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强宠婚:老公放肆宠 第447章这辈子……都放不过你
    等将杯中的红酒喝完,薄情翘着唇角,往淡雅跟前靠了靠。

    淡雅本能地往后退了一步,不料薄情突然将她拦腰抱住,正当淡雅伸手想将他推开之际,却发现,自己身上的围裙已经松开,并且到了薄情手里。

    给自己系好围裙,薄情直接将淡雅往旁边一推:“一边去,吃里爬外的东西!”

    接下来,薄情拿过被淡雅扔到一边的小锤,弯着腰开始敲起牛肉,不过显然人家没多大耐性,没一会,就将牛肉放进淡雅配好的腌料里,就这么直接揉起来。

    没过一会,薄情抬头,望着旁边的淡雅,从鼻子里哼出了一声,挑衅了一句:“还好没中美人计,差点给你机会,在我的饭菜里下毒。”

    淡雅白了薄情一眼,顺着他的话道:“如果下次有机会,我真会下毒,还是能立即致命的。”

    薄情“切”了一声,倒笑了起来。

    显然薄情没功夫等牛排腌好,这时已经开起火,把煎锅放了上去。

    淡雅就在旁边看着,忽然觉得头疼得要死,自己怎么会遇上这样一个人,如果早知道会掉入薄情这泥淖,淡雅或许不惜违抗军令,也不会受命潜伏到他的身边,及至,竟爱上了……他。

    “咣当”一声,在淡雅的注视下,薄情将锅铲撂进锅里,随即将火关上,不高兴地道:“吃个牛排这么麻烦,不做了,点外卖!”

    淡雅哭笑不得,也懒得看此时薄情暴躁的表情,自己先转身回了楼上卧室。

    等她从浴室洗完澡出来,薄情居然已经进来,正站在阳台边往外眺望,并且还换过了浴袍,大概是在旁边客房洗过澡。

    “洗好了?”

    薄情转回身,笑问了句,看样子心情又好了。

    淡雅也习惯了他的阴晴不定,坐到床边,随口问了句:“你的外卖这么快就吃完了。”

    “哼,喝了一肚子粥。”

    薄情仰头看着淡雅,居然扮出一张天真的嘴脸:“记住,以后晚上我要吃肉,不,一日三餐都要肉!”

    淡雅背了过去,不想让薄情看到自己哭笑不得的表情。

    等淡雅靠坐到床上,拿起放在床头柜上的剧本,准备看一看时,薄情一掀被子,也靠了过来,貌似和淡雅一块看剧本,手却不规矩地,在淡雅脸上抚来抚去。

    知道这人又发情了,淡雅头也不抬地道:“我明天要拍戏。”

    “我们在一起,跟你拍戏没有关系。”薄情干脆吻起了淡雅的脸颊。

    淡雅往旁边躲了躲,手上的剧本,不上心掉到了地上。

    当淡雅弯身要去拾剧本时,薄情借机伸出长臂,要将淡雅搂住。

    “可以了,我今天不想做,行吧?”

    淡雅脸终于沉了下去。

    薄情将淡雅抱在怀中,注视着她的表情,到底没有继续,不过眼神已经冷了:“不要挑战我的耐性。”

    淡雅突然笑起来,对上了薄情的视线:“你到底想折磨我到什么时候?”

    “什么意思?”

    薄情脸色顿时变了,冷眸中,射出了一道寒光。

    淡雅沉默了片刻,强忍着缓和了语气:“我们……一刀两断吧!”

    说完这一句,淡雅在心里苦笑,她和薄情的关系真是复杂得要命,情人不像情人,仇人不像仇人,以至于她想要离开薄情,竟用不起“分手”这个词。

    “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这些?”

    薄情嘲笑地看着淡雅:“你欠我的没有还没还清,就想作妖了?”

    淡雅长嘘了口气:“薄情,我爸妈两条人命呢,他们死得无辜,到底是谁欠了谁?”

    一时,薄情竟似乎噎住了。

    “就算是我对不起他们二老,我现在不找你报仇了,你也别再说什么我欠你的,大家各让一步,从此各奔东西。”

    淡雅郑重地道。

    薄情猛地大笑起来,将头凑近了淡雅:“你说话不算数,别做梦了,我这人从来不会忍让,更不会忍让女人,我跟你的仇,永远报不完。”

    “何必呢,我只是想重新开始,”

    淡雅避开了薄情的目光:“我厌倦了过去的一切,想做一个全新的淡雅,这么小小的愿望,我要用余生实现。”

    薄情伸手,掐住了淡雅的下巴:“说白了,你不就是厌倦了我吗,无所谓,反正我对你还有兴趣,淡雅,我们之间,喊停的人永远是我,你给我记住!”

    淡雅拿手甩开了薄情的大掌,干脆靠到了床头,望向头顶的吊灯:“我的人生,似乎从来都被别人决定,从小听爹妈的话,长大听上级的话,我做过太多自己不喜欢的事,就像被派到你那边做卧底,现在回想起来,真是……我不想再这样过下去。”

    “别说这些没用的,”

    薄情冷笑道:“不如认清你的命,你的下半生,活该由我掌控。”

    淡雅心里生出一股烦躁,觉得跟这个男人根本无法沟通,索性不想再费什么唇舌,直接躺了下来,用被子将自己从头到脚裹住,刻意屏蔽旁边的另外一个人。

    见淡雅彻底不再说话了,薄情颇有几分胜利的得意,只是淡雅蒙住被子的动作,让他又不高兴起来。

    猛地一掀淡雅的被子,薄情随即扑到了淡雅身上:“又想不听话了,是吧?”

    淡雅本能地试图推开薄情,却被他压得不能动弹。

    看到淡雅那不悦铁表情,薄情感到痛快,用双手钳住她的脸,故意教训道:“你是我的人,明白没有,我现在兴致来了,想要跟你做,别给我扮什么冷脸。”

    淡雅被迫与薄情四目相对,心里到底不服,一个字一个字道:“我从来就不是你的,过去、现在还有以后,别再说这种可笑的话!”

    “听你这意思,还盘算着什么狗屁的重新开始?”

    薄情到底还是恼怒起来:“淡雅,放弃你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你我之间,到死才能分开,你心心念念的,不就想扔掉我吗,说我可笑,你才在讲笑话,把我的话记在心里面,我薄情这辈子……都放不过你。”

    * 子 网 首 新  更q广告少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