皮子翻了好几下,还在狡辩:“那个……当时打打闹闹,总会不小心的。”

    “不小心吗?”

    霍长卿冷冷一笑,跨步走到桌边,从上面抓过一个酒瓶,当着众人的面,使劲往桌上一敲,瓶身顿时断成两半。

    别人还没怎么样,李媛媛已经吓得“啊”地大叫一声,往后退了好几步。

    众目睽睽之下,霍长卿一转头,拿着碎了一半的酒瓶,冲着李长牧就过来了。

    李长牧除了装怂,再没别的办法,不住地往后躲闪,一个劲地拱手求饶道:“霍总,误会,我岁数大,一喝酒就容易犯混,您大人有大量……”

    没等李长牧把话说完,本来握在霍长卿手中的那半个酒瓶,现在已经扎到李长牧手背上。

    “妈呀!”

    李长牧这时疼得直蹦,一张老脸这时什么颜色都有。

    “听着,我霍长卿一向都是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不过,如果还有下次,账就不这么算了。”

    霍长卿一双墨眸微微眯起,两道寒芒逼向李家父女。

    但见这时李长牧已经只知道哭爹喊娘,到后来干脆瘫坐在地上。

    一边顾倾城快要看傻了,没想到霍长卿打起架来这么利索,这男人还是在替自己出头,真不要太帅了。

    李媛媛早已被吓懵,哆嗦半天,还想在那解释:“是顾倾城……我爸……”

    霍长卿猛地暴喝一声:“都给我记住,顾倾城是我的女人,谁想对付她,得先问我霍长卿点不点这个头!”

    此言一出,旁边都是倒吸一口凉气的声音。

    “走!”

    霍长卿往四周扫了一眼,直接揽住顾倾城的腰,往外走去。

    没一会,李媛媛把李长牧的司机叫上来,将人半背半杠地给弄了出去。

    倒是赵总监等人留在了最后,面面相觑半天,一个个心里都在琢磨,霍长卿那一句“我的女人”,到底是几个意思。

    临海别墅,顾倾城坐在客厅沙发上,乖乖地等着霍长卿上楼去拿药箱。

    这时再回想刚才酒店包间发生的事,顾倾城只觉得一阵阵后脖发凉,还真是后怕呀,霍长卿算是来得及时,但凡晚那么一点,后面会发生什么,真是不堪设想。

    “你的手。”

    霍长卿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坐到顾倾城对面,旁边茶几上,放着一个打开的药箱。

    顾倾城把手伸到霍长卿面前,不由自主地窥探着他的表情。

    只可惜霍长卿现在面无表情,让人猜不透他在想什么。

    “疼!”

    突然的刺痛,让顾倾城猛地将手一缩,原来霍长卿正在给她用酒精消毒伤口,难免会疼一下。

    霍长卿这时瞟了瞟顾倾城,训斥一句:“疼也给我忍着!”

    听出霍长卿语气中的不悦,顾倾城不免低头,纠结半天,才鼓起勇气道:“对、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

    霍长卿一边反问,一边用小镊子,一个个挑出顾倾城手心里的玻璃渣。

    顾倾城咬牙忍着疼,道:“你别听李媛媛胡说,我不是……我是想要业绩,可绝对不会出卖自己。”

    顾倾城不想让霍长卿误解,她根本不是李媛媛所暗示的,故意单独要跟李长牧待在一块,同李媛媛成心使诈。

    “你当然不会出卖自己,不过就是有点蠢,明知道姓李的一肚子诡计,非得自己往上撞,这下知道疼了?”

    霍长卿不留情面地道。

    顾倾城好半天没说话,直到霍长卿开始为她包扎伤口,才开口道:“今天,谢谢你能来救我。”

    这是顾倾城发自内心的感谢,除了爸爸顾伟,这是人生第一次,一个男人肯这么拼命地保护自己。

    “别再有第二回,不会总这么幸运。”

    霍长卿语调依旧清冷,可听到顾倾城耳中,却觉得无比温暖,以至于就在这一瞬间,她的眼泪控制不住地夺眶而出。

    “我还以为你从来不会哭,真难得!”

    霍长卿嘲弄了一句,这时站起身来,开始转身收拾药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