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强宠婚:老公放肆宠 第260章手心手背都是肉
    不过,并不是所有人都觉得满意,便比如,自觉被冷落很久的许春梅。

    终于,许春梅不顾霍启山的阻拦,开口替李媛媛抱屈了:“爸,您可别仅顾着二房,我儿媳妇一早被警察带走,媛媛一个小丫头,能犯多大的罪,您总得说句公道话吧!”

    霍老爷子的脸色,在听到许春梅这一句后,立马由晴转阴。

    “你这是替李媛媛求情?昨天在霍氏,你没听到那个录音,你说的那个小丫头,可是胆大包天,想伪造证据坑害倾城!”

    霍老爷子冷声问道。

    “就算媛媛有错,也不过是发发小孩子脾气,做点恶作剧,说到底,还不是被她顾倾城逼到迫不得已,而且媛媛早晚是咱们家人,回头传出去,笑话的还不是霍家?”

    许春梅振振有词地道。

    顾倾城不免看了看许春梅,实在想不通,自己哪个地方“逼得”李媛媛迫不得已要害人了,许春梅明晃晃地在颠倒黑白,难道当霍老爷子这么糊涂?

    霍老爷子沉吟片刻,道:“李媛媛……这女孩子呀,我觉得还是不适合做我家的媳妇,品性到底有些问题,我瞧着,霍凡似乎也不是太喜欢她,你们做父母的,就不要强迫孩子了。”

    许春梅急了:“爸,怎么能这么说呢,两家婚事都谈到这个地步,上一回是拒婚,是霍凡不懂事,我好不容易跟李家解释过了,您老不能说散,就让孩子们散了呀!”

    “爷爷,我不会娶李媛媛的。”

    霍凡总算出声,却直接打了许春梅的脸。

    “不行,你爸还靠着李家帮衬做生意,还有李长牧答应过,让你进李氏接班,如今咱们指望不上霍氏,还不能另寻出路?”

    许春梅气得直接嚷起来,话说得挟枪带棒,带着满满的怨气。

    “启山根本不是做生意的料,这些年有过成功的吗?我看就别瞎折腾了,至于霍凡,霍家孙子,还不至于入赘!”

    霍老爷子听得直皱眉头,很不高兴地道。

    霍启山唯唯诺诺地听着,许春梅脸色铁青,反而是霍凡,依旧在阴郁着。

    霍老爷子又转向霍长卿:“老二,要不你还是带带霍凡?都是一家人,能帮就帮一点。”

    顾倾城低下头,用手掩住自己唇边的冷笑,她算是听明白了,霍老爷子这是丢卒保帅,舍掉李媛媛,目的还是想保住霍凡。

    只是说白了,在霍长卿这件事上,李媛媛最多只算帮凶,真正的罪魁祸首就是霍凡,霍长卿不准备假案,已经是大度了。

    然而霍老爷子的意思,竟然还想让霍长卿帮霍凡发展事业,这农夫与蛇的故事,连小孩子都知道,如果霍长卿真听了霍老爷子的话,顾倾城敢肯定,霍凡未必不会得着机会反咬一口,对霍凡这人,顾倾城已经完全不报希望了。

    此时的霍长卿低头吃着自己的饭,似乎没有听到霍老爷子在说什么,却已经代表了一种拒绝。

    得不到反应的霍老爷子多少有些尴尬,咳了一声,接过老赵递过来的一碗汤,埋头喝了起来。

    顾倾城抬头,打量着霍老爷子,心里多少又有些同情他,老人家挺不容易,毕竟一边是小儿子,一边是孙子,所谓手心手背都是肉,到底难以取舍,虽然想法荒唐,却情有可原。

    只是一码归一码,在如何对待霍凡这个问题上,顾倾城的看法与霍长卿一致,这个侄子,绝对不能再留在周围。

    饭桌上,不知谁的手机响了起来。

    没一会,许春梅拿起自己的手机,起身离了餐桌。

    顾倾城对霍长卿使了个眼色,意思是看来后面说不出什么所以然,多坐无益,不如走为上计。

    霍长卿淡笑地瞧着顾倾城,眼神交汇处,自然是与顾倾城的想法不谋而合。

    正当霍长卿终于正眼看向霍老爷子,准备带上顾倾城告辞之际,不远处许春梅突然咋呼起来:“什么,媛媛怀孕了?是真的吗?”

    就这一句,所有人的目光,不约而同都望了过去。

    许春梅很快挂断电话,一脸悲喜交集地走到霍老爷子面前,几乎是哽咽着道:“爸,刚才李太太打电话来,说是媛媛被带到警局,正接受审讯的时候,突然晕了过去,后来医生给她做了检查,说是先兆流产,情况不大好。”

    “春梅,这意思……是咱们有孙子了?”

    霍启山走到许春梅旁边,扯着她的胳膊,颇有些激动地问。

    许春梅这时候还不忘控诉:“有什么孙子呀,还不知道能不能保得住,有人成心想害咱们断子绝孙!”

    霍老爷子愣了半天,终于关心地问道:“现在情况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霍家举报自家孙媳妇,如今媛媛怀着宝宝躺在警局牢房里,说不定什么时候,一不小心,我那孙子就得没了……”

    许春梅说到此处,干脆嚎啕大哭起来。

    一时之间,霍老爷子皱紧了眉头,表情显得有些沮丧。

    顾倾城在旁边听着,心里也有些吃惊,谁会想到,李媛媛在这个时候被发现怀孕,的确让人措手不及,看来这一回,应该不会是假的了…

    “成,老二,算我今天厚着脸皮跟你求个情,就看在没出世的孩子身上,你放李媛媛一马!”

    许春梅哭哭啼啼地冲着霍长卿道,竟是难得地服了软。

    霍长卿并没有说话,倒是望了望顾倾城。

    “那个孩子……我是不会承认的。”

    正在许春梅情绪亢奋的时候,霍凡却毫不留情地,在旁边泼了一记冷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